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宝镜奇侠 > 宝镜奇侠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2章宝镜情缘

宝镜奇侠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2章宝镜情缘

发表时间:2020/1/26 14:33:23来源:掌中云热度:

《宝镜奇侠》是文笔极佳的仙侠风格小说。主要讲述:“郝帅,你个小.逼样子,他妈的给老子站住!”...

宝镜奇侠

“郝帅,你个小.逼样子,他妈的给老子站住!”

放学时分,东吴市第二高中的校门口飞快的跑出一个背着书包的男生,在他身后,很快追出四名同样背着书包的男生。

名叫郝帅的男生回头看了一眼,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邹铭东,你个瘪三,你才小.逼样子,你们全家都是小.逼样子,有种你他妈的给老子站住!”

被称作邹铭东的男生一边追,一边啐道:“傻逼,站你妈个头,有种你别跑,老子弄死你!”

郝帅扭头骂道:“有种你别追!”

几个男生不停的斗嘴,一路狂奔。

这时候正是放学的时候,路上人流极多,这几个男生就像撞进牧场的疯马,撞得行人一片人仰马翻,骂声不断。

郝帅一路狂奔,气喘吁吁,他左右看了一眼,慌不择路,脑袋一低便扎进了一条胡同。

东吴市老城区里面有许多古色古香的胡同巷弄,黑色的瓦,红色的砖墙和青色的板石地面组成胡同犹如迷宫一样,几名学生越跑越深,直到郝帅被逼近了一个死胡同里面,他才转过身,背靠着一扇黑木铜环的大门上,不停的喘气。

走投无路之下,郝帅看得几个死对头越追越近,心里面暗暗叫苦喊冤:天底下还能有比自己更冤的吗?不就是在课堂上捡到一个小纸条,看见上面有两个同学悄悄话么?

上面是怎么说的来着?啊,好像记得是一个问:你到底是什么肤质啊,怎么掐一下那么多油?女生显然很不高兴,回道:掐死你!再说我今天不借你种子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本来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可偏偏落在郝帅的眼睛里面,便火眼金睛的看出几分邪恶来,“种子”两字没来由的多出几分别样的味道。

郝帅也知道,纸条上不肯借种子的女生是班上的班花,叫做叶霜霜,长得唇红齿白,很有几分美貌,也是郝帅暗地里倾心的对象。

但郝帅有个毛病,平日里虽然那飞扬跋扈,调皮捣蛋,但是看见自己喜欢的漂亮女生就有点走不动路,说不出话,这毛病自打郝帅在幼儿园五岁时情窦初开起,便伴随着他长大,无药可救,堪称绝症。

平日里让郝帅去跟叶霜霜搭个讪,那可比登天还难,但让他在纸条上面偷偷写一句话,那还是可以的。

因此郝帅一时兴起,偷偷坏笑着在上面加了一句十分邪恶的话,这话是这样说的:别乱掐,掐错了地方,他可有很多很多的种子给你。

这下可捅了篓子,郝帅把纸条扔回给叶霜霜的时候,清楚的看到叶霜霜羞得从脖子根一直红到了耳朵根,脑袋都埋到了桌子里面。

郝帅很是惊讶:哟喝,居然看懂了?这妞儿不简单啊!

但很快郝帅就得意不起来了,因为他发现另外一个男生正拿一双凶狠的眼睛瞪着自己,果然,一放学,郝帅就遇到了追杀。

将郝帅堵在死胡同的四名学生也跑得要死不活,也不着急上去动手,只是双手撑着膝盖,大口的喘气。

“你跑啊,你有种再跑啊!居然敢招惹雄哥的马子”邹铭东恶狠狠的喘了几口气,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

郝帅背靠着一扇门,无路可逃,他怒道:“雄你妹呀!还雄哥的马子,叶霜霜啥时候是他马子了?”

邹铭东冷笑道:“很快就会是了。”

郝帅怒道:“那说句话也不行吗?”

