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 > 青春小说《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全文免费阅读

青春小说《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0/5/24 8:10:47来源:微阅云热度: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是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小说全文讲述:“这,这,这是一亿!”徐东阳接过了支票,看着上边的数字,他顿时的惊呆了。在惊讶之余,更是有着一种欣喜!自己要的一千万,可...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

苏晴婉先是感激的冲着欧阳炎宇点了点头,毕竟,正是因为他的提醒,让自己可以冷静下来,不至于当场翻脸,或者可以叫着,也算是一种出丑吧。

“徐东阳,你今天总算是来了,说吧,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些事情?”苏晴婉直截了当的说着话,面对着徐东阳,也许是婚前太过于甜蜜,也许是大学时间里边,自己二人将所有的甜蜜时光都已经是提前度过了,而这婚后的一年,让两人由甜蜜变得平淡,再变得没有了交流,没有了话语。甚至是到了现在,到了眼前的这一种排斥了吧!

好聚好散,不是吗?既然都已经是不能够再过到一起了,那么,何不如就趁着现在,将这些事情,给完全的解决了,不是吗?

看着徐东阳带上来的四个黑衣人,苏晴婉的心里边居然是没有一丝的压力,也许,只是因为自己的身边,也有着一个欧阳炎宇的原因,不是吗?

“呵呵,解决?老婆啊,几天不见,你真的变化了不少啊!”徐东阳说着话,看着苏晴婉,几天不见,苏晴婉确实是发生了变化。并且,这一种变化还真的是不小!外貌上,似乎是没有多少的改变,只是,现在的苏晴婉,看上去更加的明艳动人,并且,那举止,那话语,谈吐,无不散发着一种种让人迷醉的气息!

“徐东阳,说吧,你这些天也应该是考虑好了才会再回来的吧,你打算怎么样处理这些事情呢?”苏晴婉再一次的说着话,面对着徐东阳,早已经是没有了以前的心跳,更是没有了曾经的异样。有的,只是一种平淡,甚至,眼前的徐东阳,比起生意场上的对手来,都还不如!

“呵呵,我说老婆怎么变化这么大,原来,是找到了靠山了啊!欧阳总裁,你好啊!”徐东阳装出一副刚发现欧阳炎宇在的模样来,说着话,朝着欧阳炎宇伸出了一只手。欧阳炎宇一直没有说话,他是很不想将徐东阳当成存在的。只是这会儿徐东阳是主动的伸出手,不管是当成一种示威,挑衅,或者就算是当成示好也罢,他也不能当着是无视了。

“徐总啊,苏氏和清婉国际原本就是合作关系,所以,你这样说,其实对于你自己,根本就是一个最大的讽刺!”欧阳炎宇冷静的说着话,迎着徐东阳,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两个男人的右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苏晴婉有着一丝担心,因为她知道,徐东阳的为人。这个人是从来都不愿意吃亏的。在眼前的这种情形之下,他多半是想要找回一些面子的!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他会不会对欧阳炎宇不利呢?

“哈哈哈哈,欧阳总裁真是说笑了,我徐东阳其他的没有,就是自私。所以,不论如何对付别人,我可是不会亏待自己的!”徐东阳大笑着说着话,那只手,用力的握了上去,紧接着,他的另一只手,也覆盖了上去,一双手,紧紧的握住了欧阳炎宇的大手。

“徐总,很不好意思,因为你连续几天没有出现,那么我们合作的那项目,已经是交由苏总自己负责了。也不知道徐总是怎么想的,身为公司的总经理,凡事都应该是以公司利益为考虑对象。可是,徐总难道就没有想过,自己的所作所为也算是苏氏的代表吗?”欧阳炎宇一脸的微笑,嘴里边说着话,右手加大了力量。

“呵呵,现在的苏氏,还需要我这一个外人吗?”徐东阳听着欧阳炎宇的话,却是想到了让他感到唏嘘的一面来。嘴里边带着一丝感伤的说着话,徐东阳的一双手,更加用力的握了上去!

“外人?呵呵,徐总,你还真是会为自己安排新的身份啊!身为苏氏的总经理,并且是苏氏总裁苏晴婉的丈夫,你却以外人自居!真不知道是你的无知,还是苏氏和苏晴婉的悲哀!”欧阳炎宇说到这里,一脸的冰冷,同时,那只大手突然的发力,狠狠的,迅速的,用力的握紧了徐东阳的那只大手!

“哎哟!”徐东阳坚持不住,嘴里边发出一声痛哼声来,只是,似乎是不想在苏晴婉跟前丢脸,他表现出了无赖的一面来。“打,打他啊!”

徐东阳朝着他带来的四个人发着命令,这四人当然就是恶魔希尔的手下,今天来是为了对付李云强的,只是并没有想到,李云强居然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他带着这四人上楼来就是想给苏晴婉一个下马威的。

哪里料到,欧阳炎宇这个横空出世的男人,挡住了他,这一握手之下,徐东阳自己却是惨叫出声,这个脸,丢得徐东阳是相当的郁闷,嘴里边赶紧的大叫了起来。

四名恶魔组织的家伙在这会儿冲了上来,四个人,四个方向,恶狠狠的扑向了欧阳炎宇。欧阳炎宇却是淡淡的一笑,右手依然紧握着徐东阳,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放松。而他脚下却是迅速的后退着,几步的退闪间,手却带着徐东阳,朝着后边退开。徐东阳嘴里边连声痛呼,不由自主的,跟着欧阳炎宇的举动,朝着他那边扑了过去!

四个人扑了一个空,再看着现在的要保护的人却被欧阳炎宇轻易的给牵着走,四人微微的一愣。欧阳炎宇却借着这一时机,左手在徐东阳的肩上一按,借这力量,身体腾空而起,高高的跃起,双腿分开,狠狠的踢出去,两名离他近的黑衣人嘴里边发出一声闷哼声来,就被踢得倒飞了出去!

扑通声中,两名黑衣人摔倒在了地上,张嘴吐出一口口的鲜血来。在地上换掉了半晌,这两人居然没有办法挣扎得站起来,两个人坐在地上,不断的喘着粗气。眼前的这一变故,让另两人大吃一惊,四人是恶魔组织的高手,一直跟随着恶魔波尔,所以,并不知道欧阳炎宇是谁。

对于组织里边的两大高手之一的欧阳炎宇,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在今天的这一见面当中,四人是很不幸运。另两位没受伤的黑衣人在这会儿,却是叫嚣着,朝着欧阳炎宇直扑了过去!

欧阳炎宇冷冷的一笑,对于这昔日的一个组织的人,他并没有痛下杀手,以徐东阳为支点,他的身体绕着徐东阳的身体,好一阵的旋转!这在一刹那间,欧阳炎宇是双腿狠狠的踢出,空下的左手,趁机也是挥出数拳。

两人身上砰砰啪啪的拳脚交加,萎顿的倒在了地上。四个黑衣人,在这刹那之间,就此的被摆平了!

