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星星之凡部 > 星星之凡部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章重聚大学

星星之凡部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章重聚大学

发表时间:2019/6/15 13:10:42来源:掌中云热度:

《星星之凡部》是剧情极佳的乡村类的小说,精彩阅读:钱凡学的是平面设计,上课的老师是一位留着马尾辫的轻年男子,风趣幽默,一堂课很快就过去了。...

星星之凡部

##正文

九月的天空蔚蓝得一尘不染,空气中仍弥漫着夏季的余热,钱凡透过墨黑色的的车窗,那双总带着一丝忧郁的眼睛淡淡的略过熙攘的人群,定格在四个金色的大字——××大学,H大终于来了。“福伯,就在这停吧。”黑色的奔驰轿车应声停了下来,啪,啪,两扇车门几乎同时打开,从前面车门出来的身穿黑色西服的福伯转身看向身穿蓝色T恤的钱凡,后者消瘦的背影轻微的颤抖了一下,福伯顺着钱凡的方向看去,一对母子正站在一起,母亲似乎还在哭泣,一只手握着儿子的手,另一只抚摸着儿子的脸。福伯的眼眶湿了,看着那蓝色的背影,强忍着去拥抱安慰的冲动,走到车尾,打开后备箱,拎出行李包,走到钱凡的身边,“少爷,我们进去吧。”钱凡转过头,双眼里含着几滴泪水,面颊上还有一道淡淡的泪痕,“福伯,我妈今天真的很忙,对吗?”听着明显有些哽咽的询问,福伯感到心被刺了一下,“啊,那个,夫人说今天有个重要会议,所以……”“是吗?为什么要今天呢?”钱凡仰头看着那蔚蓝的天空,默默地诉说着心痛的感觉。但很快钱凡便甩了甩头,抹去眼里的泪水,自嘲的笑了笑,右手一把拎过福伯手上的行李包,深吸一口气,“福伯,我们进去吧!”

林荫道两旁的白杨随着风曲飘落一片片音符,一个蓝白色的的身影踩着音符慢慢地走着,落日的余晖透过树枝洒在他的身上延续一个孤寂的长影。“前面耍帅的,给本大爷站住!”“本帅在此,小贼快快投降!”钱凡转身对正冲过来的人伸出两只手臂,下一刻,两个大男孩便欢天喜地地抱在了一起,“咦,钱凡,几个月不见,胸肌变强了嘛!等一下”说着男孩推开钱凡,看了又看,眼里尽是惊讶。“好了,李涛,不就我现在比你高嘛。”“多少”“186”“啊!苍天啊!大地啊!这还让不让人活了!”“不就高了两厘米吗?”正在呼天抢地的李涛,迅速白了钱凡一眼,愤愤地道:“是一厘米。”“你也长了?不会吧”李涛暴走了。

“李涛你吃慢点。”李涛咽下嘴里的饭,白了钱凡一眼,“吃饭长个不知道啊!”说完又继续奋战了,这时一个身穿淡蓝色连衣裙的娇美少女走到钱凡的桌旁,“凡哥哥,我能坐这吗?”钱凡还没回答,某人已经喷饭了,“不会吧,东方萍,你真跟来啦。”“哼!我不跟猪头说话!”“牛皮糖,你说谁猪头!”“好了好了,萍儿坐下吧,都是老同学了,怎么见面就吵啊?”听到钱凡让自己坐下,正瞪着李涛的东方萍,瞬间转过头以最甜美的笑容撒娇着对钱凡说:“还是凡哥哥好,我坐下啦。”对面的李涛幽幽地嘀咕了一句“女人真善变啊!”而此时的东方萍却一脸花痴地看着钱凡,“凡哥哥,人家都离开你38天了,你有没有天天想人家了嘛?”某人又喷了……

饭后,三人离开食堂,一起在林荫道散步,本来惬意的气氛在东方萍发现了钱凡比李涛高后——“哈哈,猪头比凡哥哥矮咯!”“牛皮糖!你说那么大声干嘛!”“呦呦,怎么,生气啦!那——那就气死你!猪头矮咯,猪头矮咯……”“牛皮糖你给我站住!”……钱凡看着前面吵吵闹闹的一对活宝,无奈地笑了笑,抬头看着天边淡淡的弯月,妈,吃饭了吗?

