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浮生若梦 > 完本《浮生若梦》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完本《浮生若梦》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0/5/30 9:02:51来源:掌中云热度:

《浮生若梦》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乡村风格的小说,主要讲述:这里出过无数的文人骚客,留下过无数的千古名篇。...

浮生若梦

出乎凌灵的意料,李旬并没有广发通缉令。

张羽依旧可以行走在光天化日之下。

“这是怎么回事?”

张羽自己亦感奇怪,按理说,李旬没理由放过自己。

凌灵看着满桌的菜肴,却是筷子都不提一下,“兴许他放过你了也不说定,或者他忘记了。”

张羽见她神态懒散,一副无精打采,不由道:“你若觉无聊,可随便走走。你难道不去寻你那同伴了?”

凌灵随意用筷子挑了块鲜美的鱼肉塞进嘴里,淡淡道:“急什么,反正我又没死,总归是能碰见的。”

张羽默然。

凌灵想了想,她与李旬谈判的事情,师兄应当会先行一步通知爹,她便也不急了,又看了看张羽,心中微动,“喂,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张羽尚未开口,便听凌抢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报仇。”

她学做张羽的神态,一本正经的说道。

说完,也不顾张羽,兀自笑了起来。

笑声清脆,十分好听。

张羽微微皱眉,凌灵笑了一会儿,道:“你就算想去杀李旬,可你也不知他在哪。”

她面上还带着淡淡笑意。

张羽道:“你知道?”

凌灵道:“我还真知道。”

张羽神情微动,又听凌灵笑着道:“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一件事,我便告诉你。”

张羽道:“只要不违本心之事,但说无妨。”

凌灵撇嘴道:“说的我会叫你杀人放火一般。”

接着,她睁着灵动的眸子,眼里满是笑意,“不如你陪我去金陵玩一趟吧!”

张羽一愣,不想她竟提出如此请求。

凌灵轻叹道:“好不容易出来一次。我那师兄古板的很,硬是要我办完事就回去。这次甩了他,定要好好玩一次!听说那金陵可美啦,尤其是那秦淮夜景,据说可比仙境。”

张羽虽报仇心切,但见她神情,不忍拂了她的意,料来去金陵一遭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当下颔首道:“好。我答应你。”

凌灵眼中笑意更浓,道:“那我们这便启程吧!”

张羽怔道:“今日?”

凌灵瞥了他一眼,“莫非你还有什么要准备的?”

张羽摇了摇头,他本是为凌灵着想,毕竟她一女孩子家,或许要置办些什么。

二人出了客栈,置办了两匹快马,迅速出了城。

六朝金粉地,十里秦淮河。

若说江都是江南最繁华的商贸中心,那么金陵,较之江都,更多了几分书香气。

这里出过无数的文人骚客,留下过无数的千古名篇。

秦淮河畔,才子会佳人的故事代代相传。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日落黄昏,微风拂过面庞,朱雀桥上,凌灵低声自语。

张羽望着桥下河水,碧波荡漾。

落日给这碧波之上镀了一层金色,流光溢彩。

轻风拂面,身边少女面上带着烂漫笑容,此情此景,怎不醉人?

夜幕渐渐降临,秦淮河畔,灯火林立。

凌灵走在河畔,笑道:“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过这么美丽的景色。”

张羽微微颔首,“我也是。”

凌灵道:“我听闻琼霞坐落在昆仑山之上,那里也没这漂亮么?”

张羽摇了摇头,“那里只有漫天大雪,白皑皑一片。”

凌灵道:“那应是很漂亮的吧。”

张羽缓缓道:“只是没有这里热闹。”

凌灵微笑不语。

二人正走着,忽听一个娇媚声音道:“小哥,来里面坐坐呗!”

张羽与凌灵看去,只见灯火通明处,站着数名衣着暴露的女子,张羽隔着老远便能闻到那脂粉味。

张羽皱了皱眉,欲不理会,忽听凌灵道:“走什么,便进去坐坐呗!”

张羽见她一副饶有兴趣,不由涩声道:“那是…”

凌灵撇了撇嘴,道:“我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不过这在秦淮河畔也是很有名气的吧?我们既然来了,怎么能错过呢!”

张羽拗不过她,被她拽着走了进去。

那数名女子立刻如蜜蜂寻到蜂蜜般涌了过来,待看见凌灵是个女子,不由娇笑道:“妹妹,这里不是女孩子来的地方。”

凌灵见这女子容貌妩媚,身材婀娜,不由微笑道:“姐姐,只要有这个,是男是女还重要么?”

