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男人之间 > 男人之间无弹窗_男人之间最新章节

男人之间无弹窗_男人之间最新章节

发表时间:2019/7/8 15:32:16来源:快阅热度:

《男人之间》是文笔极佳的乡村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小疯子,你是个小疯子。”他笑了起来,“你是唯一一个敢骂他的家伙,所以你是小疯子。”...

男人之间

在我奔跑的过程中脑袋里浮现出许多想法,我在想他会用怎样的方式让我停下,他跑得比我快,而且腿也没问题,所以我以为他会追上我。就这样边跑便想着,这时他在后面叫了我一声,我回过头,发现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玻璃瓶。

  “回来,”他说,“那边很危险,我要你马上回来,不然我手上这个东西就会落在你的脚底然后碎掉。”

  “当然你可以这样,”我忽然生气起来,“那你为什么不马上就扔?还是你手上那瓶子里根本就是空的?你为什么不去逃命?我和你没任何关系,没任何纠葛,我只是一个和你在一间囚室里呆了五天的陌生人而已,我们不是朋友,因为我不了解你,我也不想了解你,我们只是个陌生的室友,我们不是朋友,我们是——”

  “情人,”他忽然打断我说到,“你和我上床了,所以你是我情人。”

  好吧,我呆滞了。那一瞬间,我嘴巴连续的张开了好几次但都说不出什么话来,我有些难以置信,过了一会儿我对他说:“很高兴你没把我当你老婆,因为那样做的话你老妈会把我杀了。”

  他没理我的话,而是举起了手中的那个瓶子,说:“过不过来?”

  后面的警车已经越来越近了,我都能听到车上喇叭的喊叫声。这时,我忽然用了一种挑衅的眼神看了看他,当然我不知道他看见没有,不过他肯定看见我转身并慢慢的走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

  “最后一次,”他说,“数到三下,你不过来的话我就扔东西了。”

  “我不是你的行李!”我忍不住大声吼道,然后我走过去冲着他的脸叫到:“我不是你的行李,因为我一米七五,五十千克,你无法带着我这个行李上公车,因为司机不会让你上!而且我也不怎么认识你,所以你要扔的话随便扔。还有,别想在我吼人的时候扑上来亲我让我闭嘴,这招没用!”

  吼完后我转身就走,这时他猛地抓住我的手然后猛地一扯,我一下就被扯了过去,但我随即用手肘狠狠的往后打在了他胸口上,他似乎闷哼了一声,我接着把手从他手里抽出来,然后猛地踩了下他的脚。

  “滚!”我朝他吼,“你是逃命的,而我是找死的,所以,求你了,走远点。”

  说完我快速的走了,转身时看到他正捂着胸口微笑。

  我举起双手然后朝着车走去,车上的警察们已经走下来了,这时我发现他们的衣服和监狱里的不同,心想难道这不是监狱里的人?我有些疑惑起来,这时,枫在后面喊了一声:“我无法限制你的行动,”他说,“但你如果要死的话,那也是必须死在我的怀里,哪怕是我亲手杀掉你。”

  我猛地转过身,一个玻璃瓶从他手里抛了出来,那玻璃瓶闪耀着绿色的光芒,我的视线能看到它的每一次旋转,因为它离我越来越近了,然后它猛地掉了下去,随着一阵清脆的碎裂声响起,一阵白雾把我笼罩了。

  “趴下!”一个声音忽然在我的左边响起,我听着有些熟悉,还来不及想呢我就被他撞倒了,然后他把我扛起来往枫那边跑去,枫扔了一个玻璃瓶在那些还弄不清楚状况的狱警里,然后他也跑了起来。

  “嘿,小子。”扛着我的那人边跑边说,“雷锋又来了,你不用谢我,我是红领巾。”

  然后他又对枫说:“你真的是个疯子,如果我对你的毒药免疫的话我会把你剁碎了喂狗。”

  “那你就等你的免疫系统能抗得过沙林再说吧,老鬼,这些都是从沙林的基础上提炼出来的。”

  原来他外号是老鬼啊……我模模糊糊的想到,我的眼睛这时越来越迷糊了,估计是刚刚那阵气体的原因,我胸口忽然涌上了一股恶心感,然后我浑身开始颤抖,然后他把我放在了地上,我好像接着开始抽搐起来,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眼睛里最后看见并记住的景色就是空中那白白的云朵。

  我陷入了一片黑暗。

  当我睁开眼睛时,我眼前黑得无比均匀,然后就在我以为我瞎了的时候,一道亮光从同样黑得无比均匀的离我很高的地方射了下来,我站在了亮光里,然而这亮光只能把这一片给照亮。

