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库

科比当年陷入意外“杀人”官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翩翩羽林
2021/6/11 23:50:24
这事到底是真是假?刚知道科比还有这个事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2个)

2个回答

  • 蓝火红冰

    2021/6/14 2:49:15

    齐景公问政于孔子,孔子曰: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齐景公曰:

    “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虽有粟,吾得而食诸?”

    意思是说,做君主要像君的样子,做臣子要像臣子的样子,父亲要像父亲的样子,儿子要像儿子的样子。

    不然,有钱没得花,有饭没得吃。

    很明显,郑灵公的“甲鱼汤事件”中,君不似君,臣不似臣!

    所以有人背恶君之名,有人失去了性命。

    本来,故事的开局是美好的。

    话说,公元前605年,在郑国,郑灵公继位。

    有楚人送给了他一个好大的甲鱼,郑灵公决定就着甲鱼请人吃饭,(你看,一个君主无事请人吃饭玩,君不君之开始也)

    这一天,有两个大臣公子宋和子家走在去觐见郑灵公的路上。(他们不知道有甲鱼吃)

    忽然,子宋的食指自己就动了起来,不由的嘿嘿直笑,子家在一旁问到:“兄弟,你无缘无故傻笑个啥?”

    “你不知道,兄弟,我有个特异功能,凡是将要吃到美食的时候,我的食指就会自己乱跳。”(这就是“食指大动”成语的来历)

    子家适当的表示了怀疑,“有这种事?”

    说话间,两个人进了郑灵公的大殿,就看见了厨师在一个“鼎”前收拾一只大甲鱼,果然有美食呢!

    两个人笑着互相看了一眼。

    郑灵公也是多事,他问:“两位爱卿,你们鬼笑个啥?”

    子家就一五一十的说了”食指大动“特异功能之事。

    郑灵公很不以为然,心中暗说,“吹牛,公子宋你小子等着吧!”

    那时候的人是分餐制的,一人一只碗。

    等公子宋的碗被仆人端到跟前的时候,没有甲鱼,只有一碗其他的菜肴。(没有君主样子啊,请客都请了,搞这种小动作)

    公子宋很生气,猛地站起来说到:“看我照样吃到甲鱼。”

    然后,公子宋走到煮甲鱼的“鼎”前,伸出食指蘸了一下甲鱼汤,再伸入口中,舔了一下,看着郑灵公得意洋洋的说:“你看,我吃着了!”(成语“染指”的由来在此)

    我们要知道,在春秋时代,”鼎“是一个礼器,非诸侯不可用也!

    它虽然表面是一个煮锅,但它也是国家权力的象征,任何人没有君王的允许随意去取用“鼎”中的食物,是大不敬,表达的是对君王权力的觊觎。

    很多年后,秦问周王于“九鼎”天下大哗,就是因为这种原因。

    公子宋“染指鼎中甲鱼汤”很失臣子的身份,是大不敬!

    问题大了!

    春秋时代的卿大夫家家都有家兵的,有混的好的,家兵比自己的君主还要强,还要多。

    公子宋就是郑国混的比较好的卿大夫之一。

    于是开始互相攻伐,郑灵公就被公子宋杀死了。

    郑灵公仅仅做了一年君主,其实也是活该,君主不像个君主的样子。

    公子宋也很不值得,因为一口甲鱼汤落了一个弑君的罪名。

    问题是,杀死了郑灵公,按照礼制,必须要再找一个郑灵公的后代或者兄弟做郑王啊!郑国还是郑灵公家的。

    六年后,公子宋也被秋后算账“你小子六年前弑君来的”,杀死了。

    人家说“鸟为食亡”,有很多人有时候就是“鸟人一个”。

  • 外贸丹尼

    2021/6/17 9:58:44

    战争,本该是一种很严肃的事情,毕竟打仗是要死人的,而且有时候要死很多人。但是,发动战争的人并不总是那么严肃,因为脑子短路、头脑发热而开打的事件,古今中外从来都是屡见不鲜。比如,英美之间围绕一头猪而发生的准战争,便完全可以用“荒唐”两个字来形容。


