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男人之间 > 男人之间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7章越狱

男人之间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7章越狱

发表时间:2019/7/4 11:21:19来源:快阅热度:

《男人之间》是一本剧情极佳的乡村类型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我怀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想起枫刚刚的那种眼神,这让我觉得这人说的可能是真的,于是我捂住自己的鼻子,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

男人之间

当我第二天模模糊糊的睁开眼睛时他正躺在旁边笑着看着,他一见我睁开眼睛就把脑袋凑过来亲了下我,然后他把被子猛地掀开,说:“已经中午了,快穿好衣服,不然你的不吃饭记录就要再加一天了。”

  我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他正在穿衣服,我眼睛紧紧地盯着他看,忽然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涌了上来,他见我这样就拍了拍了我的脑袋,说:“看什么呢?还想再来一次吗?”

  “不,”我说着摇了摇头,然后我又神棍般的说了句:“今天会有好事发生。”

  他莫名其妙的看了看我,我有些奇怪,然后他就笑了一声,说:“今天最大的好事就是你如果再不穿衣服的话就要被看光了。”

  我愣了愣,心想你都抱我一整夜了难道是近视眼?随即我发现他指的不是他自己。我转过头一看,这才发现牢门已经打开了,住在走廊两边的那群家伙这时全凑到了这来。我愣了一下,随后我站起来冲他们大喊:“看什么呢?没见过别人不穿衣服啊?”

  一个人在这十多个人里笑了笑,然后他指着我的腰间说:“你身材有点瘦,但你的老二不大不小,自然不用担心,但是有点包皮过长,不过疯子应该不介意,因为你躺在下面。”

  接着所有人都笑了起来,枫赶紧站起来挡在我前面,说:“都吃饭去,别像群鸡婆似的,”说着他转过身看了看我,“你不害臊我还害臊呢,不过你真的包皮过长。”

  “我不会割的,”我说着穿起了裤子,穿上后我接着对他说:“死也不会,如果你看不惯的话就闪人。”

  “不会不会,”他连忙摇了摇手,“我还想抓着它呢。”

  白了他一眼,我穿好衣服后从上铺跳了下来,我膝盖还是有点痛,跳下后我几乎站不起来。

  “你没事吧?”他跳下来问到,我摇了摇头,然而走了几步后膝盖猛地一痛,我一下子就往前摔去,他冲了上来但还是晚了,我已经趴在了地上,他急忙把我扶起来,然后那些围观的人就大声的笑着,其中一个人说:“疯子你以后小点力,这家伙身材这么瘦弱,受不起啊。”

  “滚你妈的,”枫踢了他一腿,他闪了过去。

  说着他就扶着我走了出去。我走了几步后忽然就感叹这里的防卫真的太松懈了,我就不信只把这里弄成一个铁皮箱子就逃不出去。这里巡逻的狱警几乎只有在晚上出现,白天如果犯人们吃了饭不回去的话那他们不就可以在外面活动一整天?虽然这里的空间总共也不大,不过至少比牢房里好。

  “他们不会的,”枫对我说,“你也知道这里的狱长贿赂法官,他是想调离这里,因为工资不够高,他担心的是外面那群非死刑犯,那群家伙比我们可凶多了,狱长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外面那群家伙能暴动,然后他就可以申请离职然后去另一个地方,这里的情况就这样。”

  我听后眨了眨眼,然后对他说:“为什么你们这群死刑犯看上去都不怎么像死刑犯啊?电视上演的那些死刑犯不是一个个垂头丧气就是疯一样的敲打铁门,我看你们还很正常啊。”

  “死刑犯都是经历过死亡的人,”枫拍了拍我的脑袋说到,“这里的每个人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很多次死亡,他们都很累了,所以想在死前平静一段时间。这里以前有很多闹事的、大吵大闹的死刑犯,他们是死得最快的。”

  “那这里比警察局还和谐,”我笑着说到,他也笑了笑,说:“这就要看在哪个地方了。”

  说完他愣了一下,然后忽然凑到我的耳朵边上说:“你不也是死刑犯吗?你也没大吵大闹,狂砸铁门啊。”

  他这话说完后我忽然怔了一下,随后才想起自己是死刑犯这个事实。我看了看枫,他这时正挠着我的头发,他让我忘掉了自己这个身份。

  随后我忽然响起几天前那狱长说过的一句话,然后我猛地看了他一眼,他有些奇怪,“怎么了?”

