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曼荼罗 > 曼荼罗第9章照影邪灵碧血新

曼荼罗第9章照影邪灵碧血新

发表时间:2020/2/15 19:08:48来源:掌读热度:

《曼荼罗》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用力握住千利紫石的手,全身微微颤抖着,像是要抗拒,又像要攫取,猩红的鲜血一滴滴滚落在他本是永远一尘不染的衣襟上。...

曼荼罗

走出了木屋,发现只是傍晚时分,门外林壑岩岫,含烟浸彩,顶端都被夕照染成淡紫,下半部沉浮于阴影之中,却越发青碧。周围云蒸霞蔚,映着夕阳斜晖,幻出无边异彩。当中拥着一轮落山红日,大有亩许,照得满山遍野都是红色。

千利紫石借宿的鳙姓人家离此处竟然有好几里地的路程,两人到达鳙家大屋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了下去,腾腾的烟雾伴着氤氲的水汽,把木屋罩在浓厚的白雾之中。

相思推开房门,屋内凉水齐膝,伸手不见五指。

黑暗中,千利紫石伸手过来,相思以为她要接过自己的油灯,正要递给她,不料她手腕一沉,猝不及防间,已经扣住了相思的脉门。

相思讶然道:“千利姑娘,你……”

千利紫石也不答话,另一手飞快地封住了她的穴道,而后从腰间抽出一根绳子,将相思的双手紧紧绑住。

相思茫然间,突然回忆起火堆旁她异样的目光,心中顿时涌起一阵寒意,颤声道:“千利紫石,你到底想干什么?”

千利紫石平静地把绳子打了个结,道:“相思姑娘本来也算中原一流的高手,千利并没必胜的把握,只是江湖险恶,相思姑娘原不该对一个陌生人如此信任。”

相思秀眉紧皱,不再答话。

千利紫石淡然道:“相思姑娘不必暗中运动内力了,紫石武功虽然低微,但相思姑娘要想冲开穴道也要一个时辰以上,何况这根绳子是幽冥岛迡你蚕丝所织,天下能挣开的人不过四五人,少主人、杨盟主、卓先生或者不在话下,然而对于姑娘而言,却是万万不能之事。”

相思深深吸了口气,反而平静下来,道:“那么你到底想要怎样?”

千利紫石道:“相思姑娘还记得我刚才说有一件事要求姑娘帮忙么?”

相思道:“可是我已经答应你了。”

千利紫石摇头道:“那只不过是因为姑娘不知道我要什么。”

相思道:“那好,你要什么?”

千利紫石注视着相思的眼睛,缓缓道:“我要借相思姑娘心头之血。”

相思一怔,道:“我心头之血?”

千利紫石冷冷望着她,道:“传说中,平常人心有五窍,圣人七窍,比如殷商比干,称作七窍玲珑心,主聪慧而早夭,是万中无一的异禀。而相思姑娘心中却流着九窍之血。”

相思讶然道道:“我?你说我心有九窍?”

千利紫石冷笑一声,摇摇头道:“九窍者普天之下只有三人,均是半人半神之体,拥有不可思议之力,并非凡人所知。相思姑娘不过偶然的机会里得到了九窍异人心头之血,成为了九窍神血的继承者。”

相思并不明白她在说什么,摇了摇头,喃喃道:“你要我心头之血又是何用?”

千利紫石道:“少主人……”她猝然住口,眉宇间掠过一丝痛苦,霎时又已恢复了冷漠,“这些相思姑娘不需知道,只要告诉紫石一声,是借还是不借。”

相思道:“我若借给你,便会怎样?”

千利紫石道:“人无心则死。你在半个时辰中将失血不治,而且剜心之痛,也非姑娘这样养尊处优的人所能忍受。”

相思脸色一变,道:“我若不借呢?”

千利紫石叹息一声,道:“我只有强迫姑娘。”

相思苦笑道:“既然借也是死,不借也是死,为何还不动手?”

