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星星之凡部 > 星星之凡部无弹窗_星星之凡部最新章节

星星之凡部无弹窗_星星之凡部最新章节

发表时间:2019/6/18 15:38:39来源:掌中云热度:

《星星之凡部》是一本文笔极佳的乡村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喂,喂,你们怎么了?”东方萍在钱凡和李涛面前挥了挥手,李涛用手揉了揉眼睛,看看东方萍,又看看张珂,叹了口气,“唉,老了...

星星之凡部

“咔,咔”“左边一点,头抬一点,笑容,眼神。”……

“好收工,谢谢Mary姐,这次多亏你了。”摄影师放下相机立刻一脸笑容对正走下台的女模特说道。女模特偏过头看向站在高光镜后的青年,目光冲满柔情,当走到摄影师旁时,表情立变,高傲冰冷,“对小凡好点,李查德,你知道我来的原因。”“是,是,Mary姐的干弟弟谁敢惹呀。”被叫做李查德的摄影师惶恐地唯喏着,“知道就好!”Mary丢下这句话便同经纪人走了。李查德这才松了口气,“大家收拾一下,收工。小凡你过来一下。”钱凡走到李查德身边,李查德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黄色信封递给钱凡,“李叔,你这是什么意思?”钱凡接过信封看了一下,“你应得的,没有你我这系列照片是不可能拍这么好的。”“我?”“没你Mary姐是不会来的,你就收下吧。”“那谢谢李叔了。”“谢我什么,你小子走桃花运是你本事。”“李叔!”“害羞了?当初抱别人时挺积极的呀。”“当时她不受伤了吗?,而且……”“好了,不用解释了,开个玩笑罢了,你小子我还不知道。”李查德笑着拍了拍钱凡的肩膀,“下午就不用来了,好好休息一下,别太累了。”钱凡笑了笑,“知道了,我又不傻,那李叔我先走了。”看着钱凡离去的背影,李查德叹了口气,“你不傻谁傻呢?”

钱凡站在旋转门外,身后的美莎大厦俯视着她的后代,妈妈应该在吃饭了吧,还是还在开会呢?但这些钱凡只能想想,想想而以。

“钱凡?真的是你啊!”一个穿着蓝白条T恤淡蓝色牛仔裤的长发女孩从后面拍了一下钱凡,钱凡转过头,脸一下红了,“张珂。”张珂笑了笑,“我们还挺有缘啊,你脸怎么红了,不会还害羞吧?”钱凡脸更红了,张珂笑的更灿烂了。好一会儿张珂止住了笑意,“你真可爱。”说着又忍不住笑了,钱凡只能低头了。“不笑了,不过你怎么来这了呢?”钱凡抬起头看了一下美莎大厦,淡淡的道:“做兼职。”张珂看着这个脸依然红着的男孩的双眼,似乎有什么在那里,吸引着她。“你怎么了?”钱凡这才收回目光,“啊?没什么,那你怎么来美莎了呢?”“我啊,你猜?”“应该是平面模特吧。”“咦?你怎么一下就猜对了?”“你这么漂亮,身材又好,很适合当平面模特。”“哼!这才一会,就露出尾巴了。”钱凡看着不知怎么就生气的张珂一时不知该干什么了,张珂看着钱凡的窘迫的样子,一下被逗乐了,“哈哈,你太可爱了,姐姐都想追你了,可惜你有女朋友了,不过我们还可以做好朋友吧?”钱凡有点晕了,也不想解释了,“当然可以了。”“好耶,我们去庆祝一下吧!”说着张珂拉着钱凡的手走了。

肯德基靠窗的小桌,钱凡看着对面的张珂大口大口吃着汉堡,不禁笑了,“笑什么!”张珂瞪着大眼怒视钱凡,钱凡摇摇手,道:“没什么,突然想起萍儿了,你们吃起来很像。”“哼,和我在一起还想女朋友,难道我这么没有魅力吗?”张珂用手扬了一下飘逸的长发,一股清香顿时袭向钱凡,钱凡结结巴巴的开了口:“那,那个,萍,萍儿不是……”

突然钱凡身后传来一声尖叫“啊——”钱凡顿时全身一哆嗦,回过头,东方萍怔怔地看着他,李涛对着他尴尬地笑了笑。钱凡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萍儿,李涛你们怎么来了?”