  “你后天就要执行死刑了,”我说,“我……我……我比你晚了三天。”

  “想什么呢?”他盯着我的眼睛问到,我怔了怔,他的眼神总是能让你把喉咙上的话给咽下去。我摇了摇头,说:“没想什么。”

  然后我们走进了吃饭的地方,这时我才注意到那些狱警全集中在这里的一个房间里面,枫让我随便找个位置坐下,然后他就走了,我走到那房间门口一看,发现里面居然是和网吧一样的存在,二三十个狱警呆在里面玩游戏。我惊讶的一下,随即不动声色的走开了。

  枫端着饭菜走了回来,坐下后我问他:“这里怎么会有个网吧?”

  他看了我一眼,然后他把视线转向了那个房间的门,说:“他们今天还好,还算在这,那天我两在这的时候他们全跑出去不知道干啥了,他们就是这区域的看守狱警,显然他们都有点闲。”

  我笑了笑,他忽然夹起了一块肉放进了我的嘴里,然后他快速的捂住我的嘴巴,说:“这次不准吐了,不然你吐干了我都要让你把肉全吃进去。”

  他放进我嘴里的这块肉有点小,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发现他这时很认真,我随即嚼都没嚼,使劲的把那块肉咽了下去,他拍了下我的脑袋,说:“呆会拉不出来你就该哭了。”

  我听后猛地咳嗽了起来,他急忙拍了拍我的后背,我对他说:“你非得在吃饭的时候说这种事吗?”

  他笑了起来,又夹了一块肉过来,我注意到旁边还有点辣椒酱,于是就对他说:“能沾点辣椒酱吗?有了辣椒酱我什么都能吃进去,连生肉都可以。”

  他抬了抬眉毛,说:“看来我昨晚应该给你点辣椒酱的,不然就不会那么费事了。”

  我敲了敲他的脑袋,正要说话呢,他猛地就把那块沾着辣椒酱的肉塞进了我的嘴里,我下意识的一嚼,然后猛地推开他的手把肉吐了出来,“你弄得太多了。”我对他说。

  他大笑了起来,然后他又夹起了一块肉,说:“吃辣椒太多不好,你还是乖乖的吧。”

  我盯着他看了一眼,然后拿起了桌上的另一双筷子,夹了一颗豆子就吃了起来,他无奈的看了我一眼,说:“我不理你了啊。”

  我头都不抬的回到:“谁稀罕。”

  他猛地把我前面的饭盒抢了过去,我站起来刚要说话,食堂的大门这时候被猛地推开了,我转头一看,发现狱长带着五六个狱警走了进来,脸色有些不好的看着我。

  我心里慌了一下,狱长的眼神有些奇怪。我拉了拉枫的衣服,他站起来挡在我前面。

  “有何贵干?”枫大声的问到,食堂里其他的人这时全站了起来,狱长扫视了一下四周,然后他站在门边说到:“抱歉,有位当时在法院的记者把这事捅了上去,现在上面要我们必须在明天接受调查。”

  枫皱了皱眉,“所以?”

  狱长咳嗽了一下,说:“所以他的死刑提前到今天下午。”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朝我看了过来,枫紧紧的握住我的手,我忽然就想起早上起床时说的那句“今天会有好事发生”指的是什么了。

  “你们不能这么做!”枫大喊了一句,狱长猛地挥了挥手,他身后那六个狱警便把枪举了起来。

  “今天是他的死刑,”狱长说,“不是你们的,那谁……我记不住你的名字,但请你让你的相好别挡在你前面,我想你也希望他能多活几天吧?你们就分开两天而已。”

  说着他后面出来了两个人向我走来,我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但枫忽然间转过身把我抱住了。

  “闭上眼睛,”他语速很快的说到,我能从中感到他有些慌乱。我闭上了眼睛。

  “接着呢?”我问他。

  他大喊了一句:“都趴下!”然后他抱着我飞快的躺在了地上,一个东西从他的手里飞了出去,四周顿时传来了惨叫声,我闭着眼睛听到食堂大门被关上了。

  “我能把眼睛睁开吗?”我对他说,他抱着我站了起来然后往一个方向跑着,十几秒后他停了下来,说:“你看过下水道的美人鱼吗?”