    第二次英美战争结束后,虽然双方再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武装冲突,但它们之间的关系却也并未因此而变好。美国在向西扩张的同时,依然梦想着解放加拿大,而英国也在暗中介入美国的内政,鼓动南方各州宣布独立。因此,英美依旧在边境囤聚重兵,一旦有个风吹草动,难免会擦枪走火。而本文所要讲述的猪之战争,便是在这种紧张的氛围下出现的。



    猪之战争发生在圣胡安群岛上,该地位于太平洋沿岸,今天美国西北部与加拿大交界处。圣胡安群岛本是印第安人的聚居地,1792年被西班牙占领,但不久便因岛民大量死亡(受西班牙人携带的天花感染)或外迁而废弃。从19世纪中期开始,英、美先后登上圣胡安群岛宣誓主权,但由于该地资源匮乏、人迹罕至,因此全都没有进行实际统治。


    然而,当英国哈德逊湾公司(当时全球最大的土地商)对圣胡安群岛经过一番考察后,认为该地具有发展畜牧业的天然优势,于是说服加拿大英国殖民当局将该群岛租给他们,然后在岛上开辟牧场,并聘请爱尔兰人饲养牛、猪等牲畜。无独有偶,此时有些没有分到土地的西部牛仔也看中了圣胡安群岛,便在美军安排下登岛开辟农场,以种植土豆和蔬菜为主。



    起初,英国牧场员工跟美国牛仔之间“井水不犯河水”,但这种相安无事的状态,却在1859年夏季因为一头猪被打破。原来,美国牛仔莱曼·卡特拉某日料理菜地时,发现有只猪越过农场的栅栏在大搞破坏,遂将它射杀,然后将它烤熟后跟同伴分享。但让莱曼等人没想到的是,这头猪的“后台”很硬,因为它的主人正是哈德逊湾公司派驻岛上牧场的高管查尔斯·格雷夫。


    格雷夫得知自己饲养的猪被美国牛仔打死并分食后,便气冲冲地前去理论,并要求对方赔偿100美元,结果遭到卡特拉的强硬拒绝。格雷夫索赔无果,心中自然很气愤,回去后便向公司管理层告状,并严重夸大事态的严峻性。哈德逊公司高层随后又向英国当局汇报,强烈要求严惩肇事者。英国政府出于维护脸面的考虑,果然派出3艘军舰前往圣胡安岛海域,威胁要抓捕卡特拉。



    美国当局得知消息后也不甘示弱,迅速调派14门火炮和数百名士兵登岛,在保护卡特拉等人的同时,也准备随时回击英军的进攻。英国得知美国派军的消息后,又即刻增派2艘军舰、70门火炮,并将总兵力增加到2千人。就这样,英美两国在圣胡安群岛剑拔弩张,而“导火索”不过是一头猪而已。


    作为军事行动的发起者,温哥华岛总督詹姆斯要求前线英军发动全面进攻,以尽快消灭所有的美军。好在前线指挥官罗伯特·贝因斯足够冷静,拒绝因为一头猪而开战。就这样,英、美军队在岛上对峙近3个月,除了互相谩骂、挑衅外,任何一方都没有主动开火。



    由于当时美国对是否保留奴隶制而陷入激烈的争吵中,随着南北双方的分歧、矛盾日渐加深,内战的危险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忙于调停南北矛盾的美国政府,根本无力发动对英国的战争。因此,在当年9月,美国总统布坎南主动遣使与英国殖民当局谈判,要求结束前线的准战争状态。此时,恢复冷静的英国殖民当局也已经意识到,因为一头猪而开战,实在是愚蠢至极。


    正因如此,双方很快便达成协议:英美两国可同时在岛上驻军,但兵力不能超过100人,其中,英军驻扎在岛的北部,美军驻扎南部。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同意付给格雷夫100美元,以作为卡特拉猎杀其家猪的赔偿。就这样,猪之战争以和平局面收场,避免了一场毫无意义的互相杀戮。



    猪之战争结束后,英美在圣胡安群岛的驻军倒也能和睦相处,双方士兵不仅经常一起打球,而且还能互开对方的玩笑。1872年,在德国皇帝威廉一世的调停下,英国同意撤出圣胡安群岛上的驻军,并将主权全部让渡给美国。当时,《北美联合报》刊登了猪之战争的经过,并称其为“两个超级大国间愚蠢至极的战争”。

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