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痛也天真 > 完结文《痛也天真》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完结文《痛也天真》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发表时间:2019/12/14 18:18:23来源:快阅热度:

《痛也天真》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干杯。”六只杯子聚在一起,漾出了奇光异彩。...

痛也天真

赵晓出国前一天,几个朋友聚在一起。

  所谓的几个朋友,其实就是钱露两口和天真两口,再加上她自己的男朋友。他们在KTV豪华包间里肆意疯狂,就像这一夜必须这样过,才有意义。

  可是,什么才是真正的有意义,他们谁也不知道。

  夏天真是个麦霸,只顾着唱自己的歌,她似乎对这次聚会的主题并不感冒,为赵晓出国饯行这事儿,她在家已经做过了。钱露一直都少话,安静地坐在李牧身边喝着酒,三个大老爷们玩了些游戏,也和夏天真争着唱歌。赵晓知道,其实大家都不懂怎么饯行,分别本是一件伤感的事情,但是在他们这一堆人里,这些伤感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快到午夜时,赵晓靠在何涵泽的肩膀上说:“有点晚了,明天我还要赶飞机,回了吧。”

  “累了?那就回吧。”何涵泽一向都很体贴赵晓。

  “行,各位,请大家举杯,为了我在国外的学习生活干杯,今天到这儿就收场了,谢谢你们。”

  “晓晓,我有时间就带露露去看你,别在那边哭鼻子啊。”李牧笑着说。

  “去你的,你别欺负我家露露就行了。”

  “李牧可不敢欺负露露,虽然你不在她身边,可是我们天真还在,她不得找他麻烦吗?对吧,天真。”黎萧说。

  “就是,姐,你去那边了要好好照顾自己,别成天都只顾看帅哥,荒废了学业。”

  “什么我看帅哥荒废的学业,我说有的人才该注意,别被挖了墙角还不知所以。而有的人呢,我走了,便再没有人管了,别到时候不知道怎么抉择啊。对吧,露露。”

  “嗯?什么?什么意思?”黎萧不解。

  “没什么意思,不该问的别问,你知道小说里有种说法吧,那就是知道得太多的人活不长。”天真回答,钱露和晓晓笑得格外有深意。

  “好了,那我们就干了这杯,什么话都别说了,现在这个社会不比往年,晓晓,你要是想我们就回来看看,不想长途奔波咱还有网络不是,只是,你这一走,何涵泽就独守空房了。哈哈……我先干了。”钱露仰头,一口喝干杯里的酒。

  “你慢点儿。”李牧不忘提醒。

  “晓晓,明天我可能不能到机场送你,我这边还有点事儿要做,那现在我就当是给你送行了,祝你一路顺风。”黎萧满怀歉意。

  “没事儿,又不是一去不复返,你忙你的。”

  “来,大家再干一杯。”天真为大家填满酒杯。

  “干杯。”六只杯子聚在一起,漾出了奇光异彩。

  夏天真和赵晓回到赵晓家里时,看到文玉珍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但是她已经疲惫不堪,倚着沙发闭着眼睛,就像睡着了一般。赵晓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天真不要出声直接回房间。两个人蹑手蹑脚的,却依然被文玉珍叫住。

  “回来啦?你们过来,我有话要说。”

  “哦。”二人极不情愿坐到文玉珍身边。

  “晓晓今天可玩开心了?明天就要离开妈妈去念书了,有些话妈妈要交代给你。”

  “嗯。”

  文玉珍无非就是交代了些生活琐事,如往年送晓晓到天真家时一样,简简单单几句,始终都在重复,始终都说不到主题上。

  “妈妈,没事儿就睡了吧,很晚了。”

  文玉珍抬头看了一眼时钟,问:“你爸,给你打过电话吗?”

