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状元坟 > 状元坟小说在线试读第5章005、恶狗拦路

状元坟小说在线试读第5章005、恶狗拦路

发表时间:2019/7/15 8:02:22来源:书香云热度:

《状元坟》是一本剧情极佳的悬疑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比如说,刚才走神时,我根本感觉不到左肩疼痛。既然如此,如果我全心全意的走神......呃......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全...

状元坟

以前我并不知道今天面临的状况如何严峻,更不知道自己将会起到什么作用,直到何安商喊出那句:“千万不能喊,也不能动,否则就害死人了!”时,我才知道,原来我也可以救人家命。

既然如此,忍点疼痛算什么?救人性命啊,多么神圣的事情。

正是因为救人性命非常神圣,并且,何安商经常救人,导致我对他虽然有怨,其实.....一直没有仇恨。

直到今天,配合他救人时,我突然感觉,以前我埋怨什么呢?

因为何安商把我从小带走,不让我跟随亲生父母,借此避免家族厄运?

因为他不让我出去玩,非要背那些复杂的咒语,好让我尽早掌握道法?

因为他逼着我练夜战八方,从小打熬体魄,好让我更加强壮和健康?

因为他逼着我烧香磕头,叩拜我老祖宗商达元,好让我尽早获得老祖宗宽恕?

因为他逼着我看那些可怕的图片,增强心理承受能力,好让我意志坚定?

......

我有些伤感,已经不能回忆,可是我认真回想起来,何安商所做的一切,要求的一切,其实......只是为我好。

如果没有他以前的锤炼,我肯定没有办法胜任今天的救人角色,至少在意志品质上,我是不可能达到要求的。即便我想要救人,很有可能也是做不到的!

想通这一点,我突然感觉,自己应该感激何安商。这个老人,不是我父亲,不是我亲人,却能像父亲和亲人一样对我,而我是怎么对他的?

屡屡悖逆,故意气他,各种不听话......羞愧啊!

我感觉自己做错了很多,必要悔改,必须要转变,必须要......更加努力的跟他学习,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吊儿郎当了。

此时我忽然发现,当我认真思考的时候,可以感悟一些平日里学不到的东西。

比如说,刚才走神时,我根本感觉不到左肩疼痛。既然如此,如果我全心全意的走神......呃......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全心全意的默念夜战八方秘诀,会不会同样感觉不到疼痛?

想到就做,这是我的性格。

然后我很快发现,这一招果然有效。于是乎,苏盈盈趴在我左肩上咬我、挠我、折腾我,我却悠然自得的研究夜战八方,此种感觉真是玄妙极了。而且,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我好似又有了新感悟,突然体会到何安商所说的气息了,妙哉。

这股气息非常非常淡,但是我敢肯定,它是真切存在的。如若不然,岂不是枉费我十年功夫?我可是足足练了十年的夜战八方,从来没有一刻懈怠。那个时候,虽然是被动的,效果却不打折扣,只是没有如今的感悟而已。

实际上,在我三岁以前,并不是独自修炼夜战八方,而是我师父帮我疏通,早已经替我打好基础,然后,经历七年苦练,距离我感悟气息,只缺一个契机。

大约在三天以前,师父跟我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你已经练的差不多了,现在只缺一个机会,希望你能把握住。

我问他:“这个机会出现在什么时候?”

师父说:“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机会出现在鱼儿村,盈盈一笑。”

鱼儿村我是知道的,可是这“盈盈一笑”到底是什么鬼?

我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今天,直到刚才,我终于知道,师父所谓的机会,恰好就在今天,恰好就在此时,而那个引子,正是苏盈盈。

等到苏盈盈咬我时,时机到了,我果然体会到气息了。紧接着,我想要把它往神庭里搬运。

所谓的神庭,就是神庭穴,位于脸面正中,差不多在前额发迹下方,正对着眉心和鼻梁,与两眉正中的印堂穴上下对应。

然而在我搬运气息的时候,那股气息却消失不见了,看来是我积累的不够,刚刚体会到气息存在而已,如果想要搬运它,火候不够。

就在我放弃搬运的时候,只听院落里一声大喝:“混账,休走!”

紧接着,何安商招呼我:“无道,咬破舌尖,吐一口血出来!”

我不敢怠慢,立刻咬破舌尖,稀里糊涂的吐出去,正对着苏盈盈母亲。然而在鲜血吐出以后,却没有喷在苏盈盈母亲身上,直接喷到了黑剑上。

此时,却是何安商跳进来,用那把黑剑拦住了所有的舌尖血。舌尖血喷在黑剑上,好似冒起了一阵烟,很快又消失了。与此同时,也许是因为失血的缘故,我感觉自己有些晕,但是很快就过去了。

就在我刚刚回神的时候,何安商一个纵步跳回院落中央,躬身、展臂、扬起黑剑突然掷出,黑剑在空中一闪而过,便听何安商说:“无道,去把剑捡回来。”

我傻傻的看着他,心说,我滴个师傅啊,我哪里知道您把剑扔到哪里去了,如何捡?