清晨,H大一个小树林里,一曲婉转悠扬的小提琴曲飘荡摇曳,晨光轻抚着钱凡的白色衬衣,散发出微微的乳白色光芒,一把木棕色的小提琴,在白皙修长的双手配合中,变幻着心灵跳动。

嗡——妈,妈,凡凡拉得好听吗?嗯。妈,要不要再听一次?够了!妈……我累了,你下去吧。

嗡——妈,明天六一你能陪我去游乐场玩吗?我明天有会议,让管家带你去。可,可是……好了,快吃饭。

嗡——妈,妈,凡凡冷,凡凡好难受。夫人,你怎么来了?还没退吗?张医生刚给打完针,明天应该就能好了。你先出去吧。可少爷,好,我出去了。是挺热的。妈,妈,是你吗?妈,你手好舒服,妈,凡凡痛,凡凡不懂,妈,不要不理凡凡,凡凡真的好怕……妈,妈!不要走,不要走,求你,凡凡痛啊。妈!妈!妈……

嗡……

啪啪啪,“不错,梁祝,虽然感觉……你怎么了?”钱凡听到掌声后下意识地回过头,一双在梦中出现过千百遍的眼睛摄住了他。

“同学,同学,你想干嘛!啊!”

钱凡一下拥住了那双眼睛,“妈,妈,不要走,不要走,凡凡痛,不要不理凡凡,唔唔唔,妈,凡凡痛啊…”

清晨两个白色的身影紧紧相拥……

“对不起,真的很抱歉。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唉,同学,同学——,走那么快干嘛,我又吃不了你,”白色连衣裙少女看着逃走的身影,回忆着刚才的事,竟不禁有些痴了,许久。“呀!要迟到了。”

“凡哥哥,你怎么才来啊,都快上课了,幸亏我占了座,嘻嘻,萍儿好吧。”“哦”“凡哥哥你怎么了?”“没事,萍儿,谢谢你占的座。”“讨厌,跟人家还说谢谢。”说着东方萍还用小粉拳打了身旁的钱凡一下,但心里,脸上都红扑扑的。“好了,老师来了,好好听课吧。”

钱凡学的是平面设计,上课的老师是一位留着马尾辫的轻年男子,风趣幽默,一堂课很快就过去了。

东方萍挽着钱凡的手臂走出教室,“凡哥哥,我们去哪呢?”“我要去——”

“凡凡!凡凡!”

钱凡回过头看见早上树林里的女孩正向自己奔过来,脸一下就红了。

“看来,我们还挺有缘,又碰到了,那个,不哭了吧?”

钱凡的脸更红了,一旁的东方萍急了,“凡哥哥,她是谁啊?”

“她?”

“张珂,弓长张,珂是王字旁加一个可以的可,大二舞蹈系。介绍完了,到你们了。”

“我叫钱凡,赵钱孙李的钱,平平凡凡的凡,大一平面设计,她叫…”

“东方萍,日出东方,萍实福瑞。”

“哦,知道了,那两位是?”

女人的直觉,东方萍一把揽住钱凡的手臂,挺起胸脯,“我是钱凡女朋友。”

“萍儿,不要胡闹。”

东方萍抬起头双眼直视钱凡的双眼,眼眶竟有些湿润,钱凡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嗯,对不起,那我先走了。”

“那再见了。”

“再见。”

看着离去的张珂,想起早上的事,钱凡尴尬的笑了笑,突然手臂上似乎有液体滴落,转过头,才发现东方萍已成泪人。

“萍,萍儿,我错了,不要哭,在哭就不漂亮了。”说着钱凡拿出一块棕色格子手帕轻轻地擦拭那梨花带雨的娇小面容,空出的手轻轻地安抚那因哭泣而不断颤抖的柔弱肩头。

渐渐地,四周变得越来越静,仿佛时间静止了,空间凝固了。许久,当事的两人才发觉不对劲,抬起头看向四周,原本进进出出的人群不知何时都停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又或许是保护着眼前这唯美的一幕。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不知是谁先鼓了掌,顿时如涟漪般迅速扩散开去达到顶峰久久不息……

夜风吹拂着草地,草儿摇曳着舞姿,星星眨着眼睛,两个男人躺着深沉。

“李涛,你知道星星怎么来的吗?”