徐东阳瞪大了眼睛,他完全的不敢相信,欧阳炎宇会有如此强势的一面!苏晴婉在这会儿却是一脸的兴奋,哪一个女人不愿意看到自己所喜欢的男人强势的表现呢?

“你,你松开我!”徐东阳带着惶恐的说着话,他面对着欧阳炎宇,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那一丁点儿的强势心态了。

“解决问题吧,要不然!”欧阳炎宇松开了手,嘴里边说着话,右手依然的是紧紧握成一个拳头,啪啪着响的骨节,让徐东阳更加的畏惧。

“徐东阳,大家好聚好散,你做了多少恶事坏事,我也不想去过问了。现在我所想要知道的就是,你现在对于你我之间的这事情,究竟是如何打算,究竟是想的如何处理!”苏晴婉轻声的说着话,眼前的这一种新旧对决,在她的心里边,留下手只是痛楚。只是,这一种痛楚却还必须得去承受,因为,徐东阳的表现,也已经是她再也没有办法去承受的了!

“好,我说!你和我离婚,这是必须的事情,苏氏是你的,这也是应该的。只是,我这么多年来对你百般讨好,还有这一年来,在苏氏更是做牛做马!所以,要我离开可以,但是,你必须再额外的付给我一个亿,一个亿,明白吧?”徐东阳大声的说着话,说到这里,再一次的强调,用力的点了点自己的头。

“徐东阳,你难道就不觉得,你这一个要求,是否有些过分了呢?”苏晴婉听完徐东阳的话,再一次的愤怒了,嘴里边大声的斥责着,面对着昔日同床共枕,自己还深爱过的男人,到了今天,变得自己根本就不敢相认!这样的变化,让苏晴婉的内心里边,感觉到那一根横亘在心头的长刺,变得越发的难以让人接受了!

“过分?哈哈哈哈,苏晴婉,我就是过分,又怎么了?从大学开始,我就在你的跟前扮小丑,就处处讨好你,就是处处的围着你去转!我为苏氏做了那么多的贡献,怎么,现在你有了新欢了,要踢开我这一个旧爱了,我只是需要得到一点补偿,难道这都不允许的吗?”徐东阳打断了苏晴婉的话,嘴里边在一声声的得意笑声当中,说出这样的话来!

“够了!”苏晴婉终于是忍受不了徐东阳的这一番话,如果说在以前,苏晴婉还念念不忘那大学时间的甜蜜,还有那新婚时候的温柔!可是在徐东阳的这一番话之后,苏晴婉的心里边,已经是彻底的将徐东阳给否定了!

原来,他的心里边,早已经是有了计谋,原来,就连结婚,也都只是他的一种手段!自己在他的眼里边,只是那一根没有血肉,没有思想的‘拐杖’,只是可以给他提供一个向上的机会的‘拐杖’而已!

苏晴婉的双眸里边,充满了怒火,充满了怨恨,她恨恨的瞪着徐东阳,满腔的愤怒,满腔的怒火!只是在这会儿,想要斥责,却又不知如何的说出口!

“干嘛,恼羞成怒了?这个世间的任何人,做什么事情,不都是为了有所图呢?我是这样的一个小人,你呢?你现在不也是背着我,和这一个男人眉来眼去吗?你别以为我不说,我就不知道吗?我无耻,我下流,是,我是这样的一个小人,那么你呢?你又能够高尚到哪里去呢?”徐东阳在今天,似乎是想要将自己内心深处压抑着的情感完全的都给表露出来,嘴里边大声的叫嚷着,徐东阳的脸颊,也都给挣红了!

刚才和欧阳炎宇的一次握手,自己原本也是设计过的,才敢去握住他的手,可是却没有料到,这握手到头来地,为成了自己的一次自取其辱!这会儿手上传来的剧烈的痛楚,骨节似乎是断折了的痛楚,让徐东阳感到是愤怒之极!

“啪!”

徐东阳的话音刚落,一声脆响响了起来,苏晴婉终于是一个巴掌,扇到了徐东阳的脸颊上去!徐东阳惊讶的望着苏晴婉,一脸的不敢相信。在他的心目当中,苏晴婉就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女生,就是那一个,自己几句爱意表达,都会让她羞红脸颊的小女人!可是现在,她却又如何的强悍了呢?

欧阳炎宇看到这里,忍不住想要鼓掌叫好,苏晴婉不动手,他都已经是忍不住要出手揍人的了!苏晴婉能够变得强势起来,是他最希望看到的,因为只有如此,她才不会受伤害,才不会轻易的,被人伤害到!

“带着你的人,滚!”苏晴婉愤怒的嚷着,面对着眼前的这一切,她的心如刀绞!“你和我之间的事情,我会找律师跟你谈的,对了,最好你把手机开着,好让我的律师能够找得到你!如果你是没有钱缴费,那么我可以帮你交!我原本想的是好聚好散,你以前对于苏氏的做恶,我都可以既往不咎了,可是现在,我已经改变主意了,你等着吧,应该是你的,都是你的。只是,应该是属于你的报应,你也一样的逃不掉!”

苏晴婉朗声的说完话,不再去看徐东阳,背转过身去,连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了!欧阳炎宇长长的叹了口气,这个小丫头,难道真正的是长大了?这一次的事情,对于她的打击,当然是相当巨大的。可是,这一份罪,却是别人都代替不了她的!这事情既然都已经发生了,那么,就让她能够坚持下去,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不经历这些磨难,她又如何的能够成长呢?

“你,你叫我滚?”徐东阳却被苏晴婉的话给气得浑身发颤,眼前的这一切,让他感到完全的无力感。现在的情形,没有任何一样,是按照他的想法发展的。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是脱离了他的控制,让他感到无所适从!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和你这样的人说话,我累!”苏晴婉冷冷的说着话,话语里边,透着一种无力的痛楚!和徐东阳之间闹成如此的局面,其实,也不是她所想要的。可是现在,自己和他之间,却又如何的能够再和平共处?再谈什么好聚好散了呢?

“你!”徐东阳恼羞成怒,一字嚷出,欧阳炎宇却已经是强势的站在了他的跟前来。

“请吧,她心情不好,我心情就会更加的不好!你也应该明白,一旦人的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做出太多太多的不应该做的事情来的!”欧阳炎宇站到了徐东阳的身前来,嘴里边说着话,一双手互相的捏着,发出一阵阵啪啪的响声来!

“好,我走!”徐东阳咬了咬牙,终于是低下了头。面对着这种时候,面对着欧阳炎宇的强势,面对着苏晴婉的抗争,他明白,自己这一局,输得是相当的惨!