  在亮光里呆了一会儿后我又走出了那道光线,但那道光线随即又跟了上来,我不知道该往哪走,因为四周都是黑暗的。这时,笼罩住我的那道光线越来越亮,我不得不必上眼睛,最后当光线再次变得柔和时,我睁开眼一看,发现我正站在一个漂浮在海上的山坡上,山坡很大,而且随波飘动着,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海水。

  这是我想象中的世界,我的理想之地:一个全是绿草的山坡飘在海上,山坡的一边有一棵巨大的榕树,山坡的另一边有一座高大的维多利亚式的庄园,庄园里传来的音乐将来自于Shayne Ward、Justin Timberlake和意大利的引导文,我喜欢那首,安东尼的,我就喜欢他这一首。

  山坡渐渐的开始旋转起来,同时渐渐的散发着白光,我感到周围的景色越来越模糊,同时它也越转越快了,我重心不稳的倒在地上,周围的白光越来越亮,我又紧紧的闭上了眼睛,眼前最后出现的景色还是那一朵白色的云。

  不知道多久以后,我的耳朵里又传来了声音,我想把眼睛睁开,但眼皮好像上了胶水。

  “你要怎么办?”周围那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已经听枫说过了一遍他的外号,他叫老鬼。

  枫在另一边答到:“什么怎么办?”

  老鬼似乎叹了口气,说:“你和这孩子……额……好吧,我知道我不该多说什么,但你两不合适。”

  “你不了解他。”

  “那你了解?而且他也不了解你,而且他是个孤儿,所以别给他任何可能的依靠,如果你无法做到保护他。”

  “闭嘴。”

  “他依赖你!”老鬼忽然大声的说到,“你让他觉得安全,所以他信任你,但事实是你并不安全,你是恐怖分子,你在任何战场上的惯用手法就是投毒,我想你都没告诉他那狱长知道你有毒药吧?我们能逃出来是你和狱长计划好的,这也是他们只追了我两百米的原因,公路上的那辆警车也是这样吧?提醒你不能走公路,因为上头已经知道了。”

  四周猛地安静了下来,这时我听见了火苗的啪啪声,但我仍然无法睁开眼睛。

  “我喜欢他,”枫过了一会儿后说到,“我能记得他走进我房间的那一刻他的眼神是多么的畏惧,他害怕我,只因为当时我缩在被子里只露出我的眼睛,当我试图和他说话的时候他躲避我,然而你猜咋样?一小时后他就向我寻找帮助了。”

  “这投毒手法并不高明。”

  “我喜欢他,这就是我知道的一切。他跑路很慢,因为他的腿有伤,而你在帮他。我喜欢他发火的样子,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会注意到我,我喜欢——”

  “你喜欢活着,”老鬼小声的打断到,“而他希望死去。”

  他接着说:“他只是依赖你,他在你这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这就是你给他的一切,在他的心里你就是他父亲,虽然你要的东西就是他能接受和你上床,他接受了,所以你该庆幸他的思想如此开放,不然你俩现在绝对不会说一句话。”

  “他不会的,他父亲最后一句话对他说的是滚,我不会对他说滚,因为我不是他父亲,我也不想当他父亲,他从未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他知道父亲不是个好的名词,所以我不能当他父亲,因为我还年轻……不对,不能这么说,应该说他把我当什么我没意见,因为他永远不会那么称呼我,我把他当挚友就行了。”

  “真他妈的纯洁的挚友,”老鬼呸了一口,然后他又大声的说起来:“他依赖你,而你无法做到永远给他这点,他需要安全,而你只能让他愤怒,他需要死去,而你无法阻止!”

  “我会改变的。”

  “How?!”

  老鬼这一声喊得很响,四周随即又安静了下来,并且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都没人说话。我看不见枫的表情,这时我使劲的想把眼睛睁开,但是不行,所以我动了动手,但我的手一动就猛地痛了起来,我反射性的往旁边一抓,然后我抓住了一个人的衣袖,接着我的胸口猛地痛了一起来,我身体蜷缩了起来,眼睛在这时睁开了,我看见枫从一堆火的后面跑了过来。

  “你要怎么做?”老鬼在一边问到,我抓住他的手越来越用力。

  枫这时把我的脑袋托起来,然后往我嘴里倒进了一些难喝的液体,我想吐出来但他捂住了我的嘴巴,过了一会儿后我慢慢的平静下来,他紧紧地抱住我,老鬼把我的手松开了。

  “你不能让他安全,”他在一边说到,“因为你能朝他扔毒气。”

  “我可以做到,我——”

  “你明天就要离开了!”老鬼又在一边大声说到,“你家族这几个月一直在找你,我很清楚他们已经下了最后通牒,你必须回去,不然你将除名,而且你也不希望带着他去你那个全是药罐的地方。”

  枫似乎有些不耐烦,他说:“你非得在他清醒的时候说这些吗?”

