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魂归之千宠小娘子 > 魂归之千宠小娘子全文免费阅读第20章情敌出现

魂归之千宠小娘子全文免费阅读第20章情敌出现

发表时间:2020/8/11 5:10:06来源:有书阁热度:

《魂归之千宠小娘子》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青春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她的毫无防备不仅仅只是对他一人,那么她曾经讲过的情话也只是可有可无的点缀吗?...

魂归之千宠小娘子

就在牧祈天纠结自己对向晴的心意的时候,向晴整张小脸已经布满了阴云。

本来热情攀附别人的小手也径自垂下,小脑袋歪向一旁,顿时没了精气神。

“说了你也不懂,你又没有试过被当成笼中之鸟豢养的感觉。”向晴依然一脸挫败。

对她来说这里有珍贵的家人,却没有可贵的自由。

自古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她也是深知其中的道理,可是终究是抵不过心里的悸动。

牧祈天虽然不是很了解向晴的心思,可是从第一眼他就看出来了她的活泼,她的豪放不羁,有着不同于一般深闺女子的飒爽。

所以她才会讨厌被束缚的感觉吗?这点倒是和他不谋而合呢,在母亲离世之后,他也是自小跟随师公学武,走南闯北地到处历练,所以早已习惯了漂泊,让他停留在一个地方太久,他也会不自在。

“你想知道一些外面的事情吗?”

牧祈天抛下鱼饵,就看鱼儿要不要自愿上钩了。

果然这对于一直闷在谷里的向晴的确是一大诱惑,她灰暗的眸子一亮,一脸期待地看向牧祈天。

牧祈天看着她孩子气的面容,仿佛因为拾了自己给出的一颗糖,她嘴角的笑意也无比甜人。

他的心里因为她莫名觉得满足。

于是牧祈天就像说书人一般讲着各色江湖趣事,而向晴也一脸聚精会神地听着,精彩处,竟也拍案叫好,牧祈天被她逗得连连发笑。

他自小待人温和,可是却很少发自真心地笑过,她是第一个能让他毫无戒备地敞开心扉的人。

他喜欢她的笑。

两人就像久违的知己一般,毫无男女芥蒂地坐在床沿上畅聊,可是却苦了房外的人。

无忧一早就端了药送到牧祈天的房内,可是让他震惊的是房内竟没有人!

难道是已经醒了,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无忧有些匆忙地跑了出去,正好撞上进门的雪莲。

“怎么了?出事了吗?”雪莲将牧祈天的慌张看在眼里,以为是昏迷中的牧祈天出事了。

“没有,是人不见了,赶快去找,不然让少主撞见他,只怕他凶多吉少。”无忧说完便疾步走了出去。

雪莲会意也赶紧协助无忧在莲花落寻人,但愿不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可是偏偏凡事就是这么得不巧。

当月无殇看见眼前这副郎有情妾有意的画面时,他感觉自己的理智几近游走于边缘,手指尖深深地扎进肉里,但是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

她的笑容就像珍珠一般珍贵,可是此刻却绚烂得有些刺眼。

她的毫无防备不仅仅只是对他一人,那么她曾经讲过的情话也只是可有可无的点缀吗?

“月,刚才祈天跟我讲了好多外面的趣事,原来那些江湖人也这么有趣啊,真想亲眼瞧瞧……你怎么了?脸色不是很好。”

本来自顾自滔滔不绝讲着的向晴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现在的月无殇似乎过于沉默,眼神也如灌入了寒气一般,渗人。

本来看见月无殇一脸兴奋的人此时就像犯了错的孩子,光着脚丫一脸的惴惴不安。

旁边的牧祈天将向晴所有的反应都看在眼里,心里好奇面前这个男人到底与她是什么关系。

他可以感觉到向晴虽然面上不安,可是心里却是很在乎眼前这个寒冽如雪的男人。

“祈天?”月无殇无视向晴,与她擦身而过,可是却还抓着刚才向晴过于亲昵的称谓。

牧祈天再迟钝也看出了月无殇眼里的敌意。

“在下赤城牧祈天。”

牧祈天自曝家门,可是却未让月无殇的面色有所缓和。

“我不记得千魂谷有你这位客人。”

听月无殇的意思应该是要赶人了,牧祈天面上有些挂不住,略显尴尬。

“既然这样,在下不打扰了,烦劳告知出谷之路,在下好立刻离开。”

牧祈天是在赌,听刚才向晴的语气,这个山谷通向外面必定要经过一个秘密的通道,而向晴明显不知道,也许是有人刻意隐瞒。

果然,月无殇的脸色一沉,看着一脸期待的人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月无殇不淡定了,第一次有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滋味。