她说着,将手中一锭大银往那女子手里一塞。

那女子直笑道:“妹妹说的是。快请。快请。”

富丽堂皇,佳人环绕。

张羽却是坐立不安,倒是他一旁的凌灵,自在的很。

“恩,这个鸭油酥烧饼可好吃了!你要不要来点?”

凌灵从碟中拿起一块酥烧饼,欲要递给张羽,却见他眼中微有恼意,不由掩唇笑道:“你做什么这般看着我?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这样吗,况且还花的是我的钱,你该好好享受才是。”

张羽冷冷道:“你若想吃烧饼,我们可去别处。”凌灵咬了一口,只觉入口香酥,含糊道:“那多麻烦,这里,要什么就有什么,姐姐,你说说,你们金陵还有什么好吃的?”

她看着之前门口的妩媚女子,那女子此刻正倚着张羽,听她发问,娇笑道:“那可多着呢!这第一绝,便是永和园的黄桥烧饼和开洋干丝。第二绝,蒋有记的牛肉汤和牛头锅贴。那滋味,啧啧…”

她一连说了好多,直到说到最后魁光阁的五香豆和五香蛋,方才停下。

“这些啊,俗称秦淮八绝。可美味的很呢!”

凌灵眼中含笑,看着僵坐着的张羽,“听到了吗。有这么多东西,我若一处处跑岂不累死,既然他们这里都有,就方便多了。”

说着,竟将这些东西都点了一遍。

张羽冷声道:“你闹够没有?”

凌灵想了想,颔首道:“是啊,时候不早了,我不能在这胡闹了。”

说罢,起身便走,临走时,忽对那一众女子笑道:“你们可要好好服侍这位少侠。”

丢下一锭银子,人已闪身下了楼。

张羽面上惊怒交并,但那些女子收了凌灵的银子,哪敢放他走,张羽一时竟是抽身不得。

凌灵逃了出来,捂着肚子笑的眼泪都快流下来。

路边见这绝丽容颜的少女如此,均投来诧异的目光。

凌灵笑了半晌,得意道:“让你总摆一副木头脸。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你既算不上英雄,料来应是更过不去的了。”

她正这般想着,忽听身后一个声音冷冷道:“恰恰相反,正因我不是英雄,所以才过得去。”

凌灵一惊,转身只见张羽一袭黑衣玄衫,面上带着隐隐怒意。

凌灵惊道:“你怎么…?”

张羽冷冷道:“我与她们说,若不放我走,你恐要把这银子收回去了。”

凌灵跌足道:“怎么可能?我就是要他们听话,才丢下银子的!”

张羽淡淡道:“也许我这木头脸比起你来更有威慑力。”

凌灵语塞。

张羽看着她,道:“你若闹够了。可否告知我李旬的下落?”

凌灵大感无趣,正要开口告诉他时候,忽听身后一女子道:“黄爷,这真的不行!胭脂小姐素来卖艺不卖身的!”

“放屁!那是对那些凡夫俗子,难得我黄霸欣赏她,还敢跟老子摆臭架子?”

张羽循声看去,一身材魁梧,面目狰狞的大汉,满身酒气,正在撒泼。

女子更急了,“黄爷,这真的不行!除了胭脂,这里任意姐妹随黄爷挑。”

“啊?!”

黄霸神情露出不满,竟是一手掐住女子纤细的脖子,将她整个人举了起来,那女子被他大力勒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你说什么?!就你们这些婊子,也配的上老子?!快让胭脂滚出来,否则,今日我平了你们这破妓院!”

张羽瞧得心中火起,正欲上前,忽被凌灵拉住,只听她低声道:“别管闲事。这大汉来历不简单。”

张羽微感好奇,她连李旬的侄子都敢杀,她竟也忌惮这大汉?

眼见那大汉就要生生将女子掐死,妓院老鸨急忙出来解围道:“哎呦!黄爷啊!小翠她不会说话,我带她给您陪不是了!还望您高抬贵手,莫与我们这些下人一般见识。”

这老鸨的话似乎让黄霸颇为满意,他一松手,女子身子瘫软在地,喘息不歇。

“这胭脂,你们到底是让不让她出来?!”

黄霸一瞪老鸨,眼中颇有戏谑之色。

老鸨急忙赔笑道:“出来!出来!黄爷亲自开口,是胭脂她的荣幸,我这便去请她下来!”

黄霸一挥手,不耐道:“不必了!你带路,我亲去她闺房!”

