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末日解码 > 完本《末日解码》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完本《末日解码》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0/9/20 8:35:44来源:微小宝热度:

《末日解码》是剧情极佳的青春类型的小说,精彩阅读:“从资料上看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个普通人,一直生活在国内,不像是会有机会跟千鼠扯上关系的。”...

末日解码

  成泽忍不住用头蹭了蹭她的手心,苏荷立刻觉得自己多的不是一个弟弟,而是一个宠物。

  两个人静静地,谁都没有说话,他们彼此舔舐着只有彼此才明白的伤痛,静静的互相疗伤,气氛虽然带着伤痛,却格外的温馨美好。

  “苏荷!苏荷!”门外传来陆沉焦急的声音,他似乎有很着急的事情,急得他都来不及敲门:“有线索了!周筱茵把卖家的资料发来了!”

  “你说什么?”苏荷精神一震,也不倦怠了,也不低落了,也不悲伤了,急忙站起身匆匆地走了出去。

  周筱茵还是说话算话的,虽然最后跟陆沉算是不欢而散了,但是回去之后,还是让人把买家的资料发过来了。

  周筱茵还给陆沉打了一个电话,声音有些囔囔的:“我讲信用的!才不会食言呢!所以陆沉,你不喜欢我的原因里绝对不能有这一项!”

  陆沉听完简直是哭笑不得的,然后就挺周筱茵继续说道:“还有,你的眼光可真不怎么样!居然放着本小姐不喜欢,去喜欢那种老女人!几天内的事,我是有点过分了,但是,我是不会道歉的!你听到了没有,我是绝对不会道歉的!有本事你来替她找我算账啊!”

  陆沉一脸无奈地挂上了电话,他以前曾经喜欢过的姑娘,虽然任性,却还是记得善良,这么看来,他的眼光其实还不错,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苏荷已经迫不及待地打开了买家的资料了,陆沉也凑过去看。

  黄小鱼拉住想上去凑热闹的成泽,“行了,别看了,看了你也看不懂,认命吧,动脑子这种事不适合我们。”

  “那什么事适合我们?”成泽好奇地问道。

  “我啊,冲锋陷阵,”黄小鱼比划了一下拳脚,威风凛凛地说道,然后他看了一眼成泽:“你嘛,你就做好出卖色相的准备就行了,你是靠脸吃饭的。”

  成泽气恼地瞪了他一眼,他就不该理他!

  “中国人?!”那边的陆沉发出了一声惊叫,语气说是惊讶,倒不如说是气愤:“中国国籍?跑日本来拍卖中国的古董?他还好意思叫中国人?!”

  苏荷:“……”

  这位陆警官的愤怒点一直奇奇怪怪的。

  买家姓吴,叫吴文光,他现在还在日本,因为周筱茵联系他说转账金额数目巨大,需要一段时间,所以他就留在日本了。

  陆沉在去找吴文光之前,就已经找人把他调查了一遍。

  咖啡馆里,陆沉和苏荷面对面坐着喝咖啡,两人的目光不时落前方的某个人身上。

  “从资料上看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个普通人,一直生活在国内,不像是会有机会跟千鼠扯上关系的。”

  “像不像说的准么?我也没想过我姐姐有一天会成为盗墓贼。”苏荷淡淡地说道。

  说的有道理。

  陆沉便看了她一眼:“那现在怎么办?还要继续跟着么?”

  他们已经跟了吴文光好几天了,也是想要近距离观察一下,但是跟着几天了,也没看到吴文光有什么特别的,他就是跟着导游满大街的转悠,用黄小鱼的话讲,那就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明明已经算是亿万富豪了,每天还是在吃着平价饭店,有一次他们走近了,还听到他用中文小声抱怨日本的伙食太贵了。

  说实话,很难相信这个人会跟千鼠这样的盗墓团伙有什么关系。

  就连一向对吴文光有偏见的陆沉都对他有些改观了。

  “不看了,”苏荷说道:“该去见见他了。”

  资料上看,吴文光今年三十八岁,不过本人长得倒是有些显老,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就是一副普通的中年男人一样,眼神有些瑟缩,当看到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一对男女,而且明显看出来他们气质不凡的时候,他本能地退让了。

  “吴先生,请留步。”苏荷开口唤道。

  吴文光一脸警惕地看着他们:“你,你要干什么?”