  “我就得在清醒的时候说这些,因为这能让他提前做好准备。”

  随后我就看着他俩互相瞪着对方,几分钟后枫抱着我站起来,说:“他需要休息,你守夜吧,不过也不需要,这附近没什么野兽。”

  接着他就抱着我坐在了一棵树下,他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很久,然后他说:“我叫你回来吧,你就是不听,好了,现在你只能躺着了,可我又不能对你做任何事。”

  “这不好笑,”我把视线移开说到,“你不会走的,对吗?”

  枫猛地顿了一下,然后他把我抱紧了点,说:“我不是你爸吧?所以就算我离开,你会为我等到永远吗?”

  我又把视线移了上去,然后他摸着我的脑袋,用英文一字一顿的对我说:“Would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No,”我小声的回到,“我没那么高尚,我也是人。”

  然后他把眉头缩在一块看着我,接着我两对视了一会就笑了起来,他使劲的摸了下我的脑袋,说:“睡吧。”

  于是我把脑袋使劲的钻进的他的怀里。

  当第二天我醒过来的时候他和老鬼已经醒了,他俩站在一棵树后小声的谈论着,我咳嗽了一声,然后他俩转过身来。

  “身体没事了?”老鬼走过来问到,我感觉了一下,虽然还是没多少力气,但至少不会一动不动了,于是我对他说:“快没事了。”

  枫这时脸色不怎么正常的走了过来,他蹲在我前面说到:“老鬼说的是真的,我必须回去,而且我不想让你接触我的家庭,我——”

  “什么都别说,”我打断他说到,我知道他会和我说这句话,老鬼说得对,我需要提前做好准备,而我已经准备了一个晚上了。

  枫点了点头,然后他站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条给老鬼,说:“这座山的深处有一座别墅,是个婚介所,主人是一位从捷克过来的女雇佣兵团长,我和她很熟,你到时把他带到那去,她会让他呆在那然后一直等我回来。”

  老鬼接过纸条点了点头,然后他又猛地晃了晃脑袋,说:“只是这山里的话,为什么你不能亲自送他过去?”

  我已经习惯了他俩把我当透明了,这时枫忽然转过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他又看了看天空,说:“他已经来了。”

  我和老鬼都往半空中看去,只见一架直升机从远处飞了过来,枫跑过来抓住我的肩膀说:“我知道你很镇定,你也很幽默,你也很能开玩笑,但我现在只要你保持镇定,”说着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他盯着我的眼睛:“Would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你会回来吗?”我盯着他的眼睛问到,他猛地点了点头。

  “我会的。”

  他又摸了摸我的脑袋,接着他亲了我一下,然后他就往树林里跑去了,我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身影,鼻子忽然酸了起来。

  “他会回来的,对吧?”我转过头问老鬼,这时我发现我的声音已经在颤抖了。

  老鬼走过来把我从地上扶起,他没说一句话,我不停的问着他这句话,最后我哭了起来,他把我背在他身上,然后我们就往山里走去。

  “你喜欢他吗?”老鬼走着忽然问到。

  我怔了一下,擦了擦眼睛,然后又仔细的想了一下,我发现我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于是我如实回答:“我不知道,你是外人,你应该知道的。”

  “我可无权评论你们的感情。”他笑着说到。

  我们接着走了有半个小时,最后我们站在一个山坡上终于看到了在另一座山上有一条盘山公路,实际上也算不上公路,因为这条公路的尽头是一个很大的别墅,那大概就是枫说的那个什么婚介所了。

  “什么婚介所会开在这里?”我问老鬼,“几乎就没人进来嘛。”

  老鬼马上答道:“同性恋的婚介所,我听说过这个地方,这里的女主人是捷克的一位雇佣兵团长,她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而退出了战场跑到这来经营一家这个婚介所,不过有传言说她的儿子就是一个同性恋,他儿子死在了伊拉克。”

  我哦了一声,然后他就背着我往那边走去,我本来想自己走,但他说枫的毒药很厉害,就算是吸进一点也得躺半个月,这也就是他们为什么那么怕他的原因。

  “你知道我们私下叫你什么吗?”

  在越过一条小溪的时候他问我到,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心想你们应该没这么无聊吧,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取外号。我摇了摇头,问:“什么?”

