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星星之凡部 > 完本《星星之凡部》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完本《星星之凡部》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19/6/29 22:37:48来源:掌中云热度:

《星星之凡部》是文笔极佳的乡村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珂珂,我下午有点事要出去。”“噢,知道了,不过晚上要补回来。”“是。”...

星星之凡部

李涛去留学了。

在李涛消失三天后,钱凡和东方萍去了他家,得到了这个震惊的消息。钱凡一时傻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李涛能做的这么绝决,他怎么能离开萍儿呢!而东方萍心里第一次对李涛产生了好感,虽然也很震惊,但震惊过后的开心是无法掩饰的,呵呵呵,“萍儿!”钱凡真的生气了。东方萍才不怕他呢,向钱凡吐了吐舌头,“凶什么凶啊,又不是我让他走的。”钱凡无奈地摇摇头,继续往前走,东方萍蹦蹦跳跳地赶上去,一把牵住钱凡的手,身体也向钱凡靠去。“我有女朋友了。”“我不管。”“我怕她误会。”“她误会就误会。”“萍儿……”“凡哥哥,不要在伤害萍儿好吗?你的话我不想听。”

东方萍一只手紧紧地握着钱凡的手,另一只手堵住了钱凡的嘴巴,眼睛深深地看着钱凡的眼睛,里面泪光在闪烁。

钱凡别过头,“萍儿不要这样。”

“凡哥哥你看我一下好吗?”钱凡转过头,“萍儿,你……”两片薄薄的粉唇贴上了钱凡的双唇。

下午的阳光,耀眼的不能直视,没有风,踮着的脚,环绕着脖子的双手,紧闭的眼睛,羞红的脸庞,跳动的心。

良久,唇分。

“凡哥哥,能给个机会让我追你吗?”

沉默。

“那就当你答应了。”说完东方萍不给钱凡反悔的机会转身跑了。

钱凡傻傻的站在那,这下怎么办!

张珂这几天很开心,钱凡真的是个很好的男朋友。他们一起吃饭,一起散步,一起聊天,甚至还一起看电影,虽然总有个电灯泡跟着,但还是很美的。“喂,凡凡,事情办好了吗?”“啊,办好了。”“那晚上去哪吃饭啊?”“珂,珂珂,那个我有点事,晚上不能陪你了。”“哦,那你忙吧,拜拜。”“拜拜。”

张珂将手机放进大包包里,走在路上,微微的秋风吹拂她的长发,用手将一缕秀发挽到耳后,道路两旁的白桦树叶一片两片的飘落。

钱凡心乱了,李涛打乱了他的计划,一切都失控了。李涛你为什么这么傻,难道我那晚还没说清吗?你怎么可以独自逃离!钱凡在跑道上奋力狂奔,一圈两圈……当一切都模糊了,钱凡瘫倒在草坪上,胸口不断起伏。晚上的体育场很静,除了偶尔出现的男女,偌大的体育场只剩下钱凡粗重的喘息。

“你说谎了。”张珂在钱凡身边坐下,“对不起。”钱凡的眼睛仍看着广袤的夜空。张珂没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旁,静静地。

今夜没有星星,月色也很朦胧,体育场的灯光静静地守护着。

“走吧。”钱凡站起身,张珂伸出右手,“拉我。”钱凡伸出手,“MayI?”张珂将手搭在钱凡手上,站起身,“waltz?”“waltz。”没有音乐,舞步随心而动,灯火下,或退或进,或旋转或弯腰,飘转的裙摆,飞舞的长发,演绎着心灵的共鸣……

“吻我。”张珂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渐渐地一股热烈的鼻息慢慢靠近,张珂的心跳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当两片火热贴上等待已久的双唇时,达到了顶峰,可那两片火热一触及逝。

“对不起。”

“对不起?你就知道对不起吗!”

“我,我,啊。”张珂一拳打在钱凡的肚子上,钱凡疼的一下弯下腰,在头降到和张珂一样高时,被张珂双手一把捧住,然后钱凡被强吻了,这个吻太强烈了,钱凡有种窒息的感觉,意识似乎消失了,不知过了多久,钱凡感到嘴角有咸咸的东西流过,回过神,正对自己的那双眼睛已经泪雨滂沱,钱凡下意识地伸出手抚了抚张珂的纤背,张珂哭得更厉害了,双手放开了钱凡,钱凡直起身,缓缓地将泪人似的张珂拥进怀里,张珂用手捶打着钱凡的胸膛,终于哭出了声,压抑已久的哭声悲伤的令人心痛,“唔唔,凡凡,唔,我爱你,我爱你,唔唔,我好爱你,唔唔唔……”

“喂,王阿姨有事吗?”“也没什么事,就想和你聊聊,中午有空吗?”