  虽然不至于把他们当坏人,可也知道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地找上他,这一点来说,吴文光还算是有一点亿万富豪的潜质。

  “吴先生别紧张,我们并不是坏人,”苏荷这话说的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这年头谁会把在自己脸上写上坏人?只是看着吴文光一脸的警惕,她还是忍不住这么安抚他:“我有些事情想要向吴先生打听。”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一个普通工人。”吴文光带着戒备说道:“我帮不了你什么。”

  一直听着他们对话的陆沉,终于忍不住了,上前一步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们来找你,是为了谈簪子的事情,这事你应该知道吧?”

  提到簪子两个字,吴文光眼中闪过一抹惊惧,“你,你们想干什么?”

  苏荷一脸无奈,这是把他们当成绑架犯了么?

  “吴先生,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有些事情想要问一问吴先生,”苏荷也失了耐心,直接说道:“我的姐姐叫苏音,不知道您认识她么?”

  苏荷说完,便从手机里翻出了一张苏音的照片,递到了吴文光面前:“这个就是我的姐姐。”

  “原来是苏音妹子啊!”吴文光几乎立刻就放下了防备,浑浊的眼睛里也闪过一抹光彩:“嗨,你早说啊,你是苏音妹子的妹子?”

  这个关系有点复杂,不过好在苏荷听懂了,她笑着点了点头:“对,她就是我姐姐,我就是因为她的事来的。”

  “苏音妹子怎么了?”吴文光狐疑地问道:“她还好么?”

  “她……死了。”苏荷嘴角的笑意敛去,淡淡地说道。

  “啊!怎么会这样?”吴文光一脸诧异地说道,他不断地喃喃自语地道:“苏音妹子可是好人啊,怎么会死呢,怎么会这样呢?”

  苏荷和陆沉对视了一眼,吴文光的反应不像是作假,看来他还不知道苏音的死讯,但是他认识苏音,而且听他的语气两人还很熟稔,本来还对他们一脸防备的样子,听到苏荷是苏音的妹妹态度就立刻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可见他对苏音是真的很尊敬感激的。

  “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苏荷提议道。

  几人到了刚才的咖啡馆,吴文光显得有些拘谨,双手紧紧地握着杯子,可以看出来,这样的环境让他有些不安,他很不习惯这样的场合,即使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咖啡馆而已。

  苏荷愿意善待任何一个尊敬苏音的人,她想了想,便提议道:“吴先生,您如果不喜欢这里,我们可以换个地方。”

  吴文光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可以么?”

  “当然可以。”

  苏荷和陆沉跟着吴文光回到了他居住的旅店,一路上,在苏荷有意的示好下,吴文光也放下了拘谨,跟苏荷也有了不少话说。

  “你是不知道,这小日本的东西都贵得要死,就住在这,一晚上还不少钱呢!”吴文光颇有些不满地抱怨道。

  苏荷也是在继承苏音留下的遗产之后才开始一掷千金的,所以对他的话还挺有感触的。

  “是,我也觉得太贵了,一点都不如国内实惠。”苏荷由衷地说道。

  苏荷没有嘲笑他小气,这让吴文光对她更平添了两分好感。

  “果然苏音妹子的妹子就是不一样!”