徐东阳带着他所带来的四个黑衣人走出了苏晴婉的办公室,苏晴婉终于是坚持不住,泪如雨下!欧阳炎宇走到了苏晴婉的身后,去,伸出双手来,轻轻的,温柔的将苏晴婉的脑袋瓜子给拉进了自己的怀里边。

苏晴婉哇的一声哭出了声来,似一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她抱住欧阳炎宇的腰,放声大哭了起来。在这一时刻里边,她似乎是想要用自己的哭声和泪水,用自己的一切方式,去发泄出来自己内心深处所隐藏着的委屈!

“哎,哭哭发泄发泄就好,只是,你别把我的衣服给弄脏了啊,好贵的啊!”欧阳炎宇没有去阻止,任由苏晴婉放声的哭泣着,半晌之后,感觉到她已经是发泄得差不多了,欧阳炎宇这才轻轻的一叹,说出了一句话来。

“我呸,你这个坏蛋,你衣服有多贵啊?”已经用哭泣发泄了心中的感伤的苏晴婉,听到欧阳炎宇嘴里边突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这让苏晴婉忍俊不禁,嘴里边嗔怪的嚷了一声,斥责间,伸出手来,轻轻的拍了欧阳炎宇一把。

“好啦,婉儿,别哭了,任何的事情,都可以过得去的你只要记住,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只希望你能够过得好,只希望你能够一辈子幸福!而那个人,就是我!”欧阳炎宇嘴里边深情的说着话,握住苏晴婉的一只小手儿,放在自己的胸前!

欧阳炎宇深情的注视着苏晴婉,苏晴婉抬起了头来,两人的目光,正好在这一时刻里边,互相的碰撞着。在那两人的目光里,包裹着的,是那浓浓的情意,是那无尽的缠绵!

“嗯~!”苏晴婉应着话,用力的点了点头。面对着欧阳炎宇所表露出来的深情厚意,苏晴婉知道自己已经是臣服了!她明白,自己在这会儿,已经是完全的,彻底的缴械投降了!

“乖,就是这样的,别再哭泣了,别为一些不必要,不值的男人去哭泣!婉儿你要记得,你在我的心中,不论如何,你都是我心目当中,最为重要,最为可爱的一切!”欧阳炎宇嘴里边温柔的说着话,伸出手来,轻轻的握着苏晴婉的小手儿,紧紧的,将他的小手儿压在自己心脏的位置!

“嗯!”

感受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听着他那一席深情的话语,苏晴婉的心,完全的沉沦了!她用力的点了点头,却在这会儿,欧阳炎宇突然的低下了头来,将他的大嘴,狠狠的堵了上去。两人的唇,又一次的深深的痴缠在了一起,两个人的甜蜜,在这会儿,狠狠的,在这间董事长办公室里边,弥漫了开来!

苏氏和清婉国际的合作项目顺利的开始,在苏晴婉和欧阳炎宇联手的努力之下,项目健康的发展着。而苏氏的总经理徐东阳,此时已经是被挂上了前总经理的名头了。因为,他已经是被苏氏给开除了。至于徐东阳和苏晴婉之间的婚姻,也进入了司法程序,其中,苏晴婉还通过律师,控制徐东阳恶意侵占公司财产的罪名!

徐东阳也没有再在苏氏露面,而苏氏在苏晴婉全力掌管之下,更也是在欧阳炎宇的帮助之下,渐渐的步入了正轨,又一次的,恢复了商业航母的风范。而苏氏和清婉国际联合的那笔项目,更是发展迅速,估计照此速度进行下去,一定会提前完成的!

夜间,苏晴婉再一次的回到了皇都宾馆,现在这里,几乎都已经是成为了她的第二个家了。在知道其实皇都系列的产业,都是属于欧阳炎宇这个家伙的,苏晴婉狠狠的郁闷了一回,在用上‘大刑’,将欧阳炎宇用手抓住大手,威胁要抓他之后,他才赌咒发誓的申明,当时确实不是故意安下套子,然后弄到了一个二人上床的结果的。

“缘分,绝对的缘分!”并没有吃半点亏,想反因为苏晴婉和他的接触,让他感受到了一阵阵无比异样美妙的接触的欧阳炎宇,一脸‘真诚’的握住苏晴婉的小手儿,嘴里边说着话。

“得了吧,占了便宜,还卖乖!”苏晴婉嗔声不已,这小子哪里似乎是有半丝认错的迹象呢?看看,他这句‘缘分’,岂不是表示自己上了他的贼床,其实自己也是有责任的?还有,这个混蛋的一双手在握住自己的时候,那十根手指头,可没有一丝半刻老实的时候,手指头不正是贴在自己的手上,不断的,一阵阵的在摩挲着的吗?

“嘿嘿,哪有,哪有,谁不知道,清婉国际的董事长,可是天大的好人啊!”欧阳炎宇看着再一次的被自己‘哄上了床’的苏晴婉,得意的笑着,虽然暂时还不能够‘吃’下去,但是,他的心里边却也是相当的得意。美人相伴,解相思。一床温馨,满腹情!这可又是何等的美妙事情?

“好啦,睡吧,明天,明天你还得陪我去办事呢!”苏晴婉又一次的自欧阳炎宇的那双邪恶的眸子里边,读出了一股股让人认知到什么是叫着罪恶的气息,脸儿绯红着,将那已经是特意选的保守睡衣紧了紧,拉过被子来,将自己严严实实的盖上。

同床,不同被,各自盖一床被子,楚河汉界,界限分明!

这,已经是苏晴婉最后的界限了!她有些害怕,害怕和着欧阳炎宇抱在一起入眠。因为,每一次和欧阳炎宇相拥的时候,她老是能够听到自己那剧烈的心跳声,甚至,似乎是有一个声音,不断的在她的耳朵边上向她诉说着,张开手,抱紧他,钻进他的怀里边,露出自己的心怀,别再去顾忌什么,放出自己的心扉,大胆的去用自己的爱,来拥抱着自己所能够感受到的任何一样!

苏晴婉知道,要是再有那么的几次,自己再那么的紧拥住了他,到了最后,自己一定是会控制不住。甚至,到了最后,还不必欧阳炎宇这一个恶人动手,说不定,自己都已经是会先出了手,将这个家伙给‘吃’了的呢!

第一次是意外,那么,这第二次,第三次,又将会是什么呢?又算得上是什么呢?苏晴婉不敢再继续的想下去,只能够是用着自己想出来的这唯一的办法,去控制着这些事情的发生!

“婉儿,今天晚上,我想,想和你一个被窝,好吗?”欧阳炎宇关了大灯,留下了床头那两盏粉粉的床头灯,身子探到了苏晴婉的身前来,嘴里边轻声的说着话。

“不好!”苏晴婉想也不想的拒绝着,只是在这会儿,她似乎又一次的听到一只小魔鬼,在自己的耳朵边上轻声的说着话,答应吧,答应吧!