他眼中露出猥琐神色,老鸨不敢反抗,只得当先带路。

“走吧,戏看完了。”凌灵颇觉无趣,懒懒道。

她却觉张羽驻足不动,一双漠然的眼睛隐含着一股火焰。

凌灵讥讽道:“我劝你还是别多管闲事。你若知道那大汉来历,你就不会想英雄救美了。”

张羽皱眉道:“你怕他?”

凌灵啐道:“那种废物,我怕他?我不过是不想与他背后靠山产生冲突罢了。”

张羽刚欲开口,忽听楼中一阵惊呼,黄霸的声音大的如同响雷,“妈的个婊子,敢还手!?”

那黄霸拽着一女子的秀发,就这么拖着,从楼梯上一步一步走下来。

那女子额头破出血来,眼角隐含泪光。

“不让老子玩?!老子今日偏要在这么多人面前玩你!”

说罢,一手撕开女子薄纱衣衫,露出雪白的肌肤来。

楼中大多数是客人和女子,见此情景,纷纷想回避,却听黄霸厉声道:“谁他妈敢走老子打断他的腿!”

众人摄于他的威胁,均都如脚下生了根一般。黄霸淫笑走向女子,手就要触及那女子肌肤。

张羽从楼外依稀可见那女子绝美的容颜,但更吸引他的,是她那双眼眸,那双眼眸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慌,只有无边恨意,浓的化不开。

黄霸似也感到那股眼神,让他竟是心中一悸,但这一下让他心中更为恼怒,“妈的!你那是什么眼神!”

挥手一掌就要落下,这一下要是落实了,这女子怕是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

空中一道人影闪过,这一掌终是没有落下。

楼外,凌灵轻叹一声,似乎在看一个白痴。

张羽扣住黄霸的手腕,黄霸又惊又怒,体内内劲暗运,却觉对方手劲非常之大,自己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得。

“你是什么人?!可知老子是谁?!”

他挣脱不得,只得开口呵斥。

张羽眉头微皱,手中玄火劲使出,那大汉只觉手腕一阵火灼痛楚,这股痛楚随即袭遍自己体内所有脉络,好似他体内被熊熊烈焰灼烧一般,他一个踉跄,痛苦的在地上打起滚来。

“妈的!你敢动老子?!”他忽的腾起身,手中带着狰狞的青光,打向张羽。

张羽微惊,没料到对方竟还有劲还击,当下手掌腾起一团暗红火焰,与对方生生对了一掌。手掌只一触碰,黄霸的身子倒飞而出,重重摔在地上,口中鲜血不断,他与张羽相碰的手掌已是焦烂漆黑。

张羽微微退后几步,只觉对方虽然修为低微,招式却是诡异非常。

黄霸面上苍白如纸,面部几近扭曲。

张羽缓步走到他身边,提起他的身子,指向一边花容上兀自带着惊色的女子,道:“跟她道歉。”

众人见他身材纤弱,却是能徒手拎起一个比自己强壮数倍的大汉,不由面上惊色更浓。

黄霸冷笑一声,口中的话语却因受玄火劲所伤,已是断断续续,“你…你逞什么…什么英雄…你的命…老子要了!”

他一句话说完,突地暴起一掌拍在张羽后背之上。

众人惊呼出声来,只道这一下,这少年该是要毙命了。

却不料张羽身子动都未动,身子一晃动,黄霸发出一声惨嚎,他另一只完好的手掌,也被烧成了焦烂。

张羽服下阳眼后,经由那神秘的暖流走遍每个脉络,带动经脉中四散的真气与那炎煞合二为一,修为更胜往昔有玄火劲护体,岂是黄霸这小人物可以破的?

但他纵然无伤,仍觉自己背后一阵奇异的感觉,他无暇多想,只是拎着他,冷冷道:“向她,道歉。”

黄霸还想逞口舌之利,但已被痛的神智迷糊,此刻看见张羽那双冷的直入骨髓的眸子,心中一震,一股恐惧涌上心头,竟是流下泪来,含糊道:“对…对…对不起!!”

众人见之前嚣张跋扈的黄霸竟是流出泪来,无不大惊失色。

张羽一松手,黄霸身子瘫软在地,“滚。”

黄霸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

待黄霸走后,凌灵的身影缓步走了进来。

她打量了胭脂一眼,随后目光落在张羽身上,“不是英雄也救美,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张羽不知她话中深意,也懒得理会,转身就要走,忽听一个轻柔的声音带着些抽泣道:“这位公子,留步。”

张羽回身,见正是胭脂叫住了他。

此刻近距离看这女子,更觉这女子美丽非常,比之凌灵,亦在伯仲之间。

然她的气质与凌灵却是天壤之别。

张羽淡淡道:“姑娘有话要说?”

