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仙尊追我八十八世 > 完本:《仙尊追我八十八世》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完本:《仙尊追我八十八世》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发表时间:2020/4/1 6:50:19来源:快阅热度:

《仙尊追我八十八世》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仙侠风格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如此一来,那还不如一直做一匹马,也好过将自己送去当他口食要来的强。...

仙尊追我八十八世

第九章水怪败露

  我于帐中听闻南浔这般解说,浑身不由得一凛,正惊恐之时,水怪掀帘而入。

  那南浔公主摸不清水怪之举是何用意,随之入帐,刚踏进来,便见我四仰八叉的躺在季东浅的床榻之上,登时脸色煞白,一张玲珑小嘴半天合不上来。

  季东陵随之入帐,瞧见这幅景况,脸色亦是煞白,如临大祸般指责水怪:

  “哥,你怎可让它睡在你的榻上!你便是再疼爱它,也不可做出这般…这般有失大体的举动。”

  她甩了甩衣袖,极其厌恶的撇了我一眼。

  我见她甚为恼怒,伸出前蹄挠了挠脑袋,做出一个颇为无奈的神情。

  她见我如此赖着她哥床榻之上不肯走,又见水怪对她的指责无动于衷,小嘴一努,便抓起了架子上的一把银枪,直朝着我冲来。

  我大惊,立马从榻上跳了起来,却未能控制好力道,刚起身脚下便是一空,突得将床榻踩出了一个大坑,整个身子便朝地面摔了下去,吃了满嘴的泥沙。

  “放肆!”水怪闪身挡在我身前,从季东陵手里夺走银枪,威不可视的气魄压得季东陵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平日里受尽季东浅宠溺的她,这会儿被水怪这般怒吼,委屈劲一上来,便是落下两行泪水。

  她嘤嘤咽咽的哭着,水怪未做搭理,漠然的看了她一眼,扔掉手里的银枪,背过身与我正面相对。

  我吐着嘴里的泥沙,感知一双如寒冰一般的双眼正凌驾脑门之上,徒然停止了动作,紧张的用余光去撇水怪的脸色。

  他面色铁青,眉宇紧蹙,已是极其不耐烦的模样。

  虽水怪并非季东浅,对季东陵未有半点兄妹之情。可即便是我,听得季东陵那娇滴滴的哭声亦有抱在怀里疼上一疼的想法。

  可水怪竟然能做到如此无动于衷的地步,实在让人费解。

  那厢季东陵见自己哥哥仍旧对她不管不顾,情绪失控,哭喊道:“我要去追随父将和母亲!”

  话闭,转身冲了出去。

  南浔见状,担忧的唤了一声季东陵,转而摇头,难以理解的问:“东浅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水怪缓缓转身,正欲开口,却听得此时帐外有人传报:“将军,李生带到。”

  应是水怪让人寻的那烧火的小厮到了。

  南浔听闻此讯,长袖一甩,愤然转身,停了半会儿,最终泄下气来,叹声道:

  “东陵性子急,若不去劝上两句,怕是要闹出大事的,我先去安抚她,你忙完以后去陪陪她吧。”

  她忽而转身,神色有些凄哀:“于她而言,仅你一位亲人尚存于世,若连你都不在意她了,她便真的就无依无靠了。”

  许是她语气凝重,让水怪平生了几分人情味,终是点头应道:“有劳。”

  南浔浅浅一笑,掀帘而去。

  水怪平复心绪,扬声召小厮入帐:“进来。”

  “是。”将士应声走了进来。

  他身后跟着一名身着补布麻衣的精瘦小子,许是常年处于饥饿境况,面色蜡黄,面部骨骼分明,如仅披了一张人皮的骷髅,分外扎眼。

  这与举荐将士口中的形象截然不同,水怪当即垂下脸色,责问道:

  “这便是你口中仅次于本将军面容的人?”

  将士一听他语气不善,慌忙跪拜在他脚边,那名烧火小厮腿脚发软,跪下去时栽了跟头,爬了好一会儿才端正了跪姿。

  水怪极其不满,仅瞧了一眼便未再将视线落于小厮身上。

  将士扣头求饶:“将军息怒,这已经是军中面容上成之人,将军之英气无人能及,要想找到仅次于将军容貌之人,绝无可能啊将军。”

  他重重拜了两拜,随后将那小厮身板扶正,款款解释道:“将军且看,李生虽肤色不佳,可也是因心系战事所致。”

  水怪虽依旧面色沉冷,却是任由他说了下去。

  “军中上下数百名将士抵御外敌,平日里,分与李生的口食本就不多,他因自己无法上阵杀敌而自责,便省下两顿口食,匀于我等,这才使得他落得如此面相。”

  “若将军发令约束于他,定能恢复其本来面貌。将军,属下恳请将军,信属下一回。”

  我听得颇为在理,歪头看了看那李生,面色确实不佳,瘦的堪比枯槁,可仔细一瞧,那双凹陷的双眸确实清澈的紧。

  能在军营之中得见如此纯净不着半分血腥的双眸,可谓是人之罕见。

  倘若真的如那将士所说,假以时日,保不准真的能看到李生转变的一幕。

  许是洞察到我心中所想,水怪原本还很嫌厌的态度忽而转变了几分,松口道:“你出去,遣退左右,没我的命令,不得靠近。”

  将士连声应允,擦着额头上的冷汗退了出去。

  水怪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用被褥将我脸上的泥沙擦拭干净。

  “虽与你本来皮相差之甚远,但眼下为了方便,只得委屈你了,待他日寻得合适的,再换便是。”

  水怪笑的清朗,我却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他说的方便,莫不是为了他得道升仙行的吧?

