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医妃夕颜传 > 医妃夕颜传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5章风云暗涌

医妃夕颜传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5章风云暗涌

发表时间:2020/4/1 5:52:25来源:微小宝热度:

《医妃夕颜传》是一本剧情极佳的古言风格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四大世家中何家,家主何冲正在和儿子何东华商议,有小厮来禀蓝家少主到了,只见一个风度翩翩的文弱书生走进来,手里还握着一把折...

医妃夕颜传

周破弋没有料到自己看到了一幅与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场景,夕颜出门后只做了两件事,喝酒,赏月,而且那酒还是他刚刚喝过的。

此刻的夕颜看起来就像一个月下的精灵,看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他看到了她眼里的落寞,他看到了她浑身散发出的孤寂,他听见她近乎嘲讽的吟着“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在这寂静的夜里,那一人,一影,一月,构成了一幅宁静而哀伤的画卷,周破弋不敢去打扰,他怕他一靠近这幅画就会随风消失不见......他就这样在一旁静静的凝望......

在这宁静的夜里,有多少未知的风波正在翻滚着......

离上京三十里处,梅花庵中,张太后静静的敲着木鱼,“咚!”“咚!”似乎敲进人的心里。静心轻手轻脚的走进来,低头对张太后说道:“太后娘娘,皇上已经打主意让三王爷回京侍奉了,看来你老人家还得出山哪......”

张太后手中一顿,显儿(指大周皇帝周显)终究是疑心过重了,这回她一定要想办法保住冀儿那孩子,她们欠他太多了,眼前浮现出当年那个小鬼头,每天围绕在自己面前跳来跳去的,皇祖母皇祖母甜甜的叫着,最是无情帝王家啊,许多事终究只能是回忆了,一声长长的叹息被浓浓的黑夜吞噬......

四大世家中何家,家主何冲正在和儿子何东华商议,有小厮来禀蓝家少主到了,只见一个风度翩翩的文弱书生走进来,手里还握着一把折扇,好一个风流倜傥的俏公子,大周无人不知四大世家中蓝家重文,凡是蓝家子女无不是才子佳人,蓝家少主蓝晋更是上京无数闺秀的梦中情郎。

蓝晋温文尔雅的向何冲行了一礼,礼貌的叫到:“见过何叔叔!”又对何东华点点头:“东华兄。”

几人行过礼后便切入正题,何冲问蓝晋:“蓝贤侄那边如何?”

蓝晋自信的一笑,意味声长的答道:“何叔叔放心,皇上已经对冥王有了芥蒂,估计就要招冥王会上京了,到时候可用不着咱们出手。”

这时何东华接到:“我已经说服太子殿下帮助质子黎信回国,到时候黎国免不了一场恶斗,太子殿下便可渔翁得利,一举拿下黎国,如此太子的地位将会更加稳固。”

“好!”何冲笑道,“等太子荣登大宝后,还不是咱们说了算!”几人都会心的大笑起来,仿佛胜利就在眼前,而外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从来不涉入朝廷的四大世家已经有两家都已经投到了太子的麾下。

这天,周破弋带了两个消息给夕颜,一个是他们要奉旨回上京,而另一个则是黎国李丞相一家均被满门抄斩,最后连皇后也没有幸免。他以为她会难过,毕竟那是她的母亲和外家,说起来,这一切可都是因他而起,李丞相的那些罪证是自己搜罗的,谁知她只是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了。”她当然知道李凤仪一家都逃不了,那些都在她掌控之内,她只是懒得自己动手,才会在一开始在拍卖的时候要求周破弋去将李丞相的罪证散播出去的。

周破弋只觉得自己看不透夕颜,即使和自己的外家并没有什么交集,但血肉相连,她竟然一丝难过的表情也没有,还是说,她伪装得太好了?

“你不难过吗?”周破弋忍不住问道。

“你是说李凤仪吗?”夕颜淡淡的看了周破弋一眼,“她本来就该死!”夕颜平静的说道,周破弋想从夕颜脸上看出些什么,然而她的眼眸是那么的清澈,他什么也看不到,而她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这时青龙来请示周破弋:“主子,是否要把锦瑟姑娘也带上?”

“她身体还未大好,只怕不宜出远门,况且此次回上京也可能不安全......”周破弋有点犹豫。

“破弋,让我和你们一起去吧,服了你上次给我带回来的药,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夕颜转过身,只见这时一个清秀的女子站在门口,女子很温柔,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似乎是刚病过一场。

青龙恭敬的对女子行了一礼:“锦瑟姑娘!”

锦瑟看了一眼夕颜,向周破弋询问道:“这位便是你的王妃吧,可真漂亮呢!”她眼底涌出了一些不明的情绪,似羡慕,似失落,但双眸很快恢复了清明,快得几乎令人无法察觉。

夕颜双眼微眯,这位锦瑟姑娘应该是喜欢周破弋的吧,难道自己成了他们之间的“第三者”?

“你好!”夕颜还是礼貌的问候到。

“我叫锦瑟,是破弋的......下属。”锦瑟犹豫了一会儿,才想到下属两个字。

夕颜暗自撇嘴,他们俩的关系一看就不仅仅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

周破弋却有些不耐,说道:“出发吧!”意思就是锦瑟也要和他们一起出发。

一行人收拾好了就出发了,为了不引人非议,周破弋和夕颜坐了一辆马车,那位锦瑟姑娘则单独做一辆马车。

到上京的途中遇到了另一只队伍,那是黎国在大周为质子的二皇子黎信回国的队伍,大家只是相互打个招呼又各自赶路,这是夕颜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这位“弟弟”,那双只有十四岁的眼里布满了成熟与沧桑。

夕颜只觉得很悲哀,这就是封建社会的悲哀,就像她和黎信,明明是亲姐弟却形同路人,同是皇子公主,有的高高在上,而有的却不得不匍匐在别人的脚下生存,如黎信,如小时候的她......

