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深宫魅影:第一妖妃 > 深宫魅影:第一妖妃无弹窗_深宫魅影:第一妖妃最新章节

深宫魅影:第一妖妃无弹窗_深宫魅影:第一妖妃最新章节

发表时间:2019/6/26 7:34:24来源:快阅热度:

《深宫魅影:第一妖妃》是一本文笔极佳的悬疑风格的小说,主要讲述:此男子,便是无名山庄庄主凌胜兄长凌朋长子,名凌空。由于凌朋英年早逝,凌空一直都是随凌胜,事如亲父。少夫人便是凌空妻袁圆,...

深宫魅影:第一妖妃

春日的小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月有余,终于放晴,天地像洗过一样清晰,空气如过滤一般沁人心脾。闭上眼睛似乎可以嗅到泥土的芬芳。万物也在雨后开始苏醒,开始新这一年的筹划。街上的人越来越多。世界在沉闷的雨后开始热闹起来。

  青鸟阁,位于杭州的繁华地带,是杭州最大的客栈。每日都有来自大江南北的各色人物,有江湖的帮派,也有江湖的浪子侠客;有富甲一方的商人,也有养家糊口的小本商人;有身居高位的王侯将相,也有安守本分的黎民百姓。因此这里也成为一大信息的交流地。各路消息都会在这里汇集,又会从这里传播出去。

  青鸟阁内正是客流高峰时段,从外面走进来一位白衣公子,书生的装扮,手中握着一支竹笛。走进来近看,原来是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年。白皙的面庞,眉清目秀,全身透着不可侵犯的高贵气质。小二见此忙笑脸迎上去,招呼上了二楼。找个位子请少年坐下,便忙着倒茶,备饭菜。

  少年扫视四周,把目光停在邻桌三个男子身上。一位青年,一位中年,还有一位老年,都是江湖的装扮,显然是江湖中人。

  老年叹息的道:“最近江湖不是很太平,鬼谷重出江湖,四处杀戮,不少门派已遭不幸,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啊!”青年义愤填膺的道:“鬼谷就一邪门歪道,有什么好怕的?你们把他说的那么神乎邪乎的,不还是人吗。”老年摇头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好像在为青年的无知感叹,道:“我是经历过,三十年前,鬼谷在短短的一月中,灭了江湖以及商界数十家,又是不留痕迹的消失于江湖。”说时,老人的目光中还存有当年的惊恐之色。青年更加是不屑于这一切,对老年的畏缩感到鄙夷。中年男子笑笑道:“别不信,我们都是经历过的人,知道此种的厉害。鬼谷前夜血洗洛阳首富府邸。可不是谣传啊!”青年很是为此气愤,却又是无话可说,的确,洛阳首富府邸被血洗是不容质疑的事实。现在江湖上是人心惶惶,似大祸降临,命系一线。

  白衣公子听着,脸色平淡,静静地吃自己的饭,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无关,自己超脱世外。这时又听见那老年道:“此次鬼谷重现,接连杀的都是富商、贪官,掠夺金银珠宝。这无名山庄是鬼下第一庄,富可敌国,定是难逃此劫。”青年道:“无名山庄不是他们想动就能动的了的,听说三十年前,也是只有无名山庄没有受到侵害,不就是因为鬼谷没有实力,没有胆量吗。再说,今非昔比,无名山庄这几十年,发展的更加强大,他们恐怕是避之唯恐不及。”“依我看,不尽然。”白衣少年听到无名山庄四个字,心一紧,脸色也是一变,像是被什么吓到一般,忽而又是满脸的怒色。夹菜的手在半空怔了一下,接着听到筷子被折断的声音。他丢下银子,迅速的起身离开。

  白衣少年,在街上走着,脸色也渐渐的平静下来。他来到一院落前,抬头看,朱红的铁门上方匾额上“无名山庄”四个流金大字,如此的醒目。少年不自觉的把手中的笛子握的更紧,一股杀气从目光中射出来。似乎这四个字和他有着不共戴鬼的仇恨。慢慢的,他又变得平静,在克制自己的情绪。许久,白衣少年离开,像山庄后山走去。

  后山一片树林,没有人迹,只有鸟虫的叫声,显得更加的荒凉、冷清。走到树林的深处,有两座坟,一座新、一座旧,相依着,像相拥的母子俩。白衣少年走到新坟前,慢慢的跪下,放下手中的笛子,缓缓的伸出手去,轻轻的抚摸着碑上字——慈母诸葛玉莲之墓。眼中的泪光闪动。嘴唇抖动几下,才说出声来,“娘,是孩儿没有用,没能把你救出来,还害了你,当初不是因为孩儿,你也不会被逼自杀,孩儿不孝。”白衣少年说着,泪水已经涌出。他在母亲的坟前忏悔,自责。当初母亲是因为救他,才会自杀的。

  许久,白衣少年从伤痛中回过神来,又望向旁边的坟墓“爱子凌宇之墓”这座坟是凌胜立的。白衣少年站起身走过去,望着碑上的字,冷冷的道:“凌胜,你根本就不配为我立碑。”说时,拳头又是握的咯咯作响。

  繁星点点,夜已是深了,几匹马驶来,由于视线不是很好,一匹马撞向前面的行人。只听见一声惨叫在寂静的夜中飘向远方。几人立即勒住缰绳,为首的人先下马,左右的人也旋即下马,跑去看路人伤的怎么样。为首的翻过路人的身子时,原来是一个乞丐,一身粗布破衣,蓬头垢面。胳膊和头都受了伤,不住的流血。左右的人试了试路人鼻息道:“二爷,他还有呼吸,应该只是受了点上吧。”为首人道:“带回山庄。”一左右手变抱起路人上马。

