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柔情王爷:霸气妃 > 柔情王爷:霸气妃完整版免费阅读第6章记仇

柔情王爷:霸气妃完整版免费阅读第6章记仇

发表时间:2019/7/21 8:55:36来源:掌中云热度:

《柔情王爷:霸气妃》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用手指轻轻堵住他的嘴:“乱说!谁要你肝脑涂地,我要你不管什么时候都健健康康的,就算为我,可好?”...

柔情王爷:霸气妃

“我答应你。”他突然说道。

“什么?”

“我会带你离开这里。”

“好!”我兴奋地说道,“瑾,刚才我好担心,生怕你会忍不住跑出来,那样就全完了。”

“我知道他不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对你怎么样,除非他真的想青史留名时缀着‘暴君’二字,我更知道你也不可能真的死在他面前。”

“为什么?”春丽瞪着眼睛傻傻地问道。

“因为丫头心里有我。”柏瑾看着我的眼睛说道,“我还未伴你终老,你怎可舍我先去。”

我羞怯地笑笑,说道:“谁要伴你终老,你以为多日不见,你一番甜言蜜语就想让我原谅你先前犯下的错误啊?”

见我又一副怪罪他的样子,他皱了皱眉开口道:“你居然还记仇。”

“你还真以为我就这么将你所犯之错抛之脑后了。”

“丫头,那都是误会,你知道的。你出事这些日子我也暗自责怪过自己,对不起,让你受尽这么多委屈。我很快要结束这一切,我们离开这儿,走得远远的。”

“误会?误会就可以对人家……”我刚想说出口,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下去。

春丽在一旁眨巴着大眼睛,喃喃道:“你们……在说什么啊?”

“没没没什么。”我和柏瑾异口同声地说道。

“算了,这笔账我们往后慢慢算!我让你一辈子都还不清。”

“这算什么啊?”柏瑾像个愣头青一样傻问道。

“算什么,算高利贷!”我神秘地笑笑。

“高……高什么?”

我在他额头上使劲点了一下,说道:“高你个头!好了,不早了,回去歇息吧,明晨你还要上早朝呢。”

“我先送你们回去。”

说着,我们又细细交谈着向煦颜宫走去。

“小姐,春丽可不可以问你个问题?”

我正在刺绣,春丽一边将煎药的锅子取下,一边说道。

“嗯?你说。”

“您不恨柏瑾少爷了嘛?春丽多嘴,咱们逃出来就是因为……”

她这一问不当紧,我的手被针扎了一下,轻轻的吮吸着,缓缓开口:“恨,他无缘由的不信任我让我恨!我受难不见他来搭救让我恨!只是恨好似还是来源于爱”

春丽撅起嘴巴:“对不起小姐我不问了……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恩,谢谢你春丽,待我解决完心中所虑我必将带你离开这喘不过气来的牢笼。”

“小姐,其实春丽早就知道柏瑾少爷一定会来找小姐的,只不过如今的情况……”

“是啊……只怕误会解除了,也不能轻易走的出去的”我放下手中的刺绣叹息,想到柏瑾的火热的吻,脸一阵发烫。

“哎呀,小姐,看你,脸都羞红了,小姐心里可是十分喜爱瑾公子呢,这皇上可是没戏了!”

其实,春丽说得是真的,那日在后宫许久时间再遇见柏瑾,我的心里早已忘记了从前在梁府发生的那些不愉快。我天生愚笨不懂爱,却只是一味遵从自己内心的感觉走。爱情或许本就如此,一段长情的牵挂换来出现在你面前的他,再多的误会和不愉快的往事都会在他出现的那一刹那冰融雪逝。那一刻,心里只有暖暖的想着:你总算来了。而再无他念。

“你这丫头,嘴巴是越来越伶俐了,改天呀,本姑娘就把你卖了!再换个不会说话的丫鬟。”

春丽倒是果真厚脸皮了,嘻嘻一笑说道:“小姐倒真舍得把春丽卖了呀?春丽不在了,谁来天天这般周到地伺候小姐呀,来,小姐,把药喝了吧!喝完了再卖了春丽也不迟。”说着,将药碗呈了上来。

我捏着她的鼻子,嬉笑着骂道:“死丫头,越来越摸透本姑娘的脾气了是吧!让你得意。”

这日天色正好,早晨喝完汤药,用罢早膳,我对春丽说:“你今日与我去办一件重要的事。”

“什么事呀?”春丽一脸的茫然。

“我们有几个真相需要知道,首先,那日在山中要带走我们的黑衣人究竟是谁指使。其次,除了冯轼之外,另外一个救命恩人到底是谁。再者……就是穆君豪所中的毒,我想一定会有解药。”

辰时三刻,我让春丽去往柏瑾所住的坤和宫。这便有了以下发生的事情。

“什么人?”门口的守卫拦住了春丽的去路。

“劳烦守卫大哥,帮我通告一下侯爷,就说青荷姑娘的丫鬟有要事求见。”

“在这儿等着吧,侯爷上早朝还未回来。”

约摸过了一个时辰,柏瑾远远走了过来,见春丽在他的宫外候着,便紧走几步上前问道:“春丽?你这是……?”

“小姐让我来将一封重要的信笺转交给公子。”

“这宫中说见就见了,何必些什么信,这丫头,搞什么鬼名堂。”

说着,春丽就将手中的信笺交到了柏瑾手中。便转身往回走。

晚上的时候,煦颜宫响起一阵敲门声,我打开门,柏瑾如约而至。

“你在信中说,有万分着急的事,发生什么了?”

“后面可有人跟踪?”

