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你是我幽冷的深渊 > 你是我幽冷的深渊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19章刀不及身肤不晓痛

你是我幽冷的深渊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19章刀不及身肤不晓痛

发表时间:2020/8/14 19:45:22来源:有书阁热度:

《你是我幽冷的深渊》是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不过,冷霆深是他们医院的大财主,医生不敢得罪,只好按照步骤,采集资料,鉴定。...

你是我幽冷的深渊

冷霆深黑色的眸子闪过一抹沉痛,又飞快消失。

他慢慢的松开陆邵阳的衣领,再开口,声音已经是嘶哑低沉,“她的墓地在哪里?”

“在东南方。”陆邵阳摸着被打肿的嘴角,露出一抹讥笑,“是她自己选的地方,说是风水好。”

冷霆深正要拿烟的手指一顿。

风水好?

顾心遥所谓的风水好就是不让他找到吧。

那个女人,到底都要摆脱他。

心,突然涌上一阵刺骨的疼痛,像是针扎那样,很快弥漫全身,疼的他连手里的香烟都拿不住,掉在地上滚了一圈。

好疼!

不止是心,还有头。

太阳穴突突的跳的厉害,嗡嗡作响。

“你怎么了?”陆邵阳发现了冷霆深的不对劲,他的脸色太难看了,比他这个挨揍的人都要难看。

“唔!”

冷霆深用力扶着额头,等那阵剧痛过去之后才有力气开口,“我没事。”

他摇晃着起身,看向东南方,“她的墓是哪一块?”

“我就知道你不会死心。”

陆邵阳不知道想到什么,冷笑一声,从口袋掏出一样东西丢给他,“自己去验吧。”

“这是什么?”冷霆深看着手心的小瓶子,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嘴唇哆嗦了一下。

“遥遥的骨灰。她被撞的脸都烂了,全身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所以我把她的尸体领回来之后就火化了。”

陆邵阳抛出最残忍的答案,“你不是不相信么,可以去查,看看这些骨灰是不是她的。你一心想要找回的女人,已经死透了。”

陆邵阳说完,以为冷霆深会像之前那样扑上来对他又打又踢,结果,什么都没有。

冷霆深只是紧紧攥着那一捧骨灰,像是攥住什么珍贵的宝物一样,整个人像是丢了魂。

“我会查。”他嘶声说着,“如果让我知道你骗我……”

陆邵阳苦笑,“如果可以,我也宁愿这一切都是假的。”

冷霆深转身,一步一步走的异常缓慢。

短短几百米他像是走了半辈子。

回到车里,冷霆深把自己重重的抛在后座,整个人像是刚结束了一场漫长的长跑,胸口不断的起伏。

他把那个瓶子放到眼前,目不转睛的看着。

这里面,是那个女人的骨灰?

这么小小的一个瓶子,就把那个坚韧自强的顾心遥给装进去了?

怎么可能?!

冷霆深啪的一声攥紧掌心,任由瓶身尖锐的棱角刺痛他的掌心,他发动车子,飞快的赶往医院。

医院,DNA鉴定室。

冷霆深把瓶子扔到医生桌上,又拿出一份顾心遥的身体检查记录,“给我查,这里面的DNA是否跟这女人吻合,要快。”

“是。”

医生诚惶诚恐的接过,倒出来一看,立刻大惊失色。

这瓶子里装的,居然是一小把骨灰。

这……

哪有人拿骨灰来做DNA鉴定的。

不过,冷霆深是他们医院的大财主,医生不敢得罪,只好按照步骤,采集资料,鉴定。

半小时后!

医生拿着结果,站在冷霆深面前汇报道,“冷总,鉴定结果出来了,DNA结构相同,属于同一个人。”

“是吗?”冷霆深怔忡的开口。

医院里来来往往的声音他听不到,医生关切的眼神他也看不清,满脑子就只有一句话。

“这两份DNA结构相同,属于同一个人。”

同一个人!

骨灰是顾心遥的,资料也是顾心遥的。

那女人,真的死了。

就像陆邵阳说的那样,死透了,被烧成了一把灰。

冷霆深的双手剧烈颤抖起来,整个人像是再也站不住,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抱着头,发出痛苦的嘶吼声,“顾心遥!”

你怎么能死!

我还没有折磨够你!

你欠下的,还没还清。

你怎么能就这么死了!

怎么可以!

“顾心遥!”

冷霆深的拳头重重砸在墙上。

一拳又一拳,墙壁被砸出一道道裂痕。

更别提他的手背,早就已经血肉模糊。

“顾心遥!”

男人痛苦的嘶吼声响彻整间医院,似是带着极大的痛苦。

“冷总,冷总……”

所有医生震惊不已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反应半天才扑过去,想要制止男人疯狂的举动。

“冷总,你冷静一下,这样打下去,你的手会废掉的。”

“滚,都给我滚开。”

谁知道,冷霆深根本就不听他们的,他挣脱医生的钳制,整个人像是一头失去了理智的猛兽,只会伤害自己。

秘书在一旁看的着急,不得已只能冲保镖吼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让冷总冷静下来。”

你是我幽冷的深渊

你是我幽冷的深渊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6/20 19:04:56

她用尽整个青春年华,爱得刻骨铭心的男人,第一次碰她,却只是为了离婚。他步步紧逼,派人毁她容,割她舌头,甚至还要挖了她的孩子和子宫……只为让她这辈子,都活在人间炼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