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逐尘录 > 逐尘录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逐尘录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19/6/12 17:47:31来源:掌读热度:

《逐尘录》是剧情极佳的乡村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男子也不客气,只是两口便将硕大个饭团塞进腹中。男孩咽了口口水,用手指了指男人上身,怯生生问道,...

逐尘录

绿意之中,一条小河迤逦而来,河面渐宽,不起半点涟漪,水面之上那随遇而安的几尾柳叶,从始至终都不曾惊扰这片刻的宁静。正值中秋正午时分,骄阳依旧似火,半点儿都无入秋气象,河畔柳枝上依稀所见的几只秋蝉也显得毫无生气。

男子光着上身趴在水边,看着水中的自己愣愣出神,他保持这个姿势足足有了半个时辰。终于,他动了一下,随后用手轻轻抚摸脸上的银黑色面具。这面具与他的脸型完美融合,遮住了右边脸颊,乍一看与左脸并无二致,只是眼孔之中漆黑一片,未有半点光影。男子冲着水中自己微微一笑,左眼之中尽显温柔。

“这是我么?”

男子轻声问了一句,蹙紧眉头,用手狠狠抹了几把脸上的胡渣,随后坐起身,大笑起来,

“真他娘的帅气啊!”

“哈哈……哈哈哈……”

小河对面一阵笑声传来,是个小男孩,只见他双脚在水中扑腾,饼渣从口中飞溅出来,一手指向对岸男子,一手抚着小腹狂笑不止。小孩约莫十二三岁,全身黝黑,身形消瘦,右手边立着一捆干柴,上面挂着柄柴刀,一看便知是附近农家子弟。

男子也不气恼,站起身来,向着对岸大笑几声,随后伸了伸懒腰,一个箭步蹿入水中,半响未见人影。河宽十丈有余,孩子满脸错愕,四处寻觅。突然间,脚旁冒出个半面人头,人头大口喷出一条水柱,将男孩小脸激个正着。男孩正要破口大骂,却见那人站起身来,男孩瞬间再无言语,只是怯怯收回手脚。只见那人身上尽是伤疤,大大小小,横竖交错,令人心惊不已。

“这位小兄弟,还有吃的没?”

男子坐在男孩旁边,一把将他搂到怀中。男孩身子微微颤抖,小声回道:

“还有一……一……一个饭团,早上不……不……不饿便没……没吃,一直带……带在身上,你……你……你你你要,就就就就……就拿去……”

说完伸手向柴火旁边的布袋中摸去。

男子也不客气,只是两口便将硕大个饭团塞进腹中。男孩咽了口口水,用手指了指男人上身,怯生生问道,

“你是什么人,为……为什么有这么多……”

男子轻轻拍了拍男孩后背,笑道,

“孔武痴全身上下纹满了龙虎之类,可又能怎样,又怎会有我这来得厉害!来来来,再让你看看我背上这条大河,有没有很霸气?!哈哈……”

男子转过身来,让男孩看他背后伤痕。男孩仔细端详男子后背几串伤疤,似懂非懂微微点了点头,对这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面具人充满好奇,

“孔武痴是谁?很厉害么?”

“啊,这个,啊,不记得了,不知怎的突然冒出来,勿怪勿怪,哈哈哈。对了,把你柴刀借我使使!”

男孩双手拿起柴刀递给男子,问道:

“你要用它干嘛?”

“刮胡子啊,还能干嘛!”

男子接过柴刀便向脸上使去。

“哎呀,你这刀太他娘的钝了,”

说完他便跳进河中摸出些许细小碎石,然后撒在岸边方形大石之上悠悠然磨起刀来。男孩轻声问道,

“听你口音不像外地人,为何之前从未见过?”

男子微微一滞,大声说到:

“哈哈哈,我有一项本领,所到一处,不需太长时间,言谈举止便可与当地人一般无二,厉害吧!哈哈哈,你应该不会怀疑吧。”

男孩疑惑的看着他,

“你的意思是曾经来过我们这里?”

“记不起了,应该是来过的!”

男子左眼盯着男孩,眼神玩味。

“小兄弟,会游水么,我衣服在河那边,能否帮我取来?”

男孩微微点头,想必也是说中了他得意之处。他迅速除去衣裤,径直跳入河中,霎时间便游至对岸,显然水性极佳。回来之时,他只用双脚踩水,悠然自得直立水中,手中衣物也是未湿半寸。男孩将衣物置于石上,双手托腮看着男子。只见男子正用那刚磨好的柴刀刮着胡子,不时把嘴歪在一边,男孩呵呵笑着,对那满身刀疤,爱哈哈大笑的面具人再无畏惧之感。只是他明白,那面具之下,可能是他不能触及的地方,因而,他也懂事的没有过多的去盘问。

男子刮完胡子,又似之前那般半个身子伸向河面,左瞅瞅,右看看,又不时用手摸摸脸颊,最后用左手拇指和食指轻扶下颌,不住点头,口中喃喃道,

“这样一来,怕是小娘子们又要倒上一地了!”

