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浮生媚 > 《浮生媚》小说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浮生媚》小说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9/6/29 18:25:19来源:微小宝热度:

《浮生媚》是一本乡村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切来得太快,没看清开始就已经结束,鲜血四溅,玄飞没有任何征兆地死去,如此简单。而他那一刻的笑容却十分复杂——至死都带着...

浮生媚

前一刻他还不在,一转眼已近我身。从众人惊恐疑惑的眼神中我知道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尽管那其中不乏成名的武林高手。

他笑着,眼睛却放肆地在我胸前流连。我顿时脸红,接连后退。

“放肆,哪里来的轻浮小儿?”镇威武馆的上官馆主,向来疾恶如仇,为同道敬仰。

那人还在笑,笑得更加放肆,拉起我的胳膊,把我搂进怀里。一个结实而冰冷的胸膛,我挣扎,他笑。但笑容于他不过是一副掩饰或者忘却真感情的面具,没有任何意义和情感。

上官馆主青筋暴露,一双铁拳已拉开架势:“报上名来,老夫拳下不收无名鬼。”

众人欢呼鼓劲。铁拳上官舒十年前已经威震武林,招式刚猛致命,太行山一役,死于拳下的太行悍匪不下四十。

红衣男人唇间轻扬,吐出两个字:“玄飞。”

死寂般的寂静。上官馆主紧握的拳头渐渐松开,赤红的脸上是退缩的惊恐。其他人带着同样的惊恐表情连连后退,没有了方才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我也惊得一身冷汗。

宁遇阎罗,莫逢玄飞。

玄飞,近年来最可怕的采花大盗。可怕之处在于他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下掳人却从未失手,没有人知道他武功多高,至少没有活人,无论是奉命逮捕他的朝廷官差还是要为民除害的武林人士,去了就没有一个再回来。更多的清白姑娘无辜受害。一时间怨声四起,但官府和武林却束手无策。

玄飞把我搂得更紧,扫视大厅,嘴角是嘲讽的微笑却依然优雅:“既然没有人想见识我的武功,那我可要带着我的美人到别处快活了。”

我紧咬双唇,拼命地捶打他。他纹丝不动,铁臂紧箍,笑得无比邪佞:“难道美人想当众……”

我愤恨地瞪他,恰巧对上他戏谑的目光,四目相对间他瞬间石化:“你……”

在玄飞震惊的表情下我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心中暗叹一声不好。

然而,他没有动,任谁在这种情况下也不敢轻易动。只是忽然间,一股霸道的气劲在四周蔓延,我全身被强大的张力包围,感到呼吸困难,胸口如千斤石压。

玄飞戒备,衣衫飞扬鲜红耀眼,那是梦中才见得到的绚烂。

然而,他还是倒下了,被一把厚重散发寒气的剑贯穿胸膛。鲜红的血,鲜红的衣,倒下时是鲜红纷飞的花。

一切来得太快,没看清开始就已经结束,鲜血四溅,玄飞没有任何征兆地死去,如此简单。而他那一刻的笑容却十分复杂——至死都带着的微笑,是我穷尽言辞也无法描述的,有重逢般的惊喜、垂死般的惊恐,有震惊、无奈、悲哀、满足……还有许多读不懂的情感,永远也不会被理解。

心在那一刻突兀地抽搐了一下,那以为早在那年风雪之夜枯死的心,居然,会疼。那一声包含太多内容的“你”,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个字。

然而倒下的不仅仅是玄飞一人,在场宾客除老弱妇孺外无一幸免。张灯结彩的大厅成了人间炼狱,遍地的尸首,残忍的血腥。

那把厚重的散发寒气的剑以一种纯熟的方式握在一位黑衣男人手中。剑身赤青,剑柄黝黑,玄铁剑。

玄铁出鞘,血溅百步,而手持玄铁之人即是我所等之人。二百年,七万多个日夜的等待,他终于来了。冷硬的线条,带着狂野凛冽的气势,卓炀俊美得令人眩目。

后来我问过他为什么那么残忍地伤及无辜,卓炀说那些人眼见弱女子受辱却袖手旁观,该死。只是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我身怀武功,鲜有敌手。