胭脂看着张羽,面上闪过一丝犹豫,随后道:“公子,小女胭脂承蒙搭救,不知公子可否告知姓名。”

张羽缓缓摇头道:“贱名不足挂齿。姑娘无须挂怀。”

说罢,自顾走了出去。

凌灵跟在他身后,道:“你这般,那位胭脂姑娘怕是有大祸了。”

张羽驻足,皱了皱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凌灵道:“你可知那大汉来历?”

张羽道:“还望凌姑娘指教。”

凌灵道:“你不知那大汉来历。但一定听过炼魂教这个名字。”

张羽想了想,点头道:“是有听过。”

凌灵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你还不算是太孤陋寡闻。”

她顿了顿,继续道:“魔教中,世人都道冥绝宗,百花堂和炼魂教这三大派阀是魔教势力之最。但这三大势力之中,又以炼魂教最为强横,其实力,远超冥绝宗与百花堂。”

张羽略一沉吟,道:“你想说,那人是炼魂教的弟子?”

凌灵默认。

张羽道:“那又如何?那人修为平平,应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凌灵被他的话语逗笑了,艳若桃花。

但张羽不知她为何发笑,故而沉默不语。

“你没听过吗?炼魂教现今教主,有一条规矩。凡是入了炼魂教的弟子,上至教主,下至记名弟子,只要有人敢动他炼魂教的人,便是与他炼魂教为敌。倾尽全教之力,也要叫那人尸骨无存。莫说是你,便是你琼霞掌门动了今日那人,恐怕,炼魂教立刻就会与琼霞开战,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张羽面上一惊,此等事情,他是闻所未闻。

他沉声道:“如此说来,那教主倒是个极重义气的人。”

凌灵耸肩笑道:“这倒也不是。”

张羽疑道:“哦?”

凌灵悠悠道:“三百年前。魔教还未分裂,冥绝宗,百花堂与炼魂教那时都未分裂出来。整个魔教一统,可与朝廷,正道,成三足鼎立之势。那时的魔教教主,也就是现在魔教中人供奉的玄冥神王。他老人家视手下弟子为自身孩子,绝不容许任何人伤害,重仁义越过自己性命。这条规矩,若要追究起来,该是从玄冥神王这里开始的。”

张羽冷冷道:“如此,像今日出现此等胡作非为的弟子,难道也要包庇不成?!”

凌灵耸肩道:“玄冥神王治下极严,赏罚分明。手下弟子哪敢干此等勾当?但到了炼魂教么…那炼魂老儿不过是借这条规矩以招募更多的人才,要知道,炼魂教弟子遍布全国,大多数人都是想仗着炼魂教的强势,胡作非为啦。”

张羽道:“原来如此。”

凌灵笑道:“怎么样?你现在可是与整个炼魂教为敌。你那背后的,便是追魂印。炼魂教弟子有一门独特法门,只要是印上追魂印的人,便是逃到天上,他们也能察觉。很快炼魂教的人就会找上门来。”

张羽此刻背后正有一个血手印,应是之前那黄霸印上去的。

张羽道:“但你所说,与那姑娘均无干系。她如何有大祸?”

凌灵道:“那姑娘是被炼魂教弟子看上的人,若是你让她今日就此受辱也就罢了。偏偏张少侠你路见不平,把那黄霸打了个半残,却又不杀了他,放任他离去。如此,他对你们二人必定记恨在心,你是不必说了,定是要杀之而后快。至于那女子么…当是要被无数男人…”

她说到最后,眉眼间荡漾着笑意,颇有几分幸灾乐祸。

张羽冷声道:“够了。”

凌灵笑颜如花,看着他,缓缓道:“现在,后悔了吧?”

张羽看着她绝美的容颜,道:“你以为,那女子若今日真受那人折辱,还会苟活?”

凌灵道:“为什么不?只要活着,就是好的。况且,面对比自身强百倍的势力,不低头是不行的。”

张羽点头道:“多谢教诲。如此,我既已招惹了如此强敌,凌姑娘还是离在下远些的好。将李旬所在告知与我,就此别过。”

凌灵见他神色平静,语气冷漠,浑没有一丝一毫的慌张与害怕。

她生来就被人捧在掌心,自来人们与她说话都是好声好气,身边的师兄弟们更是恨不得日日与她黏在一起,她何曾被人开口赶走过?