男孩忍俊不禁,“你呀,真不害臊!我看你就不如隔壁七哥好看!”

男子听完,大怒道,“什么七哥,带我去,我打得他连邻居都认不出来!”

男孩哈哈大笑起来,

“七哥娶了我们十里八乡最俊的姑娘,前些年,那些媒婆子把她家门槛都踩坏了,她楞是一个都没看上,最后只是瞅了一眼正在田里劳作的七哥,便非他不嫁了。你说七哥是不是要比你好看?!”

男子听完默不作声,随后抄起衣服穿在身上,轻轻吹起口哨,又自己从头到脚摸了一遍,似乎对全身衣服之外的空无一物惊叹不已。他挂上柴刀,背起柴火,又将男孩从石上拖将下来。

“兄弟,今晚吃住你家,你看如何!”

男孩白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蹦跳着在前方带路。走了几步,他回过头来,认真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回他,

“你先说!”

男孩干脆答道,

“李小山,该你了!”

“我叫李大山啊,哈哈,巧了巧了,哈哈,太巧了,我们应该是失散多年的异父异母亲兄弟啊!”

男子走上前去,左手搭在李小山肩上,口中大唱,

“你叫李小山呀,我是李大山,山外又有山呀,山外不是山……”

沿河小路很窄,却并不难走,偶有几处泥洼,也只在草鞋之上留下些许痕迹。李大山身负重物,却毫无疲惫之感,走得轻松惬意,小山则不时小跑才得以跟上。李大山放慢脚步,理了理绑绳,一把抓起小山放至后背柴捆之上。小山背对大山,无比兴奋。他不知从何出寻出两根马尾草,一根衔入口中,又伸手向后将另一根递到大山口中。

“小山,离家还有多远?”

“怕是还要多半个时辰。”

“这重量可不轻哪,你这一天怕是也只能走上这么一趟了。”

“是啊,背上柴火走得很慢,我每次开始都背上很多,背不动了,就边走边扔掉一些,我都能记得在哪些地方丢过柴火。”

小山很是开心,口中不停,

“我发现我每次都能比上一次背得多一些,我要快点长大,我要像大山一样强壮,还要娶最美的姑娘……”小山说完满脸骄傲,眼中尽是期盼。

大山听完,又是一阵大笑,双手分别揪起小山双臂,大声吼道,

“坐稳喽~”

大山随即逛奔起来,速度之快,似乎并未身负重物。小山则双手放至大山肩头,尖叫不止。而这身后汉子,人如其名,似大山般威武雄壮,也让这孩童无比心安。

仅一刻终,村庄尽在眼前。村名绿水,房舍依水而建,三两村民水边浣衣,几只闲鸭水中嘻戏,十分安静祥和。大山将小山放下,二人并排走入村中。

刚一入村,迎面而来一位老妇,约莫五十上下,脸部黝黑,额头皱纹密布,看似老气却步伐轻盈。老妇走近,盯着大山看了几眼,随即喜形于色,大声嚷道,

“好像前些天见过你哟!”

大山一脸错愕,“大婶你怕是认错人啦!哈哈哈”

“不可能,我刘老太,那可是远近闻名的眼尖人,见过面的肯定不会弄错,而且你带这么个面具,要想认错都难呀!”

“大婶肯定错了,您见的那位怕是我的同胞兄弟,都带上面具,很难分得清啊,哈哈哈!”

刘老太疑惑的看着大山,又上下打量了一翻,嘴中嘟囔着,

“还真不太像,今天这个好像很是开朗许多,前些天那个一脸忧郁,话都不会讲……”她嘴中不停碎碎念叨。小山向她问好后,她便径直离开。小山十分好奇,

“大山哥,你还有个同胞们兄弟么?是不是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还有,他也和你一样厉害么?”

大山揉揉脑袋,尴尬答道,

“不知道啊,好像有,又好像没有,不记得了,你觉得呢!”

随后又大笑起来。

小山满脸狐疑,不置可否。

二人继续前行,很快来到小山家院前。院子只简单用毛刺围起,有一处棚架,爬满藤蔓。

“大山哥你瞧,这就是我家了!”

正在此时,邻家大门开启,那小山口中的“七哥”搀着大肚子媳妇跨步而出,二人相视而笑,尽显夫妻恩爱。大山目不转睛看着他们,不知心思如何。“七哥”和大肚女子向大小山点头致意,随后缓缓走了开去。

小山一脸坏笑,“怎么样,七哥是不是比你要好看很多,还有七嫂,也是俊得不行吧!”

