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西街棺材铺 > 西街棺材铺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西街棺材铺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表时间:2020/5/24 10:39:12来源:有书阁热度:

《西街棺材铺》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悬疑风格小说,全文讲述:白岩看着她的背影发愣,离掌柜忽然转过身来面对白岩,两人相视对望,离掌柜看着白岩微微蹙起的眉头,恍然有一种似远似近、似是熟...

西街棺材铺

宽大的包间里,裴东宇带着七分怒三分恨冷声呵斥道:“我裴东宇什么时候怕过什么人啊!你们这群人是想要寻我的开心吗?那男人我是动不了,可你们……”

“哟哟,裴大少爷可别动怒,咱们哥几个哪里敢开您的玩笑啊,不过是奇怪得不得了,怎么就忽然冒出这么个人了呢?”

“我还想知道呢!”

“连裴少爷都不知道他是谁?”

裴东宇沉默了片刻,连惯了三杯酒下肚,才道:“我不知道,但是听舅父提起过。”

“金相爷?”众人哗然。

裴东宇的父亲乃是本州安抚使乃是此处官衔最高、全力最大的人,而裴东宇的舅父正是本朝宰相,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若非有这样的背景家世,裴东宇又怎敢横行街头、为所欲为呢。

众人一听金相爷居然提起过离掌柜的相公,登时傻了眼,传言说离掌柜是京城大户人家的小妾、又说她是逃来这里的、还说她有个极有钱的姘头,这究竟哪一句才是真的呀?!

裴东宇说道:“几年前,我随母亲上京探望舅父,有段时间舅父的心情很差,每日上朝回来皆有怒气,后来问了才知道皇上微服出游遇上了个神棍,不知用什么法子骗得皇上竟称他做仙人,还差点封他为国师,后来朝中百官极力反对这事才罢了,不过听舅父说,那人离开京城时,皇上将腰间随身的玉佩赐给了他……”

“莫非?不会吧?!离掌柜的相公?!怎么可能?!”众人面面相觑、一阵唏嘘。

当然不可能啦,当初忽悠皇帝的人是老道白岩,而不是那个自认离掌柜相公的俊美男子。离掌柜嗤笑一声,心中暗想,看白岩如何收拾残局吧。

回想起来,当年他们在京城的日子过得也不错,只是白岩太爱多管闲事了,若非是他向皇帝示警,助他避过一劫,又何至于将自己牵扯进那些俗事之中,又何至于迫得他们早早逃离了京城。不论经过了多少年,白岩的脾气倒是一点都没变,不论身在何处,他都有本事找点闲事来管。想到此处,离掌柜不由嘴角勾起一抹笑,她、杜泉和白岩的相遇不正是因为白岩的多管闲事嘛。

“云玲姑娘怎么还不来啊!!”屋内裴东宇又在瞎嚷嚷了,离掌柜有些厌烦,这样的人活着也是祸害。

里头一群浮夸子弟闹了好一会儿,那位云玲姑娘才姗姗来迟,伏在屋顶的离掌柜忽然变感觉到了一丝阴冷之气,是死亡的气息。这个魃果真让白岩说中了,放着裴东宇这么个送到嘴边的食物怎么都不会放过的。

魃乃是入魔的僵尸、百鬼之王根本不需要肉身,它要一个八岁孩子的尸体做什么呢?这个问题从素或者还未想到,不过白岩和离掌柜却都是百思不解,于是白岩在林小少爷的尸身上做了手脚,任何想占据小少爷尸身的鬼灵都会被重创,若是道行太浅甚至会被打散了内元。

算算时间,魃该是出了林府不久就往这儿来了,看来是想吃了裴东宇好补补元气。

离掌柜想了想,她若是贸然出手不一定能敌得过魃,反而暴露了自己更为麻烦,不如出一招诱敌之计。离掌柜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小竹筒,拨去了小木塞,对着它轻轻吹了口气,又马上把木塞塞好将小竹筒收了起来。

屋内的云玲霎时嗅到一股淡淡的清香,精神为之一震,千年修炼的精魂味美香甜,乃是可遇不可求的至宝啊,比起裴东宇这个凡夫俗子,这样的精魂莫说吃下去有多大的裨益了,就是闻着都让她精神百倍,她突然起身一句话不说就跑出来屋外,深深吸了口气,想循着气味找到离掌柜,可此时离掌柜早已飞走,就等着女魃自己追来了。

杜泉刚驾着马车出了城,忽然一个激灵打了个喷嚏,手上力气没控制好一鞭子打在马背上差点惊了马。

白岩从马车内探出头来,问道:“怎么了?”

