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我的凡人夫君 > 我的凡人夫君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18章软父亲硬儿子

我的凡人夫君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18章软父亲硬儿子

发表时间:2020/8/11 5:00:09来源:掌读热度:

《我的凡人夫君》是一本现言类型的小说,精彩阅读:陪来的凤母沈氏望着一团血肉模糊,直拧眉头。...

我的凡人夫君

南宫甯把上了个土巴老而被敲的事径走,灵界中传得沸沸腾腾,不久传来杨休的耳朵里,杨休丢下课业,与金钰奔去灵界药仙居。

主理的锦行望着没存几丝气的董卓,摇了摇头,南宫甯折身起来,声声哀求无助,发信去请南宫阙,南宫阙走得不远,回来的恰恰好。

陪来的凤母沈氏望着一团血肉模糊,直拧眉头。

南宫阙驱走了屋子内的人,卷起袖子,抄刀上阵之下,土巴老尽一声不哼,也算是铁铮铮的汉子,便没那么讨厌,把眼再觑了觑骄纵的子女,整理伤势的心情荡然没有,不负责任的走了。

南宫甯抓着舌,好歹也是亲爹,搞得跟后爹似的,倒是殴打的后爹过来望病,“为父下手重了些,甯儿是不是很痛”。

飞凤堕入魔道,坏的时候咬牙切齿,好的时候恨不得捧了心双手奉上,哼哼唧唧的呼了痛,飞凤扯高嗓子喊南宫阙。

“你不是神医么,怎这点伤势还吃不住”

南宫阙瞟了瞟肇事者,还不是拜你所赐,现在倒知道心疼了,低下头,脓包的女儿更脓包了,可到底是自己的,横着的一颗心就此软了下来。

杨休把着两扇闭着的门,眼睛着急万分的透过细缝往里看,金钰也很急,飞凤在灵界是个出了名的虐待狂,他在卓哥左右看着,一不留神,卓弟死了倒是轻的,来个魂飞魄散,董家就绝后了。

“唉哟”,南宫甯的呼天抢地透门而出,董卓却一声都没有,杨休双手拍门,“卓弟,卓弟你怎样了”,几拍不开,横冲直撞进去,见人就打,“我卓弟好好的,你这个没心肝的把他打成这样。”

猎猎的拳头再三落下去,南宫阙危险的眯起眼,见过胆大的,没见过飞凤都敢招惹的,杨休哪知后果,得手两下,更是没有顾忌。

飞凤刚要上脾气,看着一张七八分似自己的脸,指节松了开,改掌握住落下的拳,“他没死,你发什么大气”,瞪起眼睛又道:“本君教训子女,他巴上来,怪了谁去。”

话外之意,怪董卓才对,杨休心灰意冷的抽开手,大步过去,翻抗了董卓在背上,“钰儿走,灵界以后我们不必再来。”

南宫阙冷冷着眼睛,耳里飘来去昆仑墟找白叔叔,心目了然的看了飞凤一眼,“他们去找白泽,不知白泽会怎样。”

飞凤也是冷冷的,“白泽的身手,即便找上本君,本君也不怕他一分。”

“不怕白泽,阿如怕么”,南宫阙有种观热闹的恶趣。

飞凤眨巴眨巴不太清晰的眼,挪了尊驾。

落在昆仑山门的杨休指了指天际飞来的朱色身影,“白叔叔,他毒打子女不算,侄儿的弟弟也被打至半残。”

白泽拿眼瞅了瞅,点了阴阳双阵封山,飞凤落在结界外,气结道:“老弟是什么意思?”