千利紫石摇头道:“这里不行,九窍神血离开人心,片刻就会变质,我必须将夫人带到少主面前。”

相思眼前闪过小晏公子那张极度苍白的脸,轻轻叹息一声,道:“没想到你竟然是为了殿下而来。”

千利紫石冷冷道:“姑娘与少主多次彼此感应,难道就没有想到是九窍神血的作用?殿下和我远涉中原,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寻找另一位九窍神血的继承者,取她心头之血。其间虽然多有变故,然而我们最终还是找到了九窍神血的所在……相思姑娘,生命诚然可贵,但可以为少主人而牺牲,何尝不是死得其所?从这一点来讲,紫石倒是很羡慕姑娘。”

相思涩然一笑。

她很理解千利紫石的行为。当日在荒城中,她何尝不是甘愿舍弃自身而救城中之人?如若必须得牺牲她才能救小晏,她是否会愿意呢?

相思轻轻叹息一声。

若真有地狱,她诚心希望,下地狱的入会是她。只会是她。

千利紫石道:“相思姑娘还有什么话说?”

相思道:“我只是不明白,若真如你所说,殿下有很多次杀我的机会,为什么都白白放过了?”

千利紫石脸色陡然一变,似乎相思这句无意中说出的话,正好戳中了她的痛处,她的眼神更加凌厉,一字一字道:“我也不明白,好在我们现在都不需要明白了!”她话音方落,扬手张开一个银色的口袋,将相思套住,迅速扎好袋口,往屋内涉水而去。

千利紫石将口袋重重扔到一张船床上,解开了口袋,相思全身都已被冷水浸透,长发摇散,和衣衫一起紧紧贴在身上,在夜风中微微颤抖。

千利紫石冷冷道:“相思姑娘受苦了。”

相思并不答话。

她一转头就看到了小晏。

他在一张很大的木船上趺跌而坐,双手结印胸前,长眉紧锁,双唇毫无血色,似乎正在极力克制着某种痛苦。他身后的长发和紫衣不时被虚无之风扬起,又立刻垂落。周围一层淡淡的护身紫气,也只能勉强成形,时有时无。

紫石静静地在一旁看了片刻,眼泪默默地从冰霜为色的脸上滑落。她抓住相思的手腕,一纵身,两人一起落到小晏身旁。

千利紫石跪地道:“少主人。”

小晏的双目睁开,一阵细微的碎响传来,他身旁的紫气再度如春冰解冻般化开,落了一地紫尘。

千利紫石猛地抬头,嘶声叫道:“少主人!”伸手去抓小晏的衣袖。

小晏已知无力将她的手震开,只是轻轻一让,千利紫石跌倒在一旁,恸哭起来。她双手在船板上一顿,木板上顿时多了十道深痕。

小晏声音虽然很轻,然而仍然含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紫石姬,我要你立刻放了她。”

千利紫石道:“不!”

小晏道:“紫石姬,你要违抗我的意旨么?”

千利紫石低头哽咽道:“属下不敢,属下只是不忍心让少主再受折磨。”

小晏叹息一声,道:“这点伤势,我自会处理,你马上放了相思姑娘。”

千利紫石突然抬头,嘶声道:“紫石姬自幼服侍少主,心中明白体内每一滴血对于少主人意味着什么,何况这次少主人所失之血,已经太多……”

小晏打断她道:“我已经疗伤无碍,你不必担心。”

千利紫石突然大声道:“你在说谎!少主九天星河的内力已经全被打散,在体内伺机反噬,凶险无比,难道不是么?”

小晏双眸神光一动,又渐渐平静,道:“生老病死,不过人生常态。”

千利紫石道:“少主人难道忘了老夫人的嘱托?”

小晏叹息一声,慨然合目道:“慈亲之命,何敢忘怀。”

千利紫石猛地将相思拉过来,一字一句地对小晏道:“既然如此,星涟就在眼前,少主人为什么不肯杀她?”

