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球魂之旅 > 球魂之旅_球魂之旅在线阅读

球魂之旅_球魂之旅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19/10/10 2:51:05来源:快阅热度:

《球魂之旅》是一本悬疑类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而度过了一个下午的劳动,他终于适应了这高强度的劳动,那些和他一起来的民工见他身体弱,也就顺便照顾他一下,并不让他干太重的...

球魂之旅

列车在轨道上快速的奔驰着,李凡望着窗外不断变幻的景色,眼里一片迷茫。就这样的离开了,往日的一切都没有了,有只是无尽的悲哀,往日一切仿佛还在眼前,高爷爷那慈祥的音容笑貌仍然萦绕在他眼前,但是现在他却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李凡,离开了这个肮脏的世界,去寻找那传说的梦境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李凡望着窗外喃喃的说道。为什么你自己的儿子却成了杀害你的凶手,为什么那么多的人围观却没有给你施以援手,为什么那个该死的胖医生没有钱就不给看病?如果这里面无论谁帮您一把您也不会死的,而你会仍然活着,陪伴着您的乖孙子,李凡。他双眼红肿,眼睛里流露的悲伤与愤怒,那单薄的背影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孤单。

  “从此以后我又将一个人独自生活了。“李凡心里默默的道。”但是那些害你的人,还有那间该死的医院我不会放过的。“我一定会回来报仇!”眼里露出了坚定的颜色,但是摸了摸口袋,一股忧虑又涌上心头。

  此时的李凡身上仅有二十五块钱,那点钱还不够他吃一天饭的钱。他走的时候很匆忙,本来他与高爷爷赚的钱都是高爷爷收了起来的,但是自从高爷爷过逝后,钱也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了,更有可能被他那个混蛋儿子拿走了,等办完他高爷爷的丧事后他跟前就剩了一百块钱了,然后买了一张火车票,他就剩了二十五块钱了。

  想起高爷爷那个混蛋儿子他就气,那个家伙不是一个好东西,大概现在可能被火烧死了吧,不然也是重伤。李凡嘴角终于扬起了一丝笑意,虽然是苦涩无比。相信高爷爷有天之灵会原谅我吧,望着苍天,李凡长叹一口气。

  火车上人来人往,不乏出来打工的民工与打工妹,虽然李凡衣着破烂,还拿着一个大口袋,所以也并没有引起车上人的特别注意。只是那些民工大部分三三五五的聚在一起打牌或吹牛,像李凡这样的一个人默默的坐了一个角落的并不多。

  肚子饿了,嘴唇也渴的又干又裂了,但是李凡还是不愿意去买瓶矿泉水,因为车上一矿泉水要三块钱,这可是要花他八分之一的全部财产的,再说他的口袋还在这里,如果去买的话,还有带着口袋,也不是很方便,这一切让李凡放弃这个想法。

  当李凡正被讥饿与干渴煎熬时,他听到后面传来了一个有磁性的声音:“小兄弟,你去接点开水,这是杯子,行李我帮你看着。”;李凡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中年的民工和他说话呢,那人约莫三十岁左右,一脸的忠厚像,脸上是被风雨侵蚀的脸,像千千万万在乡下劳作的农民一样,一身土气的打扮。李凡见那个人帮他看东西,本想答应,但是又还怕那个人是个骗子,内心在犹豫间就没有回答那个人。

  那人见李凡没有说话,他又道:“去吧,这有我呢。”说完还把他的杯子递给了李凡,道:“小兄弟没有杯子喝水吧,用我的吧,别嫌脏啊。”一脸的期盼写在脸上。李凡心想:“袋子里本来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那个人也不像是坏人,应该没有什么的。他都那样的说了我不去不是很不给他面子吗”在说服完自己后李凡就去灌开水去了。

  等李凡喝完水后,来到原处,那人与袋子已经不在了,还没有等到李凡懊恼的时候,那人在远处喊到:“小兄弟,我们在这里呢,你快来。”原来那个家伙把李凡的东西放在那群民工的一起了,正热切向李凡招手呢。

