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一夜孽情:神秘老公惹不得 > 《一夜孽情:神秘老公惹不得》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一夜孽情:神秘老公惹不得》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19/6/12 17:44:43来源:微小宝热度:

《一夜孽情:神秘老公惹不得》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小说全文讲述:院长看清来人的容貌后,当下惊的冷汗直冒了,他连忙恭恭敬敬的说道:,是您啊。左先生,这个小丫头刚到,不懂规矩。...

一夜孽情:神秘老公惹不得

安盈盈紧张的手握单号坐在了楼道的椅子上,医院的楼道内到处充满着消毒水的刺鼻味。

早以不是夏天,但安盈盈额头上的汗珠却比豆子还大。

她从未这么紧张过,她没有想到失恋去酒吧宿醉,和陌生男人一夜迷乱之后,竟然就怀孕了!

"下一个安盈盈,安盈盈在吗?"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小护士走了出来,在呼喊着机器上面排列的名单。

"在,在。"过了许久安盈盈这才反应过来。

想想这么快就到自己了,手上紧张的抓着单号,一个小步一个小步的挪了过去。

"哎呀,别磨蹭了,当初和男朋友做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今天。"

听到这话,这可真的就误会她了,虽然她谈过恋爱,最大的尺度也就只有牵牵小手,亲亲小嘴而已,还没有和男朋友到那种地步。

然而却因为醉酒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安盈盈闭上眼睛,这简直就像是一场梦,噩梦。她期待再醒过来的时候,梦就会消失了。

"脱裤子躺上去吧,准备麻醉!"医生声音冷冰冰的,没有丝毫的怜悯和可怜。

这也难怪她们手术做多了,习以为常。

听到脱裤子,安盈盈却有些不自在,毕竟是第一次,更何况这医生还是个男的多少还是让她有些顾及。

"别磨磨唧唧,我后面还有好多手术还要做呢,个个都像你这样我可岂不是到明天都做不完。"医生看着安盈盈这样,更是不悦了。

正当安盈盈鼓起勇气准备爬上手术台室的的时候,砰的一声,门突然被打开。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停在了门口,他扫视了一周,最后目光落在床上那一脸茫然的小人身上。

"先生,这里手术室,还请你出去。"正在准备手术的医生不悦的看着他说道。

男人没有理睬,而是一个大步冲了进去一把拉起正在准备麻醉的安盈盈。

"是谁允许你打掉我的孩子的。"

安盈盈由于过度紧张,愣了好久这才反应过来看着这个眼前素不相识的男人。

安盈盈仔细的看了看眼前的这个男人,天哪,一身巴宝莉的大衣,个子看似有1米8,再加上着这外表鲜明的五官。

安盈盈跟其他女生一样,是典型的花痴,这一看到帅哥就走不动,嘴上的哈喇子顿时就流了下来。

"先生,还是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这位女士现在要做手术。"护士的一句话打破了现在这个尴尬的局面。

"这是我的女人,她的肚子里也是怀的我的孩子,我看你们谁敢。"说完男人脸上嗜血的表情顿时就暴露了出来。

"先生,我看你是诚心来捣乱的吧,我看你现在也有30了,这小姑娘才18岁,怀的孩子怎么可能是你的,我看你是不是搞错了。"

左司晨瞪了一眼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再三的阻挠他,难道她不知道他是谁吗?

    病房内的争吵声引来了众人的围观,院长也充满赶到了。看到这场景当下冒火了,“谁,谁敢在我这找麻烦,不知道这里是……”

“我。”左司晨冷冷扫了他一眼,“怎么,你要如何?”

院长看清来人的容貌后,当下惊的冷汗直冒了,他连忙恭恭敬敬的说道:",是您啊。左先生,这个小丫头刚到,不懂规矩。"

    院长对着这个手上正拿着麻醉针的护士冷语道:"你给医院差点捅出篓子了,你知不知道,从现在起你可以去医院财部把这个月的工资领了,明天就不用来了。"

院长擦了擦冷汗,同情的看了眼床上的安盈盈,也不知道这小丫头什么人。怎么就招惹上了这A氏最有实力的人。

    左司晨。A氏天娱环球娱乐总裁,个人涉及到医院,聚乐部,酒吧,医药,影视等方面,只要A氏所接触到的他都有投资,就在前不久登上了全球华人福布斯榜的第一名,每每想到这院长心里就不禁有些害怕,像这样的人他们得罪不起,幸亏自己来的及时,否则医院就要遭殃了。

在安盈盈还在一脸迷茫的时候,左司晨一个公主抱已经将她抱出了手术室。

安盈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裤子还没穿呢。

于是安盈盈用那自己的拳头不断的敲打着左司晨宽而厚实的背,嘴里还不停喊道:"你喂,你是谁啊,我裤子还没穿呢。绑架啊,绑架了!"

一夜孽情:神秘老公惹不得

一夜孽情:神秘老公惹不得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6/12 17:44:42

她是安家有名无实的大小姐。他是有权优势的左家大少爷,A市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结婚对象。因为孩子让她遇到了他,然而终究不过是黄粱梦一场。她说:“左少爷,既然你要结婚了,孩子也没有了,我在你家无名无份,是时候该分手了。"他找到她将她按到床上厉声道,“安盈盈,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离开,这辈子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