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撒旦的桔梗情人 > 撒旦的桔梗情人大结局在线试读第1章楔子:初遇。稚年。

撒旦的桔梗情人大结局在线试读第1章楔子:初遇。稚年。

发表时间:2019/11/3 18:29:01来源:快阅热度:

《撒旦的桔梗情人》是一本乡村类的小说。精彩阅读:“少爷,老爷让您前去书房,请您快些。”一名仆人恭恭敬敬的鞠下躬,对尹末寒说道。眼睑微抬,看着眼前的俊美男孩。不禁惊叹,眼...

撒旦的桔梗情人

“少爷,老爷让您前去书房,请您快些。”一名仆人恭恭敬敬的鞠下躬,对尹末寒说道。眼睑微抬,看着眼前的俊美男孩。不禁惊叹,眼前的孩子虽然只有10岁,但明亮的灰眸中却没有同龄孩子所该有的天真,反倒多了一丝冷漠,坚挺的鼻子下,薄唇微弯,似有一丝玩弄的笑意。

  尹末寒听到后并没有什么表情,修长的手指优雅的端起手中的咖啡杯,轻酌一口,才起身前往书房。

  待尹末寒一进书房,尹争辕就对他说道:“末寒,过来,这是冷管家的女儿,从今天开始她就是你的了。”语气中,有着当父亲的威严。可尹末寒却全然不畏惧这个父亲,轻佻的开口。

  “噢?从今天起她就是我的了?”细细的把玩着尹争辕的话,继而挑挑眉问道:“是玩具还是宠物?”尹末寒的语气充满着不以为然,但灰色的犀眸却紧盯着眼前矮自己一头的女孩,女孩睁着天真且单纯的眼睛望向尹末寒,让他突然有种仿佛什么罪恶都会融化在这双美眸中的错觉,嘴角不经意的上扬,露出了他习惯性的嗤笑。天真单纯吗?这是他生活的世界中从没出现过的词汇,他要毁掉她这所谓的天真单纯,谁让她的眼睛像水一样清澈,而他偏偏喜欢吞噬这种单纯,因为美好的事物从来都不该与他同行。

  “哥哥,你真漂亮。”这时,冷苡苒怯生生的走到尹末寒身边,暖暖的小手握住他的手。她手心的温度似乎灼伤了尹末寒那原本冰冷的心,体内竟有一丝暖意滑过。这陌生的感觉令他十分厌恶,嫌恶的甩开了冷苡苒的手,眼睛看向尹争辕,冷声说道:“既然是给我的,那就把她送去训练吧,我不希望她是一个毫无用处的玩具。”

  “什么?末寒,苒苒今年才只有5岁,冷管家把她交给咱们,是希望她从小就开始适应这种环境,以后好让她继续当好这个家的管家,而不是当你的保镖或者是玩具!”孟静容有些微怒道,为自己年仅10岁的儿子这么没有人情味而感到恼火。

  “没关系的,夫人,如果当初不是您跟老爷救了我,也许这孩子也就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不管少爷要苒苒接受什么样的安排,我和苒苒都不会有任何异议。”冷纵腾隐下自己对女儿的心疼,恭敬的说着。

  “那。。。。。哎!”孟静容叹了口气,心里有些责怪自己的丈夫,若自己的儿子不是亚洲最大黑帮的未来继承人,也许不会造就他现在的早熟与冷漠。只能摇摇头,无奈的离开了书房,实在不忍看到这么小的孩子即将去接受魔鬼般训练的事实。

  尹末寒淡然的看着母亲离开,转身对冷苡苒笑道:“告诉我,你叫什么。”

  “冷苡苒,你可以喊我苒苒。”冷苡苒被尹末寒的笑容迷惑了,随即也跟着展开了笑靥。没想到会有人笑起来这么美丽,宛如盛开的罂粟。

  “苒苒,记住,我叫尹末寒。以后,我的命放在你的手里,保护我是你的职责。如果我死了,你也要跟着我消失,如果我活着,你就要步步紧跟,明白吗?而且,除了我,你不许有任何在乎的人或事,即使”他抬头瞟了一眼冷纵腾,又冷声继续对她说道,“即使是你的父亲。”

  冷苡苒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甜美的答应:“哥哥,苒苒会保护你,只在乎你一个人。不离半步。”

  尹末寒满意的笑了,从没想过,原来得到一个女孩的承诺,自己居然会有一丝安心,即使他从不需要她的保护,但却执意把这份责任强加在她身上。是的,他要毁灭她,他要把她的单纯碾碎,再一阵风吹散。。。。。

  这年,她5岁。单纯的她只知道她喜欢这个如罂粟般妖娆的男子,青稚的她把这份承诺放在心里,从此就只默念一个叫尹末寒的男人。可她不知道,这次相遇,这份承诺,是她生命中的一场劫难,注定她不复曾经那样无忧无虑。

 

撒旦的桔梗情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撒旦的桔梗情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撒旦的桔梗情人

撒旦的桔梗情人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11/3 18:28:58

那年,她5岁,虽是懵懂的孩子,却已注定她的生命中永远只能驻有一个男人,即使她的伤心难过他看不到,可仍心甘情愿在他身边,只为年幼时的那句承诺,或许,还有内心不能对他说出口的那句我爱你。 那年,他12岁,在孤儿院中邂逅了她。即使还小,算不上年少轻狂,可他的生命在那年,就只为这一个女人而活。他不能接受她不爱他,不能接受他最爱的女人因她的失职而死,是的,她该偿命,可是,她却跟着别的男人一走了之,背叛了她5岁时对他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