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你是我的欢喜城 > 你是我的欢喜城小说在线试读第3章“金主”来电

你是我的欢喜城小说在线试读第3章“金主”来电

发表时间:2019/11/11 11:42:50来源:书香云热度:

《你是我的欢喜城》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看看手中的餐盒,“叶先生,我现在有事,能不能改天?”...

你是我的欢喜城

苏念嫁给沈良夜的时候,是承了沈家的恩惠。

所以尽管沈良夜天生就是个病娇,一年中大半时间都躺在医院病床上过,苏念还是义无反顾嫁了。

沈良夜连行房的能力都没有,没关系,这活寡,苏念认了。

那时候,谁也不知道在晋城地产界小有资本的沈家会因为一个偷工减料的地产项目而落败,资金链断裂,险些破产。

如今沈家之前的别墅早已经抵押给了银行,统共五口人挤在了城北一套不足一百平的商品房里,洗手间只有一个,苏念一回家就躲进去,手在自己包里翻了翻,先拿出来的是手机。

通讯录里面有个“金主”,是那男人擅自存上去的,苏念想起他不怀好意的,轻佻的笑来,他意味深长跟她说毕竟他和她还有几次生意要做。

她皱着眉心把手机放回去,从包里小心翼翼掏出了那张支票。

有点儿可笑地又将上面的数字确认了一遍,这才安心了。

出门跟人撞个满怀,沈良夜的妈妈,也就是苏念的婆婆何凤叉腰站门口,瞪着苏念。

“赶着投胎呢?进门招呼都没一个疯疯癫癫的?”

苏念低下头,“对不起,妈,我刚刚有点急——”

何凤没好气看着她,“家里事情那么多,还成天往出跑,还有没有个做媳妇的样子!”

苏念攥着背包带子,犹豫了几秒,“妈,您昨天不是让我给良夜凑医药费吗,我去找钱了。”

何凤有点儿不相信地瞥她一眼。

“那要三十多万呢,就凭你能借到几万?”

“这两天我就能凑齐,您再等等。”

何凤一愣,神色充满怀疑,“苏念你可别说大话,那可是三十万!”

“妈,我不会骗您的,”苏念诚恳道:“最迟后天,我肯定把钱给医院送过去,您就放心吧!”

“这可是你说的。”何凤虽然不太相信,话头还是先软下来,“好啦,你赶紧把东西放下去做饭,等会儿沈曦回来了要吃饭,吃过饭你给良夜也把饭送过去。”

沈曦是沈良夜的妹妹,在本城上大学,隔三差五回家吃饭,而沈良夜这病娇身子两周前又住到了医院里面去,家里还有两个老人,苏念是全家的保姆。

沈良夜有先天性的心脏病,本身也体弱,大病小病没断过,上个月医生看他身体条件调养的稍微好一点,终于觉得可以给他做心脏搭桥,接着高额手术费医药费砸下来,沈家原本已经没什么家底,被医院的催费单折腾的鸡犬不宁。

作为这个家的一员,苏念自然也承受到压力,加上何凤总嚷嚷她是个吃闲饭的,她不得已最后跟好友乔晔才想出那种办法来。

可惜碰上的不是个省油的灯,那男人将她手中的视频删了个干净,却在他自己手机里面留了一份,还说迟早要把欠着的那四次要回来。

想起那男人苏念一阵胆寒,甩甩头去干活。

今天周末,按照惯例,沈良夜的一日三餐她得一顿不落端到跟前,所以她一天也没顾上去银行提钱,全绕着饭转了,拎着晚饭去医院的时候才松一口气。

然而刚出门,她手机就响起来,拿出来一看,她觉得自己的气松早了。

屏幕上显示的是“金主”两个字。

她措手不及,没想到那男人这么快又找上门来,接电话的时候有点紧张,攥着掌心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叶先生,有事?”

“到酒店来。”

苏念一愣。

尽管再做四次交易的提议是她自己出的,可距离昨夜的疯狂过去仅仅十几个小时而已,她疼劲儿都没缓过去,她不想去。

她看看手中的餐盒,“叶先生,我现在有事,能不能改天?”

“不能。”电话那端的低沉男声格外不近人情,停了一下又说:“我只等二十分钟,不来,就换你那个给你房卡的朋友乔晔好了。”

说完不等她反应就挂断了电话。

一片忙音中,她的心一下子沉下去。

你是我的欢喜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五片云】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五片云)或者(dushu543),关注后回复 【你是我的欢喜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你是我的欢喜城

你是我的欢喜城

  • 来源:书香云
  • 时间:2019/10/17 8:57:20

为给无能的丈夫治病,我不得已违背婚姻誓言……——苏念最后悔的事,就是耍小聪明去讹人不成反被讹。一夜荒唐,她拿着两个人的视频威胁男人。他的回应是:“为什么要静音?放出声音来,我想听你的声音。”当她意识到自己可能大概也许是招惹了个流氓时,已经容不得她抽身。他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也宠她如稀世珍宝,让她以为这就是爱情。再后来,她才知道,他有他的白月光。纠缠于白日下的阳台上,她问他:“我们这样,算什么呢?”他抚摸着她的唇,“各取所需。”他定的游戏规则是,大家不谈感情,好聚好散。直到她走远,他才明白原来他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