御笔亲题的“寿”字讽刺般的醒目,只是朱砂在遍地鲜血下黯然失色。活着的人哑然失声,连幼小的孩童在恐惧面前也忘记了哭泣,小雨颤抖地躲在角落里。如果不是大厅内死寂般的沉静,如果不是早已预知背后的阴谋,我想我不会听到那独特的细微的金属划破空气的声音,温柔的声音。

“温柔”是一种杀人无形于的暗器,剧毒,和玄铁剑一样都不是属于凡间的武器。

生死须臾之间,我待在原地没有闪躲,我在赌一次机会。

很快,我听到了银针穿透皮肤的声音,不及细想,卓炀已带我飞掠而出。

风在耳边呼啸,掠过面颊,泪就纷然而出。卓炀的手扶着我的腰,距离很近,能够感觉到他呼吸的气息,看清楚他漆黑的眼睛、浅蓝的眼白、薄薄的嘴唇。

大约半个时辰后,在郊外树林中卓炀把我放下。

“安全了,你走吧!”

我没有说话,转身离去,在迈出第五步时不意外地听见他身体倒地的声音。

我整了整微乱的衣襟,微笑,在转过身走向卓炀的时候敛去了笑容。一位不懂武功的凡间女子是听不到“温柔”与空气碰撞的声音,也看不出卓炀那一刻挡在我身前的深意,更加听不见“温柔”打进他身体的声音,因此,对于这几乎是须臾之间发生的种种,我一无所知。

卓炀在入夜时分醒来,十分虚弱,红彤彤的篝火映红了他漆黑的眼睛、浅蓝的眼白。“这是什么?”他指着胸前蠕动的黑色生物。

“水蛭。”

“什么?”他怒吼,挣扎着起身。

我赶忙上前按他躺下:“水蛭可以吸毒。”

他大力地推开我,拂掉身上的水蛭,盘膝而坐运功逼毒。我坐在冰冷的地上不敢动也不敢出声。当他一剑杀死玄飞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功力深厚,“温柔”已不足以致命。他不会死,也不能死。

半炷香的工夫后。

砰的一声,一根半指长的银针从卓炀背后飞出打入木墙中,“温柔”泛着诡异幽绿光芒。

“这是哪儿?”

“啊?”

“我们在哪里?”

“废弃的农舍。”

“起来,你坐地上干什么?”

“哦。”头重脚轻的感觉,我失去重心朝卓炀扑倒过去。

尴尬的寂静。我感觉脸滚烫,被压在身下的卓炀的表情也不如初见时的自若。我匆忙爬起坐到角落里。

“你怎么中毒的?”

他瞪我。

我不理会他,指着没入墙中半分的银针:“那是什么?”

“一种暗器,淬有剧毒,死者顷刻毙命没有时间体会死亡的痛苦,故而得名‘温柔’,”他深深地凝视我,目光深沉,轻轻道,“‘温柔’不应出现在这里。”

“你什么时候中的‘温柔’?”

“……”

“有人要杀你?”

“……”

“什么人要杀你?”

“……”

卓炀面色凝重紧紧地看着我:“‘温柔’要杀的人是你。”

浮生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浮生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浮生媚

浮生媚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6/12 9:03:13

一世浮华褪去,两世苍凉成梦。生,何欢?死,何幸?她,曾以倾城之貌宠冠后宫,却因王后的陷害,在莫须有的罪名下承受沦落的屈辱。当百年的等待换来一丝机会,她将以泫汶之名,为冤死的至亲讨回公道……恨当至极致,债当由血偿。她用智慧钩织杀局,一环扣一环;她以情爱为利器,一人连一人;她于后院闺房之中,布连环局于江湖朝堂之上,誓要杀尽死仇。恨藏心中,情爱却生。卓扬的爱执着如火,昊殇的爱隐忍如冰,修涯的爱浓烈如酒。此生不负的誓言,生死相随的陪伴,天高海阔的潇洒……面对当世优秀的好男儿,隔着血脉相随的世仇,她在仇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