  当李凡还完那个人借给他的杯子后,那个大叔就很快与他攀谈起来。火车上如果一个老是一言不发也很闷的,毕竟有几十个小时的车程,在交谈中,李凡知道了那个大叔与这里民工都是出来打工赚钱的,他们在那里联系了一个建筑队。“赚到了钱,过年我回家就可以把房子翻新一下了!”那大叔一脸期待的道,眼里都是兴奋的颜色。

  “小兄弟,你这么小也就出来打工啊?”中年大叔惊叹道。李凡容易的编了个借口骗了过去,说家里穷,没有钱读书,所以就早出来干活养家了,那大叔很是欣赏,而李凡对他也很客气,熟悉后李凡知道了他叫张大宝,李凡很客气称呼他为张叔,张大宝很高兴接受了这个称呼。

  得知道李凡并没有找到工作时,张大宝热情的邀请他加入他们的施工队,李凡高兴的答应了他的要求。

  经过了五个小时的颠簸,他们终于的来到了他们的目的地Z市,Z市是全国有名的一个大城市,外来务工人员众多,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城市的不断发展之下,城市建设也就成了急需解决的事情,而众多的农民工就满足了城市的需要,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也生产了,农民工给城市带了繁荣,但是治安也变的比较混乱起来,农民工在创造财富的同时还在忍受着城市人的歧视与羞辱。

  一下车,李凡他们就被眼前的大城市给吸引住了,这些乡下人何曾见过那么多的高楼大夏,何曾见过那么多的漂亮的商品,那是他们梦里也不曾有过的。街上人来人往,而他们在火车站门口却不敢移动一部,害怕迷路,习惯了乡间的大空间的他们显然不习惯这里的窄小与拥挤。

  “我们怎么办?”这些人当中有人问道,眼里现出了迷茫与疑惑。

  “妈呀,这里太大了,我们怎么到工地啊?”一个民工道。

  “听说要坐车的,可是这里这么多的车该坐那一个呢?”一个民工指着车场停着的出租车与大巴士说道。

  此时出租车等都拼命的拉着客人,司机的嘴甜甜的喊着师傅上车,上车,送着一拨一拨的客人,而对于他们,大部分的司机都视而不见,当做没有看见,因为他们知道这些穷家伙是没有钱来付打的费的。

  “走去吧,边走边问。“张大宝提议道,而其他的人纷纷赞同。

  对于李凡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很陌生,那高耸的大楼甚至没有家乡的大树来的亲切,在钢筋水泥林立的地上他几乎找不到一点亲切的意味,他内心充满着不安与疑惑,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脸上都带着一副冷冰冰的面具,他在说里说,难道这就是书里所说的城市吗?

  “想什么呢?走了。”张大宝拍了拍李凡的肩膀,随着大部队开始向他们的目的地行进,他们一行人大约二十多人,土里土气的衣服显然与这里的一切不协调,街上的行人不时对他们指指点点,但是他们却毫不在乎,而是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大街上的风景上。

  在问了几个路人后,他们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离车站有近十里的距离,但是他们也不知道应该坐什么车去,也舍不得那几块钱,所以虽然知道路途遥远,他们还是决定步行。

  李凡的肚子已经是前心贴后背了,但是他摸摸了口袋里仅有的二十五块了,摇了摇头,放弃了买点东西的打算。而那些饿了的民工纷纷从自己的行李里面拿出了自己老婆为了他们准备的一些干粮,比如新煮的茶叶蛋,烙的煎饼啊,街上的东西他们万万是不买的,因为太贵了。

  李凡用力的咽了口吐沫,他告诉自己,很快了,离目的地已经很快了,去了就会有东西吃了,但是脸色却变的苍白,这两个月还他还没有好好的吃顿饭呢,对高爷爷的思念让他一直没有吃什么东西,而在火车上他更是几十个小时没有吃点东西,脸色自然变的难看了。

