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白骨祭 > 白骨祭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2章杀人夜

白骨祭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2章杀人夜

发表时间:2020/7/11 19:05:47来源:有书阁热度:

《白骨祭》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乡村风格小说,精彩阅读:这个故事情节很简单,简单到可以概括成几句话:不知情的活人睡在床上,已经腐烂的死人钉在床下。每当深夜,床下就有幽幽的叹息:...

白骨祭

佛像已经沉入河底了,我亲眼看见的,而现在胡大力跟我说它就在我身后。

这话让我打了个寒战。我猛地一回头,力道之大,差点扭伤了脖子。

然而,身后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我松了口气,对胡大力说:“你学坏了啊,学会骗人了。”

胡大力嘟囔着说:“不想给就算了,明明在那呢,就是不承认。”

然后他很不高兴的出去了。

我看到他这幅模样,倒有点疑惑了。难道这小子真的看见了什么东西?我挠了挠头,向身后看了看,那里只有一片土墙,墙皮已经掉落了大半,不可能有什么佛像啊。

我又向地上看了看,除了灰尘,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正在疑惑的时候,目光无意间在墙上扫了一下,然后我愣住了,紧接着冷汗开始冒出来。

这里真的有佛像,我看见它了。

它是一道影子,落在墙上。影子是黑的,但是他的轮廓很清晰,一个坐着的人,手里面捧着棺材。

我猛地从椅子上跳起来,想要离开这里。但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那影子也动了。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想到了一种可怕的可能性。

我伸了伸胳膊,影子也伸了伸胳膊,只不过他的幅度很小,因为他还要抱着手里的棺材。

我踢了踢腿,影子也踢了踢腿,不过踢完之后,又把腿盘回去了。

我实在承受不住了,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尖叫,飞快的向院子里冲过去,经过门槛的时候,我被绊了一跤,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尘土飞扬,眼冒金星。

胡大力围过来,绕着我连连赞叹:“真想把全村的姑娘都叫来看看。我不傻,你这才叫傻嘛。”

我趴在地上不说话,足足缓了十来秒钟才能站起来。

族叔一边炖着菜一边问我:“怎么回事?”

我气喘吁吁地说道:“佛像,佛像回来了。”

胡大力在旁边得意的说:“怎么样?我就说有佛像吧?”

族叔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他一脸凝重的问:“佛像在哪?”

我指着脚下说:“影子。它变成我的影子了。”

这时候,灶膛里的火光照在我身上,我的影子沿着地面平铺过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野兽,张着血盆大口,跟紧了我,跟定了我,随时打算将我吞下去。

我问族叔:“现在怎么办?”

族叔走过来,上下打量了我一圈,问道:“你有没有感觉?”

我说道:“我觉得心里发毛,身上发冷。”

族叔说:“我不是问你心理上的感受,你有没有感觉到疼,或者痒?或者全身乏力?或者看到幻觉?”

族叔每说一样,我就摇一次头。最后我说道:“说实话,如果不是看见自己的影子,我还真不觉得有什么异常。”

族叔沉默了两秒钟,说道:“初九啊,其实我刚歪嘴的那一阵子,也挺难受,有时候晚上做梦,梦见自己的歪嘴治好了。现在过了这么多年,这不是也习惯了吗?”

我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意思?”

族叔又说道:“其实你这个毛病,也不算是毛病。影子奇怪点,那有什么大不了的?习惯了就好了。”

我瞪着眼睛,好一会说不出话来:“叔,这是影子的问题吗?是薛师傅已经找上来了。估计再有几个月的时间,我就得变成他的替身,不知道埋哪去了。”

族叔勉强笑了笑:“我这不是安慰你吗?这样吧,反正你这两天也不回城里,明天咱们再去一趟石匠村,给薛师傅烧几张纸钱,说一些好话。再不行的话,我去镇上给你请个大师,做做法事。要是这些都不管用,咱们就拿出几个月的时间来,找找他的尸体。我就不信找不着了。”

我叹了口气,低声说:“也只能这样了。”

族叔说:“行了。明天的事,明天再发愁吧。咱们先吃饭。”

胡大力听到吃饭两个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叔,今天是什么饭啊,闻起来挺香的。”

族叔嘿嘿一笑,略有些得意的说:“这是我的拿手好菜,佛跳墙。”

我一听这名字,顿时没有胃口了。

……

吃完饭已经不早了,胡大力和族叔没有回家,直接在我家睡了。他们没有说原因,但是我心里清楚,他们是担心我害怕。

我心里很感动,但是我很快就知道了,这种陪伴一点用都没有。因为他们俩已经鼾声四起了,而我睡不着。

我躺在床上,一直在想我的影子。

上大学的时候,每当深夜,男生宿舍总有一些奇怪的嗜好。有的喜欢看微电影,时间比较短,场景比较单一,主角比较少,台词也比较单调。有的喜欢打游戏,胯下赤兔马,手中屠龙刀,自己却只穿着内裤。有的喜欢坐在阳台上弹吉他,歌词是短发长裙,纯真的爱情,脑子里想的,却是对面女生宿舍的大腿。

