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九啸龙临 > 九啸龙临全文免费阅读第1章惊变

九啸龙临全文免费阅读第1章惊变

发表时间:2019/10/23 16:14:44来源:掌读热度:

《九啸龙临》是文笔极佳的乡村类型小说。全文讲述:“哼,竟然盗走我圣堂至宝…”为首的黑衣人留下这句话后,便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九啸龙临

年少轻狂不知悔。

万载空情泪。

天地一笑尽不语。

吾化九魂。

离殇终不叙…

————《九龙仙轴》

谁也不知,这片天地,是如何诞生而来的,但是有些人,却知道这番天地,曾在上古时期,面临过一次巨灾,濒临毁灭边缘。之后,乃是为世间一奇男子所救,但其却因此失去挚爱,其怒斥上天不公,竟离己身百感之情,自分七魂,遍布天涯各处,以寥作思念,陪伴那已化作历史风沙的爱人,其又深知深爱之女,喜爱诗情画卷,当即便以自身肉体,化为了一卷画轴,飘散于天地之间,据说,曾有人有幸见到过这卷画轴,其上栩栩如生的飞舞着九条巨龙,其状,色泽各不相同,并似乎是唤作——九龙仙轴。

后世人相互传之,却也不知孰真孰假,只得将其当成了茶余饭后的闲聊话语,毫无恭谨可言。

而有些人却坚信不移,这位痴情感动世人的天下第一奇男子,便是太古兵祖,创始兵者之道的第一人!

………………………………………………………………

神州大陆以南,苍神帝国的领土之内,有很多城池,而这些城池由于规模有大有小,帝国皇帝也按级别做了一定的划分,其中一级城市规模最大,三级城市规模最小。

和其他帝国一样,每个城市之中,都会存在着一些很古老的家族,有的很有实力,但有的却随着历史的风沙刻画,慢慢的没落了起来。而坐落于义州城的龙家,便是没落家族中,最好的例子。

说起这龙家,曾今倒也是辉煌无比,只是近几年来,没有出一个有点名气的兵者,所以在买卖生意上,也失去了很多权贵的支持,就是那些有钱顾主,也觉得龙家逐渐变得不可靠而改变了合作的对象。这不,正因为如此,如今的龙家,已经失去了曾经十之八九的生意,落魄到了只能维持这族内百十来口人日常生计的程度。不过这宏伟的青龙山庄,倒是被龙家族长给保留了下来,毕竟这是祖宗的基业,败坏了什么,也不能败坏了它啊。

这青龙山庄内,清一色的红砖绿瓦,富丽堂皇之极。但是偏偏这山庄的东南角落里,有一间很不相配的简陋木屋,坐落在那里,就如同周围随意飘洒的落叶一样,零落凄凉,少有人问津。

“喂,快点走,你看你带的什么路啊!在这木屋旁停留一刻,我都觉得恶心。”

“那可不,住在这里的那个骚货,一看就是一个行为不检点,伤风败俗之人,据说她的孩子,都是和外面的野汉子生的杂种!”

“真的吗?我怎么听说,是她去勾引的别人?你看她那妖精样,都三十多了,还一是一副媚态横生的样子。算了算了,快走吧,让她听到了可是晦气的紧。”

寒风萧瑟,正如这细声私语的流言一样,久久的环绕着这木屋,端的是冷面无情,屋顶的边缘处,似乎都被蛀虫给残忍的吃了去,这乍一看满是疮痍的朽木,也实在是不知其经过了多少岁月的刻蚀。不过,它却是依旧奇迹般的挺立着,丝毫没有倒塌的迹象,正如这屋子里的少年一样,倔强,坚强!

清晨悄悄的来了,却没有想到那柔和的阳光,率先从那屋顶的漏洞中直穿而下,迅速的和那苍白的地板,亲密的接触了一下,一瞬间,这冷色调的室内,也颇有了些暖色。“哈欠!”也许是因为晨曦解除了疲乏,这个略微有些消瘦的少年,就这样深深的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活动了几下筋骨。恰是这一站,才发现这少年虽然消瘦的身材,但在12岁左右的同龄人之间,倒也算的上个子较高,那依旧充满睡意的面孔,丝毫没有和帅气挂上勾,不过那充满英气的眼神,倒使得他端正的长相,依然会有些耐看,让人寻味的感觉。

此时少年洗漱过后,便将那墙角的与自身不成比例的巨斧,向肩上一扛,顺起柜子上摆放的一捆麻绳,将其缠绕在肩上,顺道向着里屋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便走出了家门。