  “小兄弟,我这里有几块饼,你拿着。”张大宝见众人都在吃东西,而李凡却没有吃他就知道了李凡一定是没有钱买东西吃,所以他就拿出了自己的饼给了李凡,而旁边的众人见李凡没有什么东西吃,也纷纷递过来了自己的东西,有拿鸡蛋,有拿饼干,有给方便面的。

  李凡正要感谢时,张大宝说道:“小伙子,在外面不容易,大家互相帮助是应该的,有什么难处就和大家说,没有什么的。”而众人纷纷称是,李凡接过众人递来的东西,眼泪几乎都要落下来了,他想说点什么,可是嗓子却被像卡住了什么似的,到了嘴边只是一句干涩的谢谢二字。

  步行了一个多小时,他们终于来到了他们所要寻找的工地,,眼前破旧的景象还是让他们大失所望,此处杂草丛生,根本不像是个工地,倒像是个垃圾场,身边到处可见一些废纸,破罐子,生活垃圾等。正当他们疑惑中,一个声音传来:“你们是新来的工人吧?”

  此时进来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身材十分高大,面目不是很好看,一个红红的酒糟鼻子挂在脸上,肥头大耳的,一脸的肥肉使他的眼睛看起来就显的很小,但是那小眼睛里却散发出了灼灼精光,很精明的样子,刚才的话就是从他的嘴说了出来的。

  “你们谁是领队?”胖子又发问道。

  “我是,请问你是?”张大宝从众人里站了出来,原来经过了这么多天的相处大家已经习惯了他的领导,对他的大公无私大家还是很喜欢的,事业他就被大家选出来了当了领头人。

  “我是这里的工头,以后你们就在我手下干活了。你把你这里的人数报给我,我做个纪录。”胖子打量了众人然后说道,一付盛气凌人的样子。突然他那小眼睛像看到猎物似的放了光,仿佛看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等等,这里怎么还有个小孩。我这里不养不能干活的,他除外,你把其他的人名字给我,这个小孩的就不要了。”胖子见李凡十分瘦弱,估计他不能干什么重活,对他的用处就少,就打算把他踢去这个队伍。

  “我们一起来的,你就帮忙收下他吧,他也不容易。”张大宝开始替李凡求情,而此时众人也纷纷附和。

  而此时李凡听到胖子的话,心里也是一紧,如果此时他被胖子赶走,那么他口袋的钱还不能让他在这个城市生活两三天,更别提什么吃饭,生活。可能他最后的下场还是继续做他的乞丐,这是他万不愿意的。

  李凡也开口了,他用略带哀求的语气谨慎的对胖子说道;“老板,我可以的,你就收下我吧,我可以干很多的事的。“一付可怜的样子。

  “好吧,他留在这里可以,但是他只能算半个人的工资,但是活要照旧,干不好还要滚蛋。”胖子见众人替李凡求情,也就顺水推舟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心里想:“嘿嘿,虽然这个小子蛮瘦的,但是干半份活还是可以的吧,我又赚了。虽然他心里在盘算着得失,但是面上却不露一丝表情,他又道:”今天你们既然来了,那么就先住下吧,好好休息,明天早上七点出工,一月工资一千,伙食费两百。“

  “伙食费?不是说包伙食吗?”有人问道。

  “谁说的,不包伙食!这里没有别的地方吃饭,爱吃不吃,扣下伙食你们一个月八百。”

  “那我们住那?望着破工棚里满地的垃圾一个民工怯生生问道。

  “住的地方?这里不就是吗?“胖子环顾了这里这四周工棚冷笑道。

  “就这里?这里能住人吗?猪窝也不如啊!”众人七嘴八舌的道,一个个的义愤填膺。

  而李凡打量了四周,发展这里连个床铺都没有,而且四周都是垃圾,鼻子里充斥了垃圾腐臭的气味,实在的很恶劣的环境,四周还有很多的野草,此时是夏天,更容易滋生很多的蚊子爬虫。工棚内也很热,实在是很差的条件,李凡心里想。但是他刚才差点被赶走,现在那轮的到他发话啊,他也不敢表示什么意见。所以他就选择了沉默。

