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邪王的三嫁妃 > 邪王的三嫁妃完整版免费阅读第2章《邪王的三嫁妃》

邪王的三嫁妃完整版免费阅读第2章《邪王的三嫁妃》

发表时间:2019/10/10 1:24:34来源:微阅云热度:

《邪王的三嫁妃》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古言类的小说,全文讲述:佟若雨接过姻缘本子走到新妇跟前,带着一抹阴柔的笑弧把本子递给她说:“这上边是我花了两天的时间把整座屿古城未婚男子的名字,...

邪王的三嫁妃

  邱凌空看着她质疑的样子,一脸肯定地点点头说:“没错,六位舞姬。”他又勾起一抹贪婪的笑弧说,“飞天舞坊,听说过吗?舞坊的每个姑娘都姿色妖娆,只要见过她们的男人,无一不被她们的姿色所倾倒。”

  “我听说过!”另外一个男子略显激动说道,“简直天仙下凡!尤其是她们的六个台柱——飞天、凤舞、灵越、衔珠、惊鸿、红枫,只要能看上她们一眼,即使马上死掉也不枉此生!”

  “男人。”佟若雨轻蔑冷嗤一声,傲慢的明眸了又多了一丝好奇,小声低念,“名字好奇怪呀。”

  “这不是她们真实名字,只是她们的称号。”邱凌空略显急切解释,“飞天舞坊是我们这一带最大的舞坊,小舞姬有二十六人,能让这些小舞姬上门跳舞,已经是莫大的光荣。还有十七个熟舞,她们都精通琴棋书画。十二个固舞,她们一般随着六个台柱共舞,而且,是最有希望成为未来的飞天、凤舞、灵越、衔珠、惊鸿、红枫。”

  “哟。”佟若雨勾起一抹兴趣盎然的弧度,睨向邱凌空讥诮道,“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对区区一间舞坊这么了解,常客?”

  邱凌空努了努嘴没有说话,佟若雨也不再逼迫他紧接着问:“好吧,先说说那六个把我未来相公迷得晕头转向的女人是何方神圣。”

  邱凌空抿了抿唇微笑说:“其实,我对她们也不太清楚,她们对我来说,就跟天上的仙女一样,既梦幻又神秘莫测。”

  “重点。”佟若雨不耐烦说道,“别说废话。”

  邱凌空努了努嘴笑笑说道:“我真的不太清楚,因为她们一直很神秘,除非是有身份有地位,像熊嚣刚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得见她们天姿容颜。但是,我打探过,她们六人之中,飞天最为美艳,而且冰雪聪明,但是为人冷若冰霜,不喜近人,但也是熊嚣刚最疼爱的。”

  佟若雨单手托着下巴,随即浮起一抹诡秘的笑意兴趣盎然低念:“她就是我最大的对手是吧?冷若冰霜的飞天,我记住了。”她又看向邱凌空身边的男子说,“妖风,我让你带来的东西呢?”

  妖风潇洒地甩了甩发鬓,他这人长得普通,可以说没什么可以让人记住的特点,唯独他的声音,像鬼风过山洞一样,听上去阴阴凉凉,让人禁不住打几个寒战。

  “带来了。”妖风随手拿出一个本子来递给她,红色的本子上面写着“姻缘本”三个字。

  佟若雨接过姻缘本子走到新妇跟前,带着一抹阴柔的笑弧把本子递给她说:“这上边是我花了两天的时间把整座屿古城未婚男子的名字,既然你都穿了嫁衣,随便选一个吧。”

  “什什么意思……”新妇呆愣问道。

  “没听懂?”佟若雨试探问道,新妇愣愣点头,佟若雨摆出一副耐心的样子娓娓道来,“这本子上的男子都没成亲,你们这群迫不及待穿嫁衣的女人,又找不到要娶你们的人,因为熊嚣刚是我的囊中物,所以,我想给你们这些落选的人都安排了一段姻缘。”