不过话说回来,这少年脚程也快,只耗费了半刻不到的时间,便小跑到了青龙山庄后山的深林之中。

“不就是加了千斤木柴的任务嘛,我龙炎还会怕了你们这些坏蛋的欺压。等以后练好了拳脚,加上我的气力,便是你们百个,也打我不过。”

话语一落,这个名叫龙炎的少年,便举起那重量约莫百十来斤的巨斧,以雷霆之势向那粗壮的树干劈去,倒也颇为犀利。只见少年接连砍了四五斧,那三人合抱的树干便被砍倒了去,当下又是连续的几斧劈出,瞬间便将那砍到的树干,给切成了短短的木块状,一抹额头的汗水,龙炎将那麻绳取下,便准备将这地上散落的木柴打捆,运将回去。

但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冷风袭来,较之常人的直觉更加敏锐的龙炎,瞬间便发现了面前方百米开外的密林深处,有几道黑影,紧紧的追着一个狼狈不堪的老者,向自己这边冲来。

那老者虽然浑身是伤,但是身法却是极其的快,几个起落,便抢身到了龙炎的身边,却惊奇的发现了面前这个消瘦的少年,正在好奇的望着自己那血淋淋的面孔,满脸的震惊之色,但却丝毫没有害怕退缩的意思。

“喂!老家伙!你没事吧?你全身都是伤啊!”龙炎看了看那老者身上触目惊心的伤痕,心中暗自震惊,从小到大,虽然也打过几次猎,但又哪里见到过如此可怖的血痕,每随着老者的一个动作,那鲜血便会从那交叉的血痕之中,涌将出来。

不过从小饱受家族欺凌和嘲讽的龙炎,所养成的不屈性子,倒让得此时的他,不太懂得,什么叫做尊敬,什么叫做规矩,索性,便将心底直接的想法,说了出来。

老者当下便暗叫不好,这娃娃乃是无辜,而身后的诸多杀手,虽然不是先前重伤自己的那“暗堂”堂主,但是也皆都是这名震大陆的杀手组织“暗堂”的一线兵者杀手,一想至此,老者吃力的一皱眉头,青筋暴起,那枯槁的右手一招,一道惊人的白光便闪现而出,一把黑色的细剑,便神秘的出现在了其中。

龙炎观之一惊,哪里见过如此诡异的事情,说罢便与儿时听到的传说一结合,当下便反应了过来,惊呼道:“兵!兵者!你是传说中的兵者!!!”

老者当下也没多言,径自的将那黑色凌空一斩,当即便有一道黑色的空间裂隙出现在了老者前方,旋即老者也不忧郁,直接左手一揽龙炎腰间,将其当做麻袋一般抗在了肩上,刷的一下,便侧身跃入了那黑色的裂隙之中,片刻后,裂隙便消失不见了,此地,归于一片寂静。

下一刻,三个黑衣刺客便追了上来。其中为首的一个东张西望的观察了一阵,顿时懊悔的一声吼叫,手上紫色的光芒一闪,一把两米巨剑便出现在了手中,当下刷刷的三下劈斩,那面前的龙炎已经捆好的木柴,便瞬间化为了粉末,飘散于这片清新的空气之中。

“娘的,又让他给跑了,不过他已经用完了最后一点的灵气,恐怕逃的也不会太远,分头追!”

其身后的两个黑衣人点了点头,光华一闪,为左手的一个人,幻化出了一柄黑色的镰刀,隐隐间,有吞噬天下之意,为右手的人,却幻化出了一个一把勾刀,也是极其锋利无比,似有撕裂山河之势。随后,几个起落,两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哼,竟然盗走我圣堂至宝…”为首的黑衣人留下这句话后,便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十里以外的一片密林草丛之中,老者放开了捂在龙炎嘴上的手,吐出了一口鲜血,说道:“娃娃,你出现在哪里不好,却偏要出现在这里。”

龙炎一听不满的说道:“我有什么办法?每天要砍全山庄的柴火,我不在密林之中,又去何处寻木柴?你这老家伙说的倒是轻巧,不过,你的伤没事么?”

老者看了看,却心道是童言无忌,也就没多计较他不敬的话语,笑道:“如今许是没事了,此地在先前东面十里之外的地方,你能寻到回家的路么?”