当下心中恼怒,心道:“你要知道他下落,我偏不告诉你。偏要你求我。”

当下冷冷道:“本姑娘现在心情不好,不想告诉你。”

张羽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却听凌灵冷笑道:“怎么?发怒了?接下来是不是要动手了?用你那火劲,也如对付那人一样对付我?”

张羽缓缓闭眸,复又睁开,眼神再度淡了下来,“姑娘既不愿告知,在下亦不勉强。就此别过,保重。”

他说完,转身走了。

兀自留下凌灵在原地气的直跺脚。

金陵一豪华府宅中,黄霸正跪在地上,面上怒气涌现,“堂主!你可得为小的做主啊!”

他正跪在屋外,看着屋内的神色很是恭敬。

房门被轻轻推开,走出一杏黄衣衫男子。

这男子长的很是秀气,秀气的几乎有点形似女人。

男子看了黄霸一眼,目光落在他一双焦烂的手上,皱眉道:“琼霞的人?”

黄霸咬牙道:“不错!”

男子点头道:“知道了。既有追魂印,便好办了。”

黄霸面上闪过一丝激动,感激道:“谢堂主!”

男子淡淡道:“人我自会帮你去处理掉。你也可以安心去了。”

黄霸一愣,还未反应过来,男子一张纤细手掌带着狰狞的青芒悬空浮在他头顶之上,无数的白色气息从黄霸头顶飘出,汇聚到男子掌心。

男子轻轻一捏,那白色气息瞬间烟消云散。

黄霸七窍中尽是鲜血,已然身亡。

“放心吧。很快,你们就能在地府相见了。”

男子平淡的说道。

次日,张羽本想就此出城,但他想到凌灵说的话,心中放心不下,决定去昨日的妓院看一看。

他才来到门口,大清早楼中并未营业。

待他缓步走进,楼中人见到他如见到鬼魅一般,那老鸨更是抢步上前,神色间又慌又怕,“公子…你…”

张羽见他们神色,料来他们应是知晓了黄霸的身份,也无意与他们为难,只道:“不知胭脂姑娘可在?”

老鸨面上闪过一丝尴尬,张羽皱眉道:“她不在?”

老鸨吞吞吐吐道:“这…”

张羽微一沉吟,心中了然,该是这老鸨怕惹祸上身,赶走了胭脂。

他虽觉恼怒,却也知道这些人只是为求自保,怨不得,“若是诸位胭脂姑娘住处,还望告知。”

老鸨见他语气和善,犹豫了下,道:“她在城南有间屋子。她该是去那了吧。”

张羽点头道:“多谢。”

他并非多事之人,但若真如凌灵所说,那黄霸真的记恨在心,定会再找胭脂麻烦。

人既是他救的,他就得管到底。

连续在城南问了几家,终于寻得胭脂住处时,胭脂一袭湛蓝衣衫,更显得清新脱俗。

胭脂乍见张羽,也觉惊愕,道:“公子…?”

张羽被她引进屋内,屋内陈设简单,案台之上放置一炉香,一把古琴。

香气弥漫,张羽只觉这女子无论是气质还是住处,均不像在红尘场所厮混的人。

当下微一思索,将黄霸是炼魂教的弟子的身份说了出来,并将心中顾虑告知,劝她离开此处。

胭脂听罢,美丽动人的脸庞上微微浮起一丝笑意,“公子莫非是事后才知晓那黄霸的身份的?”

张羽点头道:“确是如此。”

胭脂抿唇笑道:“金陵的人,都知道那黄霸身份。”

张羽道:“难怪他可以如此嚣张跋扈。”

胭脂看着张羽,“倒是我连累公子了。”

张羽道:“我并无甚担心。只是姑娘…”

胭脂笑了笑,道:“公子叫我巧儿吧。”

她解释道:“我姓林,名巧儿。”

她又看向张羽,眉眼间挂着淡雅笑容,“还不知公子姓名。”

张羽微觉尴尬,道:“张羽。林姑娘,在下所说,还望林姑娘考虑。”

林巧儿微微摇头,道:“公子既知他是炼魂教弟子,就该知道炼魂教势力遍布全国。逃又有何用?何况我一介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若真被炼魂教盯上,倒不如自己了断来的痛快。”

张羽皱眉,他虽知她说的是实话,但也不想她竟有了死意。“只是…”

她话锋一转,“我尚有一桩心愿未了,否则昨日那黄霸想要侮辱我时,我早就咬舌自尽。”

