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我的妹妹是学生会长 > 《我的妹妹是学生会长》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我的妹妹是学生会长》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0/9/28 8:34:52来源:掌中云热度:

《我的妹妹是学生会长》是剧情极佳的青春风格小说,小说全文讲述:题外话,之前也解释过了,虽然我不是正式的学生会成员,但是我被特例允许参加学生会的活动,包括会议,至于我的专属座位则是在一...

我的妹妹是学生会长

樱海私立学园分高中部和初中部,高中部教学楼位于校园西北部,而初中部则是在对角的东南方、离校门较近的位置。而由于社团楼在初中部的北侧部分,所以只要到了社团活动时间,初中生与高中生就能有所接触。另外老师办公室和校长室所在的办公楼则是和高三学生所在的高中部西侧教学楼相连,因此两个年级的学生也可能会在那里碰见。

然而事实上,中村兄妹平时在学校里碰面的机会并不多,毕竟年级和班级都不一样,一般来说没什么事情的话只会在放学之后学生会活动时才能遇见,结束后便一起回家去。

题外话,之前也解释过了,虽然我不是正式的学生会成员,但是我被特例允许参加学生会的活动,包括会议,至于我的专属座位则是在一旁小角落的板凳。

当然我们身为家人,在非上学期间一起活动时间很多,在学校里很少会见到我和会长待在一起,但如果在校外的话就不一定了。

因此我现在和夏奈一同出来逛街并不是什么怪事。

然而,也存在那么一些人,就像是限定在某个地方出现的GALGAME女主角一样,基本上是不可能出现在校外的——又或者说,我从来就没想过会在外面见到她。

就比如说我们现在正在跟踪的这个人。

十几分钟前,我和夏奈被老妈嘱咐而打算出门买些生活用品,来到了我家附近的商店街上。

“哥哥,你看那个人。”

没逛多久,我妹妹就好像发现了什么。这孩子在观察能力上是为人所称赞的。

“怎么了?”

我朝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那是一个普通高中女生的背影。紫水晶般的长发懒懒散散地披在肩上,走路的步调仿佛七、八十岁的老年人一般速度极慢。

这些“特点”让我一瞬间就联想到了某位部长。

“不、不可能…那家伙不会来到室外的!”

“我也觉得难以置信,但是这是真的。”

“不会的!应该只是长得比较像而已,肯定不是本人!”

“那我们偷偷绕到前面去。”

“O、OK。”

由于发生了我们两人都没意料到的突发事件,夏奈难得和我站在了统一战线上。

我们兄妹确认对方并没意识到自己正在被跟踪,小心翼翼地进入小巷,绕了一个圈之后来到了她前方的拐角处。

然后一同转身,将视线集中在那个令人在意的身影上。

没有认真梳理而导致几根呆毛翘起的发型以及明明相当好看却时常半睁半闭的慵懒眼神…很像那个人。

“哥哥,看来没错。”

“不,不对,说不定是非常非常像的人。我们需要找特征!那家伙的话嘴角右下有颗痣的,别人或者双胞胎的话不会那么巧在那个地方生痣!”

我们又回头看了一眼。

“真的有!”

唔,那么说明事实的确如我们一开始判断的那样,她就是人称“无能女王”的佐佐木美希。

同时也是我之前有所提及的,劳务部部长——即使被会长当面训斥也从来不进行劳动的懒人。

虽然就在隔壁的C班,但实际上我与对方的接触并不算多,所以并不能详细地描述出她的懒惰究竟到了怎样的程度,不过我曾经听夏奈用这样的话来概述佐佐木,

“我不会期待她工作的。”

被会长所放弃的人。

用听闻的具体事例来讲的话,佐佐木她在考试的时候由于觉得提笔费劲而最终交了白卷。

由于是忘了从哪儿听来的消息,我也不能确认这究竟是真是假,可从劳务部的活动记录几乎由副部长一人来完的情况来看,她或许就如同传闻中一样夸张。

“靠过来了。”

就在我还在发呆回忆关于劳务部部长的种种印象之时,对方已经以龟速来到了我们的身旁。

然而并没有发现我们的样子…还是说看到了我们却不想打招呼呢?

“下午好,佐佐木学姐。”

“…会长和哥哥?下午好。”

从她还会回应夏奈的反应来看,或许劳务部部长并没有传闻中那样无可救药。

“…约会吗?”

“不是,是去买东西。”

“…买什么?”

“因为牙膏和洗发露都用完了,所以妈妈让我们出门来买,正好我也有想买的书。”

“…这样啊。”

两个人的对话没什么问题,倒不如说是普通过头了,甚至单纯到我会误以为这是邻居大妈之间的交流。

而且令我感到些许吃惊的是,佐佐木她居然会对我们的行动感兴趣。

看来谣言果然是不靠谱的,虽然对方的语调是有些漫不经心的感觉,但实际上还没有懒到连日常对话都不进行的地步。

“…那还真是巧。”

“佐佐木你呢?特意出门是有什么急事吗?”