“别的本事没有,这山间寻路的法子,我倒是会不少,喂,老家伙,你可是那传说中的兵者么?”龙炎好奇的问道。

将那黑剑扬了扬,老者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当如何,快快回去吧,记得不要向任何人说起今天的事情,待来日有缘相见,我自当感谢你今日之举。”

龙炎努了努嘴,不满的将自己怀中的金疮药拿出来,递到了老者的身旁,随即又扯下了自己的腰带,说道:“老家伙,这是我平时受伤流血时,便会用的药膏,虽然不是什么名贵东西,不过应该稍有效果,你就拿我的腰带包扎包扎,我娘说,失血过多,可是会死的。”

老者听闻,心中一暖,看着面前这个少年,越发是觉得顺眼,于是便略微定睛看了几眼,却发现了此子与常人竟然有些许不同。当即便笑了笑道:“好小子,竟然有此番奇骨,若是老夫大难不死,定然回来寻你,你可是个兵者的好料子,现在且快快回家去吧,记得走大道,便不会碰上那些常年小路横行的暗堂刺客。”当下便将金疮药涂抹在了身上的伤口处,又吞下了几个绿色的丹丸,索性闭上了眼睛,径自养伤去了。

看着老者的模样,龙炎心中虽有好奇,却是不忍再打扰这老者养伤,当即便回头走向了远处的林外大道,时不时的还自言自语着:“竟然见到了罕见的兵者,还说我是兵者的好料子,嘿嘿,如果我能成为兵者,那一天柴火,兴许半天便能完成了吧?”这句话要是让了兵者听到的话,非要气的吐血了不成,不论其神奇的能力,还是赚钱的能力,相比之下,那兵者都是其他职业中的佼佼者,现在,竟然被龙炎移嫁到了砍柴的方面,着实有些让人哭笑不得。

……………………

翌晨。

青龙山庄残破木屋内,许是将前夜的事情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龙炎睡得很足,早早的便起了床。

“龙炎哥哥,你起床了吗?嘿嘿!今天晌午,可是要举行家族选拔仪式哦?你可不能忘了啊!~”

一声清脆甜美,犹如天籁的童音女声,破窗传来,不可否认,这声音确实是有些穿刺力。

龙炎嘴角一笑,那话语刚落的刹那间,他便知道是谁了。因为从自己能记住事情以来,也只有这龙家最小的远房表妹龙玲会经常来看自己,没有像其他同龄人一样,满嘴的冷嘲热讽,满脸藐视讥笑。所以龙炎对这龙玲表妹也颇有些好感。当下便立刻微笑的转头望向窗外,但却当那家族两个字从左耳穿过右耳时,龙炎顿时如遭雷劈,身形一顿后便微微有些颤抖了起来,可能是因为有了些怒火,那嘴角无情的一撇,冷冷的哼了一声,伸手一甩,啪的一声,重重的将窗户关上了去。

就在这时,只听窗外噗通一声,便传来一个略微有些委屈,天见犹怜的呜咽声。“哎呦!呜呜呜呜!~~”

龙炎气呼呼的往凳子上一座,狠下心无视这窗外的哭声,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却有些揪心的感觉,随后暗自猜测起来,肯定是刚才龙玲表妹欲趴上窗台,结果正好被自己生气的一砸窗户,给碰的衰落到了地上。一想至此,龙炎也略微有了些后悔之意,刚欲站起身出去看看,但随后又觉得拉不下脸面,便又满腹闷气的坐回了凳子上,小脸气鼓鼓的。

“唉!”一声略微有些无力的轻叹,在屋内想起,给那苍白的地板,又抹上了一笔凄凉。

只见一个面容有些憔悴的女子,出现在龙炎身后的小屋门前,虽然乍一看上了些年纪,但是忽略了那几笔的岁月描画,细细看去,却还能看见她年轻时螓首蛾眉,瑰姿艳逸的绝世容颜。只见她莲足轻移,兰熏桂馥,微拂青丝,斜抱云和,正是那经珠不动凝两眉,铅华销尽见天真,又怎的会与那明媚妖娆,勾人心魄的狐仙之流挂上一丁点勾,可见流言之传者厉害,蜚语之受者离殇。就这样看来,此女想必就是龙炎的母亲了。

走上前来,她端庄典雅的拍了拍龙炎的肩膀,轻声说道:“炎儿,快去给玲儿妹妹赔个不是,一个男子汉,可不能欺负女孩子。听话…”

龙炎扭过头来,顾着腮帮子,沉吟了片刻后,便满心不情愿的走向房门。龙炎刚一出门,便看到了半坐在窗户下,嬉皮笑脸的龙玲表妹,那如瓷娃娃般粉雕玉琢的精致脸蛋上,哪有什么泪滴啊,映入龙炎眼帘的,只有那鬼灵精怪的窃笑,还有那得意无比的眼神。

龙炎走过去,蹲了下来,满肚子的闷气顿时不知道从何发起,无奈之下,娇纵的拧了拧龙玲的小鼻子,笑骂道:“死丫头,你又逗我玩,小心我把你丢到柴屋去,关上你两天。”

龙玲俏皮的吐了吐小舌头,嘿嘿一笑,“玲儿不装哭,龙炎哥哥又哪会出来嘛。是也不是?”