张羽想到昨日她将要受辱之时毫无一丝惊恐,只有一双充斥着恨意的眸子,知她应是个有故事的人。

张羽沉声道:“既是如此,林姑娘就更要尽力活下去。”

林巧儿忽的盯着他道:“若公子不弃,巧儿愿跟随公子,为奴为婢均无怨言。”

张羽一惊,万料不到她会有此一说。

当下摇头道:“只怕不行。”

林巧儿咬着下唇,道:“公子是嫌弃我在那等地方待过?…但我只卖艺不卖身…”

张羽连摆手道:“林姑娘你误会了。只是我尚有一桩要事要去做,那事很可能…要了我的性命,我只是怕连累姑娘。”

林巧儿听他这么说,松了口气,继而展颜笑道:“现下公子与我都招惹了炼魂教,性命本就连在一起,何来连累一说?况且公子应当知道,若真让我落入炼魂教人手中,我宁可死!”

张羽听她一说,大觉头痛,他本意并非如此,但现下他是拒绝也不是,答应也不是。

他自己烂摊子一堆,琼霞之事未明,李旬踪影不知,现下又冒出个炼魂教。

他正犹豫时,忽听屋外一阵骚动,张羽修为在身,耳力灵敏,听出屋外脚步声杂而沉稳,均是有修为在身的人,且数量不少。

张羽心中一动,已有十数名杏黄衣衫人站在门口,其中走出一人,“在下炼魂教第十四堂堂主,柳为。”

这人正是之前取了黄霸性命的男子。

张羽见他秀气的脸庞上带着阴沉杀意,心中微凛。

柳为见了二人,微笑道:“不错。寻着追魂印追来,不想你们二人都在。如此也好,倒是省了一番手脚。”

他说罢,又看向林巧儿,笑道:“胭脂姑娘。整个金陵中最美的美人,如何?跟我们走吧!”

林巧儿俏脸苍白,鼻尖已然沁出汗水,显然,就算是在昨日面临黄霸的时候,她也从未如此紧张过。

张羽冷冷道:“炼魂教,手脚可真够快的。”

柳为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对着林巧儿道:“胭脂姑娘,死人会说话,你可见过?”

张羽眉头一挑,知他此话意思是他已经将自己当做一个死人了。

当下不再废话,身形一闪,手掌之上暗红火焰闪烁,打向柳为。

他原本端坐在那,突然发难,身法之快,让人咋舌。

柳为看也不看,手掌之上青芒大盛,与张羽碰了一掌。

一时间,二人劲气四散,屋中桌椅劲倒飞而出。

林巧儿也几欲站立不稳。

柳为面上闪过一丝惊色,显然张羽露出的本事超乎了他的想象。

张羽心中亦是微沉,这柳为修为与黄霸可谓是一个天一个地,此处地方太过狭小,他怕火劲伤及林巧儿,施展不开。

当下心中做了决定,一只手揽住林巧儿的纤腰,沉声道:“走!”

林巧儿点了点头,忽又想起什么,看向落在一旁的古琴,道:“那是我爹留下的!”

张羽看了一眼,一下将古琴拿在手里,一个闪身,跃出了屋子。

他这一下身法极快,便是柳为也没拦得住。

他看了一眼他们的去向,沉声道:“追!”

张羽带着林巧儿一路疾驰出城,刚到城郊,便觉眼前一个人影,他速度太快,躲闪不及,撞了上去。

“哎呦!”

三个人影堆叠在一起,一个清脆的声音叫出声来。

“你不长眼睛的?!”

一双灵动漆黑的眼眸怒气冲冲的盯着眼前人。

刚说完,她便愣了愣,“是你?!”

张羽掸了掸身上灰尘,亦微觉惊愕,道:“是你?”

林巧儿微微起身,看向那鹅黄衣衫女子,又看向张羽,道:“张公子,你认识她?”

这鹅黄衣衫女子正是决定出城的凌灵。

凌灵看向林巧儿,认出她来,冷冷笑道:“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啊。只是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好上了?”

林巧儿见这少女出言不逊,微觉恼怒。

只听张羽冷冷道:“不要胡说!”

凌灵指着林巧儿,道:“我亲眼看见你搂着她,难道我看错了?!”

她言语中带着一丝恼怒,便是她自己,也不知为何。

张羽皱眉,只觉辩解太过麻烦,当下要走,却觉背后阵阵冷风袭来。

“小心!”

林巧儿惊叫出声来。

张羽火劲护体,迅速转身,迎面三个人影扑向自己。

他退后一步,闪身躲开一人,接着一掌打向一人,二人身体均倒飞而出。

凌灵秀眉微蹙,似乎明白了什么。

“二位走的可真快!”

