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狂妃咱不哭 > 狂妃咱不哭小说在线试读第3章失贞

狂妃咱不哭小说在线试读第3章失贞

发表时间:2019/11/9 1:14:17来源:快阅热度:

《狂妃咱不哭》是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的小说,主要讲述:之前本就不想成亲,奈何皇上下旨,推辞不得。已想好成亲之后与姻亲对象各安其所,各行其是,可偏偏初次见面她想逃,而且是跟着一...

狂妃咱不哭

王府气势恢宏,炮声隆隆,各路王公贵族、朝廷重臣都来道贺却不见武安王,迎接他们的只是王府管家老孙及其武安王几个得力的手下。

  夜幕降临,热闹非凡的王府终于也静了下来。

  值此洞房花烛之际,凌云居新房外几位小皇子小公主挤来挤去,都想占据有利位置一探究竟。武安王对外面唧唧喳喳的声音熟视无睹,只是解了蓝语昏睡穴重新坐回椅子。

  蓝语昏昏沉沉从床上爬起,被一言不发坐在一旁椅子上的武安王着实吓了一跳。

  “是你?你这个奸贼,你把宇辰哥怎么了?”蓝语眼中尽显怨恨与担忧,如若不是他,自己早就回到幽羌了。

  “只要你说出实情,你的宇辰哥自会相安无事,不然。”武安王若无其事地扔出一句。

  “我说,我说——,”生怕幽宇辰有什么闪失,蓝语没多想便如实交代,“我朝皇上下旨,让姐姐蓝凌与霹域王爷联姻,不想爹爹却迷昏了我。”蓝语哽咽难语。

  爹爹,为什么你如此狠心,弃语儿于不顾。

  “如此说来,你也是将军千金?”冷若冰霜的武安王语气中带着一丝疑虑,可看到眼前女子泪眼朦胧竟生出了恻隐之心,但一张冰雕玉刻的脸庞没有丝毫变化。

  “对了,我要找你们王爷,听说他残暴恶毒、奸恶无情、烧杀掳掠无所不做,但即便如此,联姻对象出错他一定不会置之不理的。还有,我一定要想办法让他放过宇辰哥,请公子告知那位王爷身在何处?”抹了把泪,似是恍然大悟,与这小将说有何用。

  武安王面无表情的脸庞忽然抽搐了一下。洞房花烛之夜,良辰美景之时,在这房间的男子只有他,可面前的女子怎就不知道他口口声声唾骂的王爷就是自己呢?如此放肆无知,不讲礼数。难道幽羌把一个弱智的人搪塞了过来,竟敢如此大胆。

  “你幽羌小国将军的千金怎生得这般粗俗无知,不懂礼数,这成何体统。”武安王本就压抑的心被唾骂之词渐渐点燃了怒火。

  “抱歉,请恕小女子情急之下口不择言。我从小便入宫与宇辰哥作伴,是他允许我一切礼数皆免,皇上疼爱宇辰哥,对我也是百般照顾,久而久之,那些宫廷礼仪,相忘无几。可武安王的所作所为也不是空穴来风,幽羌大街小巷都是口耳相传的,所以姐姐才不愿意嫁过来的。”想到幽宇辰,蓝语眼睛不觉又一阵泛酸,心中充满了失落与悲伤。

  本已接受这小女子的道歉,可偏偏她再次强调武安王的不是,即使这一切都是假的,可武安王心里依旧不是滋味。心底的那团怒火被这无知的女子撩拨的越发旺盛,“大胆——,你一口一个宇辰哥,把本王置于何地?”

  之前本就不想成亲,奈何皇上下旨,推辞不得。已想好成亲之后与姻亲对象各安其所,各行其是,可偏偏初次见面她想逃,而且是跟着一个男子一起逃。再次见面把自己唾弃的一无是处。本不想搭理这女子,可她却异于寻常知书达理的达官贵族千金。一向冷漠淡薄的武安王莫名其妙有些烦躁。

  “公子说笑了,公子年龄与宇辰哥相仿,相貌堂堂,威风凛凛,看起来也是正义盎然之人,怎想要充当那恶王爷呢?”蓝语面有疑云,却是礼数兼备,她不想失了幽羌的颜面。

  “宇辰哥、宇辰哥、宇辰哥——,本王真后悔当初放他一条生路。可你听好了,无论你是幽羌国的什么人,今日嫁到我霹域大国,一切都得唯命是从,唯本王是从。就算本王杀掉你,你也死不足惜。今日本王就让你明白,你只不过是俩国联姻的牺牲品。在本王心中,你一文不值。”武安王心中的怒火被面前女子一口一个宇辰哥燃烧到无法遏制,直到怒不可遏,把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一步步逼向床边。