“少主。”无忧气喘吁吁地赶到,却看见房内气氛很是紧张。

注意到月无殇杀人的眼神,无忧没来由得背脊一凉,看来少主是不会放过他了。

可是月无殇并未立刻发作,他转过身连一眼也没有再多停留。

他生气了。

看见月无殇离去萧寂的背影,向晴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

留下一脸落寞的牧祈天和暗自松气的无忧,今天少主很是奇怪呢,无忧心里想着。

月无殇的脚步没有停歇,可是却是有意放慢,身后仓促的呼吸声十分有效地扑灭了他的怒气,可是却怎么也挥不去那和谐的画面。

他别扭的是她可从来没有那么随意地对待过他。

向晴只是紧随其后,却不敢喊他,她从来没有应付过生气的男人,慌忙无措之余暗暗打着草稿怎么能更好地交流。

来到月湖,向晴想着自己总得说点什么,于是大着胆子上前,可是一眼能触及到的依然是月无殇冷硬的背影。

仿佛这一刻又将她所有的话都逼了回去。

“你……”

像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向晴只是发出了一个单音节,面前便没有月无殇的踪影了。

那人身形飘渺,足尖在湖面上一点,便已如羽化登仙,只留她一人在人世苦望。

低头看向自己光裸的小脚,脚趾头似有细密的伤痕,因为一路过来也沾染了灰尘,脚底传来微微的疼痛,应该是路上颠簸的石子所致。

单衣被风吹得微微凌乱,露出了里头的鹅黄色鸳鸯织锦肚兜,万千青丝绕成团线向月湖的另一端肆意蔓延,似是牵动心中的不舍,只为留住远去的人。

月湖倒映着她的悲伤,她的狼狈,她可以清晰地看见自己的眼泪自微红的眼眶出倾泻而下直坠入月湖,原来悲伤也是可以细数的。

有本事就再也不要回来!

向晴在心里高声呐喊,她后悔自己竟然这么没有骨气地追了出来,那个人根本就是太过自我为是,就连感情也一样,这样的感情让她没有一丝安全感,也许他们真的不适合,

这还是第一次向晴想与月无殇划清界限,她感觉自己和月无殇就是两块磁铁,若是排斥便是一辈子老死不相往来,若是相吸也必要撞个粉身碎骨。

这样的爱情太过残情,生活也会动荡不安,这是她要的?

她想她是真的应该放弃了,如果不是湖面上那人突然出现扰乱了她刚刚才下定的决心,这一刻她当真是会挥剑斩情根。

有时候她还真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小孩子。

向晴转过身抱住了月无殇,头一个劲儿地往他的怀里钻,好像要从那个地方钻出一个洞一般。

“都是月有阴晴圆缺,你的喜怒哀乐当真和它一样让人难以捉摸,你从来不说,我怎么会知道你心里的想法。”

向晴的语气有些委屈,眼泪也噼噼啪啪往下掉,她想她是足够在意眼前这个男人的,不然她不必如此委曲求全。

月无殇可以感觉到她脸颊贴着的一处已经湿透,她又哭了,因为他。

他能说他是在意她对自己的心意,他在意她同其他男子过于亲密的举动,亦是看不到自己的存在感,这些都让他的心发慌。

所以他选择逃避这些陌生情绪的追索,却没有想到还是伤害了她。

“对不起。”

情人间和好必说的三个字,可是却是苦涩的源头,爱情从来就没有对不起这一说,它也是一把尖锐的宝剑,往往能刺进你的心窝,在你还没感觉到疼痛的时候,心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枯竭而死了。

“你回来就是跟我说这三个字?”向晴退离,眼神里凝聚着一场风暴。

“算了,我走了。”

最后向晴平静地接受了一个事实,月无殇的嘴里是永远说不出自己想听的话,而过分纠结最后只会被气得内伤。

“你就这样回去?”

月无殇从头到尾审视了一下向晴,眉头皱起,简直可以夹死一只苍蝇了。

向晴心里正憋着气,哪里还管得着月无殇心里在乎什么。

“不穿这样,难道光着身子啊。”她没好气地说着,明显看见某人的脸黑得像块煤炭一般。

向晴看眼前的人又是沉默,现下也不想搭理他,于是准备绕道而行,可是偏偏有人不配合,就是爱找她的麻烦。

“你……”

又是戛然而止,她的话还没说完整,整个人就已经被扛上了背,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她不敢挣扎,乖乖寻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横挂着。

“你说你的父亲是牧相城。”无忧的声音略显激动。

牧祈天察觉到一丝不寻常,难道……

“前辈与家父熟识?”

“岂止是认识,我们是结拜之交,当日看见你的环佩,我的心里便有所猜测,如今没有怀疑了,没想到他真的已经娶妻生子了。”无忧的神情似是在回忆什么,又有一抹牧祈天看不懂的情绪在其中。

仿佛这当中又有太多的纠缠不清,牧祈天直觉所有秘密的风潮就在这个地方。

千魂,千面,当真神秘。

魂归之千宠小娘子

魂归之千宠小娘子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10/15 16:27:19

"向晴,一个做事果敢却从来不计后果的二十一世纪女青年,嫉恶如仇,在与自己卑微的小职员的命运抗争的时候,因为不想屈服在风流的大少的淫威之下,果断地以一个抛物线华丽丽地结束了自己为期短暂的二十四年的美好生涯,步入了另外一个时空,在另外一副躯壳上开始了另一段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