学校附近的一个咖啡厅,钱凡推开门走了进去,一个美妇向他招了招手,钱凡走了过去,“抱歉,王阿姨,我来晚了。”“没事,坐吧。我给你点了苦咖啡。”“谢谢,王阿姨。”王丽萍看着钱凡,钱凡喝了口咖啡,“好喝吗?”“嗯,还行。”“你和你爸很像,都爱喝这苦咖啡。”钱凡低下头,看着杯中浓浓的黑咖啡,似乎在寻找什么。

“你爸给你的信里写了什么我真的很好奇,不过你不会和我讲吧?”“王阿姨,我,”“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了,我只想知道你想怎么对待萍儿。”“我对不起萍儿。”“对不起?你们父子真是很像啊!”

王丽萍看着熟悉的人说出熟悉的话,一时百感交集。风哥你到底和这孩子说了什么啊!难道你的悲剧还不够吗?

在王丽萍的注视下钱凡只能低头,“钱凡,抬起头看着阿姨。”“看着我的眼睛,你爱萍儿吗?不要跟我说什么哥哥爱妹妹!”“你到是说啊!”“难道你想重演你父亲的悲剧吗?”

说着说着王丽萍流泪了,钱凡的眼睛也红了,“说话啊!”王丽萍终于失控了,尖锐的呐喊从积蓄已久的胸腔中暴发出来,钱凡依旧没有说话。王丽萍拿起包奔了出去,留下钱凡一个人在空空荡荡的咖啡厅内独自喝着微微有点咸的苦咖啡。

“珂珂,我下午有点事要出去。”“噢,知道了,不过晚上要补回来。”“是。”

“凡哥哥,你怎么还没来啊?快上课了。”“萍儿,我有事不能来上课了。”“哼,凡哥哥逃课,我还给你占了坐呢。”“谢谢萍儿了。”“那你晚上和我一起吃饭。”“好,晚上我和张珂一起请你吃饭。”“讨厌!”

钱凡收起手机,看着窗外渐渐稀少的车流,“小伙,今天是亲人祭日吗?”“不是,只是去扫墓。”“你还真有孝心,现在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

“到了。”“谢谢,师傅,给。”“要我等吗?”“不用了。”

钱凡将兰花放在墓碑前,自己靠着墓碑的一侧坐了下来。爸,我又来了。你在那还好吗?爸,今天王阿姨找我了,儿子辜负你了,王阿姨哭了。爸,我做了件事,我想让大家都幸福,但李涛走了,萍儿哭了。我做错了吗?爸,王阿姨说你是悲剧的,是吗?爸,要让你重选,你应该还会选妈吧。爸,妈现在喜欢吃我做的饭了。爸,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叫张珂,她的眼睛和妈很像。我能爱她吗?爸,我好痛苦,我不想让任何人因我而哭。爸,儿子好迷茫,我到底该怎么办?怎么办?

钱凡靠着墓碑,眼里噙着泪水。

当内心平静后,钱凡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信封已经拆开了,在信封上除了“吾儿亲鉴”其他什么也没写。钱凡擦干眼泪,又擦拭双手,然后小心地从信封中拿出一封信,慢慢展开。

“凡凡,我能这样叫你吗?我的儿子。你恨我这个父亲吧。很抱歉爸爸不能给你换尿布,不能教你喊妈妈,不能陪你玩游戏,不能骂你,宠你,想你,爱你。真的很抱歉,我的儿子,我的从未蒙面的儿子,爸爸,很抱歉。呵,爸爸是不是很傻,明知道这不能改变什么,还一个劲地抱歉。但爸爸还是要抱歉,妈妈对你不好吧。既然你看到了这封信就说明我犯了大错。凡凡,爸爸是多么不希望你看到这封信啊!我的儿子,你要多痛啊!我的儿子,爸只能抱歉了。凡凡,你有很多疑惑吧,爸爸来告诉你真像。