东方萍看了看钱凡,又看了看张珂,大步走到钱凡身边,抱住钱凡的手臂,然后左手杨了一下不太长的头发,抬头看着钱凡,“凡哥哥这位阿姨是谁?”

窗外,熙熙攘攘的人川流而过,窗边,四个少年少女静静地坐着,但仔细点会发现俩个少女的眼神不太对。钱凡朝对面的李涛呶了下嘴,李涛看了看两位正在交战的女孩,笑着说道:“哈,哈,那个,大家以后都是朋友了,来,我们为这伟大的时刻干一杯!”说完站了起来,拿起可乐杯,钱凡也跟着站起来,还拉了一下旁边的东方萍,“是啊,都是朋友了,以后大家就一起玩了,萍儿,张珂,请高抬贵臀。”扑哧,李涛先笑了,扑哧,扑哧,东方萍和张珂也没忍住。

张珂先站了起来,东方萍哼了一声也站了起来,“干杯!”两个男的嚎了一下。

东方萍第一个坐了回去,钱凡无奈地对张珂笑了笑。张珂微微笑了笑,俯下身在东方萍的耳边小声地说了一句话,然后在东方萍还在愣神时,坐回了位子。东方萍的瞳孔缩了一下,张开嘴想说什么,身体有微微地颤抖,李涛急了,“牛皮糖你怎么了,是不是……”钱凡也不能冷静了,“萍儿你没事吧?”东方萍没支声,咬了一下下嘴唇,接着站了起来,在钱凡、李涛惊讶的目光中,伸出了右手,“珂姐,我能这样叫吗?欢迎加入。”张珂点了点头,笑着站了起来,并握住了东方萍的右手,“当然可以,只要不叫姨就行,那我叫你萍妹可以吗?”“呵呵,当然行啦,珂姐。”“嗯,萍妹。”

钱凡和李涛傻了,他们像火星人一样看着两个奇怪的生物。

“喂,喂,你们怎么了?”东方萍在钱凡和李涛面前挥了挥手,李涛用手揉了揉眼睛,看看东方萍,又看看张珂,叹了口气,“唉,老了,有代沟了,凡哥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钱凡摇摇头,“我也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唉。”两个人惺惺相惜地看着对方,就差抱在一起了。女孩们被逗乐了,这时张珂的手机响了,是梁祝的铃声,张珂说了声抱歉,到一旁接电话,回来后张珂抱歉道:“不好意思,有点事,我要回学校一趟,萍妹,还有两位可爱的小男生,姐姐先走一步,下次见了。”“拜拜,珂姐。”“拜拜。”

张珂已经走了,剩下的三个人却一阵沉默,李涛最先忍不住,“萍儿,你没事吧,那个张珂说什么了?”钱凡也看着东方萍,东方萍嫣然一笑,摇摇头,“没事,我真的没事。”

“萍儿,我不想你受到伤害,张珂到底说了什么?”钱凡手抓着东方萍的肩膀。

东方萍看着一脸焦急的钱凡,幽幽的道:“凡哥哥,你喜欢,不,你爱过……”东方萍低下了头,眼角有些闪光。

李涛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撑着桌子对钱凡说:“钱凡,张珂和我你选一个吧!”

钱凡抚了抚东方萍纤瘦的背,“对不起,萍儿,张珂那我去说,我们还是三人组。”

东方萍抬起头,用手将眼角的泪珠抹掉,站起身来,眼神坚定,“不,我要四人组!”

“萍儿”“牛皮糖”

“好了好了,我很好,我没事,多个姐姐我高兴都来不及呢!”