相思听到星涟两个字,身体不由一颤。不久前的那一幕渐渐在她脑海中清晰起来。

原来所谓九窍神血,就是青鸟族的预言者星涟临死前注入她眉心之中的桃红色鲜血。

青鸟族信奉女神西王母,其预言有洞悉天地变化,山河改易的威力。她们的力量就来自于血液。因为他们的血液不是人的血液,是西王母独自在昆仑之巅修炼时,用月光割开手腕——三滴血,化作三只青鸟,到人世间传播西王母的恩泽。因此青鸟族的力量来自于神。

几个月前,传说中不死的青鸟族先知星涟,在为卓王孙预言此行吉凶的时候,却突然发狂,向相思扑来。在她的尖尖十指插入相思咽喉的一瞬间,双手突然折回,插入了自己的胸膛。一股桃红色的鲜血带着刺鼻的腥气,溅满相思的双眼。一种刺骨的幽寒也从双眼潜入全身,这种感觉诡异至极,直到如今想起来,也是不寒而栗。

而当时她脚下,落着一个桃红的心脏,上边九个美丽的孔窍,还在轻微地搏动着。

相思的记忆一旦开启,眉心中那阵强烈的刺痛伴着恶心感顿时浮涌而上。要不是她穴道被封,几乎忍不住要伏地呕吐。

小晏目光只在相思脸上一停,便挪向远方:“大威天朝号上,我已经证实,她肋下并无青鸟族印记,绝非半神星涟。”

相思一怔,她这才明白过来,当初小晏为什么要逼她解开衣衫,原来便是为了寻找这所谓的恶魔之印。

千利紫石道:“不错,她的确不是星涟。然而她和少主一样,是九窍神血的继承者!”

小晏默然片刻,千利紫石又道:“九窍神血本来流淌于日曜、月阙、星涟三位半神心中,然而三位半神却可以为自己选择一位继承者,将鲜血灌注于其体内。然后立刻剖心灭度。所以,相思就是星涟神在世间的唯一传人,也是少主唯一的机会……”

小晏一声轻喝:“紫石,不必再讲了!”

千利紫石挣扎着向前跪行了两步,抬头逼视着小晏道:“其实这些,少主人比谁都明白,为什么一直不肯杀死她,不肯取她心头之血?”

小晏拂袖道:“时机未到。一旦机缘成熟,我自会动手。”

千利紫石道:“少主人分明是在撒谎!取九窍神血之事,早一日就多受益一分,而晚一日就多一分凶险。”

小晏一时默然,轻叹道:“她和我不同,我是自愿承受九窍神血,而她却并不知情。”

千利紫石道:“她诚然无辜,但少主所图乃大,非为一己之私,有所牺牲在所难免,不可因一念之仁而让老夫人多年心血化为泡影!”

提到老夫人,小晏脸上闪过一丝凄凉之色。

自孩提时代起,多少人羡慕他龙凤之姿,天日之表。然而唯有他自己知道,天皇贵胄、容颜绝世的后面,是深渊一般的黑暗,痛苦,和一颗永远寂寞的心。

上天是如此厚爱,赐给了他一身幽绝的异香,然而,只有他自己才能闻到,异香笼盖下那若有若无、却又无处不在的血腥之气。他曾因此而深深地恐惧、痛苦、绝望,甚至彻底厌弃这具被他人艳羡的躯壳。

从记事那一天起,他就知道,每到月光最盛的时候,自己体内就会透出一种魔鬼般的欲望,宛如针芒一般,狠狠刺透他的骨髓,让他全身血液沸腾,灼烧着每一寸肌肤。这种痛完全来自神髓深处,根本无法阻止。

每当这时,母亲大人就会递过一尊琉璃盏,里边盛满了猩红的液体,寒光流转,散发着最邪恶的诱惑。

喝下去,痛苦就会暂时减轻,然而欲望和罪恶却也更深地植入了身体,下一次将来临得更加猛烈。

渐渐地,他不敢出门,不敢站在阳光下,只能躲藏在阴暗的帷幕后。他知道,这个自出生之日就种下的恶毒咒语,必将伴随他一生一世。

直到十三岁那年,他才知道,自己喝下的,是人血。

不是普通的人血。只有禀性极阴极寒者的心血,才能缓解这个嗜血之咒。

母亲为了他,四处寻找禀性阴寒之人,再从中选出健康、干净、美丽的少女,将她们带到幽冥岛上,然后,终结她们如花的生命,将她们心中之血,注入那一盏盏美丽的琉璃杯。

珍珠红,琥珀浓,酒盏握在他苍白而修长的指间,美得让人心颤,谁又知道,这美丽后边,是何等的罪恶,多许的杀戮?