  平日的武安王根本不会如此,总是满脸幽寂,冷漠淡然,从不近女色,可谓是翩翩君子。可这联姻女子,竟会让他怒火中烧,恨不得有种撕碎她,吃掉她的感觉。

  “你要干吗?”看到面前男子恶狠狠地盯着自己,浑身散发着冰冷恐怖的气息,如夜晚觅食的饿狼,随时会撕碎自己,让自己血肉模糊。蓝语哆哆嗦嗦,惊恐万状,心揪在一起,有种窒息的感觉。她终于相信,眼前之人就是传闻中十恶不赦的武安王,自己当着他的面那样中伤他,也许会死无葬身之地吧。

  趁着饿狼喘息的机会,蓝语夺步而逃,却被他那急如鹰隼的手圈回,急速抱起,扔向床铺,粗鲁凶暴地撕扯着蓝语的衣服。在蓝语眼中,他就是一只凶残贪婪的恶狼。

  “你这荒淫无耻、奸邪恶毒的淫贼,你不得好死。”蓝语声嘶力竭的叫骂从未停止,眼泪肆意横流,可这一切只会让武安王更加粗暴无情。

  衣服凌乱不堪地散落在地,仿佛宣示着主人的狼狈无助,连最后的遮羞布都不曾放过。武安王穿透自己身体的那一瞬间,有种蚀骨的疼痛,更多的是无尽的耻辱。终于,静下来了,一切都静下来了,仿佛生命也就此一点一滴的流失掉。

  这一晚,那一朵开得正艳的花朵被武安王无情摧残,而武安王把自己埋藏心底的无限情欲,在一个初次见面的女子身上消耗无遗。俩人心中的珍贵都给了不爱之人,竟是如此悲悲戚戚。

  翌日清晨,一道刺眼的光芒穿透了窗户,直直射在蓝语发丝凌乱的脸庞。

  想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去,可刺眼的光芒无情地逼迫着她睁开眼。近在咫尺的冷峻面容让蓝语心生厌恶。竭力起身,却觉那双肮脏的手正抱着自己。昨夜的点点滴滴如饿狼猛虎般汹涌而来,让蓝语顿觉生不如死。紧紧咬着嘴唇,指尖已不由刺入掌心。

  昨日生如夏花,今日已是枯叶败枝。

  武安王惊醒见此情景,只觉不可思议,悔青了肠子,只懊悔昨夜怎会那般冲动,失去理智,做出这等无耻之事。一朝堂堂王爷竟干出这等勾当,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施暴,可为什么竟因一个弱女子失去理智呢?还口出恶语,这不正成了蓝语口中所说的恶王爷吗?武安王于天心中不由呐喊,于天啊于天,你到底怎么了?你到底做了什么啊?

  “你——?”武安王于天坐起身,面色极其不自然。一句你可还好?怎么也无法说出口。想想昨夜自己暴戾非常,她又怎会好呢?

  “我恨你,我蓝语恨你,是你让我真真切切明白恨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定定地看着武安王,眼中尽显无语的仇恨。

  武安王不似昨夜那般盛气凌人,霸道无礼,只是怔怔地看着蓝语,她那婉若秋水的瞳孔散发着浓浓的仇恨,如果眼神可以杀人,自己恐怕已经死过千百次了。

  再无言语,蓝语转过头,目光呆滞,心中淌血。

  娘亲,宇辰哥,语儿如今被人这般糟蹋,已是残缺不全,有何颜面再苟活于世。宇辰哥,是语儿辜负了你。

  丫鬟送来了梳洗用品与新衣,见到地上凌乱不堪,空气中流淌着暧昧,顿觉有些羞赧,这自家王爷是转性了不成。

  蓝语下床坐在梳妆镜前,丫鬟细心伺候梳洗。蓝语只是呆呆地坐着,几乎连喘息也开始吝啬。

  武安王纵使知道自己有错,可在蓝语面前确是难言。

  思虑良久,武安王来到蓝语身后,“皇上恩准御厨今早送了许多美味佳肴过来,王妃随本王去尝鲜如何?”