柳为带着调笑的语气,缓步走来。

张羽大为郁闷,若非撞上这凌灵,这柳为也不会这么快就赶来。

柳为目光在凌灵身上停了停,凌灵从他眼中察觉到一丝猥亵之意,不由微微笑道:“你在看什么。”

柳为见她笑颜如花,明艳动人,心中微动,讨好的笑道:“自是在看仙女。”

凌灵笑意更浓,只是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意,“那你要不要走近些,看个清楚?”

柳为刚要迈步,却又停住了,笑道:“妹妹莫急待我解决了这里,再好好看看妹妹。”

他心中甚喜,一个林巧儿已是国色天香,现下又凭空冒出一个倾国倾城的美貌女子,只想待解决眼前这黑衣少年后,自己便可享齐人之福。

当下心中对张羽杀意更盛,一挥手,冷声道:“上!”

他一声令下,十数名弟子凭空冒出,扑向张羽。

张羽将身边林巧儿推开,道:“小心!”

须臾间,张羽身影被人群包围住,只听手掌破空之声呼呼传来,张羽在人群中辗转腾挪,不时出掌击退一人。

他掌上带着玄火劲,中掌弟子均觉身体如受火焚,痛楚不堪。

凌灵在一旁冷眼注视,心中也不料这张羽吃了阳眼后,神通竟是如此厉害。

那日在客栈,他若用出玄火劲,便是自己,也恐怕要废些功夫。

林巧儿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她虽不通武道却也看出随着时间推移,张羽的动作渐渐迟钝,肩背上更是时而挨上一掌。

林巧儿咬着银牙,身子微微颤抖,却听凌灵冷声道:“我劝你还是安分些。你去只会碍事。”

林巧儿蓦地看向她,道:“那你呢?你在这又是做什么?”

凌灵听她语气冷冷,不由心中恼怒,有意气她道:“我在看戏。”

林巧儿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偏过头去,目光再次凝注在张羽身上。

张羽一个踉跄,身后又中一掌,护体的火劲终是消散,体内气息一阵紊乱,鲜血顺着嘴角流下。

他一咬牙,反手又是一掌,将那人身子打的倒飞而出。

至此,他已连伤十人。

围在他身边的炼魂教弟子也稀少了下来。

就在这时,空中一道青芒闪过,穿过张羽,消散在天际。

张羽大口吐血,眉头紧皱,身子微微颤抖。

一旁,林巧儿见状,眼中带着浓浓的痛色,适才柳为在张羽最为虚弱之际出手,一招狠辣无比,便是她也看出,这一招下去,张羽性命难保。

但她并无慌张,她心中已有决断,与其落在他们手里受无尽侮辱,不如就此了断。

她暗下决心,只要张羽倒下,她即刻咬舌自尽。

凌灵注视场间,微微摇头,莲步轻移,走到张羽身边。

柳为身边弟子欲要上前阻挡,却被他拦住了,他自信自己刚才一掌用上了十成功力,没有火劲的张羽,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他看向那鹅黄衣衫少女,又看向林巧儿,心中一热,面上得意神色更浓。

凌灵缓步走来,眉眼间还带着淡淡笑意,她看着嘴角鲜血不断流下的张羽,道:“我可以救你的。”

她的话语很轻,几乎是贴着张羽的耳朵,如此的亲昵动作,让柳为面上闪过一丝狠戾,他更加希望张羽死了。

张羽不停地咳嗽,只听她又道:“只要你求我。”

耳边佳人吐气如兰,说出的话却是让他心中恼怒。

她即便冷眼旁观,他亦不会怪她,但她若有意折辱他,他是不能忍受的。

凌灵这是在解气,解之前他要赶自己走,对自己态度冷漠之气。

“只要你求我,我须臾便可要了那人的命。”

她语气很轻柔。

张羽冷冷道:“不敢连累姑娘。”

凌灵微怔,随即恼道:“你想死,我也不拦你!”

说罢,转身走开了。

柳为见此,眼中杀意骤起,青芒再现,一掌拍向张羽头顶。

这一瞬间,林巧儿美眸微闭,呼吸渐渐加重。

凌灵却是后悔了,她突然后悔自己为什么因一时赌气,而送了他的命。

她现在想出手了,可也已来不及。

柳为的手掌没有落的下去,他被一层淡淡的猩红光芒挡住了。

他惊疑未定,忽见张羽一双眼眸赤红如修罗,心神大震。

张羽身子微微颤抖,他隐隐还留有意识,此番情况在之前从未出现过。

以往他煞气发作,定然意识全无。

且在昆仑山之上,只要不贸然取下身后古剑,煞气便还在控制范围,决计不会突然发作。

可现下,身后古剑还在,这煞气却忽的暴动起来他低吼一声,一下扣住柳为手腕。

柳为只觉手腕一阵剧痛,骨头断裂之声让他心神彻底崩溃。

他惊叫道:“不!不要!!”