苏晴婉不敢再去和欧阳炎宇多说些什么,干脆的掀开了被子,将自己的脑袋都给盖上了!欧阳炎宇看着苏晴婉的反应,却是邪恶的一笑。嘿嘿,有反应就好,就是害怕你没有反应呢!

欧阳炎宇的心里边如此的想着,身子轻轻的滚到了苏晴婉的身边来。苏晴婉似乎是感觉到了,隔着被子,欧阳炎宇也看到了她的身子轻轻的颤动。欧阳炎宇邪恶的一笑,拉灭了两盏床头灯,然后,迅速的一把掀开了被子,身子一滚,就钻进了苏晴婉的被窝里边去!

“啊,不要!”震惊间,苏晴婉一声的惊呼,想要挣扎,可是,欧阳炎宇的那一双魔爪已经是狠狠的将她给抱住了。欧阳炎宇动作迅速,很快的,三两下,几件睡衣纷飞,掉落到地上!苏晴婉身子颤动,身子被欧阳炎宇紧紧的揽进了怀里边,她羞涩难耐,肌肤与肌肤相贴,苏晴婉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涌动着的那一阵阵的燃烧着的情愫!

苏晴婉伸出手来,这一次,她并不是要推开欧阳炎宇,而是轻轻的用着自己的双手,将欧阳炎宇给抱住!虽然房间里边已经是没有了灯光,不过,苏晴婉却也是闭上了双眸。

她感到羞涩难安,在眼前的这个时候,面对着欧阳炎宇强势出击,她知道,自己已经是没有了再躲闪的理由了!在这一时刻里边,自己和他之间,其实也算是到了水到渠成的时刻了,自己再去房间的阻止,反倒是变成了一种做作了!

久久之后,欧阳炎宇和苏晴婉相拥而眠,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满足和幸福的神情来。欧阳炎宇和苏晴婉二人紧紧相拥着,那美妙的余韵,依然的是充斥在两人的身心中,让苏晴婉和欧阳炎宇享受了一个最为完美的睡眠!

只是,就在夜深的时候,一声极其轻微,微不可闻的声音响了起来,那是欧阳炎宇绑在阳台上的一根比头发丝粗不了多少的细线绷断的声音!欧阳炎宇坐了起来,动作极其的轻灵,就似乎是一只狸猫一般,轻巧的动弹间,他翻身下了床!只穿着一条短裤的他,毫不吝啬的显露着他那一身健壮无比的肌肤!

欧阳炎宇在这会儿,又听到了一声极轻的声音,那声音是来自于前门的方向,欧阳炎宇知道前边也有人闯进来了!他轻蔑的笑了笑,一个闪身,他闪身到了通向阳台的落地窗前!就在他刚刚站到了落地窗前,一个人影,轻轻的推开落地窗,灵活的闪身进来!

就在他想要关上落地窗,以掩饰自己的动作的时候,欧阳炎宇的双腿在地面上轻轻的一顿,整个身体似乎是灵动的精灵一般,轻易的闪身扑到了那人的身后。双手一紧,勒住了那人的脖子!

“下一次接活,得看清楚你们要对付的人!”欧阳炎宇嘴里边说着话,双手一紧,咯嚓的一声轻响,那人脖子一歪,带着不甘和一丝的埋怨,低下了头。

欧阳炎宇轻轻的将这人放在地上,动作温柔之极,似乎放低的不是一个他对付的杀手,而是一个温柔的情人!

欧阳炎宇没有一丝的停留,然后,踩着轻灵的步伐,回到了卧室,轻轻的打开卧室的房门。一个正轻轻的走向卧室的家伙,正准备要用带着的工具打开卧室的房门,却没有料到,在这会儿那房门却突然的打开!

就在他微微失礼发呆的时候,欧阳炎宇却突然的探出头来,望着他,露出一脸的微笑来!他被吓坏了,刚刚反应过来,想要出手的时候,欧阳炎宇却再次的伸出了手。那一双之前还温柔的大手,在这会儿,却变成了恶魔之手!

来人再一次的步了他同伴的后尘,轻轻的倒在了地上!欧阳炎宇回到落地窗前,将之前那人也搬了出来,放到了套房的门前。他拔通了一个号码,然后,压低声音说着话:“我这里有两个废物,赶紧来处理一下,对了,查一查,是谁在对我下手!记住,查出后别惊动对方,胆敢对我下手,哼,我要完全的还给他们!”

欧阳炎宇挂断电话,瞪了瞪地上的两人,再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哎,自己想要脱离以前,和苏晴婉享受自己的人生,可是现在看起来,却并不容易!

欧阳炎宇闪身进入到了浴室,放卫缸水,将自己的身体完全的浸在了水中,泡了起来。欧阳炎宇不想在带着一丝的血腥味回到她的身边,虽然在刚才的时候,没有一丝的血液渗出,但是,也许是和她在一起了,他也开始有了洁癖吧!

欧阳炎宇出浴室后,放在套房门边的两个杀手的尸体已经消失了,他回到了卧室,看着床上的苏晴婉,欧阳炎宇的心里边感到无比的温馨!悄悄的上了床,看着睡得跟小猫一般的苏晴婉,欧阳炎宇心里边感到了一阵阵的幸福。

是啊,幸福,也许,所追求的幸福,就不外如是吧,能够有着一个自己心爱的女人,能够和她平平淡淡的相拥到老,一张桌上吃饭,一张床上睡觉,甚至,就算是死了,也埋进一个坟堆里边!这样的,就叫着幸福吧?

欧阳炎宇轻轻的靠到了苏晴婉的身边,低下头去,张开嘴儿,亲吻了苏晴婉一口。苏晴婉沉睡当中,受到了骚扰,嘴里边发出一声不满的嘀咕声来,一双小手儿伸出,紧紧的将欧阳炎宇给搂住,身子拱了拱,钻进欧阳炎宇的怀里边,以更加舒服的姿势睡着。

欧阳炎宇看着怀里边这个可人儿的苏晴婉,心里边再一次的涌出无比幸福的美妙感觉来。“婉儿,我要这样拥着你,一生一世!”

欧阳炎宇嘴里边说出了自己的誓言,将苏晴婉搂得更加的紧了,两个人的幸福,就这样的甜蜜下去!

“笨蛋,笨蛋!都是些无用的笨蛋!什么恶魔组织,什么恶魔波尔!你看看,你的那些无用的手下,不是说可以轻易得手的吗?我在你所谓的四大高手的保护下,被人狠狠的欺凌了一回!而这一次,你派人去只是为了抓一个女人回来,结果两人去,鬼都没有回来一个!你还叫我和你合作,怎么个合作法?”恶魔波尔的基地,是一幢空置的办公楼。徐东阳这些天都呆在这里,他大声的怒喝着,对于接二连三的遭遇,让他心中早已经是感到了无比的愤怒。

苏氏回不去了,娇滴滴的老婆又要跟自己闹离婚!并且,还面临着高昂的赔偿!自己这些年自苏氏得到的一切,都有还过去的可能!这,又如何的不让徐东阳感到郁闷和恼怒呢?

