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唯君一世,王爷等我 > 唯君一世,王爷等我第4章四

唯君一世,王爷等我第4章四

发表时间:2019/12/22 1:05:13来源:快阅热度:

《唯君一世,王爷等我》是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倾颜没有说话,只是一块玉牌丢向了他,何阳疑惑地将玉牌反过来,那上面赫然写着一个字“沐”,他的瞳仁一下子放大,几乎立刻单膝...

唯君一世,王爷等我

翌日清晨,天未亮,倾颜便出发前往京城,距离身后的安城越来越远,她却始终没有回头,有些东西是深藏在心底的,这两年的回忆,关于安城的一切,都将是她日后洋溢着笑容时候的回忆。

  不消两天,她就抵达了京城,骑马驻足在城门外,望着高大的城门,心里一阵阵的感触,当年走的时候是深夜,她甚至没有多看几眼她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地方,如今这次回来,她突然发现,原来这座最繁华的城池依然清晰地印刻在她的脑海里,从未消失过。

  “等一下,下马接受检查。”一个守城的士兵吆喝道,他指着倾颜,模样嚣张跋扈,看装扮似乎是个小统领。

  倾颜微微蹙眉,她戴着斗笠,并没有戴着面具,毕竟,回到京城,她就已经不是名震江湖的月侠了,虽然她依旧身着男装,她开口询问道,“何时开始,京城也需要挨个检查了?”难道,京城出了什么问题吗?

  “哟,还是个姑娘啊。”一个猥琐的声音陡然响起,一身彪悍肥肉的士兵走了过来,“赶紧下来,让我们好好检查检查。”言语里的下流之意,非常明显。

  “你们统领是谁?”倾颜声音微冷,风马牛不相及地问道。

  “何,何阳统领。”那人竟然情不自禁地回答了她的问题,等到回神时才发现自己竟然恭敬地低下了头。

  “何阳?”倾颜皱眉道,竟然是他,看来这京城里果然是暗潮汹涌,“让他过来。”

  “混账,你是什么东西,竟然对我们统领如此不敬。”那名彪悍的士兵立刻怒目圆瞪。

  “怎么回事?”一名长相普通,周身却散发着阵阵刚毅的男子走了过来,“我是何阳,请问阁下是?”面带疑惑地微微抬头,虽然戴着斗笠,但是却遮不住浑然天成的尊贵气息,难不成是哪个回京的富家公子?京城里,最不缺的就是那些皇家子弟的,几乎可以说是个个尊贵,却没有谁有如此的气势,未开口就能让他有股莫名的压力。

  倾颜没有说话,只是一块玉牌丢向了他,何阳疑惑地将玉牌反过来,那上面赫然写着一个字“沐”,他的瞳仁一下子放大,几乎立刻单膝跪地,低着头恭敬地说道,“小人不知是沐王爷的千金,怠慢之处还请郡主见谅。”

  “哼。”冷哼一声,倾颜也懒得多言,双腿一蹬,夹紧马肚子,便往城内疾奔,她向来不喜欢以地位压人,不过,有时候她也发现,身份真是一件非常好用的东西。

  没错,她便是离国摄政王沐清远的幺女沐倾颜,姐姐是当今圣上的宠妃沐若芯芯贵人,大哥是镇远将军沐世皓,二哥则是吏部尚书沐文鸿,还有不少沐家的支系旁亲,可以说,沐家在朝廷上的势力几乎可以和皇帝叫板。

  照理说,这样尊贵的身份,她是不应该会离家千里浪迹江湖的,两年前时值选秀,她实在不想进宫待选,便连夜逃家,当然这也是得到了姐姐的默许,她知道自己的离家不会牵连家人。更何况,以沐家的势力,就算皇帝想要以这样一个小小的原因来打击沐家,恐怕也不过是以卵击石,最主要的原因是她不想早早嫁人,她想到外面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也许她的想法有些惊世骇俗,但是那便是她最真实的想法。

  “郡主…”早就等在门外的管家,看到风尘仆仆的倾颜,老泪纵横,迎了上去。

  轻叹一口气,倾颜知道自己势必要面对这样的情景,便下了马,走到了管家秦叔的面前,他在沐家呆了将近三十年,他曾经是阿玛的贴身侍卫,后来才做了沐家的管家,也许对阿玛来说,沐王府的管家必须是他最信任的人才可以。

  “秦叔。”倾颜恭敬地轻唤,可以说,除了姐姐,秦叔是王府里和她最亲近的人了,她额娘在她出生的时候便去世了,之后秦叔便待她如同亲生女儿一样关爱,阿玛太忙了,所以她儿时缺失的父爱都是从秦叔那里弥补回来的。

  “回来就好。”秦业并没有多说什么,拉着倾颜便往王府里走去,一边说道,“老爷在书房等了小姐很久了。”

  “秦叔,帮我派人给姐姐带个口讯,就说我在家呆几天就会去宫里陪她,让她安心。”倾颜收起了初见亲人时的激动,已经开始叙说正事。

  叹了一口气,秦业摇了摇头,这父女倆真是一个样,两年未见,恐怕他是看不到那份父慈女孝的样子了,大概他们碰面以后就会直接谈论起正事来了。

  果然,进入书房,沐清远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回来了。”平淡地几乎没有起伏的语调,既没有训斥她的任性离家,也没有对她久未归家做任何评论,甚至于丝毫未见他的神情有任何改变,仿佛眼前已经离家两年的女儿昨日才刚见过。

  “恩,回来了。”倾颜点了点头,语气恭敬。

  她其实是知道阿玛对自己的宠爱之情的,兴许是额娘早逝,阿玛一直对自己的学业非常严厉,常常亲自手把手地教授她许多东西,也许在别人严厉阿玛对她的严肃是厌恶的表现,但是她心里明白,这不过是,爱之深,责之切。

  像阿玛这样深沉的人,是不会习惯将情绪表现在面上的,她常常想,到底要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像阿玛这样所有事情都放在心底,不跟任何人叙说。所有的,对他投诚的人,都是他的棋子,他总是不带丝毫感情地利用他们,也许在他的眼中,任何东西都没有权利来得重要。

  可是,倾颜却觉得,那不过是阿玛为了填满心底的空虚和寂寞,而自我挖掘的坟墓,也许,他所有的感情,都已经随着她额娘的逝去而消失了。

  “准备什么时候进宫?”沐清远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进入了正题。

  “打算过几日就进宫。”倾颜低着头回答,她的斗笠始终没有拿下,她不想看到阿玛脸上悲凉的表情,听秦叔说,她和额娘长得很像,阿玛每每看到她的脸,总会情不自禁地出神,那样忧伤而痛苦的神情连带着她也会觉得难受起来。

 

唯君一世,王爷等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唯君一世】 或 【王爷等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唯君一世,王爷等我

唯君一世,王爷等我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10/2 13:52:12

"只要你开口,我就放下一切跟你走。”她扬起了头,任由泪水滑落。“对不起。”他的身上背负着太多的责任,让他无法丢弃和背叛。“最后一次,你到底,要不要我?”明知不过是一场飞蛾扑火,却依然义无反顾。“对不起。”他们中间横着太多的东西,即使是心爱的她,他也早已要不起了。美艳的郡主又如何,尊贵的王爷又如何,他们不过是蝼蚁一对,沉淀于这寂寥孤独的尘世中,相爱不能爱,想恨恨不得。倾颜一笑媚天下,情深许许空留恨。若人生只如初见,愿背身从未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