此时又听何安商说:“你们村后头,小树林中央。”

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何安商是在鱼儿村苏盈盈的奶奶家扔出黑剑,此处距离我们村,也就是状元坟方向,至少有3公里,那把黑剑能飞这么远?

何安商见我质疑,黑着脸说:“让你去你就去!而且你记住,一路上不管遇到谁,看到什么事儿,不许回头,不会说话,不许停留一步!”

我已经习惯了听他吩咐,立刻点点头,马上出发。这个时候,何安商又在苏盈盈额头上画了个符文,那个符文我很熟悉,其实也很简单,看起来像个圆圈,东边位置留了个缺口。

那个缺口是留给苏盈盈丢失魂魄的,随后,即便我不看也知道,何安商将会念起夜战八方秘诀,随后再骂上几句,就会把苏盈盈的魂魄请回来,通过那个圆圈缺口,收纳进苏盈盈身体里去,至此,苏盈盈就会完全康复。

当然了,这个前提是,我得拿回那把黑剑,因为苏盈盈的魂魄,就是关在这把剑里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我师父那一掷,不仅诛杀了东边的脏东西,顺路把苏盈盈魂魄带走了,落在我们村后面的树林里。

至于那把黑剑为什么落在那里,其实我也知道,因为那个地方是黑剑的老家,也就是我祖宗商达元的墓地所在,以前的状元坟,现在的柏树林。

我从苏盈盈所在走出来,一直往东走,不走大路,不走小路,直线前进。这是我跟师父学来的,接引魂魄不转弯,一路直行即可。当我回来的时候,应该也是这么走,并且我能确定,既然师父让我捡剑,定然有其道理。

也许是因为苏盈盈咬我那一口,如果她咬的是别人,比如说,苏盈盈的母亲,捡剑的人应该是她。而且在原来的计划中,我师父应该也是让苏盈盈母亲捡剑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半路换成了我。

这一路走过来,平安无事,大半夜的,我甚至遇不到任何一个人。等我走到我们村村头的时候,麻烦出现了,有一条大黑狗拦路。

这条狗我非常熟悉,乃是我父亲养下的,平日里见到我,总是摇尾乞怜,各种耍宝。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竟然从家里跑出来,呲牙咧嘴的想要咬我。

我气坏了,想要骂它几句,立刻回想起师父的提醒——不能开口!

可是它拦在我面前不肯让路怎么办?看那架势,大有扑上来的意思。

更让我郁闷的是,怕什么来什么,这头畜生竟然真的扑上来,冲着我脖子就咬。当年我只有十岁,差不多一米三高,那条大黑狗接近一米二长,轻轻松松就能把我扑倒。

我又惊又怕,可是又不能呼救,更不能转弯逃跑,索性一咬牙,直愣愣的冲过去。

人和黑狗撞在一起,我能看到大黑狗黄色的獠牙擦着我脸庞飞过,幸好它咬空了。可是这一扑,却把我扑倒在地,正好被大黑狗压住。

它把头颅调转,獠牙伸出,想要给我脑袋上来一下,我立刻急了眼,死命的搂住它。

大黑狗咬不到我,好像很着急,长着嘴巴呼哧呼哧的喘气,带着腥臭的舌头不停的摇晃,好像擦到我左脸了,感觉有些麻麻的。

我吓坏了,同时也着急坏了,生怕大黑狗继续咬我,再也不敢怠慢,索性狠下心来,我他-妈-的先咬你吧!

从小到大,为了让我尽快掌握夜战八方,除了不间断练功以外,师父喂我吃过很多东西——活着的蜈蚣、青色的小蛇、长毛的蜘蛛之类,说什么以邪促正,愣是把我练成了傻大胆,对于咬狗这件事,半点儿心理抵触都没有。

相对而言,只要让我拿到黑剑,救回苏盈盈的魂魄,付出再多都值得。

缺月秘法曾说,养的浩然气,诛尽世间邪。

今日我商无道一怒咬狗,也算是发扬起了浩然正气吧?只是在听起来有些讽刺。

可是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把大黑狗咬服了,它趴在我身上再也不动。而我,来不及看它是死是活,撒丫子就往东跑,想要尽快拿回黑剑。

只希望,在接下来的旅途中不要出现其它变故了......

状元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五片云】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五片云)或者(dushu543),关注后回复 【状元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状元坟

状元坟

  • 来源:书香云
  • 时间:2019/6/15 11:12:22

当年,我爷爷炸了状元坟,有个道士说,我们家的男孩子再也活不过十八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