  神经从未松弛,听到此话,蓝语压抑的恨意顿时喷薄而出,眼明手急抓起桌边发簪瞬间起身刺向于天胸膛。

  武安王本能躲,却因为没有丝毫防备任发簪刺入,鲜血顿时汩汩跃出。

  蓝语虽恨,可因亲手刺伤了别人心中还是有些害怕的,顿时松开发簪,神情慌乱地看着自己瑟瑟发抖沾满鲜血的双手,趔趄着倒在梳妆桌前,“不、不,我不是故意的。不、不,我恨他,我是故意的。”嘴中喃喃自语,神思混乱。

  丫鬟见自家王爷被刺顿时尖叫出声,士兵闻声而来涌入屋子,将蓝语死死擒住。

  “放开她。”于天低吼着命令。眼神却从未离开过蓝语,那个弱小的女子,眼神中充满了仇恨、恐惧、无助与不安,甚至容纳了太多的不屈与无奈。就那么目不转睛的盯着,到底是何样女子,自从遇见,竟发生了这么多荒唐事。

  士兵犹豫着退下。武安王捂着伤口离开,行之门口回头看了眼怔愣在梳妆镜前的人儿,竟有些疑虑不安。

  范奕早已等在书房,却见武安王带伤而来。

  “王爷,您这是?”范奕面色疑惑。

  武安王抬手不言,“武城有何消息?”

  范奕似乎想起了正事,将手中情报一一向武安王呈上,默默退至案前。

  看完手中信笺武安王若有所思,照此看来,那名女子的确也是将军千金没错。也明白了她为什么总是叫着她的宇辰哥,原来幽羌太子是她唯一的依靠。只是威名远扬的蓝德忠怎生得这般冷漠无情,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做出这种不齿之事,更让武安王吃惊的是蓝语失去了亲人的关怀,却得到了宫中不少王子皇孙的宠爱,煞是难解。

  看着武安王疑惑重重的神情,范奕上前打断,“王爷,武城将军有一私事托属下呈报。”

  “无需客气,尽管报来。”武安王放下手中信笺。武城一心为公,难得有私事需他出面,定是很重要的。

  范奕犹豫片刻,终是开口,“武城恳求王爷看在他忠心耿耿为王爷效力多年的份上,饶过蓝语代嫁之罪。他、他还说蓝语是个心地善良,毫无城府的单纯女子。在幽羌做细作这么多年,免不了被宫中那些恃强凌弱、飞扬跋扈的王子公主,达官显要欺凌,蓝语总是仗义相助。”

  范奕陈述的诚恳,似乎与武城那般感同身受,让武安王莫名的有些不悦。

  “本王知道该怎么做,你先下去吧。”幽羌小国的一名弱女子,竟然把一个潜伏多年的细作都征服了。本王倒想看看,她到底能掀起多大浪来。

  “属下告退。”范奕躬身退出书房。

  值此大婚之际,武安王倒是因为皇上赐婚,便可清闲几日。拿起案上书籍却怎么也无法用心一处,一心想着回房与那女子较量一番,不耐烦地扔下书,起身向凌云居新房而去。短短的一段路,为何今日走起来会这般心情沉重复杂。

  “王爷。”守在房外的俩名丫鬟欠身恭迎。

  “你们不在屋内伺候王妃,却站在屋外,大胆。”武安王厉声斥责。

  “奴婢知错,是王妃让奴婢守在屋外不许进去,奴婢知错。”丫鬟吓得慌忙跪地。

  不安袭上心来,武安王使劲敲门却始终无人回应,狠狠踹开门,眼前之景让他大惊失色。蓝语倒在梳妆镜前,同样是用刺伤他的那只发簪,划过了自己的手腕,鲜红刺眼的血液就那么孤零零地淌着,仿佛就想无声无息地带走这个孤独可怜的女子。

  冲至蓝语身前,蹲下身急速扯下衣袍一角裹住蓝语手腕,抱起她向西厢房张大夫住处跑去。送去及时,抢救成功。只是没多久蓝语割腕自尽的消息便不胫而走,大街小巷都在议论这位初来乍到的王妃。

  武安王停宿在书房,只留丫鬟伺候身体虚的弱蓝语。

  身体几近痊愈,蓝语已可出门走动。只是这高墙大院,自己又能走去哪里呢?

狂妃咱不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狂妃咱不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狂妃咱不哭

狂妃咱不哭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10/26 23:05:39

于霹域的小国就在今日,必须得送一名金贵女子去往霹域大国,名为联姻,实为敬献。不出所料,这名女子就是蓝将军长女蓝凌。“宇辰哥,求求你不要让姐姐嫁到霹域去,听说那个王爷脾气暴躁、奸险恶毒,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姐姐嫁过去必定不会有好日子过的。”说话者正是蓝将军的小女儿蓝语,她正和一位风度翩翩、英姿焕发的白衣男子同乘一轿。该男子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非同凡响的温润,乌黑深邃的眼眸又不免增添了几分冷峻。那浓密的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