……

“星星是上帝赐予人类的美好愿望,上帝将它们洒向大地,却发现人类的邪恶不配拥有它们,于是上帝收手将星星留在了星空中,从此,星星便在遥远的星空一眨一眨的诱惑着人类,偶尔会有星星掉下来,给苦难的人们带来安慰。”

……又一阵沉默。

钱凡站起身,背对着依然躺着的李涛,“李涛,我想说的是,我生命中的流星是你和萍儿,我愿用生命来守护你们,我不想你们中任何人因为我而受到伤害。”

“凡哥,对不起,但我,我”

“李涛,我曾跟你说过,萍儿是我妹,你是我兄弟,这永远不会变的。”

“是,可,可萍儿她对我从来都没感觉,她眼里只有……”

“好了,李涛你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吗,你不是大情圣吗?”

“可……”

“走吧,很晚了。”

“那好吧,对了,凡哥,那星星故事你从哪看的?”

“一本英国小说,《水之乡》。”

“那个,你只和我说过吧,萍儿没听过是不是啊?”

“干嘛想借花献佛啊?”

“凡哥,留点面子好不好?”

“服了你了,去说吧!”

“那个萍儿真没听过?”

“怎么,连我都不信?”

“不是,事关重大,还是小心为妙。”

“去你的,我走了。”

“唉,凡哥,别走啊,到底听没听过啊?”

李涛看着渐渐模糊的背影,不知不觉得哭了,为自己,也为钱凡。抬头看着星空,那一闪一闪的星星唤起了第一次相遇的回忆。那是一个贵族幼儿园,在这的小孩家里非富及贵,那天是开学第一天。“同学们,大家现在自由活动好不好呀?”“好!”不一会儿,小孩子们都散开去玩了,滑滑梯是最热闹的。“你干嘛,这次到我了。”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一边用手挡企图插队的男孩,一边奋力向前挤。但小女孩哪能挤过小男孩呢,小男孩一用力小女孩便失去平衡了,而且由于双方都挺用力,错手不及下小女孩摔倒在地上,手肘着地,一下子皮就破了,血便留了出来,在场都是小皇帝小公主,谁又见过这种场面,当时就愣住了,不知怎么办好。这时一个身穿蓝色上衣的男孩,走到小女孩身边,看了看小女孩的手肘,拿出一块格子手帕简单的包了一下,“你能自己走吗?”“疼。”“那你在这等一下,我去叫老师来。”“好,谢谢。”

星星仍眨着眼睛,李涛低下头,抹了抹眼泪,“我为什么要推她呢?为什么啊!”

宿舍的床上,钱凡睁着眼睛,往事的一幕幕在跳动着,李涛和东方萍,在他的记忆里,是如梦幻般的美好,如流星般灿烂夺目,他怕,怕被夺走他这为数不多的美好愿望,他怕,因此他守护。他爱萍儿,萍儿是如此的美丽善良,他爱李涛,他是他真正的兄弟,他一厢情愿地将萍儿当作妹妹一样爱护,将李涛作为最好的妹夫人选。他想用这美好麻醉自己破碎的心。

这个晚上同样无法入睡的还有一个人——东方萍,她躺在床上,眼里含着泪水,但脸上甜蜜的笑容,却说明那是幸福的泪水,高兴的泪水。此时的她正看着MP4里的视频,不时发出咯咯的傻笑声,视频里有两个人,一个是她自己,一个是她的凡哥哥,这个视频正是上午那众人维护的维美画面,不知怎么的就被人拍了下来,还上传网络,冠以H大金童玉女的标题,遗憾的是或许是手机拍的,画质很差,但有心人还是可以认出来的。无论如何,东方萍很开心,很幸福。

“夫人,今晚回来用餐吗?”“福管家,不用提醒了,我付了钱的。”“夫人,少爷他……”“准备车,我要走了。”“是,夫人。”黑色的凯迪拉克驶出别墅大门,福伯看着消失在视野的轿车,叹了口气,抬头看看天,喃喃道:“老爷,我们欠她什么啊?”

