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良辰美景,何谈虚无 > 良辰美景,何谈虚无全章节免费阅读良辰美景,何谈虚无完结版

良辰美景,何谈虚无全章节免费阅读良辰美景,何谈虚无完结版

发表时间:2020/9/21 7:17:47来源:微小宝热度:

《良辰美景,何谈虚无》是一本乡村类型小说,小说主要讲述:而另一面,张恩泽和父母在一个宽敞的大别墅里。...

良辰美景,何谈虚无

你永远琢磨不了什么爱情的定义。

就像你永远捉摸不透别人的想法。

在强大的心里专家,也不能完全读懂别人的思想。

你抓不到命运的规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急转弯,也许是悬崖峭壁,也许是大路平坦。

大夫给江雪奶奶的诊断说:“老太太的情况最多还有半年的时间。”

这样的结果,江雪低沉了许多天,无论如何都缓不过来。

如今,奶奶突然病情恶化,完全没有前兆,突然之间病危,就进了抢救室。

过了整整一夜,才得到喜讯。

江雪守在手术室门前一夜没有合眼。

各种担忧在她的脑海里徘徊,喜讯或者是噩耗,不断的折腾她那颗心。

老太太算是捡回一条命,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被掠夺。

江雪更加担心,更加惶恐奶奶的离世。

她想要留住奶奶的性命,拼命地赚钱,想着给奶奶一个好的生活。

老太太在监护室接受着24小时的照顾,江雪虽然不在身边,但还是比较安心,毕竟自己并非专业的护士,也不是医生,对于照顾奶奶,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做到像医疗人员那样完美的。

虽然如此,但还是担忧着奶奶的身体,想念着奶奶。

探视时间刚到,江雪拿着食物等在病房外,等着护士的许可然后进去探望奶奶。

江雪进了病房后,见奶奶的病床已经收拾整齐,就抓住护士,问她“这个病床的老太太呢?”

“出院了啊,被人接走了。”护士说。

“你们怎么说放人就放人啊,经过我这个监护人的允许了么?把你们院长叫出来。”江雪并非蛮不讲理,撒泼之人。

只是对于奶奶的消失,江雪的确是动了怒。

奶奶在她的眼里并不是平常人,是她最珍视的人。

“家属,病人是经过你们同意才会出院的,而且病人并没有反驳,我们也是劝过的,但是,病人和病人家属还是强烈要求出院。”

“从头到尾,她的监护人就只有我一个,你们没有经过我的同意,随随便便就来个人,就说是监护人,你们就放人了?”江雪气不打一处来。“我不和你废话,把你们负责人叫来。”

护士有些不知所措,护士年轻的很,看起来是刚进医院不久。

见江雪气焰不小,并没有息事宁人的意思,灰溜溜的跑去找人。

“您好,我是她们的护士长,有什么事情您和我说。”这位护士长看起来有四十岁,皮肤有些黑黝黝的,头发发黄。

“我奶奶今天被人接走,你们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让陌生人把她接走,我问你,我奶奶有什么意外,你们医院负责的起么?”江雪今日散着头发,涂了火红色的口红,看起来一副刁钻的模样。

“病人是经过家属签字才出院的,我们这里有登记,您看一下。”护士长拿出出院记录,送到江雪的眼前。

上面写着三个她在熟悉不过的大字,还有一串身份证号和电话号码。

江雪记下后,说了句“如果我奶奶有什么意外,你们医院也逃不了干系。”

“我等你的电话已经很久了。”江雪拨通了电话,那头轻浮地说道。

“你想怎么样?”

“下午四点,蓝秀咖啡店见。”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江雪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三点半。

她看了辆车,直奔对方口中的那个咖啡店。

进了门,女人已经坐在了那里。

江雪上前,坐在了对面。

“你想做什么?”江雪平静的问?

“希望你离我儿子远一点。”张千卉喝了一口咖啡。

“张千卉,当年你谋害了我得父母,害得我从小失去双亲,受这样的苦,你现在又对我的奶奶下手。”

“原来你都知道,这不能怪我,只能怪你的父母太蠢了,太相信我这个陌生人。”女人笑着说。

“是我父母让你改变了你的人生,让你的两个儿子活的不再那么贫困,你呢?你和牲畜有什么区别?”

“你不用和我说这些,完全没有任何价值,我就问你,到底离不离开我儿子?”

“只要你告诉我,我父母怎么死的,我就离开他。”

“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

“只要你告诉我,我一会就离开这个城市,如果不告诉我,那我就会让你儿子,彻底离开你,我手里有你两个儿子的筹码,你自己看着办。”

“筹码?呵,说说看?”