  我点了点头,然后他就说:“那好,你把眼睛睁开吧。”

  睁开眼的那一瞬间我并不知道我将看到什么,我甚至都不明白他那个问题是什么意思,而直到我睁开眼后我就明白了,我躲在了他后面,说:“我看下水道时都是闭着眼睛看的。”

  他转过身把我带到了人群后面不让我看外面的情形,然后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玻璃瓶使劲的往外扔去,我马上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紧接着他快速的把我按在了地上,然后我听到外面传来了几声惨叫,我抬头一看,只见一股浓烈的蒸汽在食堂的另一面冒了出来,就像起了很浓的雾一样。

  “毒气,”一个趴在我们旁边的人说到,“强烈的毒气,他们沾上后全身的皮肤就像被烧过一样,而且——”

  “闭嘴!”枫小声的吼了一句,我其实已经看到过这场景了,我不愿描述它,现实中看到这种场景简直比看下水道还翻腾。

  那人吐了吐舌头,没再说话。这时我发现我们这十多个人全挤在食堂的一个角落里,那毒气正在渐渐的朝这边蔓延。

  我呼吸越来越困难了,而且刺鼻的气味越来越重。枫不停地看着天花板没注意到我,我的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翻动,我扯了扯枫的衣角,没想到他回过头瞪了我一眼,我从未见过他露出那种眼神,不由得害怕了起来,他接着转过头看着天花板,我眼前有些迷糊,正要再次扯下他的衣服时,一个人在旁边拦住了我的手,他捂住我的鼻子然后在我耳边小声的说:“别吸这里的空气,能屏住多长时间就多长时间,也别在这时候打扰疯子,不然他会把你直接扔出去。”

  我怀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想起枫刚刚的那种眼神,这让我觉得这人说的可能是真的,于是我捂住自己的鼻子,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

  几分钟后我的眼前越来越迷糊,就在我快晕过去时枫忽然站了起来,他又往前方扔了一个玻璃瓶,我闻到一股清香,然后我的视线开始清楚起来。他把我从地上拉起来,然后抄起一边的板凳就砸着旁边的玻璃窗,其他人也纷纷砸了起来。

  白雾渐渐的散去了,前面不远的地板上躺着几具已经深度分解的尸体,我认真的看了几眼,然后就听见枫在后面喊了一声:“闪开!”

  我转过头一看,只见枫掏出一个小玻璃瓶就往窗户上砸了过去,窗户冒出了白烟,过了一会儿居然渐渐的融化了,我看到这情况有些呆滞,他抓起我的手就从融化出来的洞中跑了出去。

  这窗子外面是整个监狱里倒垃圾的地方,这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垃圾,枫跑出去时不再拉着我,我在后面紧紧地跟着他,我跑得有些吃力,而且膝盖痛得要命,正当我快摔倒时一个人从后面跑上来把我背在了背上,我仔细一看,发现这又是那位被枫吼过的人。

  “别感谢我,”他笑着说道,“我是雷锋。”

  我勉强的笑了笑,枫跑在最前面,他始终都没有回过头。

  监狱的警笛声在这时响了起来,我们这时能看见监狱的大门了,但几个狱警拿着枪拦在了前面,枫接着从口袋里掏出好几个玻璃管往前使劲一扔,白色的烟雾在前面爆开了,那几个狱警随即四处散开,然后他们开始往这边开枪,但我发现他们都把子弹打在了地上。

  这群人都没理会这枪响,他们大概知道狱警不敢把枪往他们身上开,虽然原因不明。枫飞快的冲进保安室里,然后我听见他大吼了几句,接着监狱的门就开了,他从保安室里跑出来就往外跑去,这时我发现监狱外面原来是一片平原,四周荒无人烟,只有一条公路横在几十米外。

  “好了,你可以下来了,”背着我的那人说到,“不然疯子等会就要朝我扔毒气了。”