我和你妈妈第一次相遇是在高中校园,那是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和萍儿(她叫王丽萍,你们应该见过吧,她是我的小跟班,福管家应该还给你一封信吧,帮爸爸送给她,好吗?)正在去上课的路上,当我们走到一个拐角处,突然一个人撞到了我身上,那人冲得很快,一下把我撞倒在地。那个人也跟着我一起摔倒了,当她倒在我身上时,我才知道原来是个女的。萍儿在短暂的震惊后,立刻将我和那个女的扶了起来。那个女的站起来后就一个劲地说对不起,这时我才看清了她的模样(猜到了吧,她就是你妈妈,不用我描述了吧。)你知道我第一眼看到了你妈妈什么吗?眼睛,那双眼睛,一下让我迷失了。我知道我爱上你妈妈了。萍儿突然叫了一下,把我惊醒了,原来我的手肘都擦破了,血不断地往下滴。萍儿大声训斥你妈妈,你妈妈看到我流血一时也慌了,萍儿又不断地训斥,你妈妈忍不住哭了,那双眼睛,在加上点点泪珠,你见过吗?真的很震撼。我那时还傻笑着安慰你妈妈说自己没事,她有事可以先走。你妈妈连声说谢,匆匆欲走。萍儿一把拉住她,不让她走,我悄悄和萍儿说算了,快点去包扎。萍儿便放开了手让你妈走了。我和你妈妈的第一次相遇就这样结束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天你外公也就是你妈妈的爸爸跳楼自杀了,那时她得知消息正往医院赶。你外公好赌欠了一大比高利贷,被*无奈自杀了,但高利贷的人不会放过你妈妈一家。我得知后,偷偷地将这笔钱还了。此后我想尽办法追你妈妈,但你妈妈早已心有所属,从来没给过我机会。再后来我大学毕业接管了美莎公司,你爷爷到中年才有了我这个儿子,在我接管公司一年后就去世了。你妈妈大学毕业后就去了美国找她男朋友去了,我们一直都没见过面。

你爸爸我还是有些能力的,在经过十年的苦拼后,美莎浴火重生,成为了我市最大的传媒集团。正在这时你妈妈来应聘我的私人秘书,十年没见,一见面就如此突然,我知道有问题,但一看到你妈妈我就没办法了,毫无疑问你妈妈成为了我的私人秘书。但渐渐地我发现美莎的一些重要决策被泄露了,我知道有商业间谍。经过一番调查,竟然真的是你妈妈。我很气愤,我找到你妈妈,第一次大声地斥问她为什么这么做!可你妈妈什么都不说。一气之下我将她软禁了。然后我调动所有资源寻找幕后黑手,很快我就查到了你妈妈青梅竹马的男朋友,你妈妈很爱他,两人也定了娃娃亲,但你外公自杀后,你妈妈家道中落,那个男人家就不太同意了,便让那男的去留学了。后来也就是美莎蒸蒸日上时,他回来了,他家也是搞传媒的,你妈妈家原来也是。美莎的强势使他家嫉妒和害怕,他不知从哪得知我喜欢你妈妈,竟想出用美人计。他和你妈妈说,你妈妈不同意。但他拿出了杀手翦——你外公会自杀完全是美莎造成的,因为当初让你外公走上赌博之路的是你爷爷。那时美莎和芝兰(你外公的)两个集团几乎占据了我们市大半江山,商场如战场,有时候是会做一些违背良心的事,你爷爷确实派人诱使你外公走上了赌博的不归路(你爷爷死前给我一本他自己的商业经,上面说了这件事)。你妈妈得知后的气愤你应该能明白,于是便答应了。

这些事我都是从那个男的嘴里问出来的,用了些手段,当时我年轻气盛,把那男的绑到一个废弃工厂,为了报复我把你妈妈也带去了。儿啊,你千万不要学我啊!如果,唉,没有如果。当时我当着你妈妈的面打那男的,那男的扛不住招了,但这还不足以平息我的愤怒。我想出了个办法,儿啊,一切的一切从这里开始了。我给了那男的一个硬币,告诉他,正他活,你妈妈死。反他死,你妈妈活。此时的你妈妈已经麻木了,在听到那男的只是在利用自己,根本不想和自己结婚时,她就不流泪了,也不闹了,只是傻傻的站在那。那男的在我的踢踏下,多多嗦嗦地投了硬币,哼,他又哪知道那硬币我做了手脚,出现的肯定是反,当他看到反时,竟一把抱住我的腿,求我饶他一命,我笑着说,去求你的女朋友啊,她如果肯嫁给我,我就放了你。然后一脚揣开他,他看了你妈妈,犹豫了一下,便在我的狂笑声中来到你妈妈面前,低是说,‘兰儿,求你救我,求求你了,兰儿。’你妈妈笑了笑,然后给了那男的一巴掌,然后走到我面前,也给了我一巴掌,对我说,‘让他走,我嫁给你。’你妈妈震住了我,我只是想羞辱那男的。最后我放了男的,对你妈妈的话也没当真,我也放了你妈妈。