  一边的陆沉不置可否,看来苏音这是没少做事啊,看把人家大哥忽悠的,这感恩戴德的样儿,她倒是挺忙的,不止要盗墓还要收买人心。

  在苏荷有意的套近乎之下,吴文光对苏荷算是彻底放下了戒心,对她知无不言。

  “既然你是苏音妹子的妹妹,我就不把你当外人了,苏荷妹子啊,”吴文光一口一个妹子:“你既然知道簪子的事情,我也不瞒你了,这个簪子其实是苏音给我的。”

  “我姐姐给你的?”

  “对,我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人……”

  随着吴文光娓娓道来,苏荷才明白了这个故事。

  吴文光是一个普通的工人,父亲外出打工,很多年了音讯全无,他就和母亲相依为命,他一直本本分分,也娶了媳妇儿,生了孩子。

  可就在他的儿子七岁那年,被查出得了尿毒症,这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巨额的医药费几乎可以压垮这个家庭。

  就在吴文光打算变卖家产的时候,苏音出现了。

  “苏荷妹子,你是不知道,我当时真的是万念俱灰了,孩子他妈天天哭,没有钱啊……”想到当时的绝境,吴文光还悲从心来,“多亏了苏音妹子,是她给我儿子交了医药费,救了我儿子一命。”

  苏荷和陆沉对视一眼,这个事情太诡异了,苏音又不认识吴文光,怎么会突然去帮他?

  “那簪子呢?”苏荷不由得问道。

  “簪子就是那个时候苏音妹子送我的,她说她没什么好东西,这个簪子就留给我儿子,给他娶媳妇儿用的。”吴文光老实地说道:“不过她特意嘱咐我,这个簪子只能在2013年以后卖掉,她跟我说这个簪子很值钱,让我不要轻易拿出来,让我去找拍卖行。”

  也就是说,她姐不止帮人家交了医药费,连人家儿子娶媳妇儿都操心上了,不止给了钱,还担心他们被人骗,连出售方式都给想到了?

  这么周到的方式,确实是像她姐做的事,可是作为亲妹妹的她,心里那么不是滋味呢?

  “苏荷妹子,你是为了簪子来的么?”吴文光好奇地问道:“这个簪子是你姐姐给我的,如果你缺钱,我可以把钱还给你。”

  “不不不,”苏荷连连摇头:“簪子给你就是给你的,给你娶媳妇儿的,我就是想问一下,你当时见到的就是我姐姐么?她有没有说过什么?”

  “说什么?”吴文光狐疑地问道。

  “就是,她为什么要把这个簪子给你?”陆沉接口问道:“可怜的人那么多,她怎么就帮你了呢?”

  “这个……”吴文光抓了抓头,有些尴尬:“我之前问过她,她说是因为在医院见到了我儿子,她很喜欢我儿子,所以才会来帮我。”

  事实上,那个时候吴文光已经走投无路,有人愿意救他们一家,又怎么会想那么多?就算对方别有用心,只能要救孩子,他也愿意的。

  “你姐以前就这么善良么?喜欢仗义疏财?”

  苏荷和陆沉走出吴文光下榻的宾馆,直接说了一句。

  苏荷瞥了他一眼:“后来我八年都没见过她,我怎么会知道?”

  “那你觉得吴文光的话可信么?”陆沉又问道。

  “这事没这么简单,不过吴文光也不太像知道内情的样子。”苏荷说道:“这个事最重要的关键,还是在于我姐姐为什么要帮他。”

  什么喜欢孩子,这个理由她是一个字都不信,肯定是有别的原因,才让苏音去帮吴文光。

  “那现在怎么办?”陆沉问道。

  “先回酒店吧。”苏荷说道。

  两人回到酒店,陆沉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警局打来的,警方收到线索,有一个大型走私文物团伙近期要到香港销赃,让陆沉尽快回国。

  “我得回国了。”陆沉看向苏荷说道,“我看吴文光这个事也没什么结果了,也查不出来什么,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苏荷点了点头,反正吴文光也是要回国的,他们已经有了联络方式,没必要继续再留在日本了。