猩红光芒顺着张羽的手瞬间将柳为全身包围,只见柳为整个人蓦地燃烧起来,那火焰呈黑红色。

比之先前张羽用火劲化出的暗红色火焰颜色更深,看上去更可怖。

柳为惨嚎持续了足足好一阵子,他的身子尸骨无存,只留下一抹黑灰,被风一吹,四散飘去。

凌灵与林巧儿均是俏脸惨白,她们何曾见过如此画面,林巧儿只觉腹中一阵翻涌,几欲呕吐。

“堂…堂主…堂主死了!!”

有一弟子一声狂吼,瞬间余下几名弟子发疯似跑了去。

张羽却是再无力理会他们,猩红光芒散去,他只觉体内气力好似被全抽空了一般,半坐在地,大口喘着粗气。

“究竟…怎么回事…”

他喃喃自语,心中只觉疑惑非常。

“张公子,你觉得怎么样?…?”

林巧儿看着面色渐渐好转的张羽,俏脸上依旧挂着担心。

“放心吧。吃了我的药丸,再重的内伤都有得治。”

凌灵看了一眼林巧儿,淡淡道。

张羽深吸口气,却觉好转许多,当下拱手道:“多谢。”

凌灵道:“不用谢你又欠我一条命。算上墓室那次,一共是两条。”

张羽道:“姑娘既有如此妙药,何苦在墓室把阳眼给我?”

凌灵白了他一眼,淡淡道:“那时我还没有。

后来回城,我学聪明了,买了些药材,自己配了下,以防不时之需。”

张羽道:“原来如此。”

他调理半晌,自觉无碍,缓缓起身。

凌灵见状,道:“你不是想知道李旬下落么?”

张羽一愣,看向凌灵道:“姑娘愿意告知了?”

林巧儿却是微觉惊讶,“李旬?”

张羽微一沉吟,道:“我要去杀了他。这也是我不愿姑娘跟着我的缘故。”

林巧儿微微点头,惊讶神色渐渐敛去。

凌灵见他二人自顾自说话,只觉心烦,不由不耐道:“你到底要不要知道?”

张羽道:“还望姑娘告知。”

凌灵淡淡道:“京都。你若真那么想杀他,便去京都吧!”

林巧儿道:“此去京都千里迢迢,你没说谎?”

凌灵瞥了她一眼,“我吃饱了撑的么?”

林巧儿面上闪过一丝狐疑,却听张羽道:“多谢姑娘。”

凌灵一摆手,道:“不必。你杀了炼魂教十四堂堂主,与炼魂教梁子更深。如她所说,此去京都千里迢迢,你能不能到都说不定。”

张羽摇头道:“无论如何,姑娘大恩,张某铭记在心。”

凌灵看了他一眼,忽的微微一笑,“你既然那么在意我的大恩,便等你到了京都再做报答吧。”

张羽疑道:“姑娘也要去?”

凌灵道:“是啊。不过我若与你们一起,恐怕也难以到达京都。所以我就先走一步了,后会有期!”

她说完,几个纵身,便已走了老远,留下一抹鹅黄身影。

林巧儿看向张羽,笑道:“张公子,我们也走吧。”

张羽看着怀抱古筝的林巧儿,心中轻叹一声,炼魂教追捕太快,他若不带上她,她是断难逃过的。

当下只得微微点头,二人往京都方向走去。

浮生若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浮生若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浮生若梦

浮生若梦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10/2 1:24:41

苍莽九州,神洲浩土。五百年岁月交替,曾经鼎盛一时的帝国,也已渐渐显露衰败之象。纵然年年灾荒,民怨四起,然而在京都,大云帝国的中心依旧歌舞升平。当今圣上年逾四十,却是愈发沉溺于女色而忽国事。百姓们怨声载道,人心思变。期间亦不乏有热血之士,高揭旗杆,振臂一呼,欲为民请命,吊民伐罪。然这些起义之士无论声势再如何壮阔,均是一夕之间杳无音讯,石沉大海。有人声称,亲眼目睹一俊美少年手持金色长剑,独自面对义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