龙炎无奈的耸了耸肩,拍了下龙玲的小脑袋,心头暗想,就是自己再长上三个脑袋,也是拿这个小精灵没有任何办法啊。当下便笑道:“丫头,说吧,今天是来找我玩?还是安静的坐下来,说会话?”

龙玲偷偷的看了看龙炎,略微迟疑过后,便怯懦的试探道:“龙炎哥哥,晌午的家族测试,玲儿害怕,能陪玲儿一起去吗?玲儿一定会开心的。”

龙炎一听,顿时有些微怒,稍微有些厉声的说道:“要去你自己去,我绝对不会去那地方。”

此时龙母也慢步走了上来,叹了口气,对龙玲说道:“你龙炎哥哥性子倔强,但心肠还是软的,多是那家族之人,兴许只是些玩笑话,却让他一直心生怨气,玲儿你好些开导,劝劝他罢”

“啐!”一口吐沫吐出,龙炎小脸一扭,义愤填膺的说道:“娘你竟是偏袒他们,平日里他们怎么欺负我们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才不和那些人面兽心的家伙,呆在一块,哪怕是一刻,我都觉得反胃,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龙母苦涩的劝道:“炎儿,你就去试试吧,再怎么说,你也是龙家的成员,他们虽然平时语气上差了点,但不是依旧让我们在这青龙山庄里面住了下来么。”

龙炎听闻母亲这等软弱的话语,立刻不满的站起身来,大声吼道:“要去你去,我才不去,那些人天天就会对我们指手画脚,冷眼想看,背地里还说三道四的。娘亲你还觉得他们对我们好吗?要不是他们天天就会躲在自己父母身旁,我真想找个机会,好好揍他们一顿?为什么我们就得和别人不一样,要住在这种木屋之中?难道就因为我没有爹爹?”

龙炎母亲面色一冷,嗔怒道:“住口!”

恰是这一呵斥,让龙玲都略感诧异,因为一直都温文尔雅的龙妃阿姨,几乎都没有怎么厉声的呵斥过龙炎,但是今日却如此凌厉的怒出了声,可见其真真的到了一个怒不可遏的程度。

而龙炎此时也在气头之上,丝毫听不进去,继续的大声吼道:“我为什么要住口,他们以为声音小,就听不到了,我耳朵可是灵光的很,百米之外我都听的很清楚。我才不是什么小杂种!他们才是,他们全部都是杂种!”

“啪!”的一声,龙炎的小脸上,多了一个红红的手掌印。恐怕,这一巴掌,力道着实有些不轻。

“炎儿你要再这么说,休怪为娘罚你跪柴房三个时辰。”

龙炎小嘴一撅,猛的一跺脚,哼道:“别人的孩子都有爹,为什么我没有?莫非真的和传言说的一般,我是娘和外面人生的野种?哼!去就去,又不是没去过!”说罢便一路小跑,跌跌撞撞的,奔进了那柴房之内。

龙炎母亲略带哭腔,颤颤巍巍的说道:“炎…炎儿…你。呜…”只见龙炎母亲突然啜泣成声,小跑进屋内,再也没有出来。

龙玲看着这一切,只叹事情发生的太快,自己根本来不及插上半句话,此刻又看着龙炎母亲哭着进了屋内,徘徊了一刻,便银牙一咬,粉拳微握,一阵小跑,掠进了龙炎所在的柴房之内。

所谓柴房,就是那耗子满地,漆黑一片的房间,全山庄只此一家,别无他所。因为龙炎和龙母,依傍着这最偏僻的木屋和柴房,那必然也就是担当着整个山庄的砍柴之务,这也就好解释了,为何才三十出头的龙母,却仿佛一个历经沧桑,饱受风霜的苦人儿一般,一个弱女子,又哪能经得起这些劳累,于是,年幼的龙炎,自五岁起,便分担了一半母亲的劳务,如今的他,那消瘦的身形,却足足将整个山庄的柴火劳务,给直接包揽了,可见,其也是个吃的了苦的好少年!

