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长情唯有岁月知 >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长情唯有岁月知在线阅读第1章老子今天离婚了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长情唯有岁月知在线阅读第1章老子今天离婚了

发表时间:2019/11/8 22:28:41来源:掌读热度:

《长情唯有岁月知》是文笔极佳的青春类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周易知道陆长情结了婚,也知道他这婚结的很憋气。平时也没有把家里那位放在心上,但是相比婚前,玩的不会太过火!...

长情唯有岁月知

陆长情跟秦月刚办完离婚手续,发小就打来电话。

“哥,出来浪!西北街28号有新玩意儿,保准你有兴趣。”

陆长情垂眸瞥了眼一旁站着的秦月,还是下意识地往旁边走了几步,“嗯,一会过去。”

挂了电话,陆长情颔首看向还站在他旁边的女人。对方见他结束电话,将视线从窗外收回来,看向他,声音轻轻的软软的,一如既往的温顺体贴,“你要是忙的话就先走吧,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

陆长情看着这张漂亮的脸蛋,目光对上她的视线,扯了扯唇角笑了下,“也不是特别忙。抽时间送你的时间还是有的。以后,说不定也没有这种机会了。”

秦月弯了弯眼睛,忽然就笑了。笑起来的时候长长的睫毛都在抖动,“你这个样子,我会后悔跟你离婚的,前夫!”

她这样说了,陆长情也觉得自己有点虚伪,没有坚持下去的必要了。

“那好。我就先走了,有时间再一起吃饭。”虽然这个概率渺茫,陆长情觉得场面上的话还是得说。

说完之后,见秦月一脸笑意地望着自己,他嘴巴干了干,又觉得自己好像虚伪了一把。

“再见。”他摆摆手,接着转头大步离开,没有回头。

秦月站在原地看了一会,直到陆长情身影消失不见,她才收回了目光。看向虚空,似乎叹了一声气,才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陆长情赴约的时候心情很好,离了婚,从此又是一黄金单身汉,不用每天按时回家虚伪地跟秦小姐周旋。

没有什么比这更高兴的事了。

所以,当他到西北街28号的时候,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老子今天要浪到死!

西北街28号是圈内有名的娱乐场所,各种新奇的消遣玩意儿这里都有。满足了各种顾客的口味,但是如若不是内部熟人引荐,一般人即使再有钱也没有资格进入。

他一到,发小周易给他端了杯酒迎了上来,调侃,“你这满面春风的有什么喜事啊,远远的就看到你在浑身放电,一点都不知道克制。怎么,今天不怕玩的太过头被家里那位知道了?”

周易知道陆长情结了婚,也知道他这婚结的很憋气。平时也没有把家里那位放在心上,但是相比婚前,玩的不会太过火!

不过就凭他陆大少这身份,再加上他那招人嫉恨的颜值,还是有不少女人前赴后继地扑上去。

陆长情但笑不语,接过酒杯喝了一口,挑起丹凤眼邪笑,那样子别提有多薄情。

料是周易一大直男,都有些受不了的嚷嚷,“停停停,收起你那泛滥的荷尔蒙气息。一会儿节目开始了,再释放你的魅力吧!”

陆长情将杯中酒饮尽,酒杯放到吧台上,大手一挥,一副世家子的败家口吻,“今天全场消费我请客!”

全场立即沸腾欢呼!

周易爆了句粗口,站在他旁边吐槽,“怎么回事啊今天,很不对劲啊!”

陆长情拿出一根烟点燃叼在嘴里吸了一口,对着周易吐出了几个眼圈,眼尾微微上扬,脸上的笑意又邪气又放肆,“老子今天离婚了,高兴!”

秦月画着浓浓的妆容,穿着性感的衣服踩着高跟走过来,就听到陆长情这句话,语气听着特别痛快。

就好像忍辱偷生了两年,终于迎来了自由的那种激动!

她抿了抿唇,像扇子一样浓密的睫毛闪了闪。

前半个小时还在民政局门口人模狗样地对她说送她,这会儿就跑来这里寻欢作乐了。

陆大少爷,还真是名副其实的虚伪啊!

周易还没有从陆长情离婚的噩耗中回过神,一眼就瞥见了陆长情身后站着的大美女。

那美女可真美,身材也是真好,尤其是那一双又细又白又长又直的大长腿,晃的他心痒痒。

还没打招呼,美人已经转身走了。

他拍了下陆长情的肩膀,色心满满的口吻,“那妞真正啊,今天我一定要把她搞上手!”

陆长情闻言,漫不经心地吸了口烟吐出来,朝他说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一眼,让他突然像被呛到了一般,猛地咳嗽起来。

——不得了了!他是不是得了什么离婚后遗症?

否则他怎么好像在这里看到前妻的背影了!

长情唯有岁月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长情唯有岁月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长情唯有岁月知

长情唯有岁月知

  • 来源:掌读
  • 时间:2019/11/8 22:28:41

陆长情娶秦月的时候觉得这一辈子算是跳进泥潭了,好不容易等到秦小姐同意离婚,他才感觉又活了过来。离婚之后,陆长情跟一群狐朋狗友去地下酒吧取乐,看到舞池中扭的像个狐狸精一样的前妻,他咂咂嘴:怎么好像丢了个大宝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