“凡哥哥,晚上去哪玩啊?”“是啊,钱凡,正好我们三人正式聚一下,难得又在一起。”“咦,这狗嘴吐不出象牙,怎么猪嘴就能呢?”“牛皮糖!我招你啦!”“你们俩能不一见面就吵吗?”说着钱凡将正对着李涛吐舌头的东方萍面前的一缕发丝挑到耳后,后者立即回过头羞羞地说:“还不他嘛,总跟着我们。”一旁的李涛急了,“牛皮糖!你不要欺人太盛!”“李涛,有点气度,萍儿,也就随口一说,不当真。”“不,我……”“萍儿不要耍小性子了。李涛,我今晚有事,你和萍儿去玩吧,星期天晚上我们再聚吧。”这下东方萍不干了,将抱着钱凡手臂的双手一甩,“不理你们了,都欺负我!”说着还有要哭的迹象,李涛心又软了,“钱凡,不用了。”钱凡摇摇头,用手轻轻弹了一下东方萍的脑门,“萍儿什么时候变成爱哭鬼啦,哭多了会长皱纹的哦。”东方萍摸了摸被弹的脑门,“唉呀!不许弹人家脑门,坏蛋!不理你了!”“萍儿,我今晚真有事。”“骗人!什么事比萍儿还重要,你就不想和我在一起。”“我要回家。”“啊,凡哥哥对,对不起,萍儿不是故意的,萍儿……”东方萍像犯了错误的小孩焦急地弥补着。

钱凡最关心的是什么或者说钱凡心里最重要的是什么,东方萍和李涛再清楚不过了,他们知道那就是钱凡的底线,是不能触碰的。

“没事,萍儿,是我不好没把事情说清楚。”看着东方萍焦急的样子,钱凡感到内心一阵酸楚,他知道东方萍是在维护他,这么多年来也正是有了东方萍和李涛几乎小心翼翼的维护,他才不至于丧失希望,才有了很多弥足珍贵的回忆。

“行了你们俩,我要嫉妒了,既然钱凡没空,那就改在星期天晚上,不过说好了,这回我请客。”李涛适时地打破了僵局,又或者是忍不住了,长久以来李涛就只能这样,打破钱凡和萍儿之间的暧昧气氛,不是他坏,只是他不能。

黑色的凯迪拉克驶过花坛间的车道,绕过喷泉,停在别墅阶梯前。站在那等候的福管家立刻上前打开后车门,身穿黑色职场套装的美丽妇人优雅地从车里下来,顿了一下,淡淡的问:“他回来了?”“少爷正在厨房,快好了。”“我先去卧室。”说着妇人沿着台阶走进了别墅。福管家无奈地摇了摇头,便也进了别墅,不过是去厨房,那里少爷还在“工作”。

“少爷,夫人回来了。”“哦,妈回来了,今天这么早。”“是少爷的手艺好。”“希望吧。”钱凡嘴里这么说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嘴角不自觉地扬了一下。

福伯看见了,却不知道该替少爷高兴还是悲哀,少爷太容易满足了,或者说钱家人都容易满足。

“福伯你尝一下好吃吗?”“嗯,好吃。”“那我去喊我妈,福伯麻烦你准备一下。”

钱凡站在这扇法国原产的陪伴了钱家三代的主卧室大门前怯懦了,颤颤地伸出手在门上敲了一下,“妈,晚餐准备好了。”门里传来一阵脚步声,钱凡移到一旁,等待着。

门开了,张兰走了出来,套着一件白色睡衣,慵容华贵。“下次回来早点。”“是,妈,我们下去吧。”钱凡笑了,“傻笑什么,和他一个样。”

星星之凡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星星之凡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星星之凡部

星星之凡部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6/15 13:10:39

##正文九月的天空蔚蓝得一尘不染,空气中仍弥漫着夏季的余热,钱凡透过墨黑色的的车窗,那双总带着一丝忧郁的眼睛淡淡的略过熙攘的人群,定格在四个金色的大字——××大学,H大终于来了。“福伯,就在这停吧。”黑色的奔驰轿车应声停了下来,啪,啪,两扇车门几乎同时打开,从前面车门出来的身穿黑色西服的福伯转身看向身穿蓝色T恤的钱凡,后者消瘦的背影轻微的颤抖了一下,福伯顺着钱凡的方向看去,一对母子正站在一起,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