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观藏生 > 观藏生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2章都吉上师之死

观藏生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2章都吉上师之死

发表时间:2019/10/5 12:41:33来源:掌中云热度:

《观藏生》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乡村类型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扎西拉姆皱眉:“小偷从抢包到死亡前后不到半小时,挎包就在他手上,难道有人黑吃黑,把那钥匙抢走了?可是,宝铃小姐,如果他们...

观藏生

民管会的人很快赶到,先对着小偷的尸体拍照保存证据。

作为目击证人,关文、都吉上师、女孩子都被要求做了详细的讯问笔录。

现在,关文知道那女孩子名叫宝铃,是香港来的舞蹈家。不过,笔录归笔录,没有人知道小偷叫什么名字、从何而来,又是被谁杀死的。

“我的包里少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一把钥匙。”检查了自己的挎包后,宝铃的情绪沮丧到了极点。

“是什么钥匙?”民管会负责治安的扎西拉姆队长问。

“是一把白铜铸造的古代钥匙,本来放在这里面——”宝铃拿起一个黑色的丝绒袋子,底朝天翻过来,里面空空如也。袋子约三寸长、一寸宽,看来那钥匙也不会太大。

扎西拉姆皱眉:“小偷从抢包到死亡前后不到半小时,挎包就在他手上,难道有人黑吃黑,把那钥匙抢走了?可是,宝铃小姐,如果他们要抢你的东西,早在日喀则城里就能找机会动手了,何必要赶到寺里来费事?”

宝铃急了,大声反问:“你是在指责我故意说谎吗?”

民管会的其他人赶紧一边打圆场,一边把扎西拉姆先推开。

关文走到小偷身边,仔细观察小偷右手手背上的纹身,原来是一条盘成一团的青色小龙。他站起身,把写生簿里的那幅画扯下来,揉成一团,塞进口袋里。小偷死了,他的画也就没用了。

都吉上师也走过来,低头看着尸体。

空气中的血腥味渐渐淡了,剩下的,仍旧是在扎什伦布寺存在了百年长存的酥油灯味道。在西藏,任何事物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消失,唯有佛号、经幡、酥油灯和千万佛像永存。

“关文,到我房里去,有事问你。”都吉上师用近乎耳语的声音说。

关文一怔,刚要转头,都吉上师立刻发出警告:“别回头,别出声,我先走,你几分钟后跟过来。”

都吉上师的僧舍在白塔南面,关文知道地点,但未经邀请,从未进去过。

关文不明白都吉上师为什么要把事情搞得神神秘秘的,但对方是寺里的医药权威,德高望重,既然吩咐了,自己只能照做。

都吉上师刚离开,宝铃就走过来,身边还跟着一个民管会的办事员次仁贡木。

“你们守着,我搜搜他身上,如果没有什么白铜钥匙,这件事就只能先告一段落了。”次仁贡木说。

宝铃咬着嘴唇,固执地坚持:“钥匙原先就在挎包里,如果不在他身上,就是被他的同伙带走了。”

次仁贡木小声嘟哝:“同伙?哪里有什么同伙?你一定是看小说看多了……这里是扎什伦布寺,是朝圣的地方。这只是意外……”

关文想抽身离开,被宝铃一把拉住。

“这里没我什么事,我只看到他抢包,没见过钥匙。”他苦笑着解释。

“关先生,我刚刚听民管会的人说你是一个很好的画家,能够画出别人心里想到的事。我有个不情之请,能否帮我画一些东西,那些东西就在我脑子里……”宝铃急促地说。

关文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一个“很好的画家”,但他在扎什伦布寺待了一年多,绘画技艺的确突飞猛进了很多,画任何事物都能表达出独特的神韵。

“好的,我们可以明天再联络。”他看得出,在都吉上师的神妙医治下,宝铃的伤痛已经消除九成,自己能够照顾自己了。

“可是,我到哪里去找你呢?”宝铃又问。

关文在写生簿上匆匆写了个地址,扯下来交到宝铃手上。

这时,次仁贡木已经蹲在小偷身边,开始翻对方的上衣口袋,这也就吸引了宝铃的注意力。

关文赶紧抽身离开,向南边走。

他跟都吉上师交往不多,不知道这次对方有什么要紧事,所以脚下越走越急,恨不能一步跨到僧舍去。

扎什伦布寺是依山而建的,寺内道路铺满了就地取材的页岩,并不是十分平坦。有几次,关文差点被绊倒,累得气喘吁吁的。

刚过了白塔,四周突然响起了激烈的狗叫声。起初大约有二三十只狗一起叫,接着附近的狗全都加入,到了最后竟然有几百只狗同时在狂吠,声音汇成了一股巨大的声浪,在这藏地古寺殿宇之上来回盘旋着。

关文停步,靠着墙喘 息,心里急慌慌的,有种不祥的预感。

对面,就是高耸的白塔。暮色笼罩之中,白塔昂然屹立,如白衣巨人般挺拔。平日里关文走过白塔,能够感受到它的圣洁,但现在,他脑子里空空的,心怦怦跳,总觉得四周暗处仿佛隐藏着不知名的獠牙怪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冲出来择人而噬。

狗叫声持续了至少五分钟,终于慢慢平息。

关文抹了把汗,继续向僧舍那边去。

没走几步,巴桑降措从右侧岔路上急匆匆地走过来。

“关文,你去哪里?”巴桑降措问。

关文没有防备,脱口而出:“都吉上师要我过去谈事。”

话一出口,他又后悔了,因为当时都吉上师吩咐他跟过来时声音很小,明显是不想让第三者得知。

所幸,巴桑降措没有追问下去,亮了亮手里的一册经书:“正好,我也要去见师父还书,一起走吧。”

关文点头,两个人并肩向前走。

“刚刚的狗叫有点吓人啊,对吧?”巴桑降措问。

关文点头:“是啊,寺院外那么多放生狗,一只叫,几百只跟着叫,没办法。”

巴桑降措笑起来:“我们是男人,肯定不怕狗,可那位宝铃小姐就不一样了。女孩子嘛,总是怕这怕那的,一个小小的关节脱臼就疼得她走不动了,真是有点好笑呢!”