我以为我和你妈妈会就此结束,但没料到的是,过了几天你妈妈找到我,说要履行诺言,我心里很高兴,但我知道你妈妈不爱我,当时的愤怒已经平息了,我也不想这样得到你妈妈。于是我说,‘那时是开玩笑的,不用当真。’你妈妈当时就怒了,‘你以为这是能开玩笑的事吗!我说过我要嫁给你,我就会嫁给你!’我知道你妈妈是认真的,就说,‘好,我娶你。’就这样我和你妈妈结婚了,新婚之夜我没上你妈妈的床,我不想留下遗憾。你妈妈没说什么,只是在第二天说她要进美莎,我答应了。你妈妈能力很强,你应该知道吧,美莎的事业在我和你妈妈的努力下越来越好。一天你妈妈说要收购爱美(那男的家的),我早猜到你妈妈要报复,这是她第一个目标。我同意了,于是爱美没了。那天庆功会,你妈妈喝了很多很多,醉了,我们回到家你妈妈说要和我跳舞,我们便跳waltz,不知跳了多久,你妈妈边跳边和我说,‘风,你知道吗?我恨你。你替我还了债,为什么不说。你高中时因私自挪用了三百万而被你爸爸狠狠地揍了一顿,你可是他的心头肉啊。还让你写了封保证书,要是再挪用公司的钱就不能接管美莎。你知道我在档案事看到这封信什么感觉吗?我应该感动吧,一个追了我这么多年的男的为我做了这么大的事竟不和我说,这男的傻不傻啊!风,你为什么是你爸爸的儿子呢?你爸爸为什么要那样对我爸呢?风,你知道吗?我爱你。’那晚我和你妈妈有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第二天我醒来时,你妈妈已经去公司了,好像昨晚的事是梦一样,我和你妈妈还是和原来一样,但我已经很开心了,很满足了。我知道你妈妈心里还有恨,但我相信我能化开。

一天你妈妈和我说她怀孕了,儿子,你知道我当时有多激动吗?你爷爷死时没有闭眼,因为他还没孙子,现在他的愿望有可能实现了。但你妈妈说她还没准备好做妈妈,她不想要。我当然不答应,我本不想强迫你妈妈,可我认为这是天意,是上天派你来的。你妈妈也很矛盾,毕竟你是她身上的肉,不是说不要就不要的,你妈妈暂时答应了。但我不放心,我悄悄地让人跟踪你妈妈,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我本以为没事了,但有一天跟踪的人向我汇报说你妈妈竟然趁午休在公司楼道内跳楼梯。我挂完电话,立即冲到那个楼道,当推开安全门看到正一阶一阶往下跳的你妈妈时,我真的怒了,我迅速来到你妈妈身后一把抓住并扳过来使她面朝着我,然后我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训斥她,‘你到底在做什么!你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对我钱家有多重要吗!就算你恨美莎,恨我父亲,恨我,你也没有权利这么伤害你自己的孩子,他是你的孩子,你的!’你妈妈哭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又一次软禁了你妈妈,为了安慰你妈妈,我把你外婆也接了过来。你妈妈每天都不说话,就算你外婆她也不理,但好在,她不在乱动了,也可以说她几乎不动了。我看着你妈妈这样,心都在滴血,有时我真想算了。

但不久,我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我快死了,我患了基底动脉瘤,不到三个月活了。我的孩子啊!我怎么能死这么早呢,我要看你一眼,哪怕只是一眼。

儿啊,我的儿子啊!刚刚我看到你了,你还没睁开眼睛,在嚎啕大哭,原谅我不能抱你,亲你。我的时间不多了,还有很多事要做。儿子,我给你起了个名字,叫凡,你现在是这个名字吗?儿子,我要你答应我好好对你妈妈,你妈妈为钱家,为美莎做了太多(我给你准备了五封信,你看到这封说明你妈妈将美莎管理的很好)。我欠你妈妈太多太多,钱家欠你妈妈太多太多,虽然你妈妈对你不够好,但儿子,现在你能理解了吗?一切都是爸爸的错,你妈妈是受害者,爸爸能请求你为爸爸还债吗?儿,这是爸爸对你唯一的请求。儿子,爸爸时间不多了,就写到这了。我的儿子,爸爸对不起你。”

三页信纸,十八岁生日得到以后,钱凡看了两遍,这是第三遍。眼泪已经挂满了脸庞,钱凡却不敢用手擦一下,小心的将信放回信封,再放回包里。眼泪继续无声地流淌。墓园很静,天空很净,白色的,灰色的,反射着各自的光芒。

星星之凡部

星星之凡部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6/15 13:10:39

##正文九月的天空蔚蓝得一尘不染,空气中仍弥漫着夏季的余热,钱凡透过墨黑色的的车窗,那双总带着一丝忧郁的眼睛淡淡的略过熙攘的人群,定格在四个金色的大字——××大学,H大终于来了。“福伯,就在这停吧。”黑色的奔驰轿车应声停了下来,啪,啪,两扇车门几乎同时打开,从前面车门出来的身穿黑色西服的福伯转身看向身穿蓝色T恤的钱凡,后者消瘦的背影轻微的颤抖了一下,福伯顺着钱凡的方向看去,一对母子正站在一起,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