  这是文玉珍和赵宣博离婚后,第一次主动提到赵宣博。

  “没有,又不是什么大事儿,有必要吗?”晓晓伸了个懒腰,“睡了,老妈,晚安。天真,走。”

  “大姨我先睡觉去了,你也休息吧。”

  “嗯。”

  夜已深,铺天盖地的寒冷将夜拉得更加深邃,窗外的枯树枝在洁白的墙壁上勾画出奇异的图案,黑白分明,棱角分明。

  “喂,睡了吗?”文玉珍的声音格外平静。

  “没有,你有事吗?”赵宣博看了看身边熟睡的汤向琬,起身小心翼翼地走到浴室。

  “明天晓晓去澳大利亚,你也不问问,当真离婚就什么不管了?她身上也流着你的血。”

  “我知道,明天我会抽空送她的,她什么时候走?”赵宣博故意把声音压到最低。

  “上午十点左右。”

  “好,我会去。你也休息了吧,别整天只顾着忙公司的事情。”

  “我的事你不用操心,我只希望你能一如既往地做好本职工作,你始终都要记得,这家公司是我开的。”

  “文玉珍,这件事情不用你提醒。”

  “哼……我知道说这事儿你不开心,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你现在只是我公司的一名总经理,我手中的股份比你要多很多,这公司怎么也是留给晓晓的,你别指望给汤向琬肚子里的孩子。”

  “玉珍,你还是不懂我。”赵宣博觉得对文玉珍无话可说,“算了,我睡了。”

  “赵宣博,你也不懂我。”

  文玉珍关了灯,一个人坐在黑暗中,这么多年了,赵宣博居然说她不了解他,到底还要怎样才算了解?当年家里万般阻拦,不让她嫁给一事无成的赵宣博,但是她却因为太爱他而与父母闹僵,嫁给他后,她也没有过上一天清闲日子,他的不知进取,他的懦弱,都让文玉珍离自己的美梦越来越遥远,后来有了晓晓,文玉珍就更加看清了赵宣博,他完全就是一个主内的人,自家做生意,他从来都不过问,一直都听她安排,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很累了,但赵宣博依然不会帮上她多少忙,如今,赵宣博有了变化,却也属于别人了。

  到底是谁不懂谁?谁不懂了?

  赵宣博蹑手蹑脚地回到床上躺下,身边的人翻身抱住他说:“是你老婆?”

  “不是。”

  “那是谁?这么晚还打电话。”汤向琬的声音模模糊糊的。

  “是文玉珍,明天晓晓去澳大利亚,叫我去送她。”

  “那不就是你老婆孩子吗?”

  “是我前妻,你是我老婆。”

  汤向琬像只小猫一样发出娇嗲的笑声,“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会说话了。”

  “嗯,睡觉吧。”

  虽然天气预报说今天会升温,但是夏天真依旧觉得很冷,早上晓晓妈叫她吃早饭的时候,她是真的不想起来,但一想到今天晓晓要出国,才坚持着起床。

  晓晓和天真坐在赵宣博的车上一句话也没说,晓晓一直盯着车窗外,赵宣博只顾开着自己的车,天真一会儿看看前大姨父,一会儿看看晓晓,一会儿又看看汤向琬的头,一个小声音在她心里响起:太压抑了,为什么那个女人要来呢?真是太讨厌了。

  一个小时前

  “晓晓,你还在家吗?”正和天真吃文玉珍做的早餐的晓晓看到赵宣博的电话,直接按了免提。

  “在家呢,你有事吗?”

  “我马上来接你去机场,你妈妈上班没有?”

  “我还没去呢,你只管来接晓晓,你要是不想见到我,你可以不进门,晓晓允许他不进屋吗?”文玉珍笑着说。

  “好,允许。”晓晓也笑着回答。

  赵宣博顿时明白晓晓开着免提,沉默了一下又说:“那个,我是来还钥匙的。”

  “行,你丢在门口第二个花盆里就好,反正晓晓这一走,我不见得每天都会回家来。对吧,宝贝儿,来,把妈妈的蛋黄吃了。”

  “那好,我马上就到。”

  “慢点儿也没关系,反正还有时间。”晓晓说。

  天真听着这一家人奇怪的对话,心里顿时泛起一阵伤感,好好的一家人,一夜之间就这么陌生了。

  “发生什么呆呀?吃你的爱心早餐。”晓晓见天真没吃饭,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脑袋。

  “天真,你想和姐姐一起出国吗?”

