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库

怎么判断一块和田玉的好坏?

灵兰话语
2021/6/11 21:45:37
怎么判断一块和田玉的好坏?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3个)

3个回答

  • 呆呆龙吖

    2021/6/13 7:52:42

    1,加里宁格勒,最早是德国的领土,一战后曾被波兰占领。二战结束后,应斯大林的强力要求在社鲁门总统的首肯下,正式划归苏联,由于其被波兰,立陶宛和波罗的海包围,因此它成为了苏联的一块飞地。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将这块飞地继承了下来。2,加里宁格勒由于它已近欧洲腹地,军事意义十分明显。由于美俄签订了中程导弹限制发展协议,俄罗斯境内的短程导弹对欧州不构成威胁。但如果将短程导弹布署在加里宁格勒,那么对欧洲,尤其是对德国将是致命的威胁。

  • 风起石门

    2021/6/14 18:10:56

    一句话就可以回答这个问题:战胜国瓜分战败国领土而来。

    加里宁格勒位于普列戈利亚河汇入维斯瓦河的一个半岛上,靠近波罗的海,与波兰和立陶宛接壤,是苏俄波罗的海舰队总部驻地。加里宁格勒以前叫柯尼斯堡,最初是1255年条顿骑士团建立的一个堡垒,后来渐渐发展为东普鲁士和波罗的海地区一个重要的城市。根据时间线索,柯尼斯堡先后分别归属于条顿骑士团、普鲁士公国、普鲁士王国、德意志帝国、魏玛共和国和纳粹德国,曾是这些公国或者王国的地区首府。

    1945年4月,苏联红军攻占柯尼斯堡。根据《波茨坦协定》,二战后该地区划归苏联。1946年,苏联人将城市名改为加里宁格勒,以纪念刚刚去世的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米哈伊尔·伊万诺维奇·加里宁。对这一地区的德国人,则要么流放到西伯利亚,要么赶到英美法占领区。到1950年以前,柯尼斯堡的德国人消失殆尽。

  • 苗苗小姑

    2021/6/18 9:55:18

    加里宁格勒的“香港计划”

    给我物质,我就用它造出一个宇宙来。

    —康德

    偏执的康德一生从未离开小城哥尼斯堡,驻足这片故乡大地,康德用偏执和敏锐的洞察造就了一个浩茫的哲学宇宙。

    他的故乡究竟有什么魅力,能使康德终生不离不弃并且给他启迪,时过境迁,这座小城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让我们跟随今天的推文,站在新起点上,回首往事,探讨它的发展之路。

    受冷战思维影响,很多俄罗斯经济前沿地带被看成了军事堡垒。这可能也是造成其经济多年处于低迷状态的原因之一。十几年前,刚当选《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的俄罗斯总统普京,提出要将地处东欧的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打造成类似香港的经济奇迹。

    『 三易其主 两度飞地

    位于波罗的海东岸的加里宁格勒,南邻波兰,东北部和东部与立陶宛接壤,这片面积仅为1.51万平方千米的土地在苏联解体后,与俄罗斯本土分隔,成为“飞地”。

    这种分隔使当地陷入严重的经济危机,失业率居高不下,很多年轻人被迫离开,贫困与落后占领高地,统治其长达几十年。加里宁格勒由此沦落为波罗的海沿岸最不发达的地区之一。

    从领土相连到远隔千里成为飞地,对于加里宁格勒来说不是头一回,建立于13世纪,那时还叫哥尼斯堡的加里宁格勒,随着汉萨同盟而兴盛。在15世纪末,它已拥有约100多艘商船。本属于立陶宛的哥尼斯堡在1660年被普鲁士控制。

    1701年,普鲁士首位国王弗雷德里克一世在这里的大教堂加冕,并将哥尼斯堡定为普鲁士的首都。直至普鲁士迁都柏林的百年间,哥尼斯堡都是俄罗斯与普鲁士的贸易中心。并在很长时间代表着普鲁士文化教育的巅峰,蜚声世界的Albertina大学在1544年成立,德国著名哲学家康德在此任教,而他大部份的思想均在此形成。

    但随着一战的**,原本静谧的哥尼斯堡开始变得动荡不安。德国战败后,连通其与本土的波兰走廊被割让,哥尼斯堡第一次沦为德国“飞地”。此后不久的二战,使其再度易主,另入它国。为了惩罚战败国德国,根据《波茨坦协定》,哥尼斯堡和东普鲁士北部地区划归苏联版图。