关文也笑,因为他记起了宝铃逼着民管会的人还她白铜钥匙的事。他不得不承认,宝铃是个极漂亮的女孩子,虽然在负伤、痛哭之后,五官依旧精致美丽,可见她到扎什伦布寺来之前,是素颜朝天,本色无妆。

来扎什伦布寺朝拜、参观的女孩子虽多,但像宝铃那么美的,却是万里无一。

想到宝铃,他不自觉地连叹了两口气,前一声是赞叹,后一声是惆怅。于他而言,再美的女孩子也是过眼云烟,在扎什伦布寺待不过一两天、一两周,然后就离开,此生不会有第二次见面的机会。

“叹什么气啊?”巴桑降措问。

关文摇摇头:“没有没有,我是——”

骤然间,他闻到了空气中飘来的不寻常味道,心里突然一紧,倏地停步。

前面就是僧舍,转过拐角就到都吉上师的房间了。

巴桑降措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不断地抽着鼻子。

“是血腥气——巴桑,我闻到了血腥气!”关文叫出声来。

巴桑降措疑惑地反问:“怎么会有血腥气?”

关文愣了几秒钟,突然向前飞奔。过了拐角,他一眼就看见都吉上师房间的门半开着,一只手臂搁在门槛上,五指张开,仿佛要抓住什么。

他停下来,屏住呼吸,梦游一样一步一步向前走。

巴桑降措比他反应要快,飞奔到门口,一把推开门,随即大叫:“师父,师父,你怎么了?”

关文脑子里像捣了一团浆糊似的,一步一挨到了门口,靠着门框向里看。

都吉上师俯卧在门槛内,身子下面一大滩血,左手捂着喉咙,右手向外伸着。很明显,他已经死了,这种诡异而徒劳的动作是他临终前极力挣扎而留下的。

巴桑降措连喊了几声,都吉上师都没有回应。

“你守着这里,我去叫人!”他倒退着出门,向南面的民管会方向飞奔而去。

关文定了定神,用力站稳,向屋里望着。

都吉上师房间里的布置非常简陋,只有一床、一桌、一椅,靠墙角的地方,是一个松木板搭起来的简易书架,共有两层,上面摆满了各种医学书籍。桌上也摆着许多书,每一本都是摊开的,用青石块磨成的镇纸左右压着。

据关文所知,都吉上师足不出寺,除了看病看书、参禅悟经,几乎不跟别人来往,不可能惹上什么仇家。看屋内陈设,其人又清贫之至,更不可能因为劫财而受袭。

“爹玛(藏语:伏藏)……爹玛……”都吉上师的身子动了动,急促地喘气,含糊不清地叫了两声。

关文俯身,握住都吉上师前伸的那只手:“上师,我是关文,你要告诉我什么?别急,巴桑已经去找人了,我们这就把你送到医院去!”

“巴桑……”都吉上师的声音越来越轻,被关文握住的手也渐渐冷了。

关文叫了几声,确认都吉上师真的已经过世了,不觉有些黯然。一小时前,他们还在弥勒佛殿那边交谈,一小时后就阴阳永隔了。这种人世间的生死意外,来得实在是太快了,令人难以置信。

民管会的人很快到达现场,全都面露难色。

先是小偷,后是都吉上师,扎什伦布寺一晚上发生两起离奇血案,令民管会的人大感头痛。两名死者的伤口都是喉结上,形成了一个拇指粗的血洞。近年来,民管会很少遇到此类诡异事件,没有案例可循。

关文如实地回答了一切,从都吉上师在弥勒佛殿前的低声吩咐讲到路上听到的奇怪狗叫声,事无巨细,全都一一详述。

巴桑降措的话与关文相互佐证,悲痛之情,溢于言表。

民管会的人登记结束后,有人把都吉上师的尸体抬走。

作为都吉上师的弟子,巴桑降措亲自动手,把书桌收拾干净。他的动作异常缓慢,悲伤之情,溢于言表。事实上,寺里所有的人对都吉上师的死都很伤感,因为那是一个医术高超、普济众生的好人,寺里寺外的人都曾得到过他的妙手救治。

“关文,你先回去吧,师父的后事会有专职人员处理,跟你关系不大。”巴桑降措说。

关文嗫嚅着问:“都吉上师最后提到伏藏的事,那是什么?你知道吗?”

观藏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观藏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观藏生

观藏生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10/2 2:04:26

引子:西藏镇魔图唐卡也称唐嘎、唐喀,是藏文音译,特指用彩缎装裱后悬挂供奉的宗教卷轴画。它是藏族文化中一种独具特色的绘画艺术形式,题材广广泛,内容涉及西藏民族的历史、政治、文化和社会生活等诸多领域,被历史学家尊称为“藏民族的百科全书”。中国大陆现存的传世唐卡大都是藏传佛教和苯教作品,其中有两幅名为《西藏镇魔图》的唐卡,尤其引起了历史学家们的关注。该唐卡是西藏自治区文物管理委员会在整理罗布林卡文物时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