一直如此相处,母子两感情始终很好,但今日却因为这山庄那些是非人物,给闹的一发不可收拾。

龙炎气呼呼的跪在干燥的石板地上,曾经背着四五十公斤的柴火,也经常被累的跪倒了下来,所以此时膝盖倒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过了一会,兴许觉得心中还是有气,龙炎便义愤填膺的自言自语道:“真想不通娘亲为什么这么向着那些人,不就是族内嫡系宗亲嘛,还说什么小杂种,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哼,我龙炎早晚有一天,会全部的还给你们,等着瞧吧。”

“龙炎哥哥如果想让他们等着瞧,那便一定得参加家族测试,因为只有测试成功,才能有机会进入城内最有名的兵者学院学习,如果龙炎哥哥成为了那号称人上人的“兵者”,那么整个家族的人,也会对你刮目相看的。”

龙炎听到从右耳传来的熟悉声音,立刻扭过头去,看到了同样跪在自己身边的龙玲表妹。不过此时她那气鼓鼓的模样,还真有些不像是装的。不过每次不论自己发生什么事情,龙玲表妹好像都耐心的陪在身边安慰开导自己,每次都弄得龙炎感觉自己像是个小弟弟一般,颇有些不好意思。

想到这里,龙炎心里的气便消了一大半,但是却碍于颜面,依旧死撑,说道:“那…那也不去,和那些自负的‘贵族’在一起,我都觉得浑身不自在。”

龙玲听闻突然站起身来,扭头便走,临出柴房门口时,头也不转,却留下了一句话语:“玲儿以为龙炎哥哥是男子汉,却没想到是如此的胆小,族内对龙炎哥哥和妃姨确实很过分,但是如果龙炎哥哥能通过测试,获得兵者修行的推荐,去城内的兵者学院学习修行的话,那么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兵者,到时候,那些讨厌的人,便不敢再对龙炎哥哥恶语相向了,说不定族长因此还会让龙炎哥哥和妃姨搬到翠园和玲儿一起住呢。而且,最重要的是妃姨也不会伤心的落泪了…”说罢龙玲便小跑出了柴房。

龙炎看着那玲珑的背影,依稀间,仿佛看到了龙玲那双大大的眼睛,有一种双瞳剪水,雾里看花之色。依稀回想起龙玲前面的话语,觉得先前自己的话语确实有些过分了。而且好像听龙玲还说,娘亲哭了?

突然有种愧疚的感觉浮上心头,龙炎暗暗的回忆着,从小到大,日子不论再艰苦,那些所谓的丑恶亲戚话语,不论有多恶劣难听,娘亲都没有落过泪,甚至连眉头都没皱过。但是今天,却因为自己那生气时,不理智的话语,而落下了泪水?

“不行,我要回去看娘亲。”龙炎说罢便跑出柴房,迅速的进入到了木屋之中。

龙炎刚近木屋,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斜靠在床边,低头啜泣的娘亲。顿时心中一酸,双目中泪水落下,一下跑上去便扑在了娘亲的怀里。哭道:“娘,炎儿错了,我再也不说那样的话了,娘你不要再伤心了,都怪炎儿,你打我吧,炎儿绝对不会再不听话了。娘你别不理我啊,呜…”

龙炎的母亲双目柔和的看着龙炎,伸出那略微有些褶皱的右手,那纤细的轮廓,依稀可见,只是被岁月的刻蚀,隐藏了昔日的风华。

“傻孩子,娘怎么可能不理你呢,你是娘的孩子,也是娘唯一的依靠,娘没有给你幸福的生活,是娘不好…”

龙炎抬起头,看着娘亲那有些沧桑的面颊,伸出小手,拭去了母亲那辛酸的泪水。瞬间,龙炎的目光变得异常坚毅了起来,他轻轻的拿来了母亲的双手,站起身来,略带哭腔,但是异常坚定的说道:“娘亲,放心吧,孩儿一定会当上一个伟大的兵者,再也不会让别人,看不起我和娘亲,我一定要让娘亲过上幸福的生活。”说罢捧起娘亲的双手,慢慢的抚摸着上面因繁杂劳务而磨起的茧子,突然觉得这茧子不像以前那么的磨人,坚硬了,此时,它异常的柔软,温暖,直到龙炎的内心深处…

谁也想不到,一夜之后,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年,却突然间变得成熟了起来…

九啸龙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九啸龙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九啸龙临

九啸龙临

  • 来源:掌读
  • 时间:2019/10/23 16:14:40

魂散九龙,心化仙轴。  情归何处,一梦亦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