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爱你如毒鲠在喉 > 爱你如毒鲠在喉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9章并没有认可你

爱你如毒鲠在喉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9章并没有认可你

发表时间:2020/5/24 9:51:31来源:掌中云热度:

《爱你如毒鲠在喉》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你该不会又想说,这个野种是我的孩子吧?”祁夜嗤笑一声,嘴角勾起轻蔑的弧度,“我就算再饥渴,也不会对一个胖子做什么!”...

爱你如毒鲠在喉

简黎并不觉得意外,她知道祁家非常看重名誉。而且,陈芸从一开始就看不起她,之前答应她的条件只是权宜之计。

“胡闹!”陈芸话刚说完,门外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面色铁青的训斥,“婚礼的事情已经定下来的,现在取消只会让我们祁家更加颜面扫地!”

陈芸不服气,“阿夜根本就不喜欢她,为什么要娶她?再说了,她还带着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

祁宏盛冷着一张脸,“就凭小黎救了你儿子的命!”

和性命比起来,其它什么都不重要,而且,在祁宏盛看来,简黎为人还挺不错,不考虑未婚生子的话,是个好姑娘。

“反正我不同意!”陈芸气鼓鼓的摔门而出。

祁宏盛来到床边询问了简黎的病情,安慰了一句,“祁家不会出尔反尔,你不必担心,好好养伤。等你出院了,我让祁夜来接你。”

接下来的时间,除了护士,再也没有人来过这间病房。

幸好有朵朵陪着,简黎也乐得清闲。

LD

三个月后,简黎出院了。

因为祁夜的反对,祁家没有举办婚礼,也没有宴请亲朋好友,简黎就这样厚着脸皮,带着女儿住了进来,成了有名无实的祁家少奶奶。

祁家老宅在坐落在别墅区,这里绿荫环绕,即便是冬日里,也能看到盎然的生机。

简黎每天的的任务就是把别墅内外打扫得一尘不染,然后回到卧室里,从窗户里盯着大门口,等待着祁夜的身影出现。

傍晚,祁夜洗了澡,围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简黎照例站在外面,手里拿着电吹风,“我帮你把头发吹干吧。”

祁夜瞥了她一眼,手一挥将电吹风打落在地,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

简黎心里一沉,愣了片刻,收敛起脸上的黯然,又拿了一块干毛巾走过去给他,“天凉,你这样容易感冒。”

“不要在我面前伪装这幅虚伪的样子,让人恶心!”祁夜说的很平静,像是在评价一条路边的阿猫阿狗一样,心里没有一丝波澜。

简黎举在空中的手僵住了,颤抖的嘴唇有些苍白,半晌,放下毛巾轻轻说了一句,“你饿吗?我从厨房给你拿了些吃的……”

祁夜冷冷的视线扫过桌上的小点心,都是他平时爱吃的,可今天却没有一丝胃口,甚至觉得反胃想吐。

“简黎,让你进了祁家,并不代表我认可你。你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要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把我惹急了,我保证不了会对你做什么!”

简黎神色又是一顿。

他不愿意看到她,可偏偏,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每天守着他。

床上传来了啼哭声,朵朵被吵醒了。

简黎知道祁夜不喜欢吵闹,赶紧走过去把小家伙抱起来,掀开衣服给朵朵喂奶。

哭声止住了,祁夜眉头也皱了起来,这个女人在他面前喂奶从来都不回避,真把自己当成了祁太太。

她看向孩子的时候,脸上那种母性的温柔,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但是视线回到她臃肿的身材上,又只剩下了厌烦。

女人一胖毁所有。天天面对着一个体态臃肿的胖子,祁夜就算想生出好感也不可能。

保姆把朵朵抱去了婴儿房,祁夜点燃香烟,深吸了一口,嘴里缓缓突出烟圈,“让你怀孕的男人是谁?”

资料显示,她是从y国留学回来的,常年生活在国外,但朵朵是纯正的东方血统,不是混血儿。

简黎眸子有些闪烁,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最后只剩下了沉默。

“你该不会又想说,这个野种是我的孩子吧?”祁夜嗤笑一声,嘴角勾起轻蔑的弧度,“我就算再饥渴,也不会对一个胖子做什么!”

简黎双手握了握,抬起头,眼睛重新恢复了清明,“朵朵是我的女儿,以后……也是你的女儿。”

朵朵睡前还要再喂一次奶,简黎关上门去了婴儿房。

卧室里,祁夜拨通电话,眸色深沉,“查到什么了?”

“少爷,除了上学读书的资料,暂时找不到关于少奶……简小姐在y国的其它信息。”

祁夜幽暗的眸子微动,烟雾缭绕中,看不清什么表情,“海棠呢,有消息了吗?”

“……也没有。”电话另一边的人战战兢兢,“只查到了国内有苏小姐出海关的记录,之后就音讯全无了。”

祁夜拿手机的手暗暗握紧,狭长的眸子闪烁着凌厉的光,“继续查!”

爱你如毒鲠在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爱你如毒鲠在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爱你如毒鲠在喉

爱你如毒鲠在喉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11/13 6:07:45

她趁人之危,在他危难的时候逼他娶她。她知难而退,留不住的感情,就放手让他离去。尝遍世间所有的伤痛,再也没有什么能够触动她的心。等他终于明白她的好,却已经抓不住她的衣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