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漆渊之花 > 完本:《漆渊之花》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完本:《漆渊之花》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发表时间:2020/1/24 21:15:25来源:阅文热度:

《漆渊之花》是文笔极佳的青春类型的小说。全文讲述:本来应该是客人的爱芙尔却坐在了主人的办公桌前,她低着头,不声不响地摆弄着桌上的手工艺品,熹微的阳光在书桌前的地毯上划出了...

漆渊之花

  阳光沿着窗帘之间的缝隙透入了房间,窗帘在微风中起落,房间的两侧靠着书架,上面摆满了名贵的典籍和手抄原稿,宽大的橡木办公桌立摆在阳台前。整个房间的色调偏暗,给人一种沉稳心静的感觉,似乎能够想象得到它的主人应该是一个整洁、朴素的中年贵族,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薇妮卡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看上去就像是陷进去了一样。这是一个第一眼就让人无法忘记的女孩,皮肤呈近乎病态似的苍白,修长的睫毛微微下垂,咖啡色的瞳仁始终散发着迷离的气息,同色系的双马尾如藤蔓般打着弯儿。今天她穿在身上的是一件黑白相间的连衣裙,裙摆刚好遮住膝盖,露出了穿着斑马长袜的小腿。

  隔着一张茶几,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衣物虽然昂贵但破旧,浑身充满了落魄贵族的气息,他正紧盯着桌上的纸牌,神色焦灼万分。

  这是一场纸牌游戏,纸牌上画有从平民到王公贵族等各个阶层的图案,相互之间形成一定的克制和配合,这种游戏在贵族之间非常流行,甚至被用来当成赌博的方式,所以也可以说这是一场赌博。

  “你抽中那张刺客的几率是六十四分之一,即便这样你也要赌下去吗,如果你现在放弃的话,你依然只需要还你原来的那部分就好了。”

  像是感受到了乏味似的,如黑珍珠般动人的女孩打了个懒散的哈欠,她并非是轻视对手,只是她最近的工作很累,现在的局面正如她所说的,她的“皇帝”以不可动摇的威严屹立在牌面上,能够扭转局面并一举致胜的只有“刺客”,根据规则,皇帝至高无上,只有“刺客”才能在对方没有其它牌的时候制裁皇帝。

  而现在的局面恰恰满足了这个条件,只是此“刺客”已经消耗殆尽了,剩下的六十四张牌中只存在一张“刺客”,他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那张“刺客”上。

  ”开......开什么玩笑,那笔钱......我怎么可能会这样放弃。”

  中年男人的声音在颤抖,冷汗簌簌的淌下。去年的时候,他向这个女孩的家族借了不少钱用于投资商船经营,可不幸的是他所投资的船队由于遇上了暴风雨全部遇难,出于无奈的他为了还债硬着头皮来提出了延期还债的请求。

  然后这场赌局就开始了,他要是能够赌赢对面的这个女孩,他就能债务全免,要是输了,他就得双倍赔偿。

  中年男人沉重地抬起了手,伸向了牌堆。

  “咔嚓——”

  就在此刻,书房的门扉被推开了,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吸引住了二人的注意力。

  最先映入薇妮卡眼帘的是那耀眼而又熟悉的金色,额发之下是那对凌厉的冰蓝色眸子,在厚底高跟鞋的加持下,爱芙尔比以往高出了不少,可配上她那长不大的容貌,反倒给人一种想要叹气的感觉,她就这样叉腰站在门外,一脸惊讶地看着房间内。

  在两位女孩还在相互处于惊讶状态的时候,中年男人却先坐不住了,露出了诚惶诚恐的表情:“是......是公主殿下吗?”

  爱芙尔几乎从来不在公众面前露头,但不少人都知道特劳伦斯家的女儿与公主殿下的关系非常亲密,会出现在这里的大概也只有她了。

  “这个男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爱芙尔拧起了眉毛,视线没有在男人身上多停留一刻,她没记错的话,这是她与薇妮卡约定的时间。

  短暂的惊悸在薇妮卡的眼中闪过,本来困倦的咖啡色瞳仁像是注入了兴致一样挑起,其中还夹杂着大量的嘲讽。

  “哟,这可真是稀奇呢,根据以往你的习惯,你至少会迟到一个小时以上,所以我特地把会面时间提前了这么久,实在是没有想到你来的这么准时。”

  修长而苍白的指头拨弄着茶匙的尾部,薇妮卡漫不经心地说着,目光饶有兴致地在爱芙尔身上游走。

  “哼。”

  爱芙尔愤愤地哼了一声,走到了桌旁,目光在桌面上晃动。

  “六十四分之一的概率抽中“刺客”,是这样的吧?”在了解到了现在的情况后,爱芙尔用冰刀一样锐利的目光刺向了薇妮卡。

  在意识到了爱芙尔要做什么之后,薇妮卡的神色忽然难看了起来,挑衅的态度也软了下去:“可别说你想要.....”