佐佐木听到我的问题后歪了歪头,似乎是在脑袋里思考该怎样使用合适的词语,眨巴了几下快被刘海全部遮住的眼睛后,说出了一个令我们兄妹深感震惊的词语。

“…打工。”

游戏终局自己最信任的同伴却变成最终BOSS,已经不会为这样的剧情感到一丝感情波动的夏奈,我却从她那面无表情的脸蛋上读出了如同世界观崩溃般的动摇。

我凑到夏奈耳朵旁轻轻地问道,

“妹妹,她好像没你说的那么懒惰啊?”

“就和我当初得知铠之巨人和超大型巨人的身份时一样,感到绝对的不可思议。”

“这种程度么…”

“劳务部部长不是这样的形象。”

感受到从自己妹妹身上传来的惊讶,我也不由得对此产生了一些好奇心。

“…两位怎么了吗?”

“没、没事。”

“在校外打工…呜、呜呜…”“没事没事,我们学校虽然不支持学生打工,但也没有明令禁止的规定,我们会当做没有看见的。”

考虑到会长接下去很有可能会对佐佐木的行为进行超直白的提问,我赶紧是捂住了她的嘴,打了个圆场想要让话题继续下去。

“在校外就不要说学校里的事情了啦。”

我提醒了一下夏奈不用对其进行说教,她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不过仔细想想的话,倒也确实。

会长和佐佐木不过是学生会成员与劳务部部长的上下关系,而我更是仅和她有几面之缘罢了,不应该随便对她的私生活下定义。

有可能她在学校里的生活是过于慵懒了一点,但是或许在其他时间是一个十分勤快的家伙,就像文学作品里,经常会有在不同场合下有着不同性格的人一样。

嗯,原来如此,这么一想的话就逻辑通顺了。

能够以不同的身份过着属于自己的人生,这还真是了不起啊,劳务部部长。

“那佐佐木你打工具体是做些什么呢?”

“…OTAKU。”

“对不起,能不能再说一遍?我总觉得你刚刚说的词好像和打工没有什么关系。”

“…模特。”

“这和你刚才的答案完全没有相同点可言,我希望你能给我个确切的答案。”

其实第一个答案也没什么太大问题,因为她看上去就是那种会窝在家里不远见天日的宅女——但此时的她正站在我们面前,并且打扮上确实有种要去办正事而并非购物的感觉。

“…模特。”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相信吧…不过能当模特的话挺厉害的啊,佐佐木同学。”

“…多谢夸奖。”

只不过她的形象实在是不够符合我脑中对那些封面模特的印象…不是说佐佐木长得不够标致,真要说实话的话她完全能称得上是女神级人物,然而她身上散发出的怠惰气息真的令人无法相信她的工作。

“哥哥,为什么要用色迷迷的眼神看着佐佐木学姐。”

“哪有,你究竟是怎么看待自己纯洁善良的哥哥的啊?”

果然是因为上次事件导致我在夏奈面前塑造的形象已经完全崩溃了啊…没事没事,这类好感度只要以后再继续提升就可以了,反正是不可能成为负数的。

“但是啊,模特这种职业不是应该相当劳累的么?不仅要不停变换造型或是维持姿势,有时候还要符合对方的要求、表达出复杂的感情不是吗?佐佐木你做得到吗?”

“哥哥,你这样很不礼貌。”

“咳、咳咳,SORRY是我失礼了。”

不过该说的我还是要说,虽然佐佐木她并不是三无属性的少女,但她和夏奈一样几乎都没有什么表情,我认为这样的人应该是不适合做模特的。

“…是绘画模特。”

“绘画模特?是那种只要站着不动让画师临摹的模特吗?”

“…嗯。”

那这么一来的话就说得通了,如果是绘画模特的话就不太需要去变换造型了,只要不画有表情的少女也就不用去假意露出笑容,基本上不动就不会出问题…

“结果是不用动的工作啊!”

“…?”

这次的歪头动作是表达了疑惑。

“不要露出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啊。”

唉,本来还对她有些期待的,没想到劳务部部长还是一如传闻中说的一样,是七大罪中“懒惰”的代言人么。

“…哥哥同学为什么那么失望?”

你至少要叫我的名字啊。

“不用在意他,一定是联想到了那种不穿衣服的模特。”

“…裸模吗?”

“没错。”

完美地在其他女生面前损毁了自己哥哥的形象。

“根本就没有!而且你不提起的话我也完全就不会往那么变态的方向思考!”