  说着他把我放了下来,监狱里这时开出了好几辆车子,这十多个人跑到公路上后忽然都朝不同的地方跑去,我从后面想追上枫,但他似乎没注意到我。

  就这样,我落在了后面差不多十来米,当我的膝盖痛得不能再跑时我摔在地上,几个狱警从后面追了上来,几个玻璃瓶在我后面爆开了,枫这时跑回来把我背上了。

  “怎么跑个路都这么慢?”他喘着粗气说到,我以为他在开玩笑,随后我就发现他居然使用很认真的口气在说话。

  “对不起,”我咬了咬嘴唇对他说到,他没理我。

  监狱里开出来的车子越来越快,这附近全都是平平的原野,我现在才发现那监狱防守不够严密的原因不是因为职员问题,而是因为在这里就算你能跑出去他们也能追上你,在这里的那些车子几乎可以畅行无阻。

  枫背着我跑着,就像背着一个背包一样,我这时觉得他有点陌生,我想从他背上下来但他没给我任何说话的机会,几分钟后那些车子追了上来,枫把我从后面转过来然后抱着我就地一滚,我们快速的滚下了一边的山坡。

  山坡下不远的地方有一条大河,山坡上的车不敢快速的开下来担心会刹不住车,于是他们就停在了上面,几个狱警拿着枪跑了下来。

  “你会游泳吗?”

  枫在翻滚的过程中对我说到,我一愣,然后想了想,说:“会。”

  他点了点头,没再说话,我张了张嘴但随即就闭上了,几秒后我们停了下来,枫立马往前跑去,然后一头扎进了河里,我摇摇晃晃的跑到河边,然后也跳了进去,我的手无比快速的划着,因为我的脚使不上多少力气,我游得很慢,但他也游得不太快,估计是前面消耗的体力太多了。当我勉强的游到对岸时他也刚上岸不久,他躺在河滩上喘着粗气,河岸这边和那边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这边站着高高的杂草,而我们游过来的那边的草被人工修剪的平平的,这说明他们追捕的犯人一旦过了河他们就不会再追了,至少暂时不会。

  枫很明显的也想到了这点,他原地休息了几分钟后才起身,然后慢慢的沿着河岸走去,我想喊他一声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话到嘴边却喊不出来。

  就这样,我跟在他后面走着,半小时后我发现他上了公路。

  “你疯了吗?”我终于忍不住问到,他停下来转过头看了我一眼,说:“你信我不?不信的话可以自己找条路。”

  我愣了一下,然后他回过头继续往前走,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他在发什么火。

  又走了十多分钟后,一辆看上去是自驾游的车停在了我的旁边,里面的司机摇下了车窗,说:“你需要帮助吗?”

  我看了看枫一眼,他仍在继续往前走着,并没有注意到我这的情况。我想了一会儿,随后我想到我和他也不过是只认识差不多五天而已,他只不过是亲过我的嘴而已。

  就这样想着,我得出的结论是我不需要得到他的帮助,但就在我想对那司机点点头时,我脑海里却忽然浮现出他昨天晚上唱歌的情景。

  “不,谢谢了,我不需要。”我笑着对那司机说到,那司机又问了我一句,我很确定的点了点头,然后他就把车窗摇上然后走了,我站在原地看着那车越开越远,心里开始后悔起来。

  “在那干嘛呢你?”枫这时回过头道,我摇了摇头,“没什么。”我说,然后我跟了上去。

  “你到底怎么了?”我站在离他十步左右的距离开口问到,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问,他也不清楚,所以他说:“什么怎么了?”

  我张了张嘴,然后又觉得就这样对他说出“你不怎么理我”会显得有点傻,所以我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很久可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他走过来看了看我,说:“你哪里不舒服吗?”

  我急忙摇了摇头,“没有。”

  警车的警笛声这时响了起来,枫往远处一看,只见有好几辆车开了过来,他急忙朝远离公路的方向跑去,我站在原地没动,他几十秒后才发现这一状况,正在他想跑回来时,我把他叫住了。

  “别回来!”我冲他大喊,“只有你可以走,因为今天只有我被判死去,你没必要拖着我,因为只有我将死刑。”

  我说话有些摸不着头绪,他站在原地愣了愣,然后他快速的朝我跑了过来,我拔腿就朝那几辆车开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男人之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男人之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男人之间

男人之间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6/12 9:43:05

文笔不好,各种BL及各种基情。 Ps:这本书不是本单纯的耽美小说,所以内容可能会有些出入(当然我也没说这书内涵,貌似内涵什么的都和我沾不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