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俊俏小妾哪里逃 > 《俊俏小妾哪里逃》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俊俏小妾哪里逃》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0/1/20 1:18:09来源:微小宝热度:

《俊俏小妾哪里逃》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全文讲述:叶小乔哭喊道,“不,我求你,我求你放了我。”声音越发的哽咽,叶小乔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那哭声,断断续续。...

俊俏小妾哪里逃

在这个府邸,不管大事小情,只有他钟泽凌说了算,她叶小乔又算是什么?她说不可以就不可以吗?呵,笑话,只有钟泽凌说可以的权利,而没有她叶小乔说不可以的资格,这就是身份的区别。

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而她,却是一个一文不值的乞丐女。

他想要做到的事情,还没有任何人能够去阻止,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十五岁的黄毛丫头,或许是她那粉嫩的脸蛋,使他难以抑制住体内的,那熊熊烈火,又或许,是对这承欢的渴望,使他冲昏了头脑,兽性大发。

叶小乔见其并没有停手的意思,低怒道,“你混蛋,我才十五岁。”或许,年龄的底线,会使他手下留情,可叶小乔心中并没有把握,她会就此逃过一劫。

此言一出,钟泽凌微怒,扬起手就是一个耳光,“叶小乔,你敢骂本王?”在他的记忆里,还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对他出口不逊,她叶小乔绝对是第一个,也会是第二个。

虽说晋阳城是一个小城,可那皇室子弟,尤其是像钟泽凌这样的,高高在上的王爷,那身份,是何等的最贵,是何等的高贵,岂能容忍他人谩骂?不管这晋阳城是如何的衰落,他都是一个王爷,有着他人未曾拥有的王者风范,是身份的彰显,同时也是“皇室”二字的定位,身份,自然就高她一等。

叶小乔捶打着他的肩膀,低怒道,“你滚下去,听到没有?”虽说在现代,她是一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孤儿,可她还从来没有被人抽过耳光,这是第一次,很明显这一次,叶小乔彻底将他那帅的掉渣的第一印象,统统抹去。

钟泽凌单手,愤愤的攥住她的手腕,“叶小乔,你最好搞清楚你的身份,若不是思琳身体不适,你就是请本王来,本来都不来,因为看到你,本王没兴趣,一个牙还没长齐的黄毛丫头,你以为,本王是对你感兴趣吗?你想错了,只是,本王承诺你,给你一个身份,让你临时为本王暖床而已。”鲁思琳每逢月圆之时,那蛊毒都会发作,若不是她身子虚弱,钟泽凌又怎会如此?

叶小乔低怒道,“钟泽凌,你这个混蛋。”此时此刻,钟泽凌的形象,是从帅的掉渣第一印象,到“混蛋。”这样的转变,着实有些快,这样的转变的速度,着实令叶小乔大吃一惊。

钟泽凌攥住她的双手,使劲一捏,嘴角泛起弧度,似笑非笑,道,“小丫头,你还骂?你的双手,是不是不想要了?”别说钟泽凌用十成的功力,就算是用了三成的功力,叶小乔的小命都难保。

叶小乔挣扎着哭道,“你要找人暖床,你府上可以暖床的女人多的是,你别找我,求你,放开我。”叶小乔知道,这古代,不管是王朝的王府里,别的不多,就女人多,府上丫鬟,什么夫人妾侍,数都数不过来,叶小乔不明白,他为何要找她来泄火?

钟泽凌嘴角泛起弧度,微微一笑,许久后,摇摇头,道,“那怎么行?你是本王救回来的,你要报答本王的大恩才是,今天,这床,你是暖也得暖,不暖也得暖。”话落,单手褪去自己的衣服,对准位置,直接划进去,没有任何的前戏,没有任何预兆,毫不留情的一划到底,在他的眼里,“女人”如同那工具一般,当然,这“工具”是除了鲁思琳的,钟泽凌的心中,只有鲁思琳不是用来暖床的工具。

事实也是如此,他真真正正放在心上的女人,也只有鲁思琳了。

为了她,他找了多少个疑似血族之人,为她引血。

为了她,他听惯了宫中的闲言碎语。

叶小乔哭喊道,“不,我求你,我求你放了我。”声音越发的哽咽,叶小乔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那哭声,断断续续。

钟泽凌的表情越发冰冷,沉声说道,“别哭哭啼啼的,你最好乖乖的听本王的话,否则,死就是你的下场。”这一个“死”字,钟泽凌说的很是轻松,钟泽凌从来没有在意过任何人的生命,她叶小乔也不例外。

叶小乔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宁愿选择死,也不愿意被你这个畜生侵犯。”从帅的掉渣的第一印象,到混蛋,到畜生,是多么急速的转变啊,叶小乔在心中感叹,看来,不管是什么人,都不要只看外表,有的人,长的像人,他却不是人,就像钟泽凌这样,他就不是人,至少,在叶小乔的眼里,他真的不是人,是一个畜生。

俊俏小妾哪里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俊俏小妾哪里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俊俏小妾哪里逃

俊俏小妾哪里逃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11/3 2:02:45

她只有十五岁,穿越成一个乞丐,以给大户人家洗衣服为生,被王爷捡回府去,却让她陷入引血的痛苦。 当她没有任何价值的时候,被无情的赶出府。 再次相遇,他却以他人的生命相威胁,让她回府,这让她进退两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