  “凌笙,你怎可如此……”他眉眼一垂,露出了颇为无奈的表情。

  那方仍跪着的李生不知所顾的扣头:“将…将军,李生听将军调遣,万死不辞。”

  “本将军何时让你去送死了?”水怪站起身,忽而想起了什么,语调怪异的问:“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属下李生。”

  “李生,凌笙……”水怪捏着下巴将这两个名字反复推敲了几遍。

  半响后,他似下定了决心一般,拍手道:“行,就你了。”

  我听他那欢喜雀跃的语气有些心虚,不安之感愈加浓烈,顿生想要逃走的想法,却不料刚抬起前蹄,脑门就被他一指点化。

  沉重感席卷而来,我的头不由控制的摔向地面,又吃了满嘴的泥沙。

  心道,完了,我私想着只要自己恢复人形,就能将他水怪的身份揭穿,可忘了他是拥有常人未及的法术。

  只要他不想被揭发,即便我说到满嘴起泡,也无法挣脱他的掌控。

  如此一来,那还不如一直做一匹马,也好过将自己送去当他口食要来的强。

  我抬眼看着水怪,心里不住嫌弃李生面相,想借此来打消水怪的念头,却不料迎来一个幸灾乐祸的笑。

  他的手附上我的双眼,在我耳边轻笑:“现在反悔可来不及了,终是你无论为人为神,都要逊色我一些才好。”

  好你妹……

  回击未完,我便觉脑中一沉,昏睡了过去。

  再次恢复意识时,隐约中听见有人在说话,模糊的视线让我有些分辨不清是谁,只依稀看着有两抹身影在眼前晃动。

  正欲睁开眼时,却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公主,季将军恋马之癖已传至王宫,现如今又如此关照一名掌火小厮,王上定是恼怒极了,怕不日就要召季将军回宫问罪,您为何还如此待他!”

  说话的约摸是个婢女,那被唤作“公主”的便是南浔了。

  我尚且不知她们为何会在这里,但听婢女所说,似乎是水怪有麻烦了,于是闭着眼睛,仔细听她们谈话。

  南浔似不想惊扰我,压低声音道:“你小声些,东浅哥哥好不容易被我劝去休息,若是李生在我先看之下出了什么差错,我怎么跟东浅哥哥交代?”

  “公主,季将军他……”

  “东浅哥哥惜马如命,玉衡乃王兄所赐,他自是倍加疼爱,那些谣传本就是敌军用来左右军心的,你何以信得?”

  这倒是在我意料之中,玉衡既是南境王赐给季东浅的,那他疼爱玉衡也无可厚非,毕竟君王威严摆在那里,他定不敢藐视王威。

  可若真是传言那也便罢了,然我与季东浅接触过,却并不认为那只是传言那么简单。

  “那他将从未立过军功的李生安置在自己营帐之中,又是何意?您不知道,那些将士们是怎样议论季将军的,说将军不仅有恋马之癖,还有龙/阳之好……”

  “胡说!”南浔未能克制自己的情绪,一声怒吼,复又压低声音道:“哪个将士如此议论,不想活命了?”

  婢女垂下头不敢回答,无故议论将领乃军中大忌,她不敢多言,只一时情急失了分寸。

  南浔厉声警示:“这话万不可传到东浅哥哥耳中,若再有人提起,当军法处置!”

  “是。”婢女畏畏缩缩的点头。

  默了半会儿,南浔忽而思索道:“不过最近几天,东浅哥哥的行为的确有些怪异,就连东陵都说,觉得东浅哥哥有些奇怪。”

  “怎么说?”

  南浔沉思道:“对东陵太过冷漠,对我太过客气,虽看起来并未有何不妥,却总觉得有些诡异。”

  我心里一突,一口气没缓过来,猛然咳嗽起来。

  这下再也无法假装下去,于是捂着胸口咋舌道:“水,我要喝水……”

  我原是以为自己还是一匹马,心里话发出来仍旧是“嘶嘶”的马叫声,可听到一句完整的人生从我嘴里发出的时候,猛然从床上翻了起来。

  南浔未及反应,被我当头撞到了额头,婢女慌忙将她扶开,我亦未能反应过来,瞪大了双眼看着一双骨瘦如柴的手垂于身体两侧。

  这双手那般真实,又让人难以置信!

  水怪还真/他/娘/的把老子变成人了!

  震惊之后,我闷头倒了下去。

  完了,这下可玩大发了!

仙尊追我八十八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仙尊追我八十八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仙尊追我八十八世

仙尊追我八十八世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7/14 3:21:03

神界有厮告密,说本星君对天帝之子九枭有非分之想,天帝老儿大怒,当着芸芸众神之面,罪降三责,贬本星君入那轮回之道。八十八世啊,何其丧尽天良!本星君有苦难言,是以立誓要将那厮揪出来,待本星君重回神界之日,当着芸芸众神之面,必将其钉于诛神柱上,让其受尽天雷摄魂之苦,以消本星君心头大恨……然则,那厮竟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