    1946年,这片土地成了俄罗斯的一个州。为了纪念刚刚去世的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加里宁,该州以他的名字命名。

    此后,苏联政府开始在此实行“去德国化”政策,强行将这里的德国人迁走,并同时迁入大批俄罗斯人。导致现在俄罗斯族在人口仅仅92万的加里宁格勒占比竟高达78.5%。众多普鲁士时期的建筑也在二战中被炸毁,很多典型的苏俄建筑逐年拔地而起。

    然而随着国内政局的动荡,九十年代末,波罗的海三国率先发难,脱离苏联,加里宁格勒二度成为“飞地”直至现在。

    『 没落

    受计划经济的影响,封闭和僵化笼罩这块土地长达半个世纪之久。时过境迁,这里满目萧条。《孤独星球》曾这样描述现在的加里宁格勒:“在加里宁格勒,你很容易想到它作为前苏联的前哨基地的历史……(城市内)有许多有斯大林烙印的建筑物,以及苏联纪念碑。”

    而游览过这座城市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受,在从赫拉布罗沃国际机场到市区约20公里的路程上,放眼望去满目草木。进入市区后,则到处可见缺乏装饰、以长方形为主要轮廓的大小楼房。老旧而单调的所谓“国际风格”的类似建筑在俄罗斯比比皆是。使人很难相信这座建城近800年,曾经作为普鲁士首都所拥有的繁华与荣耀。

    『 波海中心

    而要想打破现状,实现华丽蜕变,并非难事。加里宁格勒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地处波罗的海东岸,从加里宁格勒到华沙距离为仅400公里,到柏林、哥本哈根、斯德哥尔摩的距离也均在600公里左右。

    凭借其位居波罗的中间地带,加里宁格勒成为波海蛛网上的最佳猎食者,因此颇受前苏联倚重,成为其四大舰队之一波罗的海舰队的司令部驻地。

    但如果我们转变冷战思维,加里宁格勒也不失为俄罗斯在波罗的海上的经济要地。

    作为俄罗斯“飞地”的加里宁格勒,与圣彼得堡成为俄在波罗的海唯一的两个不冻港,担负起国家对外窗口的重任,而加里宁格勒似乎更像一把经济潜力股。

    背靠东欧平原与辽阔的俄罗斯祖国大地,交通腹地辽阔,成为其坚实后盾。北与芬兰、瑞典隔海相望,西邻发达的德国,东北与俄罗斯第一大港圣彼得堡航运相连。

    距离适中,各国货轮南通北达,加里宁格勒是远途航船充当中转码头的不二选择。加之隔岸贸易频繁,纵横交错,织起一张“十字黄金航道”,使其坐拥四通八达的航运中心地位。

    当然,在发挥其航运枢纽作用的同时,克里姆林宫还致力促进加里宁格勒航空业的发展,并建成一个造价2970万英镑的机场,使这座城市成为俄罗斯10个城市与英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国际中转枢纽。

    『 一方有缺 两方支援

    受益于漫长的海岸线和广袤的森林,加里宁格勒居民至今仍然保持着较为传统的捕鱼和伐木生活,这种”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的思维长期制约着当地经济质量的提高。

    据统计,在加里宁格勒州的工业结构中,渔业占总产值的40%,纸浆造纸业占30%,各种类型的机械制造业占30%。而这种原产品出口和初级加工业在未来经济竞争中将变得毫无竞争力。

    经济学家曾提出“飞地经济”,其中“优势互补型”和“产业梯度转移型”“飞地”经济类型正契合了加里宁格勒的发展需求。

    俄罗斯要想换代升级当地产业,就不得不吸引欧洲发达国家的资金技术,让荷兰德国等发达国家将产业转移的目光抛向加里宁格勒。这样,才能实现东面俄罗斯能源劳动力支持,西面欧洲发达国家技术资金注入的互补新业态。

    为了吸引外资,俄罗斯国家杜马批准了于1996年生效的加里宁格勒州经济特区法,该项法律规定加里宁格勒州全境将不再征收任何进出口关税,从而使该州成为一个无关税的“经济特区”。这部有效期为25年的法案还规定了加里宁格勒作为“经济特区”所享有的各种投资、营商等优惠。