他终于将酒盏打碎,再也不肯喝下这一杯杯鲜血。这是他第一次忤逆母亲。酒盏落地那一刻,他看到母亲眼中的痛楚与凄伤。

破碎的声音透过了时空,仿佛从不可知处传来,他的心猛地收紧,仿佛被多年前的回忆猛击了一下,痛得再也说不出话。

千利紫石注视着他,眼中也有了泪光,这么多年来,她一直能看懂他的痛苦,也一直默默侍奉在他身边,却无能为力。

她的声音哽咽起来:“杀了她,就能终结这一切痛苦,如果少主人不忍下手,就请让紫石代劳!”

言罢,千利紫石左手一抖,将相思手上的绳索绕在她脖子上,强迫她抬起头来。另一手运指如钩,向她胸口直插而落!

“住手!”小晏一声轻喝,紫袖微张,一蓬散乱的紫气从袖底涌出,在相思和千利紫石之间砰然爆散。

千利紫石低哼了一声,右手手腕顿时脱臼,指尖鲜血淋漓而下,相思胸前也是一片血痕,不知是千利紫石的还是她自己的。

小晏双眸神光闪烁,似有不忍之色。他本无心伤到两人,只是此刻真气已全然不受控制,若一个不慎,不仅自己血脉逆流,而且两人也必定重伤。这样仅受轻伤,已是万幸了。

然而他的从容与优雅却在瞬间崩溃。一招击出后,全身凌乱的真气似乎都脱离了约束,在体内恣意乱行,不时猛烈反噬。

小晏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双手支撑着地面,身后的长发凌乱地垂散开来,铺散在木板上,额头上冷汗淋漓,全身都在一团凌乱的寒光中微微颤抖。

千利紫石不顾自己的伤势,将相思推开,扑上前去。她一手扶住小晏,一手放在口中,用力一咬。鲜血顿时从她嘴角流出来,染在因疼痛而苍白的脸上,显得十分诡异。

她小心翼翼地将流血的手腕递到小晏唇边。

黑暗中,小晏澄净如秋夜一般的目光从乱发后面透出,冷汗已将他额间的散发湿透。他轻轻摇头,似乎想尽力将千利紫石滴血的手从眼前推开,而另一种压抑不住的欲望又从他苍白的唇间升起。

——那是对人类鲜血的欲望。

他用力握住千利紫石的手,全身微微颤抖着,像是要抗拒,又像要攫取,猩红的鲜血一滴滴滚落在他本是永远一尘不染的衣襟上。

相思转开脸,她已不忍再看下去。

她已然明白了,为什么初见千利紫石的时候,她的颈间会留着那可怕的巨大创口;为什么岳捕头会断定小晏身上有血腥之气;为什么当她反抗的时候,仅仅在他脸上划出了一道血痕,就会让他突然疯狂般地想杀死自己。

相思将目光投向茫茫水波,心中一阵刺痛。

眼前这具宛如神佛一般完美无瑕的身体,竟同时栖息着魔鬼的欲望,需要不停攫取人类的鲜血才能延续。

这悲悯而优雅的王子,竟也是嗜血的恶魔,永远躲避着阳光,只有在幽暗的夜色中,才能自由行走。

相思回过头,透过他夜幕一般垂散的乱发,隐隐看到了他双眸中的泪光。

那不是为自己的痛苦而流泪,而是年少的释迦太子,在偶然的机会里领悟了人类的生老病死,却感到深深的迷茫、痛苦、孤独,而又无可奈何。

相思心头一恸。

或许千利紫石是对的,若真能为他解开血咒,那么一切的牺牲都是值得的。如果她的身体还能行动,她或许也会毫不犹豫地走过去,将自己腕间的鲜血递到他唇边。

黑暗中水波微微的振荡已经停息。

小晏的呼吸也已渐渐平静下来,轻声道:“我没事了,你放了她。”