“张恩旭,卖卖公司隐私,张恩泽偷税,你说这两个人会被判多少年啊?”

张千卉惊恐的看着江雪,表示不敢相信。

“你说什么?”张千卉低声惊呼。

江雪邪恶的笑了笑。

“告诉我,我父母到底怎么死的,只要你告诉我,放了我奶奶,我保证你两个儿子安然无事,否则……”江雪故作玄虚,拿出一打A4纸,上面印着密密麻麻的字,还有张恩泽的签字,还有两份发票。

“当年,你父母与我签了协议,怕自己以后有意外,没人照顾你,便写下了一份遗嘱还有授权,若果两人不在公司,我们可以替她们做决断,后来我们拉拢了公司的股东们,再一次你父母出门去接你回家的路上就出了车祸。”

“然后呢?车祸没有那么简单吧?”

“是,是我让她们刹车失灵,你能怎么样?”

“张千卉,你真是毒蝎心肠。”

江雪起身,拎起包想要离开。

“你给我站住。”张千卉伸手拽住江雪。

江雪一把推开张千卉,毫不客气的把她甩开。

“你会付出代价的。”江雪恶狠狠的说,“我和张恩泽的事情就不劳您上心了。”

“你……”张千卉气不打一处来。

江雪无视张千卉,甩手离开。

拿出手机,将录音保存,然后打车直接去了律师事务所,请了律师,将张千卉告上法庭。

这一次她有十足的把握赢了这次官司。

开庭被订到一个月以后,传票早就已经被法院以飞快的速度派了出去。

这件事情飞快的传到了张恩泽的耳朵里。

他不知自己是应该愤怒还是应该原谅。

他理解江雪这么的原因,但也接受不了江雪一直欺骗自己,欺骗自己她明明知道的真相。

有些心凉,感觉像是被背叛了一样的心痛。

张恩泽回到家,见江雪在沙发上玩着手机,一句话没说,便上了楼。

张恩泽拎着行李箱下了楼,整个过程都没有和江雪说一句话。

张恩泽将江雪的所有联系方式拉黑,决定再也不会联系。

对于江雪正在住的房子张恩泽并没有提及。

他走以后,江雪一个人在空旷的房间。

她将给张千卉看的一打纸扔在垃圾桶里,哪里有什么偷税,有什么卖公司隐私。

只是自己临时逼迫张千卉的一个计策而已。

夜幕落下,江雪失眠了,她坐在天台上的摇椅上,看着天上星星。

这星星错杂排列,毫无顺序的在一片漆黑的天上发着微弱的星光。

张恩泽离开后,音信全无,再也没有联系过。

江雪一个人,原来习惯了两个人是一件这么痛苦的事情。

那一天张恩泽离开,并没有任何语言,没有说分手,也没有吻别。

他拎着行李箱,走的那么匆忙,似乎是迫不及待的离开这个有江雪的家。

她以为自己可以毫不在意的恢复以前的生活,原本也只是利用,从未认真过。

他走以后,江雪常常安慰自己,他的父母害得自己失去了父母。

从未想过谁会在身边突然消失不见,于是,有一天,他突然消失了,措手不及的发了疯胡乱寻找着。

从未真正的重视过,于是,消失那一天,撕心裂肺的疼着,像是要吐出鲜血那般哭嚎着。

从未真正的面对过,于是,那个人连再见都没有说的那一天,连面对的理由都没有。

比曼殊沙华更悲哀的不见面,便是相交的射线,从此以后,不问归期,不知未来。

而另一面,张恩泽和父母在一个宽敞的大别墅里。

冬季,越来越近,张恩泽离开的后的一个月,树叶落尽,已经没有了树叶生长的温度,逐渐枯萎后,被一场风席卷落下。

江雪带上了围巾,换上了垂到膝盖的风衣,一身卡其色,穿了一双浅咖色的短靴。

这是她辞职后的一个月后,也是她搬离张恩泽别墅后的一个月,她连辞职书都没亲手交给他。

江雪推着奶奶,轮椅的车轮碾压着楼下人行道的枯叶。

分手后的一个多月,江雪的恢复了平静的生活。

她将轮椅停在了楼下的馄饨的小摊,老太太吵着想要吃馄饨,江雪要了两碗混沌,倒了点醋,又放了一点辣油。

“小雪,一个月没见你的那位男朋友了。”奶奶喝了一口发白的馄饨汤。

“奶奶,他在出差,快要回来了,等他回来,让他来看你。”江雪笑了笑,心脏却狠狠地拧在了一起。

深爱过,所以再也没联系过。

会分开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她早就知道,事情清楚以后,张恩泽便会离开自己,那些说过的情话,便不再作数。