“…也就是说有想过。”

“我哥哥是变态,听上去并没有什么错。”

“终于说了啊,夏奈你终于说出这种话了啊!竟然被自己的妹妹说成是变态,明天我就去上吊好了。”

是不是教育的方法错误了呢,自己的妹妹到底为什么会用这样的词语描述自己的哥哥,我完全不懂啊!

“那明天在家里开Party,待会儿需要买一些请帖了。”

“请先准备我的葬礼!”

真的那么高兴吗?同父同母的亲人上吊她居然还要去快乐一下吗?!

“…你们兄妹关系不错嘛…”

“诶?”

听到佐佐木对我们的评价,我和夏奈同时发出疑惑的声音,停止斗嘴看向她。

“…给人的感觉,和学校里不太一样。”

“有吗?”“并没有。”

“…有的,感觉更像兄妹。”

难道我们在学校里就不像兄妹吗?

“在学校里我没有哥哥。”

“把我的存在完全给否定掉了!”

嘛,听夏奈这么一句,我大概能够理解佐佐木的话了。

没错,仔细想想,我和夏奈在学校里的关系还真的不像是一家人。

一个是虽然偶尔会有突发奇想的主意,一旦遇上正事都会认真对待的学生会会长;一个是并非学生会成员却成天进出学生会帮助做些杂务的无关人员。一般人恐怕很难会想象到我们是一对兄妹吧。

在夏奈刚刚当上会长那会儿,的确有很多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后会相当惊讶地说一句“你们居然是兄妹啊”。当时听上去有些不舒服,但现在想想,如果自己是别人的话应该也会有那样的疑惑。

至于能看出这点的佐佐木…

“佐佐木你其实是个很爱家的人吧?”

“…是吗?我只是觉得你们俩现在这样,挺不错的。”

听到对方这样一句评价,我不知为何嘴角就上翘了起来,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什么的还真是奇怪。而夏奈在一旁对此并没什么反应,但我相信她现在正和我在想一样的事情,要问为什么的话。

因为我们是兄妹嘛。

“啊咧?这么说的话你打工赚来的钱是为了家里吗?”

“…不是。”

“那是用来做什么的?”

“…买手办。”

“……”

原来OTAKU不是开玩笑的吗?!

——————

残念小故事 其四

《抢劫》

美寻『打劫,交出来!』

健太『诶?要交出什么东西?』

美寻『手机、银行卡、内衣、前○腺!』

健太『前几个好像还比较正常一些,最后一个是什么啊,太变态了吧!』

美寻『那好吧,那我就稍微收敛一下,只要你的○丸。』

健太『这根本就是更加过分了!而且那种东西怎么可能随便就交出来啊!』

美寻『健太。』

健太『要说什么,你这个毫无节操的抢匪。』

美寻『你有遇见过我这样会冷静下来谈判的抢劫犯吗,为什么就不能乖乖就范呢?我还是你的女朋友耶。』

健太『抱歉,我从出生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被抢劫的经历。而且我觉得比起一般的抢匪,你这样无理取闹的犯人才要更可怕,再仔细一想对方竟然还是我的女朋友,实在是感到前途一片迷茫…』

美寻『听话,把贞操交给我嘛~』

健太『能不能不要用这种秒杀大部分声优的超可爱声线说出那么恐怖的话来!』

美寻『切,你再不听话的话,我就把你家索尼大法的东西全部都砸了。』

健太『雅蠛蝶——』

美寻『那就像个男子汉一样干干脆脆地把那玩意儿交出来!我现在有点不耐烦,那就顺便把脑髓也拿出来吧!』

健太『这不是普通的男子汉能做到的事情啊!呜呜呜,虽然索尼大法是我一生的信仰,但是比起这些我性命要更优先,不然以后就没法玩到新的游戏了…请你从那个最初的PSP开始砸起吧,记得要温柔些。』

美寻『无聊!』

健太『突然玩起抢劫游戏的你有资格那么说吗?!而且你一定要拿到前○腺或者○丸才会高兴吗,被恶魔附身了的女友?!』

美寻『才不是这样,我深爱着哟,健太你。』

健太『上帝啊,我真心地祈祷不要出现美寻割了我的头跑到船上说“这样就能和你永远在一起了哦”的场景。』

我的妹妹是学生会长

我的妹妹是学生会长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10/7 4:00:04

樱海私立学园,一座聚集着各种性格独特、我行我素类型学生的高人气学校,我的妹妹,中村夏奈正是这座初高中连读学校的第二十三届学生会会长。然而,仅仅想要陪伴着妹妹普普通通地度过高中时代的我却又为何频频遇见“有个性的学生们”,陷入与现实节奏完全不相符合的麻烦事件之中?而我那时常面无表情实际上却患有些许被害妄想症的妹妹却又为何突发奇想地想要改造现在稳定的学生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