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残花 > 完结文《残花》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完结文《残花》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发表时间:2020/4/7 8:44:41来源:掌中云热度:

《残花》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主要讲述:紫萱在河边坐了很久很久,心里始终不能平静。...

残花

 紫萱在河边坐了很久很久,心里始终不能平静。

 就这样坐着,太阳就快下山了,紫萱还坐在河边不愿意起来,她想送走这一天的最后一丝光,送走心里的不愉快。就让这些本不应该有的心情,随着日落,一同带走。

 山对面的号角声,同往日一样在这个时候响起,像往日一样的雄壮有力,像往日一样的连绵不绝,像往日一样的唤起人太多的思念。

 战争,为什么会有战争?边疆独立的国家,为了争取到各种野蛮的利益,不惜提倡统一与爱护和平的挪耶国发起战争,虽然他们都知道,自己国家与挪耶国的实力悬殊太大,战胜的几率太小,可是在利益与自己处于险境的情况下,也愿意冒着危险一搏。显然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现实,当你不强大的时候,无论你做什么,都难以获得胜利。

 在这一天里,最让人感觉安心的,无非是日出与日落了。

 夕阳的最后一抹红带着紫萱的不安离开了,她想想,已经坐在这里很久了,奇怪的是连师父也没叫她,也该回去了,她起身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向小屋走去。

 进门,师父何和何齐危都怪异的看着她。

 “怎么在外面坐了一个下午?”师父问道“看你那样子像在想些什么,我都不好意思去打扰。”他补充道。

 “嗯,在想一些事情。”紫萱笑了笑,无意瞥见了何齐危的眼神,好像在问她,是不是在想中午发生的意外事件。紫萱马上把视线转移到其他的地方,像没事人一样的说道“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何齐危见缝插针,嬉皮笑脸的说道“给我去弄点吃得来,我饿了!”

 “我看你真是把自己当少爷了!”她嘀咕到,不忘在转身前瞪他一眼。

 几分钟后,紫萱端着一碗白米粥走了进屋,毫不客气的递到他的眼前“给!吃剩的!”何齐危没有马上接过粥,倒是仔细打量了她一番,很不解的说道“为什么在你还没说话之前我会愚蠢的以为你是个淑女?看来真的是我错了。”

 紫萱被这一番话气的脸都绿了,她带着哭气去找师父告状,哪知道,师父却一直偏袒着何齐危,好像都是自己不对一样。她带着满肚子的怨气,又一溜烟的跑到河边上坐着了。

 夜晚的河流和黄昏的真的不一样,月光下的河水,如同一条银色腰带一样,渐渐变细,变小,蔓延到视野的最前端。她喜欢这样的夜色,宁静优雅。

 看得入神的她突然觉得背后有人向她走来,走得很慢,步子迈的很是轻巧。她似乎知道是那个讨厌的人了,便毫不在意的把头埋在手臂里。

 “怎么了啊?”讨厌的少年一屁股坐在她的旁边,她不自在的往旁边的空地挪了挪。

 “不会还在生气吧?”他说,眼睛一直看着她调过去的头。

 紫萱没有说话,她闭着眼睛,好像屏蔽了周围的一切声音。

 “我也不是故意那样的啦,只是不知道怎样和一个女孩子好好说话,毕竟我都不怎么和女孩子在一块儿。”他满脸委屈的说道。

 紫萱还是一声不吭的把头埋在手臂里,周围的空气好像也跟着静止了。两人就这样隔了很远的距离坐在河边,一个埋着头,一个不知所措的抬头看着天。很安静,连彼此呼吸的声音都听得见。

 紫萱好像受不了这样尴尬的气氛,她突然抬起头,这样的举动吓到了正无聊到抬头看天的何齐危。

 “你走开点好不好,真破坏心情。”她瞪着何齐危,她是真的开始烦了。

 “那你原谅我呗,以后不会了,只是把你当个哥们一样逗逗。”何齐危看着她。

 “嗯,那你走吧。”她说。

 “这意思就是原谅我了。”他笑了。

 “再不走就别想我原谅你了!滚啦!”她吼道。

 “好好好!女大王,你原谅我了就好!那我走走了!”他起身,嬉皮笑脸的朝着屋子跑去。

 紫萱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奔跑中的他,不禁笑起来,其实,他也挺可爱的吧。她想。

 她也有点累了,想休息了,今天被那小子气的感觉会少活十年,谁愿意遭这样的罪啊!想着,她也向小屋走去。

 回到小屋,看见何齐危已经睡下了,不知道是装睡还是真累了,那么一会儿时间就睡下了。

 紫萱一头倒在铺好的地铺上,马上就进入了梦想,等她做完一个又一个梦的时候,师父却还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研究医术。这就是他的医术之所以精湛的原因吧,她想,这就是别人看不到的,师父努力的样子。