  “你们想住什么?宾馆好不好!不收你们住宿费就很不错的了,你们这些乡巴佬还有住什么好地方,还得寸进尺了呢!“胖子开始发怒起来。

  “爱住不住,不住的就滚!“说完胖子扬长而去,留下一群人楞在原地。

  众人顿时大怒,在胖子走后纷纷七嘴八舌开始对胖子以及他的女性亲属无休止的问候,但是那又能怎么样呢,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而此时李凡与张大宝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行李,整理出来两块空地,铺上一条破席子,已经开始休息了,而此时众人才醒悟过来,纷纷抢占起地盘,毕竟与过嘴福来说比晚上睡觉的舒适程度还是重要一点。

  在众人忙碌一番后,终于把一个破旧的地方打扫干净了,而此时天色也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经过了数十个小时奔波的人们也终于累了,随便梳洗了一下都纷纷进入了梦乡,一时间胡噜声开始在这个窄小的工棚里慢慢传播,扩散,伴随他们的还有那鸣叫的秋虫,在轻声低唱。

  而此时的李凡仍然没有睡意,回想起这几个月的变故他真的是睡不着,谁又能在经历这么多事后安然入眠呢?望着漆黑的眼前,望着那些熟睡的民工,他心想我这一辈子就这么样的度过吗?而他又将怎么样在这个城市里生活呢?带着种种的疑惑,他终于还是抵挡不住睡魔的侵蚀,慢慢的入睡了。

  一大早,他就被众人起床的吵闹声给惊醒了,原来他们这些人要在早上七点钟开始上工,所以他们不得不大早就要起来,不然不但耽误了上工,吃饭也会有时间的。经过的一阵慌乱,他们终于准备完毕,早餐是几个硬馒头与一碗稀饭,连点咸菜都没有,让众人难以接受,毕竟也是交了二百块钱的,但是送饭的人理都没有理这些人的吵闹,迅速的就离开了。

  7点的时候他们来到了工地,开始了一天辛苦的劳作。由于李凡是新手,只好做那些熟练工的下手,被他们呼来唤去,一些苦活累活都要他自己动手干,特别是拎泥浆,一桶泥浆重二十多斤,李凡要拎尽百米的距离,来往算了下来也不是个小数目。李凡本来没有干过多少重活,身体瘦弱的他也没有多少力气,开始的他还是健步如飞,一副轻松的样子。但是到后来由于体力下降,却是越来越慢,手臂也十分的酸麻。

  李凡的背上已经是湿透了,但是他仍然在坚持,他知道如果今天他表现不好他可能就会踢出施工队,而一无所长的他又将去干什么呢?心里虽然有想哭的冲动,但是他仍然鼓起他全部的干劲与力气,拼命的干活,日光把他那瘦小的身体拉的很长很长。

  旁边的胖子工头名叫吴有才,此时他正监视着李凡在干活,平时的他在这群工人中都是作威作福,被养的肥头大耳的。他见李凡工作还是很努力的,嘴角扬了扬,心想他又赚了一笔。因为他往上面报多少人就算多少人的工资,而他给李凡就一半工资,另一半自然是落入了他的腰包,所以他内心还是很高兴的,所以对李凡也没有再斥责什么了。

  累了半天终于到了休息时间,此时工地上给他们送来中饭。几份素菜,几块破肥肉,两桶米饭就是这些劳动了半天的民工的伙食,菜是寡淡无味,饭也硬的像石头一样。让这么些本来十分饥饿的人顿时倒了胃口,而且那米饭多是沙子石头,吃起来不但难以下咽,一不小心还会蹦掉人的牙齿。