“徐先生,发泄完了吗?你要知道,我留下你,就是为了今后去主掌现在的苏氏还有清婉国际的,你明白吗?如果你再这样,我看我是不是有必要考虑另选代言人了!”恶魔波尔举着高脚杯,看着杯子里边的红酒随着他手的摇晃,不断的翻滚着,酒液沾到了杯壁上,腥红无比,就似乎是那新鲜的人血!

“你什么意思?”徐东阳听到恶魔波尔这么的一说,心中感到无比的愤怒,只是,面对着危机的一种本能反应,他下意识的收敛了自己的怒意,显得是有些小心翼翼的问着话。

“我的意思是说,你最好是老实点!你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你现在,你还有什么资本,可以和我谈呢?你看看,我现在为了你,损失了多少?我的损失,难道还小吗?”恶魔波尔依然的是冷声说着话,一口喝光杯子里的红酒,腥红的酒液沾到了他的嘴唇上,看上去,就似乎是刚吸完了人血一般,令徐东阳感到一阵阵的害怕!

“你,你叫我去做的,我现在成了这样子,难道不是拜你所赐?”徐东阳色厉内荏的说着话,恶魔波尔的话没有错,自己现在真正的是没有什么资格去与人谈条件。失去了苏氏的自己,就似乎是一个失去了主人的流浪狗,任是谁见着,都可以踢上一脚,都可以扔一块石头!

“行了,你不必再说了,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而我对于你的要求,也希望你能够办到!现在你什么都不必做,只需要乖乖的呆在这里,等大局搞定后,你就有用途了!告诉你,如果不是因为你还有着一个苏氏女婿的身份,哼哼,就凭你刚才对我所说的那些话,我就可以让你去死!”恶魔波尔听完徐东阳的话,脸上露出了极不耐烦的神情来!

嘴里边狠声的说着话,手中的高脚杯随着他一用力,化成了粉碎!徐东阳吓得浑身直颤,在这时候,哪里还敢有丝毫的其他意见呢?他缩了缩自己的身体,看着那满地的碎末,似乎是看到了自己的身体,也在他的手中,被捏成了粉碎一般!

“少爷,股市狙击现在已经完全准备好了,我们将放出利空消息,让苏氏在短期内迅速的下滑!并且,幕后推手我们也已经联系好了,到时候,可以操作到让苏氏的股票被大量抛售!如果在这时候,清婉国际要出手救苏氏的话,我们就可以调集大量的资金,入主清婉国际!”

这时候,一个戴着眼镜,属于智囊型的男人走了过来,手中捧着一大叠的文件,对恶魔波尔说着话。恶魔波尔掏出一张洁白的手巾来,将自己的手擦拭干净,这才接过了文件来。

“让总部调集资金,我们准备好,打一场大仗!”恶魔波尔沉声的说着话,翻动着手中的文件夹。

徐东阳这会儿呆呆的站在一边,留也不是,走也不是!他的心里边五味陈杂,自己现在算是啥?在自己老婆的眼里边,自己是一个背叛者,而在这群人的眼里边,自己更是什么都不是,也许,连一只狗,都算不上!

徐东阳悄悄的走了出去,恶魔波尔直到看不到他的背影了,这才抬起了头来,对身边的眼镜招了招手。

“派人出去,跟着他,记住,别惊动他,就算是变相的保护吧,不过,一定要盯紧,知晓他的一举一动!希望他不会辜负我的期望,一定要将这一个重要的消息告诉苏氏,这样,就可以让欧阳炎宇知道了!欧阳炎宇,玩经济我玩不过你,可是,玩阴谋,玩手段,我难道还怕你不成?”恶魔波尔冷笑着,那一脸的得意,还真正的象一只来自于地狱深处的恶魔!

徐东阳再一次的来到了苏氏的楼下,远远的望着苏氏高大的办公大楼。曾经,自己也算是这幢楼的半个主人的,可是现在,自己算是什么呢?落水狗吗?

徐东阳扔掉了最后的一枝烟,将烟头在地上狠狠的踩灭。他深吸了一口气,习惯于钻营和冒险的徐东阳现在又决定了一件事情。不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边,这是徐东阳最为信服的一件事情了。

背叛苏氏,是早做下的事情,为了利益,他愿意去做。而后来,选择和恶魔波尔的合作,只是因为恶魔组织的强势,让他做了一次调整而已。可是彻底和苏氏摊牌之后,他突然的发现,自己的利益,根本就没有得到丝毫的满足!自己所要选择的东西,到了现在,居然是不能够得到分毫了!

并且,正是因为恶魔组织的强势,让徐东阳发现,原来,自己在别人的心里边,根本就只是一个任由使唤的听话的宠物而已!如果别人的心情不好,就可以踢自己,打自己,骂自己!而自己,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去反驳,只能够是任由别人的摆布,只是一个可怜的家伙,如此而已!

徐东阳终于是深吸了一口气,他是一大早就守在了这办公大楼前的。这会儿,快到上班的时间了,陆续的,有苏氏的员工进入大楼了。徐东阳正准备迈步,他突然的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子开到了大楼前,苏晴婉和欧阳炎宇下了车,而大楼的保安赶紧的跑来将车子开到停车场去。

苏晴婉再一次的在苏氏树立起了绝对的威信,苏氏又一次的迎来了发展的春天,这在所有苏氏员工的脸上,都看得出来,全都是带着微笑的!

保安将车停到了停车场,苏晴婉已经是和欧阳炎宇手挽手的进入了办公大楼,看着两人那一副亲密,甚至是可以说恩爱的样子,徐东阳的心中似乎是被狠狠的捅了一刀!原本以为自己是会根本就不会在乎的,甚至还和叶冬儿合谋过,找人去诱过苏晴婉,用一种红杏出墙的方式,来对付她的!

可是,当今天看到她和别人手挽手的进入到苏氏办公大楼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真正的是在颤动,真正的是感到了痛楚了!毕竟,那是自己付出过真爱的女人,毕竟,那是在自己的学生生涯当中,自己的真情第一次的付出!那是一种,让自己真正的用上了心,真正的痴恋上了的无尽的美妙!

“哎~!”

仰天发出了一声长叹,徐东阳抹了一把脸,自己这些年来的努力,到了现在,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对,还是错!只是,事情到了现在,更似乎是已经是没有了回头的余地了,不论前方是黑还是白,自己也就只有埋头的走下去,一条道,走到黑了啊!