杜泉惊道:“是离掌柜,离掌柜打开了我的灵源。”

白岩一皱眉,想了想,道:“安心驾车,把两位夫人安全送到淮优城。我这就回去看看离掌柜。”

杜泉点点头。

离掌柜将女魃又引回了林府宅院,让从素那小和尚替她挡着。

从素方才已消耗了不少真力,此时哪里料得到这千年僵尸会去而复返,一时之间也有些措手不及。幸好白岩不多久便折了回来。

白岩追踪离掌柜回到林府之时,从素正被一团黑气包围着,风中传来阵阵厉声呼啸极为恐怖。若不是从素有佛珠护身保命恐怕早被女魃一口吃进腹中了。女魃纠缠从素多时,发现从素的气味也是极好的,由于常年修道加之天赋过人他的精魂比之凡人更通透纯净,虽不及千年修炼的精魂却也是上好的补品,于是更是咬着从素不放,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白岩见得此情此景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去顾及离掌柜,当即祭出巨阙剑救人要紧。

从素抵不过女魃的力量,手中持珠忽然绷断了线,十多颗佛珠散落一地,心中暗叫危险危险,一道白色剑光忽然刺穿了他眼前的黑暗,给了他一线生机。

白岩的巨阙剑破魂戮魄本是云中子的宝贝,也不知是什么落到白岩手中的,不过此剑威力极大,白岩不常使用,剑出必是魂飞魄散之果,连离掌柜都对此剑有三分忌惮。

不过女魃也不是什么容易应付的小鬼,能当得百鬼之王道行之深实难伤其根本。

巨阙剑飞刺而出,随即便是一声凄厉的啸叫哭嚎,一根白骨从黑雾中坠落地上,是一条手臂,几乎是在落地的那一刻那条臂骨就化成了灰烬。女魃被白岩打伤,见情势不力果断逃跑,一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白岩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追去,从素却毫无征兆地昏倒在地。

离掌柜悠悠然从小径中走出来,掐了个决将那臂骨之灰又烧了个通通透透。僵尸本就是一堆骸骨,无灵、无魂,要想真正消灭魃只有用火烧。

她望了从素一眼道:“他只是太累了,休息一下不碍事的。”

“你刚才怎么不出来帮忙?让这魔跑了岂不是又要多事了?”

离掌柜勾了勾嘴角,道:“它虽非我同类,但也与我远近无仇,我为何要帮你收拾了它呢?”

白岩一时气结,摇头道:“你啊你,可是存心与我过不去吗?”

“从素与它纠缠在先,你突然出现却一剑杀不了它,是你自己道行不够,怎能怨我?”

白岩将从素扶了起来,撇了离掌柜一眼,责问道:“你方才不出手帮忙先撇下不谈,随意打开小泉的灵源可太过分了。”

“不过是诱诱那女魃而已,我有分寸的。没把小泉吓坏吧?”

“坏是不会坏,可就是吓得不轻。”

“呵呵呵。”离掌柜轻笑起来,似乎前一阵子的郁结烦闷全都烟消云散了。

白岩把从素扶到一间空房内休息,然后与离掌柜一起坐在院内的凉亭里喝茶。

离掌柜道:“老道这么好的茶你从哪里找来的呀?”

“林府出事之前可是本城大户,几两好茶叶能有多难找。”

“现在你准备怎么办?”

白岩耸耸肩,道:“等杜泉回来,等从素恢复元气,等你想好帮我忙,然后去找那女魃呗。”

“等杜泉回来只需几个时辰,等从素恢复元气最多不过两天,等我帮你忙,那恐怕要等到天荒地老了。”

白岩微微一笑,淡然道:“那我便等你到天荒地老好了。”

离掌柜心中咯噔一记,笑容僵在脸上,漠然低下眼帘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半响才又说道:“千年修炼,遇上了你却是劫数难逃,何苦来哉?”

白岩看着离掌柜,心里清楚她话中有话,并不挑明,只顺着她的话接口道:“世事难料,天命不改,你岂知是福是祸是灾还是幸?”

“天命不改?倘若你信天命又如何会事事逆天而行?是福是祸?得道升仙未必是福,这话可是你说的?天劫八难未必是祸,这话也是你说的吧?什么话都让你一个人说尽了,我还有何好说的?”离掌柜惨淡一笑,未再有言。

白岩喝了口茶,望着渐渐泛白的天际,道:“天要亮了,这一夜可真长。”

离掌柜不由转过头也望向天边,看着遥远处慢慢透出的微光,只是幽幽一声叹息。

“我们在一起有多少年了?”白岩忽然问道。

离掌柜想了想道:“从相识开始算吗?约莫有三百年了吧。”

“是三百十二年。”

“有这么久了嘛?”

白岩微笑着点头,道:“日子过得挺快的,不是嘛?”

“是挺快的,还有八年,你就得如约替我解开第七道封印。”离掌柜忽然站起身来迎着太阳升起的方向站立,渐渐光亮的日光将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将白岩整个人都笼罩在她的身影之中。

白岩看着她的背影发愣,离掌柜忽然转过身来面对白岩,两人相视对望,离掌柜看着白岩微微蹙起的眉头,恍然有一种似远似近、似是熟悉又似是陌生的感觉。

“我会的,”白岩道,“帮我收了那只女魃,我立刻为你解开第七道封印。”

离掌柜没有回答,只是淡淡回了一句:“累了,我先回去睡觉。”

西街棺材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西街棺材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西街棺材铺

西街棺材铺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10/25 23:53:15

西街新开了一间棺材铺。棺材铺,不稀奇。西街棺材铺的店主是个女人。女人开棺材铺?稀奇!此女子姓离,闺名不详,人们只管称她“离掌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