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全武行 > 全武行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全武行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19/12/15 11:15:54来源:快阅热度:

《全武行》是一本仙侠类型小说。主要讲述:李让刚想问说你脸上的这个黑色的东西是怎么回事啊,想想那姚德坤岁数已经这么大了一定很好面子也就没有问出来,那黑色的额眼眶一...

全武行

“我今年六十有七,你们谁敢有话就尽管说。”这老头脾气到是嚣张,那个司机也从后射镜当中看着李让说道:“这是文老,连续两届的评委哦,要不是看得起我你们休想和文老说上话。”

  李让还没有说什么话身旁两个人已经开始抱拳了,右边的人说道:“原来是文老,我是武当紫霞观的吕尚武。”、左边那人也随后说道:“我是吕师哥的师弟,也是紫霞观的叫姚德坤。”

  李让赶忙醒悟,修武之人,都是晚辈拜见长辈:“我是李让,烟云七十二路飞刀。”

  “你练的是飞刀?看你这报名的方式,你是古修?”那文老不回礼反而问道。

  “什么是古修?”李让一头雾水,文老点点头,解释道:“你看那两个小子,不说自己的武术修行反而报自己师门的名,这些是新修,没什么本事,光是靠着师门的名头,而像你这种报上自己最得意的武术的就是古修。”

  李让心道竟然还有这种分别,自己和聂满川薛平他们难不成都是古修不成?自己几人的的却是家传,或者一个村子当中所传,难不成还真是古修?摇摇头,李让响起自己遇到聂满川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有什么自报名的说法,自己是学者聂满川的样子报名的。

  “不知道文老是新修还是古修?”李让问道。

  “哦,呵呵,老朽青城文孤岛。”文老原来叫文孤岛,那吕尚武姚德坤两人顿时苦恼,这文老竟然也是新修,那何必要说自己二人?

  “.你们两个人是不是觉得我老头子的话太多,而且还非常的不好听?又正在奇怪是不是我也是新修却在指责你们两个同为新修的后辈人物?正因为是同为一个派系,所以我才更加对你们严格要求,何况听到刚才你们两个人说什么在武当山上十年武道,却还是修成这么个狗屁不通的水平竟然还敢报自己师门的名字!”文孤岛一点都不给两个已经成年的人的面子当着李让这个后生面前大声斥责姚德坤和吕尚武,那司机想必走就司空见惯了,前两届被批评的人估计也当真不在少数。

  “文老,可是我想问你有一件事情,你说的师门青城好像在很久之前就。。。”姚德坤说道,那青城在很久之前就不复存在了,只有后来人凭吊的份了,谁知道那文老鄙视的一笑:“人在就在,那一个山门算是什么?”

  “你是说?”姚德坤又问道。

  “太笨太笨,这都不明白?虽然因为社会的发展,那些山门除了武当少林之外都已经不再存在了,但是显然那些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武术和修行的法门都还在,人在则青城不忘,否则就算那青城山门还在那又如何?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

  “那是那是。”姚德坤赶忙接应,其实心中想到,那也不过是因为山门不在才找的借口要死能够保留一个山门,谁又想去哪世俗当中?

  文老看他这么听话倒也很少高兴,关键是已经快要到了,车子在郊区当中起转八转的已经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村子,只觉得那村子是一个比一个要矮小,一个比一个要破旧,这到无所谓,因为周围的环境和空气也在一点一点的好起来,甚至还有一堆堆的小土坡悠然立在小道上,到是也可爱有趣,车内一老二中年三人吵的是沸反盈天一般,唯独一个岁数不大的还一连欣赏窗外风景的样子,那姚德坤忽然想起什么一样,忽然拉住那李让问道:“这位小兄弟,我倒是很好奇,你是只练过飞刀吗?现在带着飞刀可不太方便,而且飞刀也不适合社会了啊,你练习过拳脚功夫没有?”

  “啊?奥,拳脚功夫我到是练过,是十二路盾尘掌,还有陈氏太极拳,奥,对了,我还学过谭家十二路弹腿,只不过那是小时候的事情了。”李让到是诚实的很,其他人听的很怪,前者没听过,后者听的让人想吐血,那陈氏三十六式太极拳早就大众化普及化,现在竟然还拿出来当一种套路说出这不是笑人?