欧阳炎宇和苏晴婉之间跨出了实质性的一步,这让欧阳炎宇很开心,也很得意。苏晴婉却变得更加娇羞,两人之间那一步关系的跨过,让苏晴婉和欧阳炎宇之间是变得亲近了不少。只是,却因为还有着一道关系横亘在二人之间,所以,让苏晴婉的心,依然的是不能够完全的打开。

“婉儿,要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进到了苏晴婉的办公室,欧阳炎宇就关切的问着苏晴婉。

“咖啡吧,提提神,昨天晚上没睡好,头有些晕呢!”苏晴婉说着话,却听到了欧阳炎宇嘴里边传出来的邪恶的笑声!苏晴婉抬起了头来,恨恨的瞪了这小子两眼。都是这个混蛋,昨天晚上一再的索取,才会弄得自己成了这个样子的!可是,苏晴婉在责怪欧阳炎宇的同时,却是有些心虚了。因为,在昨天晚上的时候,自己岂不是表现得,也是很疯狂的吗?

“哈哈,好,好,亲爱的婉儿,奴才这就为你去冲咖啡!”欧阳炎宇看着苏晴婉娇嗔责备的神情,看着她脸上所显露出来的那一抹羞红,嘴里边大笑着,跑出了办公室。

“坏人!”苏晴婉看着欧阳炎宇的背影,嘴里边发出一声娇嗔的声音来。那个可恶的家伙,总是在不经意之间,掀起自己心中的波澜,让自己羞涩却又心动!

“苏总,徐东阳上来了,徐东阳上来了!”

就在这会儿,苏晴婉桌上的通讯器响了起来,自从上次李云强的事情之后,苏晴婉在欧阳炎宇的建议之下,加强了公司的保安系统,并且,增加了这种可以双向呼叫的装备,监控着公司的一切!

苏晴婉听着楼下保安传来的消息,心中在微微的慌乱之后,她却又恢复了平静。来了正好,自己不也是到处在找着他吗?今天他来了,正好可以将事情完全的了结掉了!苏晴婉的心中,迅速的镇定自若了,只是她息却知道,自己能够如此的镇定,只是因为,有着一个欧阳炎宇在自己身后的原因吧!

有了欧阳炎宇的存在,苏晴婉感觉到自己什么都可以不去担心,只要是有着他在,任何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自己更是没有丝毫的害怕的必要了!

片刻之后,办公室的房门上响起了一阵的敲门声。苏晴婉平静的应了一声请进,徐东阳走了进来。看着容光焕发的苏晴婉,徐东阳的心里边再一次的浮过一抹自卑感来。似乎今天的苏晴婉,在和自己摊牌之后,她变得更加的具有了女人味,不论是容颜还是气质上,都让人感到了更加的有一种仰视的感觉!

看着徐东阳走了进来,苏晴婉平静的望着他,没有出言招呼,也没有表现出敌意来。她就这样的平静的望着他,直到他走到了办公桌前。

“婉儿,我,我有事,想和你商量!”徐东阳被苏晴婉这样的盯着看,这才分别几天的时间,徐东阳发现苏晴婉的身上,居然有一种世外高人的风范,就这样风轻云淡的一番对视,让自己都有一种膜拜的感觉了!

徐东阳主动的开了口,率先的讲出了话题来。对于自己今天到来的目的,他是非常的清楚。既然恶魔组织给不了自己最大的利益,那么,自己就必须得另寻出路,让自己可以得到最大的利益!而现在,他就要再冒一次险,从自己老婆的手中,得到利益!虽然,自己和她已经摊了牌,虽然,自己和她之间,似乎已经是有了太多太多的鸿沟了!

“说吧,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你?”苏晴婉平静的开了口,也不知是心理原因,还是其他的一切,现在看着眼前的这个徐东阳,越看心里边越是鄙夷他,并且,对于以前的一切容忍,都感到了一种不值!

“婉儿,近期和你作对的,是恶魔组织,他们的目标是欧阳炎宇。并且这一次,他们要调动大量的资金来,在股市上炒作,就是为了针对苏氏,如果清婉国际出手,他们就会全力出击,收购清婉国际的股票,然后,入主清婉国际!最后,连苏氏也难逃他们的手掌心!”徐东阳一口气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给讲了出来。他非常的清楚自己老婆的性格,自己大方的讲出来,才有机会接下来说出自己的条件和要求!

“那么,你说,你要得到什么?”苏晴婉的确是如徐东阳所了解的那般,听完徐东阳的话,她并不愿意占这一个便宜,她也知道徐东阳的个性,也许就应该说是叫着无利不起早吧。现在的徐东阳,讲出了这些要求来,不就是为了获得最大的利益吗?

“婉儿,我可以和你离婚,只是,请你别再告我了,撤回起诉吧,还有,能不能,给我点钱!”徐东阳露出一副可怜的神情来。现在他急需要钱,只有让自己手中的钱更多了,那么,自己才有可能让自己的腰杆变得更直!这样,才有和恶魔组织合作的本钱!

“多少?”苏晴婉皱紧了眉头,只是微微的一番思索,她再次的问出了话。

“一千万,好吗?”徐东阳开了口,从一亿到一千万,他是让步了,因为,他急需要捞上一笔钱。万一和恶魔组织彻底翻脸,自己还有资本。万一,苏氏真正的被打败,自己则可以在这最后的时刻,从苏氏得到最大的利益啊!

徐东阳说完了话,极其期待的望着苏晴婉。苏晴婉听完了徐东阳的话,也抬起了头来,望着徐东阳。两个人再一次的表演着对视大赛,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两个人的目光里边,都透着复杂的神情。

徐东阳在这会儿不敢开口,他知道自己一旦开了口,就会弱了气势,只要自己开了口,那么,面对着苏晴婉的时候,想要再得到什么,恐怕,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啊!

苏晴婉也在盯着徐东阳,她也没有开口。她望着徐东阳,她想要看个清清楚楚,这就是自己大学爱上的男人?这就是自己愿意嫁给他,并且,甚至是愿意将家族的企业交给他管理的男人?

为什么到了最后,自己会发现这其中最让自己难以接受的事实呢?就算是他坏,就算是他可恶,可是,自己为什么非得要去看到呢?如果这些事情,没有让自己发现,没有让自己看到,那么,自己的心里边,又怎么会感到如此的痛楚呢?

苏晴婉真正的疑惑,是徐东阳变了,还只是因为,徐东阳的本性如此,只是自己现在才发觉的呢?她仔细的看着徐东阳,盯着这个自己用心爱上过的男人,心里边,也是一阵阵的翻腾,不知所以然。

“婉儿,如果你觉得不行的话,可以再降低点要求!”苏晴婉的表现,让徐东阳终于是沉不住气了,他开了口,主动的要求降价。和恶魔组织的合作,是铁定的事情,而自己在苏晴婉这里,更是能够得到多少,就有多少的事情!

“不必了,我给!”徐东阳的话音一落,苏晴婉轻轻的摇了摇头,事情发展到了现在,自己还有什么好怀念的呢?也许,只是徐东阳隐藏得太深太深了,所以,自己一直,都没有办法看得清楚隐藏在他身后的本质。那么现在,自己所能够做到的,也就只有一点,那就是,将这一段自己真心付出了的情感,来一个大结局吧!