他回头四处张望了一下,说道:“这是怎么了?没人跟踪啊。”

“进来说话。”

我将柏瑾迎进厢房之中,问道:“瑾,你可有办法单独接近冯轼与冯艳?”

他稍稍皱了皱眉,回道:“办法倒是有的,不过,丫头你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我要查出事情的真相,一个关于君豪,一个关于我自己。”

“君豪?”柏瑾笑笑,“君豪有什么好查的?”

“你说过你和君豪是从小到大的玩伴,那我问你,从你初见他时,他的头发颜色可就是紫色?”

“嗯,对呀,怎么?”

“你不觉得奇怪?”

“这个……我倒是也疑惑过,不过没当回事,渐渐地也就习惯了。”

“你这个傻瓜!自己亲如手足的好兄弟都不知道关心!”

他摸着脑袋,满脸疑惑地说:“你究竟什么意思嘛?”

我在他额头上轻轻一点,说道:“亏了你还是个学富五车,文武双全的人呢,一个人生下来一头紫发,难道这正常吗?”

“你是说……”柏瑾微微皱起了眉头。

“中毒!”

柏瑾的眼珠子瞪得溜圆,他沉默了好长时间,背对着我踱了几步。当他转过来的时候,表情空前严肃,他叹了口气,静静地说道:“初见君豪那年,他五岁,我长他一岁。儿时记忆中他是个比较内敛的孩子,不怎么说话,而我小时候十分顽皮。我带着他去抓鱼,掏鸟窝,我们俩爬树翻墙,我带着他做那些调皮地男孩子常做的事。渐渐地,他脸上的笑容多了起来,却总不大爱说话。由于他的发色特殊,倒也有不少女孩子喜欢,只是君豪比较单纯,总是拿人家当好朋友,弄得别人不欢而散。他小时候就问我,那些女孩子为什么不跟他玩,呵呵,现在想来真叫人无奈。”

“我们得帮助君豪寻找到解药。”

“可是就算是中毒,对他身体无碍,他这些年不是也挺好的吗。”

“瑾,你虽博学,医术上却不如我精到些。君豪所中之毒毒性在初始发作之时只会使发色突变,此毒是有二十年之潜伏期,此期一过,从头至脚将会全身溃烂。此时的病人每日将会觉得又痛又痒,其感十分难忍,有些中此毒者因难以忍受要么自杀要么疯掉。而最惨的,是最终七经六脉断开、血管闭塞、心脏衰竭,不治而亡。”

柏瑾大惊失色道:“竟有如此奇毒?”

我点点头道:“我亲眼见过这样的中毒者,濒死之貌,惨不忍睹。”

在这里我当然不能告诉他,我在千百年后的特种生化培训科目上拿过全队的第一名,千奇百怪的毒,各种人中毒死去的实例和试验本姑娘见得多了。若是非要让我细说,我还得给他写出一黑板复杂的化学反应方程式和生物分子分析过程。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寻找解毒之法?”

“御药监也好,民间药房也罢,实在不行还要求助于西医。我们说不好君豪是何时中的毒,只知道距离最后的躯体发作期肯定已经不远了,若不抓紧,恐怕……”

柏瑾举起手,示意我别再说下去,他喃喃道:“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就这样,柏瑾始终处于沉思状态,他思考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最后默默说了一句:“唯今之策,只有一个人可以帮上忙。”

“谁?”

“解铃还须系铃人。”

“你是说……”

“我们只有知道当年下毒之人是谁,既有毒药,必有解药。而若非要追根溯源不可,那就……只有去问穆君豪本人。”

之后,我们陷入一阵持久的沉默。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只是若要去惊动君豪本人的话,无异于等于旧事重提,揭破他当年的伤疤。我相信,他不愿去相信有人对他下毒的事实,更不愿去回忆起孩提时代亲眼所见的血腥场面。或许,他早就忘记了,也或许,他对自己的身世尚且一无所知。

“瑾……”

“嗯?”

“你可会时时刻刻都守在我身边?”

他走过来,在我身侧坐下,一只手温柔地捧着我的脸:“傻丫头,你这辈子注定是我柏瑾的人。”

我握住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细腻,温暖。我对他说:“那你可知我们所要做之事十分危险,弄不好,会输掉身家性命。”

他在我额头轻轻一吻,说道:“只要是忠义之事,与丫头一起,我不惜肝脑涂地。”

我用手指轻轻堵住他的嘴:“乱说!谁要你肝脑涂地,我要你不管什么时候都健健康康的,就算为我,可好?”

他把我拥在怀中,让我静守住这份来之不易的温存。

又是一刻过去了,我起身对他说:“瑾,君豪之事,事不宜迟。”

他也点点头严肃地说道:“如此,我们现在就去。”

“现在?”

“嗯,此事不可让众人皆知,否则宫内比引起一阵轩然。趁夜色行事,必为最佳时机。”

“也好。”说罢,我叫上春丽。一行三人匆匆出了煦颜宫,向着穆君豪居住的天麟宫赶去。

柔情王爷:霸气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柔情王爷】 或 【霸气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柔情王爷:霸气妃

柔情王爷:霸气妃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6/16 4:23:04

早朝时间已过。只听得屋外一阵碎碎的交谈声。“青荷姑娘可用过早膳呢?”是穆君豪的声音。“回王爷话,这大半天儿了,奴才们都等了一个时辰了,还不见这主子开门。小的微微唤了几句,却只有轻微的鼾声,想必是瞌睡正香呢。”这时只听穆君豪轻轻叩门问道:“两位姑娘可起床呢?”我这才意识到一觉睡到大天亮了,匆匆应了一声:“就起就起!”又慌忙去喊春丽,哪知这丫头睡得更死,推了她好半天才醒来。她睡眼惺忪地看着我,还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