  李凡吃着嘴里的饭,心里一边在咒骂这该死的资本家。但是谁叫自己没有用呢,什么也不会,能在这里找到一份工作已经很不错,他努力的吞咽着嘴里的饭,因为他知道,下午还有漫长的几个小时呢?如果现在不吃饱,那么下午他是没有力气去干活的。

  吃了饭,他们被允许休息半个小时,喝点水,水并不是什么开水,茶叶水,而是最普通的自来水,、对着水龙头就着就是一大口,虽然嘴里有股淡淡的漂白粉的味道,但是那么热的天没有不喝水会渴死的。

  李凡倒不怕这样的水,本来他就是个苦孩子,一切的苦他都曾经尝过,当初他当乞丐的时候他来自来水都喝不上呢。摸了摸自己的汗衫,他发现背上上面已经变硬了,再脱下来一看,原来汗水流上汗衫上被太阳一晒,水分被蒸发掉了,只剩下了一些白花花的盐粒了,穿在身上自然难受,他把汗衫又放在自来水下冲了冲,湿着就穿在了身上,终于感觉到了一丝凉爽。

  而度过了一个下午的劳动,他终于适应了这高强度的劳动,那些和他一起来的民工见他身体弱,也就顺便照顾他一下,并不让他干太重的活,而张大宝也嘱咐他别太拼命,累坏了可没有人管他,让李凡的心里涌起了一股暖意。

  晚上吃饭仍然是那些菜,吃过饭的他们没有事情做就聊天,打牌。而李凡更多的时候是躲着角落里看着他们玩,在他的心里那些悲伤还暂时无法从他的心里消散,每次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总是要等个好几个小时才可以入睡。想着家乡,想着陈大光,高爷爷,还有那些踢球的时光,那些幸福的时光总是那么的短暂。

  民工的生活虽然苦,虽然累,但是他们却没有多少人叫唤什么苦啊累啊,闲暇时他们都是拼命的找乐子,聊天,谈女人,打牌,开玩笑,喝酒,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忧愁二字可以言,用他们的话讲:“老子本来就累的要死了,如果还老是想那些烦心事,那老子不如死了,人活着不就是活个快活嘛,而李凡也慢慢的放开了心怀,脸上的笑脸也逐渐增多。

  偶尔李凡也参加到他们的聊天中间,在这里聊天的人中大部分都是老粗,没有什么文化,李凡算起来是个文化人了,讲一些书的故事就把那么些老粗吸引住了,那些《杨家将》,《隋唐演义》里的故事把这些老粗被给吸引了,而他们为了李凡能给他们讲故事,特意给他们宿舍外接了个氖光灯,因为李凡看书可以用到。

  平时有些民工有些书信什么的也会叫李凡帮着写,帮着读,李凡逐渐得到这些人的认可与承认,并获得了他们的尊敬,而张大宝逢人便说李凡是个文化人,让李凡十分不好意思,心想当初学习一点文化还是十分有用的,从此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的学习,不能拉下以前的课程,就算不上学也不要忘了以前所学的知识。

  当这天李凡整理他的那些旧书籍时,在一本旧书籍上他发现了一张存折,上面存款人的名字是他,他不禁十分奇怪,仔细一看上面竟然有五千块钱,让李凡更加吃惊。再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本高爷爷给他拣来的旧书,他不禁想起当年高爷爷养猪的时候还是赚了些钱,当时因为忙乱没有仔细的想,没有想到这笔钱竟然在一本书里。

  手里拿着那存款单,想起高爷爷的种种的一切,李凡眼前不禁又浮现了高爷爷那慈祥的面容,而手持怎么一笔巨款(对于李凡来说),他该怎么用这笔钱呢?李凡不禁又陷入了思考。

球魂之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球魂之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球魂之旅

球魂之旅

  • 来源:快阅
  • 作者:冷酷
  • 时间:2019/7/24 3:13:47

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它出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他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怎么样从一个小乞丐变成了一个著名的球星,《球魂》为您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