苏晴婉的话,让徐东阳感到无比的开心和兴奋!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来。看着苏晴婉,这个自己的老婆,他的眼里边,还有心里边,所能够想到的,却是自己能够得到的利益!

苏晴婉翻出了大额支票本来,在上边写下了一亿的数额。对于徐东阳这个人,也许,就用这一张支票来了结吧!也许,这个代价有些高,不过,至少自己还不是非要等到闭眼的那一刻,才能够认清一个人的真实面目,这种结果,对于自己来说,也已经算是莫大的幸运了!

“这,这,这是一亿!”徐东阳接过了支票,看着上边的数字,他顿时的惊呆了。在惊讶之余,更是有着一种欣喜!自己要的一千万,可是到手是一亿!这种结果,让他的心里边是飞腾了起来一般!

“是,这是你所要的一亿!”苏晴婉淡淡的说着话,一个亿,对于苏氏来说,也许,是很重要的事情,但是,至少自己可以认清楚了一个人,可以用这一个亿来了结一段不应该再继续下去的情感,这又有什么值不得的呢?

徐东阳一脸的兴奋和欣喜,被苏晴婉看在了眼里边,她感到一阵阵的心疼!那是为了祭奠自己的那一段已经逝去的情感,原本,他的心目当中,那一段情感,最大的价值,就是为他换来巨大的利润吧!

苏晴婉的内心深处,不由得感到了一阵阵的悲哀,她甚至有一种想要捂紧自己的心脏的冲动。她害怕,这一阵阵的痛楚感觉,会将自己的心都给撕裂!

徐东阳完全的没有丝毫的不舍和悲哀,他的心里边所想的,正是如苏晴婉所猜测的那一般。他正在为自己的这一段情感投资,能够收到如此高额的回报,而在欣喜呢!从大学时代就开始努力,到了现在,终于是连本带利,完全的收了回来!并且,这其中的利润,却又是无比的强大,强大到徐东阳是连想,都不曾想到的!

有了这一亿,再加上自己之前从苏氏得到的,还有这些年来经营苏氏的时候,所经营下来的圈子,那么,自己就算是要再从头来,树立起一个类似于苏氏的公司来,又岂是说说而已?那应该是极其的轻松,极其容易的事情嘛!

“婉儿,谢谢,谢谢你!”徐东阳由衷的对苏晴婉说着话,面对着眼前的这一亿财富,徐东阳的心都在沸腾了!他却也毫不吝啬的对苏晴婉说出了感激的话语,至少这一刻,他对苏晴婉说出这些话语的时候,内心里边,是相当真诚不过的!

“谢就不必了,这个,你签一下吧!”苏晴婉捂着自己的胸口,嘴里边淡淡的说着话,拿出了一个文件来,放到了办公桌上。“你放心吧,我会撤诉的,签下了这个,你和我之间,就再也没有瓜葛了!”

苏晴婉的声音是淡淡的,但其中,却包含着一种沉重的痛苦,还有着一种,对于情感逝去的浓浓的思念!她知道,这一种情感的思念,不是针对于眼前的徐东阳的,只是,她这一种感觉,是对于自己曾经所拥有的,那一段美好的,青涩无比,却又纯真无比的感情的怀念,仅此而已!

“这是?离婚协议?”徐东阳接过了那一份文件来,打开后,看着上边的那些字,嘴里边说着话,望向了苏晴婉。这一时刻,李东阳的心里边,多少还是有了些不舍,还有了一丝的愧疚!

毕竟,那是年少时代的一种,发自了内心,发自了肺腑的浓重的爱情!而到了这会儿,那一份情感,却终于是要画上一个句号了,虽然在这一份情感当中,徐东阳自认为自己的投入,并没有太多。但是,到了现在,他的内心里边,又如何的会没有丝毫的痛楚呢?

“是的,签了吧!”苏晴婉说着话,转过了身去,不想要再看到徐东阳。

这一份离婚协议书,里边已经是将自己和他完全的分割了开来。他得到了他所想要得到的,只要他再签下了这协议,那么,自己就和他,成为了陌路人了!

听着苏晴婉的话,徐东阳抬起了头来,深深的吸了口气。面对着眼前的苏晴婉,看着她那一身的娇柔,看着她那一身的妙曼,徐东阳的心中,微微的一颤。她,依然的还是那么的迷人!

此时的她,看上去,依然的是跟那个初入校园的她,一般的清纯,一般的动人!岁月没有能够在她的脸上留下丝毫的痕迹!而且,让她的身上,多了更多的成熟的纯美,多那一种让人陶醉的魅力!

“婉儿!”徐东阳忍不住,嘴里边发出了一声呼唤来。眼前的这个女人,从今天起,就要和自己永远的成为陌路人,自己和她之间,就再也没有了丝毫的纠葛了吗?

徐东阳的心里边,到了一丝丝的惶恐,一丝丝的不安,一丝丝的内疚,更多的,是那浮上了心头的不舍!

苏晴婉听着徐东阳的这一声呼唤,身子也是轻轻的一颤,不过,很快的,苏晴婉就完全的镇定了下来,她依然的站在那里,望着窗外,抱着一双胳膊。

“签了吧,别再多说了!”苏晴婉再一次的说着话,对于徐东阳,她真正的是没有再多谈下去的必要了。自己和他之间,也许再多一丝了解,那么,自己岂不是会更加的失望吗?也许,真正的是朦朦胧胧才是真,也许,模模糊糊的情形之下,所看到的,才是最为完美的,是不是呢?

苏晴婉的心中,再一次的感到了痛楚。为了自己那内心里边,最为纯真,最为纯美的感情的‘逝世’!

徐东阳看着苏晴婉没有动作的表现,再听着她嘴里边所说出来的那些话语,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发出了一声长叹。事情到了现在,也已经是没有了改变的可能了吧?徐东阳脑子里边却不由自主的又想到了这一点,却又很快的又摇了摇头,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所想要的,不正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吗?

既然自己所想要的,已经是到手了,那么,自己现在又还去怀念个什么劲呢?签下了字,那么,自己就可以完全的离开这里了。不是吗?

徐东阳心中想着,终于是低下了头,在那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婉儿,我签好了!”徐东阳再一次的抬起了头来,看着眼前的那具妙曼无比的身体,看着那站在窗前的绝妙风姿!在这一时刻里这,他的心中,再一次的生出了一丝丝的不舍来。

哎,今天一走出这苏氏,自己就彻底的和她划清了界限了啊!