千利紫石脸色苍白如纸,声音却轻了很多:“能为少主减轻痛苦是紫石最大的荣幸,但是紫石不忍看着少主为紫石而自责!”

小晏合上双目,道:“我自有办法,你快点让她走。”

千利紫石一面垂泪,一面包扎好腕上的伤口,再为小晏束起身后的散发。她的动作如此温柔、仔细,仿佛已经做过了千万遍。

她泣声道:“少主人,只要杀了她,你就能解开月阙在你身上的血咒,你还要忍耐到什么时候?”

小晏避开她,沉声道:“不要再说了,你立刻把她带回去!”

千利紫石跪直了身体,摇头道:“绝不。”

小晏沉默了片刻,缓缓将脸转开,看着一池墨黑的水波:“千利紫石,现在我以幽冥岛主的身份命令你立刻回老夫人身边,不得我允许,不得擅自离开。”

千利紫石愕然了片刻,仰望着小晏,喃喃道:“少主人是要赶我走?”

小晏叹息一声,道:“是。”

千利紫石陡然站起身,后退了一步,摇头道:“不,紫石誓死服侍少主,绝不离开。”

小晏冷冷道:“你自幼生长在幽冥岛上,应该知道违抗岛主之命的后果。”

千利紫石呆呆地看了他一会,泪水已经夺眶而出:“少主人……”

小晏脸色一沉,道:“此话我已经出口,就绝不会收回,你立刻离开。”

千利紫石重重跪倒在地上,双手支撑着身体,失声痛哭起来。

小晏转过身不去看她。

浓浓黑暗中,只有清冷的水声和她轻轻哭泣的声音。

过了好久,千利紫石缓缓从船板上支撑起身体,哽咽道:“紫石自幼经老夫人抚养,恩重如山。少主人善良慈孝,待紫石名为主仆,实如兄妹,如今不仅狠心赶我离开,而且违抗老夫人的命令……这一切却不过,不过是为了这个陌生女子……难道……”

千利紫石抬起泪眼,嘶声道:“难道少主人也动了世俗情欲之念,竟然为了她,连一切都不顾了么?”

小晏猛然回头,喝道:“住口!”

这句话一出,三个人都同时一怔。

千利紫石呆呆地望着小晏,泪水如断线之珠,无声落下。

小晏低头,轻轻咳嗽,神色也有些黯然。

正是十三岁那一年,他打碎了母亲递过来的酒盏,而后将自己锁在卧室内,整整七天七夜。他发誓永远不再碰那些罪恶的液体,发誓凭借自己的毅力,摆脱对鲜血的依赖。

那是一段梦魇般的日子,记忆里只是大块的血红,他将床上的紫色幔帐拖到地上,一条条撕碎。指甲折断,紫檀木的地板也被划出道道深痕。黑色的长发披散,宛如一朵凋谢的墨色莲花,又被泪水濡湿。

——他的优雅,他的风仪,他的高贵,都被欲望与挣扎击得粉碎!然而,他始终不肯打开房门,去接过那杯救命的鲜血。

第七天的早晨,他已完全虚脱,房门突然开启,阳光是如此刺目,然而更刺目的是母亲的目光,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将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轻轻推了进来。

她就是紫石。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渔民的女儿,本来坐在海边织网,却被他的母亲掳走,作为供血的猎物。