我们宿舍的嗜好比较特殊,我们喜欢关上灯,锁上门,拉上窗帘,然后打开收音机听鬼故事。

刚开始听的时候,经常吓得头皮发麻,晚上做噩梦,时间长了,阈值就越来越高了。临近毕业的时候,我们开了一场卧谈会,投票选举这四年来最恐怖的故事。最后一个叫“背靠背”的故事,高票当选。

这个故事情节很简单,简单到可以概括成几句话:不知情的活人睡在床上,已经腐烂的死人钉在床下。每当深夜,床下就有幽幽的叹息:背靠背,真舒服……

这故事给我留下了后遗症:我从来不穿某个品牌的鞋和衣服。去陌生的地方睡觉,总要神经兮兮的看看床下有什么东西。

现在我已经毕业了,快要忘掉那些鬼故事了,但是今天晚上,我把它们全都想起来了,尤其是那个背靠背的故事。

只要我闭上眼睛,我就能感觉到,我的影子正贴在我背后,和我背靠着背。我甚至能想象出它满足的表情来,并且会自作主张的给它配上音:背靠背……真舒服……

我使劲打了个哆嗦,自己吓自己,真是能吓死人啊。

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听到胡大力在我耳边轻轻叫了一声:“胡初九,你睡着了没?”

我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要睁开眼,但是我忍住了。因为我感觉有点不对劲。

胡大力叫了我一声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但是我不睁眼,我担心他还没有走。因为我没有听到他离开的声音。

十秒钟,二十秒钟,三分钟,五分钟……我默默地数着自己的心跳。

直到十分钟左右的时候,我耳边又传来了他的声音:“你睡着了啊?”

我头皮发麻,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他竟然一动不动,在我身边等了十分钟?幸好我刚才没有睁开眼睛,不然的话,我一定会看到他正死死地盯着我。

我没有动,于是身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这声音渐渐远去,奔向族叔的方向。

我把眼睛悄悄睁开一条缝,我看见胡大力走到了族叔床边。然后低下头去,贴着族叔的耳朵问:“叔……你睡着了没?”

族叔咂了咂嘴,伸手掏了掏耳朵,翻了个身,继续鼾声四起。

胡大力半蹲着定在那里,足足过了十分钟,又凑过去说:“你睡着了啊?”

整个过程,和在我这里一模一样。

族叔睡熟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只能看到胡大力的侧脸,但是已经足够了,我看到他露出诡异的微笑来。他伸出来两只手,要去掐族叔的脖子。

我大吃了一惊,身子一动就要坐起来。可是他的手顿住了。

我看到他脸上出现了茫然,这茫然的表情显然是属于胡大力本人的。他使劲摇了摇头,嘀咕着说:“不行,不行。他是我叔啊。”

紧接着,他又伸出手来,噼里啪啦,左右开弓打了自己十几个耳光。然后脸上露出恶狠狠地表情来:“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他脸上完全是一副凶相了,于是把手按在族叔的脖子上。可是这时候,胡大力的脸又出现了,他快要急哭了:“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一秒钟后,他的脸又变换了一次:“他不是你叔,他的命早就该交出来了。”

然后,他开始用那种诡异的调子说:“不是柴胡,是胡柴。求大仙保佑我爹胡柴,百病不生,长命百岁……”

我明白了,我全明白了。是金蟾庙里的那句话。原来它一直藏在胡大力身上。现在是深夜,它终于按耐不住了,要控制着胡大力杀了族叔。

一个人要把另一个人掐死,没有个二三十秒是办不到的,所以我不用太着急,我先找一件趁手的兵器。

胡大力这家伙,心思单纯,所以力大无穷。手里没有家伙,我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我在床上摸了摸,拿出来一个手电筒。铁的,里面有三节一号电池。重量大约有两斤多,抡起来能产生几十斤的冲击力,即使是胡大力也受不了。

然而,我刚刚抓住手电筒,族叔就咳嗽了两声,伸手向脖子上摸过去。

胡大力的手在他脖子上犹犹豫豫的,终于还是要把他弄醒了。

胡大力马上缩了手,急匆匆的出门了。族叔茫然的睁开眼睛,向周围看了看,然后又闭上了。

我趁着胡大力不在,叫了一声:“族叔,族叔。”

回应我的是一阵鼾声。我目瞪口呆:“他,他,他入睡的也太他妈快了。”

我正要下床把他摇醒,就听见门口一阵脚步声。我回头一看,胡大力已经回来了,手里面还提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

白骨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白骨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白骨祭

白骨祭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7/13 9:02:40

我们这一带有一个很隐秘的仪式,这仪式叫假葬。假葬,顾名思义,就是假的葬礼。家里老人生了病,要找来病人的旧衣服,做成一个假人。它的名字叫“疴”。做好了“疴”之后,要由老人的至亲背着它,埋在坟山上,这个过程叫葬病。那天,轮到我背“疴”了。结果,发生了一些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