  几人立刻动身回国,这一趟泰国和日本之旅,并没有减轻苏荷心中的疑问,反而谜团越来越大了。

  那个行刺他们的团伙,还有吴文光的出现,让她越来越好奇苏荷到底经历了什么。

  一下飞机,陆沉就急忙赶回了警局,苏荷则带着依依回了家,呃,后面还跟着两个甩不开的跟屁虫。

  黄小鱼跟成泽以无家可归为由,理所当然地赖上了苏荷。

  成泽一脸嫌弃地看着黄小鱼:“你可不算无家可归啊,你有家,你可以跟着陆沉回看守所啊。”

  “成泽,我跟你什么仇你要这么毁我!”黄小鱼怒气冲冲地说道:“你还不是一样,要靠着苏荷姐?”

  “我不一样,我长得好看!”成泽骄傲地挺起了胸膛。

  苏荷好笑地看着他们吵嘴的样子,“对,阿泽长得好看!想要收留他的女孩子可能有一大群吧?倒是你小鱼,你要是再不正经一点,收留你的可就只有拘留所了。”

  成泽立刻得意地看了黄小鱼一眼。

  回到家,几人好好地洗漱休息了好几天,苏荷也要开始赶一赶欠杂志社的稿件,就是依依有些不开心,她在外面玩的心都疯了,一时间要回幼儿园有些不大能适应。

  偏偏还有黄小鱼唯恐天下不乱,带着她到处玩,苏荷又好气又头疼。

  这一天,苏荷在家里写稿,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苏荷姐,快开门啊!”成泽慌张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来了,来了。”苏荷应了一句,急忙去开了门。

  一开门,成泽就慌张地钻了进来,一脸的惊恐还未散去。

  苏荷好笑地勾起了唇角:“怎么?又碰上疯狂的爱慕者了?”

  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碰见了,成泽总能碰到一些奇怪的爱慕者追着他跑,前天就是,有个女孩儿号称对成泽一见钟情,跟踪他回了家,吓得他都不敢出门。

  “这次不是,这次是个男的!”成泽说完,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胆战心惊地说道:“他看着我的眼睛,都冒光,冒光知道么?可吓死我了。”

  成泽说完,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长得帅又不是我的错。”

  苏荷笑呵呵地看着他自恋臭屁的样子,听到他的话,道:“也不是啊,所谓红颜祸水,说得大概就是你这种类型吧,怀璧其罪就是你的过错了。”

  “苏荷姐!你怎么那么没有同情心啊!”成泽气恼地指责道。

  苏荷笑了笑,就听到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成泽眼疾手快地躲到了苏荷的身后,一脸紧张的样子。

  苏荷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开了门,来的是个男人,但并不是追成泽的男人,看到陆沉的那张脸,成泽松了一口气。

  “可吓死我了。”

  “怎么了?”陆沉目光一沉,看着成泽拽着苏荷的衣袖不放手的模样,不由得问道。

  “他啊……”苏荷笑着睨了成泽一眼。

  成泽伸出手立刻去捂苏荷的嘴,警告地瞪起了眼睛:“你不许说!不许说!”

  “好好好,我不说,”苏荷好脾气地笑着道:“我什么都不说,好了吧?”

  成泽这才傲娇地哼了一声。

  苏荷看向陆沉:“你来是有什么事?不是要办案子,不忙么?”

  “忙啊,”陆沉说道,“比不上无所事事打情骂俏的。”

  这话怎么有点奇怪呢?苏荷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不过中二期的弟弟们的想法一向有些奇奇怪怪的,她已经放弃去了解他们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了。

末日解码

末日解码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11/2 5:16:47

一副奇怪的画,一本死者留下的笔记,一个被供奉的水晶头骨,都成了盗墓组织争相抢夺的对象。失踪十年的姐姐突然出现,又神秘死亡,留给她的是一个孤女,一大笔遗产,还有一个玛雅人的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