  “凭什么?”新妇怒声责问。

  “就凭我的未来相公是熊嚣刚。”佟若雨脸不红心不跳说,新妇正要反驳,佟若雨随即竖起三根手指说,“当然,我不会仗着自己的身份专制蛮横,我会给你三个选择。一,在这姻缘本上选个适合的男人嫁了;二,马上离开,并给我到外面说,熊嚣刚是个性无能的;第三,等我当了熊少夫人后,我亲自给你选丈夫,瘸的、脑残的,只要你不喜欢,我都可以给你。”

  “……”众人禁不住抹了一把冷汗——这样还不蛮横专制,简直就将霸道发展到最顶峰!

  佟若雨看着欲哭无泪的新妇温婉笑了笑问:“想好了没?三选一。”

  新妇顿时扑跪下来求饶:“佟千金!佟大小姐!你饶了我吧,我自认没有能力跟你争,你就饶了我吧!”

  佟若雨温婉的脸霎时多了一丝不悦之色冷声问道:“你觉得我在为难你?”新妇两眼汪汪不敢说话,佟若雨抿唇笑了笑说,“这样吧,让你随便嫁一个人的确委屈,选第二种吧。”

  “老侯爷会杀了我的!”新妇抓着佟若雨的衣衫哭喊求饶。

  佟若雨俯下身来挑起她的下巴,满带挑傥的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冷声说道:“别在我面前哭,我不高兴。我告诉你,我不但嫉妒心强,容不下任何正在或者曾经跟我抢男人的女人,而且不懂得怜香惜玉,我特别讨厌哭泣的女人,你最好马上给我把你的泪水藏着掖着,否则,有你好看的。”

  新妇忙哽咽着不敢再流一滴眼泪,又可怜兮兮地看着她求饶。

  佟若雨毫不理会她委屈的样子,继而傲慢挺直身子又睨向妖风说:“你负责带她离开,而且,要给我派人好好监视她,如果她没有办到,那我亲自给她选丈夫。”

  “是。”妖风应了声忙像揪小鸡一样拎着我见犹怜的新妇走去。

  佟若雨拧了拧手腕,斗志盎然笑说:“为了早点见到我的未来相公,我得马上去会会我的对手,时辰也不早了。”

  “主子,”邱凌空谨慎提醒,“飞天舞坊有两个很厉害的护院,他们特别忠心,不畏权贵,下手狠毒,只要招惹六个台柱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你千万要小心。”

  “跟我比,谁狠一点?”佟若雨接过另一个人递过来的包袱诡秘笑问,邱凌空笑笑不语,佟若雨扬起一个妖艳的笑容继而潇洒向外走去。

  “主子!”邱凌空又急切喊了声,佟若雨沉下脸不悦扭头睨了他一眼,邱凌空轻扯嘴角笑了笑说,“你能否顺利嫁出去不是重点,重要的是,必须全身而退,天亮之前务必离开熊府,兄弟们的脑袋都搁在你肩上。”

  “就是就是!”另外四个人迫不及待应和。

  “不想这么早穿寿衣,就给我好好守着嫁衣。”佟若雨胸有成竹笑了笑快步走去。

  回廊处,走来的两个下人看见前边的女子,明媚的阳光映落在她妖娆玲珑的倩影上,看她折纤腰以微步,头上倭堕髻斜插碧玉龙凤钗熠熠生辉。

  “你是什么人?”其中一个下人还是禁不住问道。

  首先,府上是没有丫鬟的,即使新夫人带来的陪嫁丫鬟穿的是清一色的粉色罗裙,绝对没有这背影所显露的婀娜体态。第二,就算是被选进来的小妾,也应该穿着映红的嫁衣,而她不是。

  走在前边的佟若雨顿时止了止脚步,沉厉的脸旋即变得温恬恰意,她捻着手中轻纱,轻勾红唇,不紧不慢转过身来,带有半分茫然半分不悦问道:“你们跟我说话?”

