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凰妃诛天下 >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凰妃诛天下在线阅读第15章各怀鬼胎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凰妃诛天下在线阅读第15章各怀鬼胎

发表时间:2020/7/8 7:31:42来源:微小宝热度:

《凰妃诛天下》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小说。全文讲述:她顿了顿继续说道:“大夫人家那俩是不可能低下面子去求那个小贱人的,你这两天把那小贱人恭维好了,你去不去也就是她一句话的事...

凰妃诛天下

二姨娘也看出来大夫人心里的小算盘,只是淡淡的笑着,她这些年没少为她鞍前马后的,这样的好处要是都让她揽了去,她可不同意!

沈碧喜一听只能带两个人,对于自己刚刚惹怒沈珞漓的事儿后悔死了,急忙挤出一丝笑容,想要讨好沈珞漓,可是还没说出口,沈珞漓开口打断了她。

“母亲,我带谁去啊?”沈珞漓自然也看出这两人之间暗地里的风起云涌,唯恐天下不乱的,直接帮二姨娘问一问。

“这个……珞漓有四个妹妹,公平起见,容母亲想想。”大夫人端着慈祥的笑容,柔柔的说道,“别都聚在这儿了,散了吧。”

二姨娘扫了大夫人一眼,眼里含着一抹讽刺,看来她真怀了把好处都给她两个女儿的心思,否则今天的事儿也不会往后拖了。

她轻哼一声,就看看最后她怎么个公平法,不过要是不让她的女儿去,她可不会答应!

“大姐,你别忘了带我上树掏鸟!”沈思聪长得十分的水灵,带着点儿婴儿肥,一笑起来,十分的招人疼爱。

沈珞漓重生后第一次见到这般纯净的笑容,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顶,看向三姨娘,三姨娘也柔柔的冲她笑,十分的真诚温柔。

这母子俩给沈珞漓的印象倒是很好,又寒暄了几句,沈珞漓才离开。

沈碧落和沈珞漓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见面的机会都少,她何时被人如此当面呵斥过,直接跟着大夫人来到祈香院。

才一进院子里,房门还没关上,沈碧落就揪着手帕一副要落泪的样子:“母亲,今日女儿真是委屈死了!”

沈碧玉从小受到母亲的溺爱,是一个一点就着的性格,刚刚被大夫人拦住没有开口,心里憋着一口气,这会儿没外人了,又看见自家姐姐被气哭了,顿时叫嚣起来:“可不是!那个小贱人,真想弄死她!”

大夫人见自己女儿落泪,当然心疼,再加上她今天也被沈珞漓气个半死,柔美的脸上露出一点儿狰狞的表情。

沈碧玉一转眼睛,咬牙切齿的说道:“母亲,干脆直接把那个小贱人毒死算了,这么慢慢的下毒,什么时候能除去她?”

沈碧落摇了摇头,否定了沈碧玉的想法:“母亲,公主宴会还得有她领着,现在不能除去她,不过可以吩咐刘嬷嬷让她把药量增加一倍,公主宴会一结束,就让她暴毙而亡,看她还怎么嚣张!”

沈碧玉一听,露出欣喜的表情,那样子巴不得沈珞漓现在就死了似的。

沈碧落嘴角也露出一抹畅快的笑容,沈珞漓一死,她就是名正言顺的嫡女了,身份自然更加金贵,再也不会比她那个表姨母母差了!

而二姨娘这儿也没消停,沈碧喜倒是比沈碧玉沉稳多了,可是那双眼睛里依旧淬着恶毒:“看大夫人的样子,是不想让我去了,怎么办?”

二姨娘心思也千回百转,拉着沈碧喜的手轻轻拍了两下,安抚她说道:“今天你顶撞了那个小贱人,她可能会怀恨在心,碧喜,这几天你低头示好,那小贱人看着嚣张,其实十分喜欢别人恭维她。”

她顿了顿继续说道:“大夫人家那俩是不可能低下面子去求那个小贱人的,你这两天把那小贱人恭维好了,你去不去也就是她一句话的事儿,大夫人就是心里不乐意,也得受着!”

沈碧喜一听,要去恭维沈珞漓有点儿不愿意,但是一想到自己能参加宴会,眼睛又闪过一抹欣喜的神色。

第二天一早沈珞漓喂了威武将军喝完汤药,观察了一下它的反应,比平常更加的暴躁了,确实药量加了,看来时雨说的是真的。

刘嬷嬷小心的进来了,见沈珞漓犹豫一下才说道:“大小姐,昨天您斥责四小姐的事儿,她回去哭了好久,觉得自己冲撞了您。依老奴看,要不夫人准备的汤药,您赐给她一些吧,算是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了她,省的让她一天惶恐!”

她看沈珞漓没有发火,试探的问了一句:“要不老奴这就给送去?”

沈珞漓看了刘嬷嬷一眼,随即低下头让刘嬷嬷看不清她的表情,一开口却透着一点儿散漫:“面儿都不露,这道歉道的可真有诚意,她要是不来,难道本小姐还巴巴的送去?”

刘嬷嬷一听,知道送药的事儿沈珞漓听到心里去了,见目的达成,也不多说什么。

凰妃诛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凰妃诛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凰妃诛天下

凰妃诛天下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11/5 5:16:54

残阳如血,从锈迹斑斑的地牢天窗投射进来,渐渐下移照在纪夕颜的脸上,晃的她眯起双睛,她被关在这里整整三天,滴水未沾,神智已经开始恍惚。三天前,六年四王夺嫡终于结束,二皇子傅凌天登基为帝。她满心欢喜随父母置备嫁妆,没想到等来的不是凤冠霞帔,而是满院子的皇宫禁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