  爱芙尔没理她,断然地向牌堆伸出了命运之手。

  如果中年人的反应够快的话,他说不定会阻止爱芙尔,因为只要这张牌不翻开,这场赌局也就不算结束,他仍然有着打退堂鼓的机会,债务照常偿还总好过两倍偿还——可在中年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爱芙尔就已经毫不犹豫地将牌堆上最上面的那张牌掀开了,并将其掷向了桌面。

  伴随着“啪”的一声脆响,中年人一直在暴跳的心脏仿佛停止了一样,他觉得有一柄重锤暴击了他的心脏。可当他定下神来看却发现那张六十四分之一的“刺客”正平摊在桌面上。

  中年人哑声失色。

  “这......是奇迹吗?”中年人不自觉站了起来,双手呈颤抖状握了起来,那是属于他的胜利,无论这张牌是谁来抽,结果都是一样的。

  薇妮卡凝视着桌面沉默了一会,过了一会才叹出一口气。

  “谁知道呢,也许她真的有神眷顾也说不定。”

  薇妮卡耸了耸被斑马袜包裹住的小腿,目光却并不在中年人身上,而是与爱芙尔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对视,如同女孩之间特有的挑衅。或许只有她才知道,爱芙尔是一个赌运非常好的家伙,可以说是有皇运的加持,总之,如果薇妮卡要经营一家赌场的话,那么她立下的第一条规矩肯定是禁止爱芙尔入内。

  她又淡淡地补充道:“行了,你可以走了。“

  “这样就行了吗?”

  在中年人看来,薇妮卡应该会为他开出一些凭据来免除他的债务,而不是这样三言两语打发他走。

  “本来我是已经做好了你输的准备,甚至好心地为你找了一份薪资不菲的工作,可没想到幸运女神最终站在了你那边,搞得我准备的计划都要泡汤了。”

  宛如贵妇人抱怨今天的阳光太刺眼一样,薇妮卡在嘴角微微勾勒出不满的弧度,可这番话在中年人听来却像是有一条蛇在他脊背上游过,使得他的整张脸扭曲了片刻,恐惧地吐出几个字:“什么......工作......?”

  这个国家有着许多见不得光的事,而它们往往都与异端宗教和黑巫术这些诡异禁忌的东西有关,纽伦霍特每年都会莫名其妙地失踪许多人,据说他们全都是因为被怀疑与黑巫术结社勾结而被送上了秘密设置的审判庭,等待他们的最终命运既不是火刑架也不是黑牢,而是活体实验室,作为小白鼠活完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即使能够免于活体实验的命运,他们也会被送往某个矿坑充当苦力,终日与疾病和死亡相伴。

  中年人越想越觉得心中发怵,抬头抹汗的时候刚好发现薇妮卡正摆着一副满意的笑脸看着他:“看你的样子你大概也知道了,那就赶快走吧......不然的话,公主殿下可不会太高兴喽。”

  薇妮卡微微侧过头,带着讽意的目光落在了办公桌前。

  本来应该是客人的爱芙尔却坐在了主人的办公桌前,她低着头,不声不响地摆弄着桌上的手工艺品,熹微的阳光在书桌前的地毯上划出了一道分界线,使整个书房看上去明暗分明。。

  “你还不打算走吗?”

  恶狠狠的声音从爱芙尔的口中发出,她头也不抬地说。

  犹如被一桶冷水浇醒,中年人立刻反应了过来:“非常抱歉!我不该问那么多,我这就告辞!”

  门扉被有礼貌地从外侧合上,在中年人离开了之后,书房就只剩下了两位女孩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薇妮卡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整个身躯像猫一样在沙发上尽情地舒展:“嗯......唔......,怎么办,总觉得好困啊。”

  中年人当然不会想到在自己离开后,那个端庄典雅的女孩立刻就卸下了自己的矜持。作为一个有修养的贵族千金,薇妮卡在外人面前自然是保持着高压的姿态,就算是一个人的时候,她想放松也不过是拍拍自己肩膀,可是如果只有爱芙尔一个人的话,她则会表现得很随意。

  “话说真是好久不见呢......虽然想这么说,可是仔细一想,我上次见到你也不过是在两个星期以前,也不算太久。”

  薇妮卡趴在沙发上,拖着下巴。她本身就是一个看上去很不精神的女孩,总给人一种不健康的感觉,可她会通过一些小动作来冲淡自己的这种感觉,呈现出一种微微的病态美——尽管这也改变不了她真的很困的事实。

  薇妮卡·特劳伦斯,特劳伦斯大公的独生女,也只有这样的身份才有机会成为爱芙尔为数不多的朋友。

漆渊之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雄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雄梦)或者(kanshu34),关注后回复 【漆渊之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漆渊之花

漆渊之花

  • 来源:阅文
  • 时间:2019/11/20 4:05:51

棋局早已设下,只待弈者入场。拼图早已完成,只等齿轮转动。四年的一场天灾大火烧尽了欧若文亚皇室的国运,从灰烬般的废墟下逃出的只有公主一人。此时的整个世界都在发生变动,北方的同盟结成,十字军东征,拜占庭陨落,古时的神明在复苏,神圣的使命在低语。苏格拉底目送两位门徒的离去,渐渐地陷入永久的沉睡。君士坦丁立于悬崖的边缘,日夜守望着黑海的秘密。当男人们在这个世界的阳面浴血奋战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