 太阳照常的升起,新的一天又来了。紫萱今天比何齐危先起来,可是她醒来的时候,师父已经熬上何齐危的药了。

 她摸了摸凌乱的头发,朝着正在熬药的师父走去。

 “师父。”她的声音没有一点力气。

 “怎么了?没睡好吗?”师父关切的问道。

 “这个药,他还要喝几天啊?”她指了指正冒着热气的药罐子。

 师父思索了一下,说道“大概,喝完今天的就可以了吧,看他昨天都可以下床了,精神又好,是药三分毒,如果好了,再吃反而对生体还有伤害呢。”他看了看熬的药又补充道“等下,我帮他再把把脉,这些天也是辛苦你了,也不知道那孩子的脾气会那么怪,哈哈哈哈。”他大笑着。

 “没事啦,照顾病人嘛,有什么不好想的早就统统不见啦。”她乖巧的说道,开始做起来了早饭。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一天又一天,何齐危的病情一天天的好了起来,师父给他把了很多次脉,每一次都是连连点头,夸赞他的身体硬朗,说他大难不死,以后一定会走得很顺畅。其实师父也是不敢相信他会恢复的那么快,把他带回来的时候,他一度认为他连活下来都很困难,要看天意。没想到,如今短短的几天他竟从醒来到恢复完好,这样的例子,可是不多见的。也许他真有神灵保护吧,所以才可以获得新生。

 紫萱这几天和他相处的也很是愉快,没有了刚开始的大吵大闹,何齐危也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像刚开始那样的刁难紫萱,有时候还会无条件的服从紫萱,这让紫萱很纳闷。一个无理取闹的人,怎么会说变就变呢?紫萱想了很久,得到的结论就是,何齐危生病的时候一定脑子也病了,现在病好了,脑子也好了。

 她每次想起这个结论都会很无耻的笑起来,她没跟任何人说过她这样的小心思,可能是觉得有点丢人吧,如果被何齐危知道了,恐怕又要刁难她了呢。

 何齐危在经历了师父的救命之恩,也是格外的信任,再加上后期紫萱对他的照顾让他又如同以前一样生龙活虎。他特别的开心,之前一直隐瞒下去的有关于他身世的问题,他也想找个时间和紫萱坦白,没有什么害怕,也没有什么疑虑,他就是想跟紫萱说。因为这些天紫萱对他的照顾,让他对紫萱产生了很深厚的感情,他觉得自己就不该隐瞒这些,就算是作为朋友,也应该完全信任对他们说吧。

 紫萱关于对何齐危的感情也一直漂浮不定,何齐危这几天带给她的都是她从未有过的,她很不解对他的感情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总是让人感觉在炎炎的夏日一种凉凉的感觉,就算是看到他,也会有那样的感觉,不清楚。她自己也不清楚了。

 那天清晨,何齐危约了紫萱一起沿着河边走走,紫萱先是惊讶了一下,之后也无条件的答应了。

 清晨河边的风伴随这一点湿气吹在俩人的脸上,今天的紫萱没有穿紫色的衣服,而是一套很普通的白色纱裙,头发随意的披在身后,很浓重的少女气息。纱裙的裙摆随着河边的票飘起来,头发也吹的很凌乱,何齐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美的很淳朴的紫萱,一时所有想说的话全都忘记了,他就想这样看着她。

 他突然有一种冲动,这种冲动促使他一步步向紫萱靠近。他觉得这些天对她的感情好像一刻全涌上心头,是啊,他的却是喜欢上眼前这个女孩了,很喜欢。

 紫萱停住了脚步,想看看何齐危在哪里,回头,却看见何齐危深情的对她看着。她有点不知所措,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怎么了?”她的语气显得有点尴尬,她摸了摸脸“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何齐危看着她没有说话却一步步向她靠近,当她们离得只有一巴掌大小得距离得时候,让紫萱惊讶得事情发生了。何齐危一把抱住了她,他抱得很紧,好像永远都不想放开。紫萱真的是吓坏了,可是接着过了一分钟,她却哭了起来,双手也慢慢的抱住了眼前这个少年。

 少年见她哭了,开疼起来,他看着她的脸不知道该怎样哄这个满眼泪花的女孩

 “我。我感觉自己好像喜欢上你了。我该怎么办。”她边哭边说。

残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残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残花

残花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11/22 2:12:53

落明村第一次出现温疫是在九年前的夏天,地处偏僻,山川围绕,无人行医。为了防止瘟疫扩散,殃及更多生命,村长下令封锁村庄,村内的人一律不得出山,并派未感染瘟疫的青壮年守在出山口,若发现有意出山寻医者,当场处死!哭声,喊声,呻吟声混着刺鼻让人作呕的尸臭味,生存,随着死亡的一步步逼近、笼罩、之后吞噬,寻不见踪影。“娘亲。娘亲。娘亲不可以丢下紫萱的。娘亲不要睡了醒过来看看紫萱好不好。娘亲。”破烂的稻草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