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 > 私宠小妻:总裁别傲娇 > 《私宠小妻:总裁别傲娇》小说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私宠小妻:总裁别傲娇》小说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9/7/27 3:29:00来源:微阅云热度:

《私宠小妻:总裁别傲娇》是剧情极佳的豪门风格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师哥招手,示意屋里其他的女人离开。只剩梅诗雪跟胖老板两人。...

私宠小妻:总裁别傲娇

“这可是咱这儿的老主顾,富豪一个,你好好伺候着点儿。”

梅诗雪点了点头。

师哥招手,示意屋里其他的女人离开。只剩梅诗雪跟胖老板两人。

胖老板挤成一条线的眼睛色眯眯地打量着梅诗雪,赞不绝口,“小妞儿长得不错,过来,陪哥哥喝一杯?”

就你还哥哥?你没超岁数?

现在的人辈分真是越来越乱了。就说她家邻居一个大老板,54了,比她妈妈田小景还大10岁。新找了个年轻姑娘结婚,生了儿子三岁。他儿子看见田小景时,他就让儿子管田小景叫‘奶奶’。梅诗雪就不明白了。怎么54岁的喊爸爸,44岁的就要喊奶奶?

算了,反正有过伺候路世恒的先例了,再来一次也无妨。何况这个不用像上次那样献身,喝点酒就行了。

梅诗雪在胖老板旁边坐下,刻意留出一点距离。

“离那么远干吗,坐到哥哥这儿来。”

“好。”

梅诗雪刚挪了下,就被胖老板一下揽进怀里。梅诗雪没防备,吓得差点叫出声来。胖老板的胸膛全是软趴趴的肥肉,梅诗雪被闷得几乎喘不过气。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真的是……比路世恒差远了。

好不容易挣脱他的怀抱,梅诗雪笑道:“先生,我陪您喝点儿吧。”

梅诗雪说着,伸手从冰桶里拿出一瓶伏特加,倒进两个杯子里。

桌上摆的那几瓶都是些香槟王、红酒之类,度数最高那瓶也就是威士忌。

刚把酒杯递过来,胖老板就一手放在她大腿上,猥琐地笑起来,“妹妹,不如咱们喝交杯酒吧?”

他的肉手在梅诗雪腿上摸着,逐渐向上移。梅诗雪赶紧退了一下,“好,就听您的,喝交杯酒。”

二人双手从对方胳膊穿过来。她对自己的酒量有绝对的自信,只要能把他灌倒,就没事了。梅诗雪一饮而尽。

“先生,你看我都喝完了,你怎么不喝呢?”

胖老板把梅诗雪的腰一搂,道:“你亲哥哥一下,哥哥就喝一口。”

“……”梅诗雪毕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何况她是老好人那种,一般别人有什么事,她都答应,不懂如何婉拒。

胖老板见她迟迟不肯,从包里取出几沓钞票,往桌上一拍。全是美元。

“你陪我把这杯酒喝了,这些钱全是你的。”胖老板说着,另一只手绕到她背后,在光滑的背上摸着。

梅诗雪勉强地笑笑:“不了,我看我们还是……”

她试图挣脱他的束缚,却发现这个人的力气很大,紧紧制住了她。

“小妞儿,我告诉你,你今天别想跑了。”胖老板肥腻的身子将梅诗雪压了下去,如泰山压顶。

“你以为这儿的小姐怎么挣那么多钱,不都是卖的?”

“别这样!”梅诗雪吓得脸色惨白,拼命挣扎。

难道她又要被人给……为什么同一天会经历两次这种事?如果路世恒对她来说是噩梦,那这个死胖子就是让她想起来就会吐的那种。

胖老板开始解皮带。

梅诗雪见状,慌忙抓起桌上的酒瓶狠狠砸了上去。

“砰——”酒瓶应声而碎,散落了一地的碎片。

“啊——”胖老板捂着头惨叫起来,鲜血从指缝间流出。

“对不起!对不起!”梅诗雪万万没想到会见血,连连道歉。不过现在逃命要紧,她抓起桌上的手袋,跌跌撞撞地朝门口跑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胖老板揩一把头上的血,不顾疼痛地追上来,抓住她后面胳膊向后一甩。他的力气很大,梅诗雪又穿的细高跟鞋,重心不稳,一下子向后栽去。

“咚”的一声闷响,梅诗雪重重地撞在了沙发上,身下是刚才碎掉的酒瓶碎片,割伤了她娇嫩的皮肤。

她被再次抓到了沙发上,已经无力再去挣扎。

“对嘛,早这样听话不就好了?”胖老板笑起来,开始脱上衣。

真的已经没机会了吗?

老天怎么对她这么不公平?

私宠小妻:总裁别傲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私宠小妻】 或 【总裁别傲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私宠小妻:总裁别傲娇

私宠小妻:总裁别傲娇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19/6/20 11:06:31

“路世恒,我求求你,放我走吧……”她不止一次地跪在他脚边苦苦哀求。他单膝跪在她面前,把她拥入怀中,漆黑的眸子如黑底沉冰。“梅诗雪,你这一生的归宿就在这里。不要妄想别的了。”他冷漠的口吻将她的希望击碎。与男友私奔,被他抓回,他无情地打断了她的双腿。他居高临下地用余光俯视她,冰冷到她感觉不到一丝温度,“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你就必须留在我身边。”她忍痛拖着一双断腿爬到他身边,颤抖的手去捏他的裤脚,双眼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