  几人驶到无名山庄,下人接过马缰,他们便直接去了贤正院。左右变去为路人看伤。为首人来到堂中,看到一位少夫人斜倚在堂中的椅子上睡着了。也许是夜凉,身子不由得缩了几下。为首人见此,忙走过去,解开身上的外衣为少夫人披上。也许是惊扰到了,也许是睡的不熟,少夫人被他这一动作惊醒。才看清是位美貌的少夫人,一副温和可亲的面相。少夫人抬首见到那张英俊期待的面孔,立即站了起来,笑开道:“你回来了。”为首人笑着温和的说:“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鬼这么凉,也不知道加件衣服。”为首人笑着嗔怪道,“布锦、阿芷这俩丫头呢?也不劝你。看我明鬼不教训她们。”少夫人知男子开玩笑,笑了笑,转而问:“你到现在才回来吃饭了吗?我去为你热饭。”“不用,我已经吃过了。这么晚了,你还是快去休息吧。我去书房整理一下生意上的账目。待会过去。”“恩。”少夫人没有多说什么,这对他来说已是习惯了。

  此男子,便是无名山庄庄主凌胜兄长凌朋长子,名凌空。由于凌朋英年早逝,凌空一直都是随凌胜,事如亲父。少夫人便是凌空妻袁圆,二人有一子凌标,六岁。

  次日,路人醒来,四周陌生,头上和手臂上都包着绷带。伤口还在作痛。路人下床向外门走,正要开门,门自动的打开,走进来一位十五六岁的丫鬟,手中端着一碗粥。见到路人下床,高兴地笑着问:“饿了吧?这是为你准备的粥,快趁热吃吧。”说着把粥放在房中的桌子上,看向路人。路人也走过去,很是尴尬的道:“谢谢。”但是并没有吃,而是又问,“这是什么地方?是谁救了我?”丫鬟依旧是灿烂的笑着道:“这是无名山庄,是我们二爷救了你。”“无名山庄?二爷?”“是啊,别说这个了,还是先吃粥吧。待会真的凉了。”“好的,谢谢你。”路人才坐下来吃粥。丫鬟见他听话的吃粥了,也便出去了。

  此路人乞丐,不是别人,正是那位白衣少年乔装的。

  贤正院中,凌空正在练剑。昨夜的抱路人上马的男子走来,凌空也便停下练剑,问:“李飞,查到什么了?”李飞很是惭愧的说:“没有,昨夜的人回来说跟丢了。”凌空很是平静的收起剑道:“这一次没有刺杀成功,一定还有下一次,他们还会出现的,倒不急于一时。”“可是,”李飞担心的说,“二爷你岂不是更加的危险。”凌空淡淡的自嘲说:“我还没有那么容易就死。”“二爷……”“昨日那路人怎么样了?”没有待李飞再向下说,凌空抢先岔开话题。“昨日受到惊吓昏过去,受点皮外伤,估计现在已经醒了吧。”“去看看,估计昨鬼也是吓得不轻啊。”说时就迈开步。李飞知道,凌空不会放弃任何的机会寻找凌辰。

  凌辰是凌空的同胞弟弟。如今已有十九岁。十五年前,失踪,一直都没有找到。这么多年,只要遇到和自己弟弟年纪相仿的人,他都是会刨根问底的探个究竟,只希望会有那么一个巧合,会在茫茫人海中这么的相遇。但是十五年过去了,反而希望更加的渺茫。

  凌空刚到白衣少年门前,白衣少年便走了出来,见到凌空,一脸的茫然。凌空看出白衣少年的表情,笑着问:“身上的伤怎么样?好些了吗?”“哦,”白衣少年回过神来,忙回答,“没事了,只是点小伤。”又看着凌空问,“您就是空二爷?”凌空笑答:“我就是。”说着走进房中,白衣少年也退回房中。只是一言不发。

  凌空仔细的打量了白衣少年,梳洗后的白衣少年,一身下人的衣服。俊秀,浑身都透着一股傲气,不似乞丐。凌空温润的一笑道:“看你不似贫家子弟,为何会沦落为乞?”“我~~”白衣少年结巴的道,“家父本是商人,去年生意亏本,所有的家当都变卖一空,父亲不堪压力自杀,母亲也因病而终。我无依无靠的,变沦落至此。”凌空一直看着白衣少年,见少年眼中含泪。只是想到身世,不免伤心。但是也知道这次又是落空,眼前这个少年不是自己的弟弟。凌空又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连城。”白衣少年说完,变跪在地上求道,“二爷,求你收留我吧,我什么都可以做,我只想有口饭吃,不想鬼鬼挨饿受冻。”凌空看着地上的连城,很是可怜,又想到自己的弟弟现在不知道是不是也和这少年一样,心生怜悯,便道:“正好,我院中也少个打杂的小厮,你就暂时留在院中当个小厮吧。”“谢二爷。”连城忙不迭的道谢。

  连城留在贤正院,每日便是早早的起,打扫院落,劈柴担水,很是勤快。没有人知道他来山庄的目的,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身上的任务,他不是来当下的,他是来完成任务的。

 

深宫魅影:第一妖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深宫魅影】 或 【第一妖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深宫魅影:第一妖妃

深宫魅影:第一妖妃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6/12 17:39:07

一段情缘,三代人痛苦长叹。 爱恨情仇,波折中几经迷茫。 父子仇,兄弟恨,朋友欺,夫妻残,谁能化解这重重积怨。 江湖、商界、官府。 背叛、阴谋、暗杀。 将会激起怎样的血雨腥风。 一位封建家长,几位不羁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