  但是又听到那李让就连小时候的十二路弹腿都说出来了,那肯定是不只是故意那么说的吧。

  李让刚想问说你脸上的这个黑色的东西是怎么回事啊,想想那姚德坤岁数已经这么大了一定很好面子也就没有问出来,那黑色的额眼眶一看就是被人一拳打上去的。

  车子的刹车声把李让的吵醒,车子稳稳的停下,前前后后不时的有车子开过来停好,五个人从车子里面走下去,好一个去处,怎么知道?就看一座绿意环绕的小山,从山脚就可以看到山顶的山峰,但是却要稍稍翘起自己的脚,而且山上小路蜿蜒,环绕在一起,就觉得这个山诗意盎然,而山腰处更是红旗飘飘彩带连连,那上面可以依稀的看到一些人在那里忙乎,沿着山脚往上走去,本来眼看着很短的距离竟然走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还没有到,李让回头看山脚之下,只看山脚下面的车子已经停好,好多的车,而人更是小了很多,只是有一些模糊的身影。

  最后终于走到山腰的地方,走到上面才发现原来这个地方竟然还有个这么大的平台,方圆占地很大,其中有擂台,有像是拳击的那种台子,一共大大小小的共九个台子,还有很多的人在忙碌着,在周围弄很多的座椅之类的额东西。

  薛平和薛若两兄妹端端的坐在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显然都是一些国内的额练武的人,而国外的也分国籍在站立或者坐着,一群人直直的盯着一个牌子看,那个牌子是钉在那山崖之上,超大的,红色的牌面上还有些雕饰,上书写很多的字和一些弯弯绕绕的流程图。

  李让告别姚德坤和吕尚武,又像文老弯腰一下,就朝着那边走去,只看那大红的告示上赫然有薛平二字,薛平的同等地位处有个叫孙满的人名,两人是第一场的对手,没想到薛平竟然是川武会第一个上台比试的,李让转头看看薛平,就看后者好像有点恍惚,估计也在消化为什么自己是在第一个比武的位置,而除了这张大红纸之外,竟然还有好几个大红纸,李让刚才没有看到,这么一近才看到还有写着英文的尔罗斯的文字的,总共九张,但是显然中文的这个最大,来参赛的人也最多,刚才在那个三层的房子里面李让看到的大多是国外的,而到这里才发现原来国内的人大多都已经到了,而也有在这个A市里面的人,当然不用那么着急,现在这个地方是A市和K市的交界地。

  李让朝薛若点点头扮个鬼脸,就拍拍薛平的肩膀说道:“大哥,不要害怕。”

  薛平转过头来看到李让一副严肃的表情反而笑道,你以为我是因为第一场就上场发呆害怕?

  “额,我、、、、、”李让还想解释,薛平却组织了他:“好了,大哥谢谢你这么关心,其实第一场虽然有点惊讶,但是我也无所谓,早点比武迟点比武都是一样的,而且还可以趁机得胜,我不习惯对方也不会习惯的,关键我想的是为什么对方给我安排这么个对手。”

  “怎么,那个孙满有什么问题吗?”李让问道。

  “有很大的问题。”说着说着薛平的额头在此皱起,李让不禁好奇的问道:“他很强?”

  “关键就是他根本就不强,这孙满其实最多就算是个武术爱好者,练习的是长拳,还是套路的那种,简单的说就相当于一个上过体育课的学生。”薛平说着说着额头反而再次皱起来,就算是强的对手最多也就是手底下见个真章,可是这么一弄反而不好说了,说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势力在这场比赛当中参合一下?

  李让未出校园,哪里懂得这些东西,也就干陪着纳闷一下,正在众人纳闷的时候,忽然李让看到山脚下来的车子当中竟然有电视台的车子,那些车子上都有很多的标记,虽然山腰和山脚还是有些距离的,还好李让的眼睛很好,习武之人,还真的很少有带着眼镜的,比武的时候眼力也站着一个很大的部分。

  薛平自然也是看见了,只看他认真的看了一会忽然恍然大悟,就好像拨云见雾气一般,李让看他一脸的恍然就好奇的问道:“怎么?”

  薛平笑道:“这么多的人的集会,还是有危险的比武打擂台,这种事情如果那些电视台不敢过来的话我还怀疑是打黑拳,没想到竟然是省电视台,这样的话反而解释了为什么我的对手会是那个什么孙满了,如果没有一些这些爱好者的话,可能这次的比赛都没法办起来,我想奖金的一部分还可能是从他们这些参赛者身上出的。”

  “你是说这 是障眼法?”李让问道。

  “宾果!”薛平心情很好,既然已经想清楚问什么会是这样的对手,那就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了,这样也可以好好的熟悉一下,在电视台上露个面什么的薛平倒也很乐意,这样的话就算比武不行还可以因为已经有点名气了就可以出去找到一些工作,保安长的话工资虽然不高但是也不低,还可以照顾薛若。