再看与她同坐的周破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深奥的眼眸里是让人看不出的情绪。

“主子!” 青龙在马车外喊道,“锦瑟姑娘似乎是身体有些不适。”

夕颜明显的感觉到周破弋身子一僵,看来这位冥王很是紧张那位锦瑟姑娘呢。周破弋让队伍停下,径直下了马车向锦瑟走去,他轻声的问道:“是不是心又痛了?”

夕颜只是拉开马车窗户的一边的往后看,想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锦瑟面色似乎比出门的时候更白了,强忍着不适,对周破弋勉强一笑:“不碍事。”

“吃点药吧!”周破弋说道,他把自己的水壶拧开,锦瑟从怀中掏出了一瓶药,倒出一颗吞了下去,夕颜认识那个瓶子,那不正是妙娘子在清风阁拍卖的解毒丹吗?看锦瑟的样子不是中毒啊,看来她的病有些严重,就连妙娘子的解毒丹都没有根治。

而紫薇和清荷看到这一幕却有些不忿,在她们眼里周破弋还是夕颜的丈夫,他怎么可以对自家小姐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而对那个什么锦瑟姑娘那么好,小姐这么好的人他居然不知道珍惜,而且冥王花了那么多钱拍下来的药居然都给了那个锦瑟。

傍晚,休息的时候,青龙将准备好的干粮发给大家,发给紫薇和清荷的时候,清荷接过青龙手中的干粮,白了他一眼,就直接走开了,紫薇看清荷走了,也对青龙“哼”了一声就走了,青龙此时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哪里知道紫薇和清荷完全是由于他的主子对自己主子的态度而把气撒在自己身上了。

夕颜喜静,拿着干粮走到离大部队稍远一点的地方,紫薇和清荷跟着她走过去,夕颜很随意的席地而坐,安静的吃起东西来。

紫薇以为小姐是看不惯冥王一路上对那个锦瑟姑娘的照顾,安慰夕颜道:“小姐,你别生气,总有一天,冥王会看到你的好的。”

清荷虽然没有说话,但夕颜看得出来她想说的和紫薇一样,紫薇和清荷虽然从小一起和夕颜长大,很多思想也因为夕颜的影响稍微有些改观,但有些根深蒂固的思想夕颜还是改变不了,譬如她们总是以夫为天,譬如她们总觉得女子就是要去取悦男人。

夕颜知道她们为自己担心,她也只能回答道:“我不难过,真的,难道你们还不相信你家小姐我吗?”

二人看着小姐似乎真的没有什么不妥之处,才稍微放一下心,紫薇还是为夕颜抱不平,愤愤的说道:“小姐,那个锦瑟姑娘一看就病怏怏的,哪里比得上你了?”

夕颜听到这一乐了,答道:“你家小姐我不也是一个病公主吗?”

“小姐那是......”紫薇还没有说完,就被清荷制止了,这话可是不能乱说的。

但是素来就连稳重的清荷也还是颇有不满,说道:“小姐,我看那冥王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朝三暮四的,明明才和你大婚,回头就对另一个姑娘大献殷勤。”

“好了!”夕颜制止她们继续说下去,“这都不是我们该管的事,你们应该担心的是咱们这次到上京会遇到些什么问题。至于冥王,现在我是他的妻子,到了上京,我们不给他拖后腿就行了,至于那个什么锦瑟姑娘,那是他的自由,我无权干涉。”

周破弋这时正在和锦瑟在一边,锦瑟无意的说道:“破弋,王妃是不是不太适应......”

“也许吧!”周破弋并不太在意这些,他是说过要保护黎夕颜,但那仅限于她的人生安全,毕竟她也是他的王妃,他往夕颜他们那边看了一眼,却发现她这位王妃似乎在和她的丫鬟讨论他呢,他看见他的王妃在说“现在我是他的妻子,到了上京,我们不给他拖后腿就行了,至于那个什么锦瑟姑娘,那是他的自由,我无权干涉。”几乎没有人知道他其实懂唇语,只要他能够看清楚那个人,他便可以通过他的口型读出他所讲的内容,看来他的这位王妃还挺懂事的,不用他再加以提点了。

等周破弋夕颜一行到达上京时已经花了快半个月,路上居然没有遇到一场刺杀,夕颜只觉得不可思议,按理说周破弋结下了那么多仇家,居然都不抓住这个绝好机会。其实夕颜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行进的过程中是有几波人的刺杀,只不过都被青龙魅影楼的人拦在半路,连周破弋的身都没有进,可见魅影楼的实力之强大。

队伍离皇宫越来越近,夕颜也感到越来越压抑,一直以来她都想过简单的生活,赚足够的钱,和自己的伙伴们恣意人生,她理解那种一入宫门深似海的无奈,而自己还是不期然的即将踏入皇宫,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医妃夕颜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医妃夕颜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医妃夕颜传

医妃夕颜传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7/24 8:54:10

她因为刚刚出生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被父母狠心遗弃,被人收养后最终还是没有没有活过23岁,醒来时却已胎穿到了一个架空历史的朝代,亲眼看见自己的生母被人害死,自己居然还是个公主,然而却是爹不闻“娘”不问的,好不容易在后宫中长大,却逃不过和亲的命运,而他的和亲对象是大周国人人惧怕厌恶的冥王,冥王是自从一场大火中毁了容后就变得狠厉毒辣,传言这位冥王身患隐疾,还以活剥美人皮为乐,送进冥王府的女人就没有活着走出来的......当孤单的她遇上了同样孤寂的他,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