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 > 婚前试爱,总裁的挂名娇妻 > 《婚前试爱,总裁的挂名娇妻》小说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婚前试爱,总裁的挂名娇妻》小说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0/5/30 10:09:45来源:有书阁热度:

《婚前试爱,总裁的挂名娇妻》是一本豪门类型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无奈一笑,黎清欢正往后翻,后面的纸张大概是被人撕了,都是一半一半的,黎清欢懊恼极了,翻来翻去,只在最后一页纸上看到这样一...

婚前试爱,总裁的挂名娇妻

我抬头,那样帅气的一张脸,恨不得立刻用笔将它画下来。

他伸出了手,“天气这么炎热,要是中暑了就不好了。起来吧!”

我皱眉,心想,这人是不是不怀好意?我一个人站起身来,却不觉中将录取通知书给了他,他接过,轻笑道:“1250啊?我住的宿舍正好跟你倒过来呢,0521。”

“啊?”他说的什么,我好像没太听懂。

他又是一声轻笑,将我手中厚重的行李箱十分不温柔夺到了他手里,我郁闷极了,只能有些不情愿的跟在了他身后。

“就是这里了,记住千万不能走错了哦,小路痴。”

那一刻,我又错愕了,小路痴?他怎么知道我是路痴?有那么明显么?

我看着眼前的门牌号,正要进去,他却突然转过身,笑容跟这阳光有得一拼,“我叫程墨阳,你可不准忘了我!”

墨阳?

我记得舅舅家的那个男孩好像也是叫程什么阳的吧,应该不会是同一人吧?

怎么不会呢?

或许这日记她曾经一字一句写上去的,但现在看到,真心感觉就像是在看别人的故事。

无奈一笑,黎清欢正往后翻,后面的纸张大概是被人撕了,都是一半一半的,黎清欢懊恼极了,翻来翻去,只在最后一页纸上看到这样一行字:他终究还是骗了我。

只有八个字,日期却是二零一四年的七月二十九号!

谁骗了谁?他又是谁?算了,不管了。

反正她也没印象,黎清欢无所谓的想着,将日记本合上,打开抽屉,并不算大的抽屉里却存放的满满都是照片,且这所有照片上的人,全都是同一人。

关键这照片上人还不是她,而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黎清欢郁闷了,无意翻看到照片背面,上面却只有三个字:程墨阳。

程墨阳?

黎清欢蹙眉,拿起那些照片又翻了许久,结果真在另一张的照片背面看到一行字:我记得他对我说过,我是他这一生说过最动人的情话。

她的思绪不由得再次被打乱,这个叫程墨阳的男人,与自己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来不及过多思考,门被人好一阵敲响,她烦不胜烦,打开门,却是方才在楼下与黎晚歌站在一起的那个男人。

眉间紧锁,付以泽盯着黎清欢看了许久,目光注意到她手上照片,微微叹息:“三年过去,你还是没能忘了他?”

忘了谁?程墨阳么?她不是忘了,她是根本没印象了好吧!

黎清欢索性直接摇了摇头,“不记得了。”

“什么也不记得?”付以泽目光闪了闪,满满不可置信。

黎清欢不再说话,关门走下楼梯,她对这个男人印象虽比另外几人要好得多,但没来由的,从心底里抗拒与他过多接触。

看她背影,付以泽目光沉了沉,也跟着走了下去。

程欣芸看到黎清欢跟自己的准女婿一前一后下楼,好不气愤,指着黎清欢就骂道:“黎清欢,你到底是想做什么?你勾引完自己表哥不够,还想勾引自己未来姐夫?”

“伯母,不是你想的那样!”付以泽皱着眉头,凉薄出声。

“以泽,我告诉你,现在已经是晚歌准未婚夫了,你要是对别人有啥想法,我可不会放过你!”程欣芸瞪他一眼,警告道:“清欢是我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她什么性子我不了解?不管有没有,这小白眼狼,我是一定得好好教训!”

“教训?沈夫人这是要教训谁呢?”

程欣芸话音刚落,好听的嗓音原本应是充满磁性,此刻却满满讽刺的响在客厅。

程欣芸目光错愕看向说话的人,房间内所有人都征愣住了,脸上神情毫无意外地诠释出了一个成语:不敢置信。

看着身材伟岸的男人,洛思南,他竟然来黎家了!

婚前试爱,总裁的挂名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婚前试爱】 或 【总裁的挂名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婚前试爱,总裁的挂名娇妻

婚前试爱,总裁的挂名娇妻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11/3 6:25:19

一代异世王妃,却在为后前夕遭到所谓姐妹陷害,含冤而死,一朝穿越灵魂附身成为现代童心未泯的黎家二小姐!而且这个二小姐,据说三年前为情所伤,一声不吭逃到了国外!不怀好意的家人,同父异母的姐姐更是因为嫉妒之心,给她下药?两年后回归,温顺小绵羊皮囊没换,就以为她好欺负了?她芊芊玉手一勾,眸中波光流转,霸气外露,敢惹她的,一个个踹回娘胎改造。“唉唉唉,话说,那个某某某你怎么回事,我是来跟你取消婚前协议的!不是来跟你结婚的!”某女很气愤。洛思南邪气一笑,拉人入怀:“女人,睡了我就想跑,你是不是太不负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