“萍儿,你不用委屈自己。”“就是啊,牛皮糖这不像你啊。”东方萍瞪了一眼李涛,“哼,那怎样才像我啊?”李涛一下不支声了。“萍儿,你是认真地吗?”钱凡郑重地问道。东方萍俏皮地向钱凡敬了个礼,“是,长官!”说完自己先笑了,但钱凡没笑,李涛想笑但忍住了,东方萍看一招不行,抓住的手,边摇边撒娇道:“好了嘛,凡哥哥,萍儿又不傻,萍儿很好。”钱凡没办法了,看了看李涛,李涛摇摇头,“凡哥,要不先依了萍儿,以后看情况再说?”东方萍也抬头满脸期望地看着钱凡,“好了,就先四人组吧。”“哦耶,凡哥哥最好了!”“那我呢?”“猪头你嘀咕什么呢?不管你了,凡哥哥我们去玩吧!”“等一下,最后一个问题,张珂和你说什么了?”“不告诉你,这是我和珂姐的密秘!”

钱凡躺在床上,和东方萍,李涛玩了一下午,回来又在厨房准备晚餐,现在确实有点累了。很想睡,但还有事要办,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喂?”“张珂吗?”“是,你?”“钱凡。”“你怎么知道我号码的,我好像没告诉你吧?”“美莎公司。”“呀!他们怎么能随便透露人家信息呢!”“张珂,我想问你件事。”“怎么这么严肃啊,吓到姐姐怎么办?”“对不起,不过你应该知道我要问什么,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你不说我哪知道,姐姐很笨的。”“张珂,很抱谦,但我很想知道,请你告诉我,你和东方萍说了什么?”“钱凡,你很不懂女人。”“我想知道。”“东方萍在你心中到底是什么,她到底重要到什么程度,让你不惜伤害另一个女生,另一个你抱过的女生,钱凡我狠你!”

嘟,嘟,嘟…钱凡耳边仍响着那撕心裂肺的呐喊和那痛彻心扉的哭泣,同时脑海里浮现这那日清晨的情景,那双眼睛。

而此时此刻的那双眼睛早已被泪水淹没,张珂侧卧在床上,蜷缩着身子,双手掩着脸,阵阵颤抖。

梁祝又一次响起,又一次,又一次……

在另一个少女闺房中,东方萍坐在床上,抱着膝盖,呆呆地,在她的身庞有一本厚厚的日记本,女孩的心事,快乐,幸福,甜蜜,执着。在翻开的一页,只写了日期和天气,下面还是空白,一支笔静静地躺在上面。当笔终于被拿起时,日记本上多了一句话,“今天很开心,东方萍加油!”

这个夜里李涛也很不平静,他很想冲到张珂面前,大声质问她到底说了什么让东方萍受到如此大的伤害,但钱凡说这件事他会解决,而且东方萍还警告了他。不过这都不是重要的,李涛是不希望张珂离开的,因为张珂吸引了钱凡,这是不正常的。他们三人组从幼儿园开始就没有变动过,今天却因为张珂而变成了四人组。今天在肯德基钱凡提出让张珂加入时,李涛一下蒙了,更别说东方萍了,但李涛想了一下后就同意了,虽然知道东方萍可能受伤,但,但,但李涛看到了希望。可当看到东方萍真的受到伤害,李涛又心如刀割。“萍儿——”男人的哭泣只能往肚中咽……

夜晚的星空,星星一闪一闪,多么美好,但又几人能看到流星……

星星之凡部

星星之凡部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6/15 13:10:39

##正文九月的天空蔚蓝得一尘不染,空气中仍弥漫着夏季的余热,钱凡透过墨黑色的的车窗,那双总带着一丝忧郁的眼睛淡淡的略过熙攘的人群,定格在四个金色的大字——××大学,H大终于来了。“福伯,就在这停吧。”黑色的奔驰轿车应声停了下来,啪,啪,两扇车门几乎同时打开,从前面车门出来的身穿黑色西服的福伯转身看向身穿蓝色T恤的钱凡,后者消瘦的背影轻微的颤抖了一下,福伯顺着钱凡的方向看去,一对母子正站在一起,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