  “想是想,但是我还想念完我现在的书。”

  “没出息,上次我问你妈的时候,你妈也这样说,虽说你那学校很好,但是去国外读书见识见识也好呀。”

  “呵呵……”天真傻笑着。

  “看这孩子,真和你妈小时候一个样子。那你毕业了到我公司来帮忙吧。”

  “呵呵……行呀,现在找工作那么难,要是大姨你愿意要我,我立马就奔过来投靠你。”

  “傻孩子。”

  “妈,说真的,你准备让天真到公司去?”

  “都是自家的孩子,她过得轻松点,我开心。”

  “我的意思是,她毕业了你可以让她出国嘛。”

  “那就要看她本人的意思了。天真你说说你的打算。”

  “哎呀,大姨,这大早上的,能不能不说这么沉重的话题呀,吃早餐啦!”

  “夏天真,我给你说,我走了之后,没人看着你,你要提高警惕啊,别整天糊里糊涂的。什么人该交往,什么人该避而远之,你要在心里衡量一下。”

  “知道啦!老姐。”

  夏天真知道晓晓说的是唐鹏飞,其实她真觉得唐鹏飞挺不错的。

  饭后不过十几分钟,赵宣博新买的爱车就停在了别墅外,天真看到前大姨父的爱车,心中不禁一阵羡慕:“我爸什么时候也能买上这么一辆车就好了。”

  “别羡慕,那些都是虚的。过来帮姐拿行李。”晓晓将行李都搬到楼梯口,天真见状立马奔了过去,“小心点儿。”

  “知道啦。”

  两人将行李搬到门口,赵宣博走过来将屋子的钥匙放进第二个花盆里,晓晓无奈地笑了笑,天真见状立即给赵宣博打招呼:“大姨……”

  晓晓赶紧掐了天真一把,天真硬生生地将“父好”二字吞到了肚子里,唤出一声“哎哟”。晓晓说:“这些行李都要带走,麻烦帮我拿到车上。”

  整句话,晓晓没有称呼赵宣博,甚至连“你”,“麻烦你”的“你”都省了。赵宣博没有说什么笑了笑,然后又把行李拿到车上。

  晓晓进屋和文玉珍简单告别后,拿了手包往外走,天真紧随其后。

  两人到了车跟前,汤向琬才摇下车窗说:“晓晓,你们坐后面好吗?”

  当场赵晓和夏天真就石化了,原来这丫也来了。

  “晓晓,你和天真坐后面。”赵宣博直接下令。

  “赵宣博,真有你的。”赵晓扔下这句话后就冲到后备箱里取行李。

  不明事因脑子又有点呆的夏天真站在原地发愣,汤向琬推开车门大步跨到晓晓身边说:“晓晓,不要这么任性,你爸爸会伤心的。”

  “管你屁事呀,滚一边去。”赵晓现在已经爆发了。

  “晓晓,如果你容不下我,我马上就走,行不行。”汤向琬眼看着就要哭了。

  赵晓看着眼前这个楚楚可怜的汤向琬,想到前些日子见到的那个趾高气昂的汤向琬,继续她的恶语:“你就装吧,不过,得滚远一点装。我赵晓从来就不相信妖孽的话,更何况是你这样的不成形的妖孽!”

