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烟华几重与卿欢 > 烟华几重与卿欢全章节免费阅读

烟华几重与卿欢全章节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0/2/15 18:44:09来源:掌中云热度:

《烟华几重与卿欢》是一本剧情极佳的乡村类型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不过转念一想,前世虽然留下了腿疾,却是保住了性命,想来应该有人接应。...

烟华几重与卿欢

约莫半个时辰,雨还未歇止,风里送来清新的兰草香。

卿如晤刚从一间茶馆出来,她紧了紧身上的斗篷,抄小路朝相府走去。

人声寂寥,不远处的相府后门风灯飘摇,灯影雨声里还残留着隐隐雷动。

她加快脚步走过去,斜刺里猛地伸出一只手将她的脚踝抓住,她吓得魂飞魄散,手中的雨伞跌在地上。

借着微微的光,黑暗中的人脸终于浮现出来。

那是一张线条美妙分明的脸,一双粗朗的剑眉卧在额上,鼻梁高而挺拔,唇薄而微微上扬。

脸上的每一笔,每一画皆如造物主亲自执刀刻画,俊朗深刻得仿佛刻在她的灵魂上一般,让她见过便再也忘不了。

最妙的还属他那双眼睛,璀璨得让人无法移目,却又深得让人沉沦。

长孙曌!

饶是卿如晤再镇定,她也不由得一怔,眼泪猛地夺眶而出,旋即又被雨水冲下。

卿如晤极力克制内心的翻涌,目光在他的脸上久久凝视,

长孙曌似察觉到了卿如晤的目光,也略略一怔,和她对视。

短短刹那,却如沧海桑田。

卿如晤满心酸楚。

那是给了他储君正妃名分的男人,也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她为他生下了儿子。

……

“不要说话!”下一刹那,只觉得右手一重,她已被长孙曌拉进怀里,他的声音响在耳边,显然是刻意压低音量,说话时还带着些难以抑制的喘/息,像是勉力挤出那般低弱,“有人来了!”

她从未见他如此虚弱的样子,显然是被逼到了绝境。

她没有说话,任由他抱在怀里,熟悉的温暖无孔不入地侵入她的每一寸肌肤,她竟不由沉醉了。

就在这时,淅沥沥的雨声中,携着一股危险的气息,卿如晤猛然惊醒,将目光放到远处,只见几道模糊的黑影在屋檐上跳跃,一点点向这边逼近,手中的刀剑在电光中泛起冷冽的深寒。

若是被发现,他们将必死无疑。

“还能动吗?”兵已在颈,卿如晤终于忍不住开口。

“不能。”身后的长孙曌声音已然虚弱到极致,“我中毒了。”

“伤在何处?”

“右腿。”

卿如晤的眼睛已适应了黑暗,月白之夜并不是浓得化不开的黑,依稀能看到朦胧的轮廓。

她掀开衣摆,长孙曌的右小腿上赫然是一道皮开肉绽的伤口,从裤子内翻卷出来,正汩汩冒着触目惊心的血。

所伤之处,竟和前世的伤疤重合在一起,她一直以为长孙曌的腿疾是战场上留下的,不料原因竟是这样。

不过转念一想,前世虽然留下了腿疾,却是保住了性命,想来应该有人接应。

无数念头在卿如晤的脑海中闪过,刹那之间,她已是打定了主意。

卿如晤一把扯下长孙曌的披风,俯身下去为他吸出毒血,然后将毒血吐到披风之上,如此反复几次,直到鼻端刺鼻的腐臭变成熟悉的血腥味才停下。

“还好雨水冲散了味道,否则他们很快就会发现这里,我看那群黑衣人绝非善类,惹上了他们的你想必也不简单。”卿如晤抬起头,眸底似盛着光,“我只能为你争取一刻钟,你自己想办法逃走。”

“若是被发现了,姑娘会有生命危险。”

“我不怕!”

“姑娘的清白也会毁于一旦。”

“那公子娶我便是。”

长孙曌:“……”

卿如晤不等长孙曌回话,将自己的斗篷盖在长孙曌的伤处,然后披上长孙曌的披风。

远处传来二更天的梆子声,卿如晤趁不远处的黑衣人被吸引了注意力,她猛地向十几步外的相府后门冲去。

回到相府。

卿如晤确认无人跟踪,这才惊魂未定地走进恭房,将长孙曌的披风往恭房的隔板上一扔,然后拍拍手自言自语地道:“这次任你鼻子再灵敏,也难区分这恭房和血腥的味道。”

有本事来闻粪啊……

卿如晤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转身向淑清苑走去。

她的闺房里空无一人,卿怀璧仍躺在床上,长睫还挂着泪珠,一张小脸皱成一团,就像一只凄惶无依的小鸟。

卿如晤走到床边坐下,目光温柔地看着他:“怀璧,姐姐会保护你,一生一世。”

你且看着我,如何将害你和母亲的人,一点一点,踩死。

烟华几重与卿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烟华几重与卿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烟华几重与卿欢

烟华几重与卿欢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11/12 15:30:34

相府嫡女卿如晤,十四岁母亡弟丧;十五岁被渣男未娶先休;十七岁嫁给残疾太子;二十五岁遭受灭顶之灾,她抱幼子回府求救,她父闭门不见,继母摔她孩儿。她,含恨而终。再次重生,卿如晤身负血海深仇,步步为营机关算尽,只为手刃渣男,拍扁继母,踹死庶妹,以血尝血,以命还债!不料竟惹上大秦第一狗皮膏药。无赖男,别再缠着我,小心我爱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