杨休喋喋的数落飞凤的罪孽,白泽义愤填膺,不怕落自己的面子,更不怕跌飞凤的面子,有种撕破脸皮对着干的架势。

飞凤左顾右虑,打进去易出来难,折身而返,杨休暗暗鄙视,自封君上的软男人、胆小鬼,灵界有了他坐阵,那是蒙羞。

白泽看了恨飞凤入髓的杨休,有惊有不解,不敢耽搁的去保董卓的命,同时灵界中的南宫甯脱身出药仙居,在沈绿如的阻扰下不要性命。

“爹他打女儿的心上人,娘不去管束爹,拦女儿作何”

南宫甯拂开绿如软下的手,行色匆匆,绿如回神跟去,半途遇着飞凤,冷冷擦肩时头也不转。

飞凤掉身拦住,慌乱上脑,“如儿,你听为夫说。”

绿如冷静下心情,“庭钧的性子好改改,要不儿女一个一个离心,怎好安生。”

飞凤轻掀薄唇,始末详尽的说了一遍,绿如垂睫喟叹了声气,双双过昆仑,强撤了阴阳阻挡,迎上了掌山的尹洛。

尹洛抬袖挡了挡毒辣的日头,“掌门师弟不在山门,去南边了。”

“甯儿呢,可知她去了哪”

绿如连珠炮般的发问,尹洛从不管白泽的去向,脑中抓住一丝掠过的亮光,“青离来过,凤母找到青离,也许能找到。”

青离去了人族便隐了气息,和凡人没甚分别,要找他着实费一番工夫,绿如再叹了气,“罢了,甯儿疯够了,自会归了家。”

尹洛展臂拦住要走的绿如,“尹某还有一事要说。”

飞凤爽直,“这就说来。”

尹洛靠近两步,“蟾儿在何处。”

飞凤不隐不瞒,“和冥玉在冥界主事。”

既在冥界,便不会随意走动,那前几日过来的男子是谁,白泽又一口一个侄儿的亲热,难道飞凤膝下还有个孩子,透了些风声给飞凤,飞凤摸了摸下巴,记下此事,来日找着了甯儿,再具细探探。

绿如听得不明,倒问飞凤何事,飞凤温温贴上话,“没说甚,如儿不必问太多。”

尹洛送走来客,发了灵蝶往南三日,白泽抬手接住,灵蝶五彩的双翅扇了扇,嘴里传话,“灵界凤母来访,掌门师弟何在。”

事有轻重缓急,山中又没甚要紧事,白泽捏了蝶儿,嘴里念念几句,放了归去后进了杨休的屋子,杨休正将书卷整理停当。

“侄儿要出去?”,白泽一脸吃惊。

杨休把书几卷几卷的归了书奁,方稳稳的接了话,“秋试在即,侄儿和青离便要上京去。”

白泽探手进奁,随意一卷都是沉沉的,眼里再点了点,四十卷带着上路,京城到了,不用应试,心也疲软了,望了望悠闲的青离,青离也是要去的,却松快许多。

青离摊开手,书都在脑子里,功名大小也无所谓,自然这些物事一样不拿也可。

白泽从青离身上收回眼,灌在杨休身上,“功名能不能取到不打紧,身子骨紧要。”

杨休卷了的衣袍塞满一只方形的衣奁,想着早先下誓要建了金屋来藏钰儿,那就势在必为,举目对望道:“侄儿已是举人,此番余夫子使了人力保举上京,得不了状元,拿个进士稳当”,亲近了几分,含笑又道:“习武之人的身子骨硬邦邦的,累不着。”

我的凡人夫君

我的凡人夫君

  • 来源:掌读
  • 时间:2019/6/20 16:40:13

住进杨家百年,搬了快死的蛇哥入窝;修成人形,蛇哥走了,杨父重新领了回去;有天,杨家书呆表白,说要等她长大,便要结为连理;答应吗?金钰是鼠妖,杨休是人,人妖在一起,天打雷轰;于是乎,双双修仙,杨休外兼考状元;眼看日子越来越好,九命猫妖要来索命,负累夫君一命呜呼,成了魔界太子;云泥之别呀,夫君也把自己忘了;金钰抓舌,都说女追男隔层纱,怎就一直捅不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