“好啦,你走吧,文件放在那里就行了!”苏晴婉并没有回头,嘴里边再一次的说着话。她对于这一份情感,内心里边的不舍,依然的是绕在那里,让她生不出任何的兴奋来。

虽然已经是脱离了那一份极不应该,虽然自己和他之间彻底了结了,自己可以有了一次新生的机会,就可以完全的去和欧阳炎宇之间发展自己二人的情感了。可是,内心里边,却又如何的可以开心呢?

“好吧,我走了,你自己保重自己吧!”徐东阳放下了文件,将笔也放在了那里,他深情的望了望窗前的那一个女人,这一刻,挥手之后,就是陌路人了!

徐东阳的话,让苏晴婉的心中又是一酸,她并没有转身,只是将手给高举了起来,然后,轻轻的挥了挥手!

徐东阳终于是走出了苏晴婉的办公室,当听到办公室的房门传来啪的一声关门的声音之后,苏晴婉再也坚持不住,流下了热泪来!泪水滚滚,苏晴婉轻声低泣着,双肩无助的抽动着,她的心中,感到了相当的无力!

苏晴婉哭泣着,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样才能够停止得下来,那内心深处早已经是一片的混乱。她哭泣着,身子一个踉跄,在这一时刻里边,似乎是就要摔倒了!

苏晴婉的身子并没有完全的摔倒在地上,而是在这会儿,突然的一双有力的胳膊,将他给拥在了怀里边。一个温暖而安全舒服的怀抱,让苏晴婉感到了无比的安全感!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欧阳炎宇的声音传进了苏晴婉的耳朵里边,他温柔的将苏晴婉给搂着,让她感受着欧阳炎宇身心所有传出来的对于她的宠溺,对于她的关心,还有那浓浓的爱护!

“欧阳,欧阳,欧阳啊~!”苏晴婉转过了身来,趴在欧阳炎宇的怀里边,嘴里边吐出一串极不连贯的话语声来。苏晴婉的声音却也终于是发泄了出来,大声的,哭了出来。

“好了吗?婉儿啊,你要是再这样叫下去,别人可就是会认为,是我欧阳死了,你才会这么伤心的呢!”欧阳炎宇嘴里边再一次的说着话,他想着办法,来让苏晴婉可以振奋起来。不论如何不可以让她一直的处于如此伤心地步啊!

“呸,讨厌,你想死啊?哼!”苏晴婉听着欧阳炎宇的话,嘴里边一声嗔呼,却也不好意思再继续的哭下去了。

“呵呵,我可不想死啊,现在你可是自由之身了,我和你,不就是可以有了一个全新的,完美的开始了吗?所以,在现在的这种情形之下,我又如何的舍得死呢?”欧阳炎宇嘴里边说着话,双手搂着苏晴婉,在轻轻的轻抚之下,将那所有的关切,完全的,都传递了过去!

“哼,告诉你,既然你明白,你是惹上了我,那么,你现在就算是想死,也没有那么的容易了!听清楚了欧阳炎宇,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你不论要做什么,都得告诉我!还有,就算是你要死,也必须得有我的批准才行,要不然,死都不可以!”听着欧阳炎宇的话,苏晴婉的心中好受多了。

她扬起了头来,嘴里边用一种凶巴巴的语气说着话。只是在这会儿,苏晴婉的脸颊上,依然的是带着泪水!这让她看上去,显得是相当的娇怯怯的。看着苏晴婉的这一种情形,欧阳炎宇忍不住大笑出声来。当然,他更是没有忘记,伸出手来,轻轻的捏了捏苏晴婉的脸颊。这个小女人,真正的是好迷人,好醉人!

“婉儿!”欧阳炎宇搂着苏晴婉,嘴里边轻声的呼唤着。

“嗯?”苏晴婉这会儿也平静了下来,内心的痛楚总算是被驱走了。和欧阳炎宇之间的情感,总算是又恢复了平常。

“嫁给我吧!”欧阳炎宇嘴里边诚挚的说着话,紧紧的将苏晴婉给搂在怀中。

“不!”苏晴婉听完欧阳炎宇的话,嘴里边坚决的回了一句话。

“为什么?”苏晴婉的坚决,让欧阳炎宇可是大受打击。他一脸的不安,带着一丝丝酸酸的语气,问着苏晴婉。

“为什么?哼!”苏晴婉看着欧阳炎宇的样子,却嘟起了小嘴儿来,她伸出手来,指了指欧阳炎宇,“你这个家伙,就凭这么一句,就可以叫我嫁给你了?哼,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是刚离了婚,我是弃妇,是弃妇啊!知道什么是弃妇吗?弃妇就有一个权利,那就是弃妇可以因为自己的心情不好,而必须要有开心的权利,明白了吗?”

苏晴婉大声的说着话,她现在发现,就算是去数落眼前的这个男人,内心里边,也会是感到无比的快乐和兴奋的!

只是,苏晴婉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的眼睛却瞪得大大的了!因为在这会儿,苏晴婉看到了欧阳炎宇的一只手,托着一个精美的盒子,送到了她的跟前来!在这一个盒子里边,放着的是一枚大大的钻石戒指!

钻石晶莹,可以轻易的反射出人的影子来!苏晴婉看着那璀璨的钻石,心中一片的激荡!不由自主的,苏晴婉感觉到了内心一阵的感动,她的泪水,在这会儿,又一次的要滴落下来了!

“别哭,乖,今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哭泣了!嫁给我,我要给你的,就是幸福!我一定会让你不再哭泣,我一定会让你开心的,幸福的过这一生的!”苏晴婉的泪水并没有掉落下来,欧阳炎宇拥着苏晴婉,嘴里边诚挚之极的说着话。

“嗯,欧阳,我相信你!”苏晴婉也用力的点了点头,她当然相信欧阳炎宇的话,她完全的相信,欧阳炎宇一定可以给自己带来无比的幸福和快乐!

徐东阳走出了苏氏,远远的,他再一次的回过头来,望了望苏氏的办公大楼,再一次的,深情的望了望苏晴婉所在的那一层楼。

“哎,别看了,过去的都过去了,既然得到了自己所想要的,就再一次的全力拼搏吧,得到属于自己的更多更美好的一切吧!”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契约娇妻】 或 【亲爱的】 或 【好久不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

契约娇妻:亲爱的,好久不见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19/6/16 16:59:50

她以为初恋是最美好的,却不想,在校园的树林里发现初恋男友与同学杨美琪偷情,她苦涩一笑,原来并不是每个人的初恋都有美好的回忆。 六年后,她爱上了富家子弟叶韦明,在他的强势追求下,她答应与他订婚,却不想,在订婚的前一个晚上,她发现叶韦明与另一个女人发生关系。 她失望的看着一张悔恨又震惊的脸,苦苦一笑,她发誓,从此,她再不会相信爱情! 伤心的她以酒买醉,却不想和她最好的同学兼好友司徒轩发生关系。 司徒轩说,我爱你,在很久以前。 她笑了,我已经不再相信爱情,更何况,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司徒轩说,无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