  “晓晓,你怎么说话的呢,快跟向琬道歉。”赵宣博抢过晓晓手中的行李放回车上。

  “赵宣博,我怎么说话的,你要我怎么说话?给她道歉,想得美,天真,过来帮我一把,咱们得赶紧去机场,别跟这里浪费时间。”

  “晓晓!”赵宣博厉声道,“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

  “哼……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原谅’两个字。”

  父女二人和汤向琬、天真二人相对站着,谁都有再说话。

  文玉珍听到外面的争吵声,站到窗口向外看,她发觉形势不对,汤向琬怎么也来了。

  “晓晓,坐你爸爸的车走,妈妈马上就去公司,没空送你。”文玉珍终于出现了。

  “文董……”汤向琬想说什么却被文玉珍打断了。

  “晓晓,怎么这么不懂事,天真,把你姐拖到车里去,赵宣博,赶紧送她们去机场,别晚了。”文玉珍说完就走向车库,整个过程完全无视汤向琬的存在。

  (路人:真不愧是个做事业的人,这滴水不漏的表情谁能做得这般到位。

  天真:啊!我感觉自己已经成为局外人了。

  路人:妞,你从来就没在局中,也从没有进入状态。

  天真:呃,好吧。)

  坐在车上的天真,大气都不敢喘,她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有罪,所以还是保持安静得好。

  到机场前,天真给露露发了条短信,主要内容是提醒他们别说错话。露露看了短信后抱着李牧说:“待会儿别乱说话啊,赵晓她爸送她来的,还有那个小三儿。”

  “不是吧,他爸还真……”

  “阿泽,天真给你发短信了吗?”露露偏着脑袋问。

  “收到了。”何涵泽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怎么了?”露露看了何涵泽一眼问。

  “露露,不瞒你说,晓晓从来都不会对我说这些的,我感觉她没有把我当成最亲近的人。”

  “你想多了,晓晓的性格大家都知道,她怎么会说家里的事情呢?”李牧拍了拍何涵泽的肩膀。

  “可能还是我不够懂她吧。”

  “慢慢就会明白的,没关系,我跟她是从下到大的朋友,李牧是她好几年的同学,我们可能是比你要更加了解她,但是往后,你们在一起的时间就比我们多了,没关系,会好的。”

  “但愿吧,以后。”

  赵宣博的车一到机场,赵晓就跳下车去拿行李,赵宣博和汤向琬下车后站在旁边看着晓晓,天真一向比别人慢一点,等她下车整理好自己的衣衫时,晓晓行李都拿齐了。

  “晓晓,我先把车开过去停,你先在这里等等我行吗?”赵宣博问。

  “不用了,就到这里吧,天真,我们走。”晓晓走了几步又说:“谢谢。”

  “晓晓……”赵宣博还想说什么,但是被汤向琬拉住了。

  “别去了,她比我想象中还要倔强不成熟,她现在根本就不想看见我们,我们先走吧,文董一定把什么都安排好了,没关系的。”汤向琬看着晓晓和天真的背影安慰赵宣博。

  “向琬,她是我女儿。”

  “我知道,正因为她是你女儿,你才不能跟上去。”

  “露露,我们到了,你们在哪里?嗯,嗯,好,那你们过来吧,我和我姐在大厅第一根柱子这里。”

  晓晓面无表情地站在天真身边,天真看到她的脸依旧不敢说什么话,忽然之间,天真觉得自己就像个木偶一样,有人牵着才能动,没人牵着便只是摆设。

  机场人来人往,喜悦着,伤心着,行色匆匆,落地有声。

  “露露,这边。”天真朝露露他们挥着手大叫。

痛也天真

痛也天真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6/15 19:07:32

昨天的天气预报说今天有大雨,天真从昨晚入睡开始就在盼望这场大雨的来临,可是这都接近傍晚了,那传说中的大雨始终都没见踪影。“怎么搞的?什么破天气预报啊!”天真在阳台上来来回回地踱着,极度烦躁。“都说了叫你别相信天气预报的。”天真的表姐赵晓眼泪汪汪地躺在沙发上看正在热播的韩剧。“下雨吧,下雨!老天啊!”“夏天真!不要在阳台上嚎叫,会吓到路人的!”钱露刚走到夏天真家楼下的时候就听到她的声音,“赶紧的,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