  “小疯子,”他开口说道,我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小疯子,你是个小疯子。”他笑了起来,“你是唯一一个敢骂他的家伙,所以你是小疯子。”

  我听他说完后呆滞了半天,然后我说,“你们可真无聊的。”

  他耸了耸肩,吹了个口哨,说:“这叫情趣,不叫无聊。”

  说着他便跳上了那条公路往婚介所走去,我朝那里看了一眼,忽然间有些害怕进那个地方。

  “为什么你这么帮助我啊?我们貌似不熟。”

  “我是雷锋呗!”他大笑了起来,“我可是个三好市民,在我杀了土管所的所长一家之前。”

  说完他吹了个响亮的口哨,我也呵呵的跟着笑了几声,暗骂自己怎么老挑些不合适的话题,他的口哨声越吹越大,显然是不想让我再开口说话,五分钟后,我们到了那婚介所的铁门前,老鬼把我放到一棵树的树下后走到铁门前按了按门铃,然后就听见一阵响亮的笑声从里面传了出来,接着一个穿着旗袍的红发女笑着走到了铁门边,用悦耳的声音对老鬼说:“这位爷的年龄似乎大了点,而且你刚从监狱出来?我确定里面没一个人会注意一个穿狱服的老头,你还是请回吧。”

  “我不是来找男朋友的,”老鬼说,“疯子让我把他扔下来的相好送到你这来,这是他给我的一张纸条。”

  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那张纸条透过铁门的缝隙寄了过去,那女人打开一看,刚开始她有些皱眉,不过很快就舒展了,她问老鬼:“那小疯子在哪呢?”

  这时我很肯定的看到老鬼捂着嘴笑了笑,他走过来露出有些发黄的牙齿对我说:“你看吧,谁都说你是小疯子。”

  我笑了笑,没理他,他把我扶到那铁门边,然后就听见那女人惊讶了一句:“疯子怎么老少通吃啊?连未成年也勾搭上了。”

  老鬼又捂起嘴巴笑了起来,我踩了下他的脚,然后我抬起头朝那女的看去,结果刚一抬头她就又惊讶了一声:“你长得真像我儿子,不过眼睛不像,我儿子的眼睛是绿色的。”

  我呆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差不多十几秒的时间那女人才反应过来,铁门缓缓的打开了,然后老鬼松开了我的手,我有些奇怪,说:“你这就走了吗?”

  “我也有自己的生活,”老鬼耸了耸肩说到,“我会回来看你的,因为我是雷锋。”

  “这多不好意思啊,”那女人看我有些摇晃便扶着我说到,然后她从自己的两乳间抽出一张卡片寄给了老鬼,说:“以后有空就过来,我这又不是恐怖基地。”

  老鬼呵呵的笑了一声,他点了点头说会的会的,然后他接过那张卡片就转身而去,我在后面呆呆的看着他的眼神,心想他怎么也走了,我最后一个认识的人也走了……

  “会回来吗?”我大声的问到,我不知道的自己问的是谁,但我想老鬼肯定明白,因为他答道:“你会永远等着他的,这我清楚,不过他回不回来我就不知道了,我想你旁边那位美女应该会清楚,你应该问她。”

  说完后老鬼就转了一个弯,不见了,我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瞧我这记性,”我旁边的那个她说到,“叫我瑞切尔,这样会显得我年轻,但这是我的本名,所以你还是叫我外号吧,别人都叫我母狼……我想你不会叫我外号的,你不介意我叫你外号吧?小疯子?”

  “哦……我……”

  我不知道说什么。

  “我确实不会叫你母狼,我……嗯……刚刚那个是你的姓吗?我叫源林。”

  她把大门慢慢的关上了,然后她扶着我往里面走去,她边走边说:“你需要掩饰身份,你以后就叫源·瑞切尔吧,放心,我绝对不会忘了你的本名。”

  “当然……不会的……阿……阿姨……”

  “真聪明,”她笑着摸了摸我的脑袋,然后我们走到大门前停下了,她对我说:“接下来看见什么东西都不要尖叫,虽然你不会看见什么。”

  好吧,她这话把我的心跳给提上去了,我心想这种婚介所里会是什么场景,一群基友在里面玩群飞?

  她把门推开了,我抬头一看,发现原来只是个像派对的地方,这地方给我的感觉有点像酒吧,灯光虽然明亮,但所有人都举着酒杯寻找合适自己的人,整个大厅里虽然很挤,但没有一个女性。瑞切尔这时扶着我走了进去,她很低调的带着我走向楼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们,她把我带到了三楼的一个明亮的房间里。

  “洗个澡然后休息一下,”她站在门边说到,“衣服在衣柜里,随便用,有些可能会大,明天我帮你出去买点。”

  “不用这么麻烦的,”我对她说到,她摇了摇手指,说:“你在我这呢,我可不会让你的气味留在这里,再说也没什么麻烦,我只要等到疯子把你接走就行。”

  说着她对我笑了笑,然后她就准备关上门,我在这时把她叫住了,我说:“枫他……他以前到这别墅里来过吗?”

  她轻轻的一怔,眼神里似乎闪过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然后她抬起头看了看我,说:“没有,他永远都不会来这。”

  接着她就关上了门。

 

男人之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男人之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男人之间

男人之间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6/12 9:43:05

文笔不好,各种BL及各种基情。 Ps:这本书不是本单纯的耽美小说,所以内容可能会有些出入(当然我也没说这书内涵,貌似内涵什么的都和我沾不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