    经济特区法律实施后的几年间,成效初显。州对外贸易额1998年比1995年提高了70%。期间,吸引到韩国KIA和德国BMW车企业来此设厂。2004年加里宁格勒地区的经济增长达11.5%,工业产量增长高达25.8%。

    不得不提,旅游和文化在当今国际竞争中作用日益重要。加里宁格勒作为俄罗斯最小的州,面积不到俄罗斯全国的千分之一。然而,全世界90%以上的琥珀却蕴藏于此。2010年,这里开采的琥珀原石总量高达341吨。

    上天的恩赐使这片土地被冠以“琥珀之都”的美名,从此饮誉全球,每年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到此一游。当地人也抓住时机,在城市风貌上大做文章,力求吸引更多游客来此旅游购物。

    哥尼斯堡大教堂作为普鲁士时期的遗迹,在二战中损毁严重。1992年,在一些德国企业的赞助下开始重建。几年后,教堂和康德墓终于以焕然一新的面貌迎接世人,只要花2 0 0多卢布(约合5 0元人民币),人们就可以在这里欣赏一场管风琴音乐会。

    由于加里宁格勒是德国故地,当地政府制订了详细规划,将一些普鲁士时期的建筑复原。为了吸引德国游客,很多地标和街道都被注上了德语标牌,这使得柯尼斯堡市原貌有望得到恢复,以促进当地旅游收入的增加。

    『 搭乘“一带一路”快车

    加里宁格勒的发展,很大程度上还与这里的港口有关,该港口是俄罗斯唯一不结冰的波罗的海港口,现在每年处理800万吨货柜。近年来,海事商业港口局计划扩大当地货仓,并兴建新的货柜码头。

    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和俄罗斯“欧亚经济联盟”计划的深入对接,加里宁格勒也将搭乘中国发展快车,进入百年不遇的机遇期。作为“一带一路”沿线伙伴国,中国有多趟中欧班列途径俄罗斯和中亚,最终抵达欧洲各国,这些陆路要道因其距离短等优势成为中欧海陆贸易的新宠。

    而作为亚欧大陆西岸的终端,加里宁格勒拥有优良港口,中国集装箱由支线船舶从大连运送至俄纳霍德卡,然后通过铁路运输至加里宁格勒。从纳霍德卡至加里宁格勒只用了11天,而如果通过海路运输则需要55天。

    所以,如果能将加里宁格勒建成亚欧大陆桥头堡,也不失为一种深远的战略考量。

    『 要搁浅?

    当然,固守多年的“冷战”思维并未随苏联的瓦解而完全撤离俄罗斯人的头脑。俄罗斯与与西方关系的缓急直接影响着加里宁格勒的命运。2014年,伊斯卡德尔导弹入住加里宁格勒,为本身脆弱的投资环境又穿上了“军事禁区”的外套。

    积极向西方靠拢的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与俄罗斯逐年恶化的关系使得连通“飞地”与本土的走廊上高墙林立,俄罗斯自身经济的衰退也让加里宁格勒倍感无依无靠。等等多重壁垒,导致其经济发展至今裹足不前,“经济特区”政策成效甚微。

    普京提出“香港计划”后的十几年间,国际风云变化莫测,北约东扩突飞猛进,乌克兰危机、间谍风波等使得美俄新冷战持升级,一些来自西面,始料未及的危机,使得人们开始察觉俄罗斯有调转船头,向东发展的趋势。由此“香港计划”面临搁浅的危险,前途堪忧。

    但日前俄罗斯经济发展部长乌柳卡耶夫表示,欧盟仍是俄罗斯重要要的贸易伙伴。他在会见欧洲商业协会代表时说:“欧盟对俄罗斯实施制裁致使俄经济发展转向东方的观点是错误的,俄罗斯不存在方向转变的问题,同东方国家扩大合作是为了加强本国经济基础”

    如果就目前加里宁格勒的状况而言,很难说它是波罗的海的“香港奇迹”,而就三十年前的加里宁格勒而言,它还是取得了一些成就。挑战与机遇并存,脆弱的加里宁格勒遭受着波海国际争斗的暗流涌动与波涛汹涌。而如果想成为香港一样的世界明珠,要承受的,又何止是波罗的海的风吹浪打。

    关注Booker不客,世界关注你!

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