所以,她一直不让自己喜欢上这个男人,只是,还是违背了自己的想法。

他走了以后,江雪整夜失眠,她便看着天棚,安慰着自己,没关系,反正没真心过,只是只是一个小伤口,谁还没分手过,早晚都会愈合的。

然后,哽咽着,忍不住流着眼泪。

日复一日,整整一个月,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愈合,终于,她疼的不在装傻,捂着胸口,疼的咬住了嘴唇。

“好,等他回来可要让他来看看奶奶啊。”老太太的牙齿已经掉了几颗,吃起馄饨有些费力。

“奶奶最大的担心就是你的未来啊,能看着你嫁了人,我也就放心了。”老太太语重心长的说。

江雪鼻子一酸,她不忍心告诉奶奶自己已经和张恩泽分手,若是奶奶知道了一定会急火攻心,又要担心。

第二天,江雪前往法院,刚走到了门口,便看到李佳慧挎着张恩泽的胳膊和张千卉站在一起。

江雪的代表律师和她站在一起,与张恩泽擦肩而过,江雪没敢去看他,生怕李佳慧和他恩爱的模样会刺痛了她的心。

证据确凿后,江雪赢了官司,和她意料中的一样。

张千卉被警察带走,而远方,张恩泽的父亲被警察逮到了警局进行调查。

公司的权利回到了江雪的手里,她却没有那么快乐。

张恩泽和张恩旭从此以后一无所有,一切从儿时没有搬到江雪家隔壁时开始。

江雪把消息告诉了奶奶还有姑姑,老太太竟高兴的大哭,说着:“恶人有恶报,恶人有恶报啊。”然后突然昏厥过去。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医生从手术室出来以后对江雪说。

江雪一时失去了意识,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梦中,奶奶笑的正开心,却离她越来越远,她哭着喊着奶奶,却没有用。

她哭着喊着醒来,睁开眼,便哭着找着奶奶。

“大夫,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奶奶,求求你,救救我奶奶。”一个大夫带着几个护士闻声跑了过来,按住了江雪。

“奶奶……”江雪嚎啕大哭,从小到大,从未这样哭过。

两天后,江雪将奶奶安葬,葬在一个很好的地方。

她得知,张千卉夫妇被判无期徒刑后,却毫无开心的感觉。

江雪推着轮椅走在公园的公路,然后停在一棵树下,坐在轮椅上,看着天空。

那些年,苦涩的生活,苦不堪言的感觉。

她没能满足奶奶的愿望,没能让奶奶过上富裕的生活。

远处熟悉的身影在人行路上缓慢移动。

江雪仔细的看了一眼后,转过头,推着轮椅离开。

张恩泽与李佳慧并肩走在一起,逗着李佳慧怀里抱着的孩子。

呵,原来,你心里的人是李佳慧,从未像你说的那样,是我。

江雪抑制着自己的情绪,努力的缓解着自己的难过。

可能真的爱上了,发现的时候,就像癌症一样,疼了才发现,却已经病入膏肓,毫无解救的方法。

江雪的身体越发的虚弱,整日将窗帘拉上,不见天日。

她带着姑姑搬进张恩泽和张千卉曾住过的房子,比她想象中更富丽堂皇。

她在苍白的脸上画了精致的装,穿上了一身端庄的黑色连衣裙,出现在她曾经工作的那个公司。

如今,她不是秘书,而是这家公司的董事。

“从今天开始,我是你们的老板,我不会苛刻,你们不用好奇为什么我会坐在这个位子上,张家的事情你们应该听说了,我也就不多解释,大家好好工作吧。”

江雪刚到公司的第一天,便开了大会,宣告自己的身份。

良辰美景,何谈虚无

良辰美景,何谈虚无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11/2 7:36:38

儿时相遇,成为好友,两家相处甚好,一家却心怀不轨,最后三个孩子分开再次相见双双脱胎换骨,在大学见面,并与张恩泽的弟弟张恩旭交往,再次见面男主以总裁身份现身,女主江雪则以一个面试大学生的身份和自己旧时好友相见,不料多年后的第一次见面竟就被旧时好友,将来的上司吃了豆腐,于是递上辞职信,却被张恩泽堵在家门口,无奈只好继续工作,不久后,在奶奶口中得知自己身世后,决定夺回家产,与张恩泽关系越发暧昧,张恩旭依旧是情侣关系,不经意与张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