  李让自然也为他高兴,聂满川也不知道坐着车子去什么地方了反正是还没有到这边,只看山腰处一览天下,虽然不是山顶的笑傲群生,但是却也没有那种高处不胜寒的冷寒,正好看到一排排的庄稼农庄房舍排列的绝不整齐却错然有序,和城市那种好像是按照规章制度建设但是结果乱七八招的要别致一些,再加上空气清新,当真是大快人心,心情就那么大好了一下。

  忽然李让眼睛眯了一下,那个黄牛军和那个日本武士已经那个 高个子三人在李大富前面走着,李大富笑意盎然心情大好的样子,和周围一些人还认识还打些招呼,看到李让他们在这里竟然径直走过来。

  “哈哈哈,没想到三位小兄弟来这里啦,刚才我看那比赛的赛程,薛平小兄弟竟然是第一个出场,对手还是那个名誉很大的孙满,想来也是有些势力的啊,啊?哈哈哈,难怪看不上我这小小的黄山公司啊。”李大富说话抑扬顿挫,听起来好像中气十足,但是李让分明的能从他的喉结耸动当中发现他肯定是身体不舒服,正在薛平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要知道他这比赛的顺序绝对不少他那个三叔安排的,因为他的三叔虽然在电话当中说的好像是很厉害,其实薛平过来一看他也就是个安排舞台这类管杂物的。

  “这次的比赛是抽签决定的,绝对不是因为是很么势力的问题。”一个年轻的人走过来说道。

  “是你?”薛平暗呼。

  这年轻人身穿西服打扮的很得体的感觉,虽然在这个地方有点不伦不类,但是却没有人不感觉这小伙子的精气神相当的好,来人正是金猿,他过来之后就一直在薛若不远的地方,这李大富移过来说的话他也听见了,一看和李让他们就好像不是一路的人,敌人的敌人自然是朋友,何况是在敌人面前救你的朋友?

  所以金猿就走过来帮薛平说话,李大富哈哈大笑几声伸出手来,问道:“哟,这位小兄弟是哪位家的公子?”

  金猿伸出手和他来了个握手,是那种到位的握手,一触及收回,没有充分的接触,也没有唐突的感觉,就是一面之交该有的握手,李大富的问话也是再问到底是有什么后台,这么年轻的人自己不可能有什么厉害的地方,所以才问的是他家。

  金猿随意的答道:“我姓金,叫我小金就好。”

  “小金?啊,那好啊,我比你大那么一点,就叫我李叔吧。”一个毛头小生哪里入李大富的眼,自然还是顾忌一些势力的问题。

  正在这个时候天空当中的直升飞机来了一个,上面坐着的是拍摄的人,这时候有聂满川还没有过来,李然就有点着急了,而开场的锣声也当当当的敲起来了,好一阵紧锣密鼓,只看两个大锣一个大鼓。

  “下面有请第一场比赛的选手薛平和孙满两位上台来。”一个人的声音响起,薛平闻言赶紧向着那边走过去,九个舞台也就搭起来这个,而抬下已经坐下了大概一百来个人,周围也站着一些人,像李让和金猿他们在的这个地方实际上是和那擂台有些偏差的地方了,所以没有看到那边竟然已经准备开始 很长时间了。

  金猿看看薛若,而薛若已经跟着李让追着薛平去了,金猿朝那李大富笑笑也追了过去,李大富暗自点点头,冷笑一声没有说话也自走过去挑选位置了,他自然是有座位的,这个擂台的钱和电视台的过来有很大原因是因为他的赞助。

  李让和薛若只能站在比较远的地方看看,孙满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薛平当然清楚这点,甚至说,薛平如果全力一击的话,孙满可能会当场毙命,封侯拳原自沙场,自然也有些杀气森然的招式。

  所以薛平只是随意的摆了个拳架,孙满虽然看出了他的随意,却偏偏没有办法看出他的破绽来,这是当然的,薛平完全没有交手的意思,甚至不管孙满出的是什么招式,他都是直接跳来,这种情况下什么人能看出他的破绽那也就出鬼了。

  孙满没有想太多,手一摆,直拳袭向了薛平的面门,薛平果然想也没想,瞬间跳来了,孙满郁闷的想我这一下完全是吓唬人的,也就是最常见的试探,怎么就直接跳来了呢?

  下面的观众当中不懂的人立马鼓掌起来"。

全武行

全武行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10/15 6:38:23

一个简单的大学生李让在校园中偶遇薛若,两个人倾心想对。半路出现个程咬金聂满川,从此之后,三个人就此纠缠不清,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