  “……”两个下人看见她的姿容霎时噎了一口唾沫,把原有的嚣张态度一下子压了下去,不停啧舌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美!实在太美了!。

  她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眸含春水清波流盼,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呈皓腕于轻纱。上束粉色绸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外披一件薄透轻纱,将那妙曼玲珑的身材若隐若现显露出来。

  艳而不俗,柔而不娇。

  佟若雨见他们用呆若木鸡这个表情来表达对自己天生丽质美貌的赞叹,见惯不怪,只是办正事要紧,不能一直沉浸在自我陶醉当中。

  “咳!”她闷哼一声轻扬桀骜的锋芒,捻着轻纱的玉手轻抚在腰侧,正肩收腹,婀娜的身材显得丰满又高贵,她向前迈了一步沉稳而轻冷问,“你们不知道我是谁?”

  他们呆愣地摇头,佟若雨明眸厉晃动的清波多了一丝被轻蔑的不悦然后为沉着脸说:“今天是小侯爷纳妾的日子,我是奉命来给各位新夫人行教的,也就是她们的行教姑姑,流沙。我正纳闷着,这是新夫人住居的地方,为何就只有这么几个人巡逻,今天是什么大日子,万一出了差错,谁负责?”

  “小的知错!小的知错!”两个下人连忙争先认错。

  “罢了。”佟若雨淡漠甩了甩手中的丝帕,再带着几分老气横秋的傲慢冷声吩咐,“带我过去吧,我代小侯爷给新夫人一点训示。”

  “是是……”两个下人一边点头一边引路。

  佟若雨暗眼浮起一丝洋洋得意之色然后莲步生花走去。别怪她浑水摸鱼进来还狐假虎威,怪只怪熊嚣刚他躲得太紧又傲慢,而且,今天熊府太混乱了,若丢上个一两千黄金,相信也没有人会在意,更何况就多了一个行教姑姑。

  不一会儿,外园的十六个新夫人,除了被妖风带走的那一个之外,其余十五人都被召集在院子里面。

  佟若雨迈着优雅的步子在十五位新娘子走了一圈,然后不紧不慢解释:“不要惊讶,不要好奇。我是你们的行教姑姑,流沙。虽然你们被选进侯爷府,但是,不代表你们就有资格侍候小侯爷。”

  十五位新娘子着急而又迷惑对看一眼,只是恭敬地看着佟若雨,谁也不敢插言。

  佟若雨站到台阶上睨视过去,话如轰雷般,沉稳而有力吩咐:“半柱香时间,统统给我把你们脸上的所有胭脂洗干净和将头上的所有饰品摘下来,散发素颜给我到这里集合。迟到者,离开。点香。”

  话语清晰凌厉,一个字都不含糊。

  “……”十五位新娘错愕地愣了一下,当下人搬来桌子放上点着香的香炉后,她们顾不得仪容一股烟似的争先跑了。

邪王的三嫁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邪王的三嫁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邪王的三嫁妃

邪王的三嫁妃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19/9/25 1:41:42

一次全城纳妾造就了灭城的阴谋,一朝城破,她家毁人亡,沦落风尘。 她不是猛将,却令朝纲上下振动,三军闻风丧胆,敌军俯首称臣。 她不是舞姬,却一舞倾城救太子,一舞愤怒辱群臣,一舞血溅大殿清朝纲…… 她是红颜非祸水,却招来风流成性的老皇帝逼婚,性情淡漠的太子也为之按耐不住,痴情如火的王爷望眼欲穿。为保良人,她只好狠心割爱,毅然下嫁他人。 大师劝道:不能再舞了,否则性命堪忧。 她傲然眺望:不舞也罢,复仇路上,谁敢与争辉? 大师再劝:锋芒太露不好,懂得韬光养晦才是正道。 她低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