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痞少蜜宠小甜妻 > 痞少蜜宠小甜妻小说在线试读第1章《痞少蜜宠小甜妻》

痞少蜜宠小甜妻小说在线试读第1章《痞少蜜宠小甜妻》

发表时间:2019/6/12 17:34:41来源:微阅云热度:

痞少蜜宠小甜妻

“秦颜夏!快起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睡懒觉!”门外传来隐约的人声,在耳边嗡嗡作响,秦颜夏头痛欲裂,挣扎着睁开了眼睛。目光涣散,浑身酸软无力,像是经历过一场大战似的。视线缓缓转动,洁白柔嫩的手臂,胸脯丰满,而再往下就是红紫交错、裸露着的腹部了。秦颜夏心头一跳,腾地坐起身,某处不可言说的地方牵起一阵疼痛,扯得她“嘶”地吸了口凉气。来不及呼痛,她蓦地睁大了眼睛,目光凝住。她这才发现,自己旁边躺着的,不是平日里抱着睡觉的大熊公仔,而是一个熟睡的男人。完美的下颌线,性感的薄唇,高挺的鼻梁,墨黑的刘海遮住了小半张脸,却依然遮不住逼人的俊美。这半张脸,好像有点眼熟?秦颜夏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终于确认身边这个男人确实是段逸宸。脑子“嗡”的一声,秦颜夏差点叫出来!为什么会是他?!她昨晚睡的这个男人,赫然是她姐姐刚订了婚的未婚夫!也就是她秦颜夏的准姐夫!地板上是凌乱不堪的衣服,而房间也是熟悉的客房,她慌乱地蜷起脚,却是四肢百骸被碾过一般的疼痛。怎么回事?秦颜夏渗出一层冷汗,努力拼凑起零碎的记忆。昨晚是秦心悦和段逸宸的订婚宴,司仪主持完毕后照例是敬酒环节,秦心悦笑眯眯给她递上一杯红酒。未料,自己竟一杯倒,醉意朦胧间,被秦心悦扶进了客房休息。秦颜夏浑浑噩噩地回忆着,终于回想起那部分不堪的片段。昨晚被醉意折磨,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嘴里又觉得很渴,不由挣扎着想起来。混沌间,一双温热的嘴唇贴上她的,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如久旱逢甘露,一时间她也失了心智,由着男人一寸寸进攻。那男人身上的荷尔蒙诱惑迷人,烧得她神志不清,在酒精的作用下,她也渐渐沦陷……回忆一点点清晰,秦颜夏的脸色也越来难看,她真是恨不得给昨晚的自己一巴掌。不,事到如今,当务之急就是赶快离开,免得叫人发现。秦颜夏脑子飞快运转起来。“颜夏,你怎么了?怎么没动静?”外面的敲门声还在响,且越来越急促。秦颜夏心头也跟着砰砰直跳,脑门上急出一层细汗,刚刚是养父秦忠华的声音,绝对不能被发现!可是,现在还能怎么办?难道从窗户跳下去?“砰!”正在她不知如何是好时,门猛地被撞开。秦颜夏慌忙扯起身下被单,飞快裹紧自己裸露的身体。而当她看清门口站着的秦心悦以及愕然的秦忠华夫妇时,全身顿时如坠冰窟。她眼睁睁望着几个记者鱼贯而入,一个个扛着长枪长炮,神情兴奋。一时间,所有目光齐齐落在秦颜夏这处。“秦颜夏,你跟段逸宸,你们、你们竟然……”秦心悦手指微微颤抖地指着她,满脸难以置信。面对秦心悦的指责,秦颜夏一脸惨白,无力辩解。“颜夏,就算你再怎么喜欢逸宸也不能这样!你要是喜欢他为什么不早说?还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早说了,秦家好心收养这个杂种,最后还不是被反咬一口。”谴责声铺天盖地袭来,她招架不住,惶惶然拿被单捂住脸。而一旁的记者们像是闻到血味的苍蝇,“下三滥的手段”从秦心悦嘴中说出,更让他们兴奋无比,也不顾什么职业道德了,一个个迫不及待递上话筒。“请问秦颜夏小姐,您平时的私生活就是这样糜烂吗?”“秦小姐,您设计给自己的姐夫段逸宸下药是早有预谋吗?”“秦家待你不薄,你这么做是因为窥蓄段家财产吗?”秦颜夏拼命躲闪着闪光灯,一边无力辩解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不、这不是我干的!”“就是她!这个贱人!使出浑身解数勾引人家段少,害得段家还要被我们连累!”养母吴碧莲咬牙切齿道。此话一出,秦颜夏立即成为众矢之的。所有一切都因她而起,勾引段逸宸、破坏姐姐婚姻,她才是罪魁祸首,所有人包括段逸宸在内,都是受害者。闪光灯闪得更勤了。而秦心悦站在一旁,柔弱地倚在门边,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眼里却是掩不住的得意的光芒。瞥见秦心悦的表情,秦颜夏心里有些怪异。电光火石间,她猛然想起昨晚那杯酒,以及一反常态笑吟吟的秦心悦,顿时醒悟过来。她被算计了。A市上流社会圈子里谁都知道,段家少爷段逸宸风流成性,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八卦网站首页上,一周总有那么几天飘着他的各种小道消息。同这种纨绔子弟联姻,一向心高气傲的秦心悦怎么会愿意?“你们……利用我?”秦颜夏望向秦心悦母女,哑声道。秦心悦母女神色一变,吴碧莲当即冷嘲道:“什么利用不利用?是谁不知廉耻爬到段少床上的?!”秦颜夏气愤得呼吸急促,说不出话来,不由搅紧手中的被单,狠狠瞪着对方。陡然间,身子被人掰过,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段逸宸竟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段、段少……”见段逸宸醒过来,吴碧莲心头颤了颤,赶紧上前几步控诉道,“对不起,段少,都怪我管教不严,让秦颜夏这个贱女人爬上了你的床!”言下挑拨之意不能更明显,她巴不得段逸宸一怒之下狠狠地教训一顿秦颜夏。毕竟,传言这段逸宸虽风流成性,却只好自己主动猎艳,向来厌恶对强行爬床的女人。“我的宝贝,怎么不多睡会儿?这么在床上坐着着凉了怎么办?我会心疼的。”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段逸宸亲昵地蹭了蹭秦颜夏的脸颊,一双桃花眼睡意未尽。他懒洋洋环顾了一周,兀自转过秦颜夏的头,轻轻一吻,“早安。”看向秦家母女,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痞少蜜宠小甜妻

痞少蜜宠小甜妻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19/6/12 17:34:39

秦颜夏醒来发现自己和段逸宸发生了关系,她回想起来,昨夜是姐姐秦心悦和段逸宸的订婚宴,她被姐姐灌醉,扶进房间休息……这时养父母和姐姐秦心悦夺门而入,痛斥与哭诉她勾引姐夫,大量记者随之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