那时候,她的眼神是如此惶恐,宛如一只误入虎穴的小兽,四处张望着。但她很快发现,这座华丽而黑暗的屋子中不止她一个人。

她试探地走近了两步,好奇心战胜了恐惧,她竟主动跑到他身边,扶起他,问他是不是病了。

他艰难地抬起头,长发瀑布般流泻到她纤细的手腕上,凌乱的发丝后,那双幽潭一般的眸子,仿佛比大海还要深。

她顿时看得痴了。

他突然握住她的手,目光停驻在她脖侧,那条轻轻颤动的青色筋脉上。

尖厉的呼叫声在黑暗中响起,直透过厚厚的房门,他的母亲再也忍不住,推门而入。

阳光下尘埃飞扬,千利紫石似乎被重重地推开,跌倒在屋角,全身不住瑟缩,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而黑暗深处,小晏一点点抬起头,他竟狠狠地咬在自己的手腕上,鲜血顺着嘴角滴滴坠落,将他淡紫色的衣袖染得斑驳陆离。他原本秀美无双的面孔也因饥渴、疲劳而憔悴如纸,沾染了点点血污。

然而,他的目光却是如此空灵、深沉,决绝中还透露着不属于他年龄的悲悯。

——为了紫石,为了他自己,为这错乱的因缘本生。

他的母亲重重叹息了一声,将他扶起。

从此,岛上再没有了被掳来的少女,渔村中流传的吃人海怪的恐怖传说,也终会渐渐被人遗忘。唯有千利紫石不愿回家,她甘愿追随这个一见之下就永难忘怀的少年,一生一世。

此后的一月内,母亲不眠不休,终于制造出了代替鲜血的药物。虽然这种药物只能减轻不到一半的痛苦,但已能让他凭着毅力和不断增进的内力,在大多数时间中控制自己。在旁人眼中,他依旧是那么优雅从容,完美无缺。

直到他遇到了相思,另一滴青鸟血的继承者,将他苦苦压抑多年的嗜血之欲完全唤醒。

小晏的目光仿佛穿透了过去和现在,落在紫石和相思身上,他似乎有些后悔,又似乎一个从未动过怒的人突然发作,过后却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就这样默默注视着两人,良久没有说话。

千利紫石躲开他的目光,低头啜泣。

她的心从来没有这样痛过,追随少主人多年,少主人就如她心中的神祗一般,高高在上,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笑,都是她悉心守护的珍宝。她也知道少主人对她的情感,仅仅如同神佛对世人的慈悲,无差无别,不会加重一分。她早已习以为常,也从不妄想得到少主人的尘俗之爱,但她也不能容忍有另一个女人,占据少主人空灵的心。

千利紫石徐徐抬头,决然道:“若真是如此,紫石更是无论如何都要杀了她!就算少主赐我死罪,也在所不惜!”言罢只见她腾身而起,手上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把匕首,化作寒光一道,径直向相思胸口刺去!

小晏要起身阻挡,却感到一阵眩晕,体内的真气竟然不能聚起半分。

相思一声惊呼,也忘了自己还被封住穴道,全力往旁边一闪。没想到这一惊之下,一直凝塞的内力竟然突然运行自如了,虽然双手还在迡蚕丝的束缚之下,但身体一侧,已经将千利紫石的这一杀着躲过。

千利紫石始料未及,手中一慢,这一刀深深斩在船床左壁上。

黑暗中传来一声极其轻微的响动,似乎一条紧绷的弦突然断裂,在宁静的夜色中显得分外刺耳。

接着,他们身旁响起一声极其凄厉的惨叫。然后整个房屋都震颤起来!

曼荼罗》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曼荼罗】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曼荼罗

曼荼罗

  • 来源:掌读
  • 时间:2019/7/13 17:21:45

是命运的放逐,还是自我的贬谪?遭天之妒,寂寞于一隅。她枉拥匹敌神明的力量,倾国倾城的容颜,却主宰不了沉浮不定的命运,和自己那颗追求无限力量而不得安宁的心灵。于是,她离开了。在永世轮转的曼荼罗阵中,她那颗抗拒天地的心平息下来,犹如一株在荒原上寂寞绽放的牡丹……云裳如花,风华绝代。这是牡丹的繁华,也是牡丹的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