大山一脸轻松,点点头笑道,

“女得确实水灵,男的长得也不错,要是再白上一点,怕是去逛春雪楼都不用花钱了。”大山转头看着小山,

“可是,我比较耐看呀,哈哈哈~”

小山看着这个喜欢大笑的面具怪人,又想想他莫名其妙的言语,竟是无言以对。只好自行打开门,将大山迎入院中。小山搬来小凳,又打来凉水与大山好一番痛饮。

“怎么家中无人,你爹娘呢?”大山靠在藤蔓之上,悠哉悠哉。

“我娘和妹妹该是去田中干活了,我爹……妹妹还没出生,就死了……”小山满脸落寞之色。

一只大手摸着小山后脑,“呵,小山,你可是这家里唯一的男人,可要挺起胸膛呢。”

小山嗯了一声,双目炯炯有神。

烈日当头,可在这蔓藤之下却是异常清凉。大小山不知觉间都睡着了,大小鼾声此起彼伏。好一番秋日午后光景!

不知过了几时,院门吱呀开起,大山小同时醒来。小山跳起,奔向院门,迎入一位妇人,少妇身后跟着位六七岁幼女,一看便知是小山的娘亲和妹妹。小山拉着母亲和妹妹,走到大山跟前,

“娘,这是大山,我在绿水旁遇到的大哥,他可厉害了……”小山滔滔不绝将之前种种一股脑全讲了出来,不过他还是刻意隐瞒了大山身上的伤疤。大山一把拉过小山,

“小山,以后啊,你得叫我叔,看你娘这么年轻貌美,叫我大哥那可要把她叫老了!哈哈哈,大嫂你好,我是大山,今天中午蹭了小山一顿吃食,于是我就想啊,不能白吃小山的呀,于是我过来看看能不能帮忙干点儿什么……”大山说了一大堆客套话,然后哈哈大笑。小女孩倒是一点儿不怕生,

“大山叔好,我是小青,你真的把哥哥背在柴后从山上跑下来么?下次能不能帮我也带上呢!……”大山又是一声大笑,想这小妮子嘴皮子和她哥一样碎呢。

“好啊好啊,下次我右手抱小山,左手抱小青,然后从那边最高的山上飞奔下来!”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妇人脸上微红,看着两个孩子,心中也甚是欢喜。她上下打量大山一番,然后微微一笑,

“我去给你们弄吃的,你们就在院子里陪大山叔叔玩会。”

说完便朝屋中走去。

两个孩子十分稀罕这位不速之客,分别拉起大山衣角,不时问些孩子们常问问题,大山也耐住性子一一解答。

约莫半个时辰,妇人将孩子叫了进去,俩孩子搬来小桌与饭菜,几人就坐在藤下吃起饭来。两个当季青菜,一盘酥黄腊肉,还有一大碗肥美鱼肉。孩子们盯着腊肉眼睛发亮,却只是把筷子放到嘴边。大山开心一笑,这家人是把自己当贵客了,

“快吃啊,没那么多讲究的!”

说完拿起筷子,夹起肉片放入小孩碗中,自己也来了一块,香味浓郁,松软可口,一口便满嘴油腻,舒爽至极。大山不住夸赞,表示要开家酒楼请妇人前去当厨。妇人心中也是欢喜,

“我们这里鱼虾多,蔬菜也是不缺,唯独这腊肉,一年也吃不了几回,这俩孩子喜欢得紧。这村后坪山全是瘴气,人一进去就出不来了!村里男人想去打猎,那就要沿绿水而上,多走上二十多里山路,一般都是三两天甚至十天半月才回,大多情况下也都收获不丰。小山找柴火也会走到那边去,也就在那途中与你遇到了。虽说有些不便,可村里从无野兽出没,日子过得也算安稳。前些年哪,来了好些官兵,凶神恶煞的,把大的牲口全收走了,只留下几头老牛耕地。之后他们每年都来,虽说也会给几个钱,但少得可怜。村里人心中不喜,可又怕对方发难,就只当是舍财免灾了。所以,这腊肉就很是精贵了。”

“这群王八蛋,让我遇到了,凑得他们亲娘都不认识!”大山口中一边嚼着腊肉一边大声说到。

小青小山一听,咯咯笑了起来。妇人看着大山,也微微一笑,低头扒着饭食。这一顿吃得异常舒畅,大山一人吃的够这三口人家吃上两天。小山帮着妇人收拾碗筷,小青和大山坐在藤椅上,鼓起肚子,看谁的肚子吃得更鼓,大山毫无悬念的获得胜利。

大山把小青放至肩头,然后走出院子。在村子里逛了一圈,莫然走到了村后,

“这就是坪山么?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哟!”

“才不好玩呢,人一进去就出不来了,娘说这山里有毒气有怪物,千万不能进去呢!”

