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你的温柔比光暖 > 你的温柔比光暖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你的温柔比光暖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19/11/20 1:54:36来源:微阅云热度:

《你的温柔比光暖》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全文讲述:我抬眼除了啪塔啪塔往下掉的泪珠,唯一看到的就是他的鞋和裤脚,我真想扑上去抱住求饶说:“我不想出国,我舍不得你。”...

你的温柔比光暖

  许白路到底喜欢谁?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也想知道呢。

  我把头埋进美食堆里大快朵颐,等桌上一扫而空之后,我同她说:“反正不是你!”

  祈雪薇当时就气红了脸,一甩头走了,下楼梯的时候因为走得太急太气,高跟鞋崴掉了跟儿,我站在楼梯上看着她笑,她从此便恨上我了。

  但在许白路面前时,她再恨我也只会憋着,假笑假讨好假装爱护我,我心里都清楚,她不过是做给许白路看的。

  心里有了这种念头,动起手来便没有客气过。

  在她‘好心’扶我的时候,我反手掐紫了她的手臂;她约许白路吃饭,我的果汁十次有八次会泼到她漂亮的裙子上;在她要跟许白路表白的当口,我突然喊肚子疼硬拉着许白路送我去了医院。

  这种刻意的事做多了,连许白路都看出来了。

  他一边叮嘱医生多给我开一些药,一边威胁我说:“你再敢整祈雪薇,我就送你出国读书。”

  我妈当时已经怀上了许兆杨的孩子,越发没有时间照料我,我整天粘着许白路她也乐得轻松。

  可我知道她最想的还是送我出国念书,最好是从初中一口气念至大学,大学毕业再留在国外工作、结婚、生活然后定居,不要经常出现,不要打扰到她的新生活。

  这样她便没有对不起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因为尽了心把我培养出来,理直气壮,不怕人戳脊梁骨。

  许兆杨当然没意见,他喜欢我妈是次要,重要是不差我这口饭和我花的这点钱,顺便还能落个好后爹的美名。

  起初我也以为我会被送出国,虽然很不想去,但也必须服从。

  我连反驳的兴趣都没有,无所谓,反正我是个拖油瓶,不管摆在哪里都不能做自己,因为我还没那个能力。

  可我没想到第一个站出来帮我反对的人,居然是许白路。

  他当时跟我妈说:“嫂子你安心养胎,以后我帮着照顾君笙。”

  我妈看许白路的眼神,有很大的质疑,虽然她没说出口,但我能感觉到她的不信任,心里也有了点小安慰。

  许白路这一照顾我,就是好几年。

  骤然听许白路这么威胁我,我心里一紧,便哭了。

  倚着医院走廊的墙壁蹲下,抱着膝盖呜呜的哭。

  我抬眼除了啪塔啪塔往下掉的泪珠,唯一看到的就是他的鞋和裤脚,我真想扑上去抱住求饶说:“我不想出国,我舍不得你。”

  可我最终说出口的却是:“把我送出国,我保证你永远都见不到我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仰起头,咬着唇,盯着他时故意放狠了眼神,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吓住他。

  同他对峙很久之后,他一言不发将手扣在我的头顶揉了揉,然后弯腰把我打横抱起离开了医院。

  从此,他再也没提过送我出国这种话,一直缠着他的祈雪薇也不见了踪影。

  我以为是我赢了,沾沾自喜了好一阵子,后来发现,并不是。

  他要为家族做事,首当其冲便是选一位门当户对的豪门淑媛结婚。

  他与辛文月小姐见面约会的时候,是瞒着我的。

  有一晚,我从我妈口里无意中得知辛文月的存在,急冲冲奔出门去寻他,恰好看到辛文月正从许白路车的副驾驶座上下来。

  许白路帮她开车门,就像很久之前帮我做的那样。

  因为小雨的缘故,他很贴心的帮她撑着伞,并且伞的一大半都偏向了她。

  辛文月同许白路比肩站在远处朝我看过来,我听到许白路同她介绍我的时候说:“这是我侄女君笙。”

  辛文月走过来热络的牵住我的手,声音温柔甜美:“君笙好漂亮,几岁了?”

  我看向许白路,红着眼睛,答道:“我十六了!”

  再有两年就满十八岁成年的年纪,我以为十八岁后我就可以堂堂正正的站在许白路身边了。

  可那时看到辛文月,我瞬间就明白了,我与许白路之间,根本不是年龄的问题,而是,他是我叔叔,我是他侄女这种身份的禁制。

  并且,他的车上也并不会永远只坐我这一个女人。

你的温柔比光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你的温柔比光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你的温柔比光暖

你的温柔比光暖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19/10/30 4:35:52

我这一生,都好像受了许白路的控制,再也爱不了别的男人了。我与他,不是情人,不是夫妻,之间没有怨更没有恨,只是住在一起,偶尔也会上床。耳鬓厮磨一日日,我爱他之深,比他后背上的那条疤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