“我好像进去过,小青你信是不信!”

小青用手拨拨大山头发,也不回答。大山看了看那满山瘴气,摇了摇头,口中喃喃自语,

“我好像真是去过耶……”

这坪山山顶平直,整个山体似一堵墙,分隔了两界,而两旁山石又是极险之所在,乍一看来,它更像是一扇门,让大山有种打开大门进去看看的冲动。大山突然神情恍惚,脑中出现两个男孩,其中一个十四五岁,倒是与小山有些相似,他蹲在院中,笑意浓浓看着身旁男孩。旁边男孩年龄与他相仿,正大口咀嚼饭食,只见他衣身破烂不堪,后背绑着一根黑色木棍,身后包袱早已裂开,里面空无一物。

大山正在出神,小山欢快的跑了过来,大山一把揪住衣领,顺势将他丢至肩头。俩孩子开心大声吵闹,大山也不觉烦闹,蹦蹦跳跳,惹得乡亲不断张望。远处妇人一脸欢心,默默流下泪来。

已是入夜时分,妇人早已收拾好床铺,大山和小山住的客房干净整洁。大山在房中转了一圈,不住点头,想来这村里人日子也过得很是舒坦,较之中原富庶村落,也是不差分毫。点上一根烛火,房中倍感惬意。

小青竟是不愿跟娘亲一起,直接扒在大山身上,小手轻抚面具,两个孩子都好奇这面具下面的脸庞,却又默契的不去问询。

小山突然小声问道,

“大山哥……叔,你会武功么?”

“不知道啊,好像会一点儿吧!”

“村里好些哥哥都去当兵了,听说现在每人都是一身武艺,再也不怕被别人欺负,我也想去,可是年纪小,身体又很是瘦弱……”

“小山很想学武么!”

小山两眼放光,“当然想啦!做梦都想!”

“这是为何!”

“学了武,就能保护自己,保护娘亲和妹妹,保护好人,惩罚坏人,我还要当大英雄!”

“可是当英雄很苦的。”

“我可不怕苦,我什么苦都愿意吃。大山叔,你能教我么?”小山望着大山,眼中满是期盼。大山思考了片刻,把头偏向一边,

“我都记不清到底会些什么!不过小山,练武若只为强身健体,练练也无防,若是为了守城杀敌保卫家园,那也是我男儿职责所在,但若是心怀歹意,一心只想凌驾于他人之上,四处欺侮良善,练武便成了一桩恶事。所以练武最终还是练心。我也没有什么招术与定式教予你。不过,武功招式之类,都是从生活之中领悟所得。就如上山砍柴一般,一位大汉使用同样柴刀,面对同一棵树,未必就有小山砍得快。一位杀猪匠,只一把杀猪刀,就能轻易砍掉普通武夫的脑袋,他也从没学过武,但能杀人。切磋要稳,杀人要狠!”大山清了清嗓子,

“杀人就不说了。这武功啊,还是要从生活中去体悟。当然,最重要的你要把身体练好,就像我一样,别人看了都不敢来欺负!”

“我要像大山叔一样弄个面具,村里阿木那伙看到,也不敢再来欺负我了!”

“哈哈……面具都是唬人的,你要自己有那个实力,才不会让人看轻。小山记住,不论自己多么强大,也不要去欺负他人。”

小山会意点头。

“有很多所谓名门武术,其实都是花花架子,能够参悟其中精华之人少之又少。要想成为武术大师,悟性根骨又是极为重要,但普通人经过不懈努力也能小有成就。这练武人啊,最重要的呼吸吐纳,只可惜这最根本的技巧却最易被人忽视……”

大山讲了一大篇,突然停了下来,尴尬摸了摸头,

“我突然觉得自己是高手唉!”

小山正出神,听了这话也是忍俊不禁。“大山叔是一等一的高手!”

二人相谈甚欢,小山如有不解会停下来询问一二,大山也尽力答解,随后又将大有裨益的吐纳之法倾囊相授。小青不太明白大山的言语,不一会便躺在大山身上,沉沉睡去。大山拾起烛火,抱着小青朝房门走去,刚一出门便与那妇人撞个满怀,妇人显然十分尴尬,赶紧抱过小青,向大山轻轻点头,回房去了。大山留意到到妇人脸颊之上绯红一片。

夜已深,大小山呼噜声此起彼伏,这农家院里也多了不少声气。小山也似乎很久很久都没有睡得如此安心。

逐尘录

逐尘录

  • 来源:掌读
  • 时间:2019/6/12 17:47:29

这纷乱尘世,精彩纷呈,能在此间走上一遭,甚幸甚幸。这江湖便似那珠串,而我,就是那细绳,将这各式珠儿一一串起。于是,有了新的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