邹铭东哼了一声,小小年纪挺起胸膛,很有几分古惑仔气质的说道:“少废话,调戏我家大嫂,那就是不行!”说完,大喊一声便朝着郝帅扑去。

郝帅一惊,身子猛的向后一靠,吱呀一声,门居然开了,他脚下在身后门槛上一磕,一屁股便跌坐在地上,屁股险些摔成了四瓣,他双手在地上一撑,只觉得入手处冰凉滑腻。

可郝帅还没来得及回头看,便见邹铭东冲到了自己跟前,郝帅一咬牙,跳了起来,跟邹铭东立刻就扭打在了一起。

少年打架,无非就是揪、扭、缠、扯这几招,两个人很快扭成一团,就好像两只无头苍蝇拧成一团,谁也分不清谁打了对方几下,等好容易分开时,郝帅瞅准机会在对方肚子上面蹬了一脚,便心中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可刚笑没多久,笑容便僵住了,目瞪口呆的看着邹铭东。

邹铭东捂着肚子,气得七窍生烟,指着郝帅怒道:“郝帅,你找死,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他刚说完,旁边的三名男生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一名男生指着邹铭东的脸,结结巴巴的说道:“老大,你,你的脸……”

邹铭东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下意识的摸了自己的脸一把:“怎么了?”这一摸不要紧,可只把邹铭东吓得魂飞魄散,他只见自己手里面全部都是血!

邹铭东和郝帅也不过是刚刚十六岁的少年,虽然平日里血气方刚,好勇斗狠,但哪里见过真章,见过真血?就算见过,那也是别人的啊!见别人的血,跟见自己的血,那可是不一样的!

邹铭东吓得浑身发软,心中忍不住嘶喊道:完了,我被开瓢了,我要死了,我流了这么多血,我要死了!

他也不过是平日里狐假虎威的小男生,此时自己觉得自己受到了重创,心念于此,悲从中来,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往回走,一边嘴里面哭道:“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郝帅张口结舌的看着他脸上的血渍,旁边三个男生更是满脸畏惧的看着他,浑然想不明白,刚才两个人动手打那么几下,怎么就打出这么多血来了?

郝帅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却见自己手掌上面满是鲜血,他正呆若木鸡的时候,旁边三个男生有一个叫韩姬男的大着胆子,颤声说道:“郝帅,你怎么把邹铭东打成这样了?你练过什么功夫吗?”

郝帅心中忽然一动,双手一背,一脸唏嘘装逼:“难道帅哥我练过化骨绵掌也要告诉你们吗?”

三个男生吓了一大跳:“化,化骨绵掌?”

郝帅哼了一声,摆了个poss,一脸狰狞的威胁道:“你们知道得太多了,小心我再用这天下无敌宇宙无双菩萨摇头小生怕怕金光霹雳化骨他妈的绵掌来拍~~~死你们!”

化,化骨他妈的绵掌?这是他妈的什么掌法?

按理说这样的鬼话是糊弄不了一个高一的学生的,但偏偏郝帅跟邹铭东纠缠的时候,他们可是看得真切,他手掌在邹铭东脸上和身上拍了几下,邹铭东就快变成一个血人了,这谁还不信哪?

再加上邹铭东一边走,一边哭着往外走,其声凄凄,其语戚戚,一口一个我要死了,不由得他们不怕。

三个男生吓了一跳,互相对视了一眼后,一声发喊,扭头便跑。

郝帅心中哈哈大笑,得意万分,他在后面张牙舞爪的挥着胳膊,大声道:“喂,跑最后吃我一掌!”

跑前面的韩姬男吓得一个踉跄,摔了个结结实实的狗啃泥,郝帅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赶跑了几个对头,郝帅这才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他自己自然是不会相信什么化骨他妈的绵掌这样的鬼话的,可问题是,手上的血是怎么来的?

郝帅扭头一看,这才发现身后是一个偌大的宅院,宅院中是青砖墙围成的前院,前院中一片狼藉,坚硬的青砖地板上凹痕和裂隙密布,就像是刚刚爆发了一场大战似的,尤其是在院子门槛的角落处有一大摊隐蔽的血迹,上面还有两个手印,显然便是郝帅自己的手印。

郝帅吓了一大跳,惊恐的目光一扫,却见院子里面还倒着一个中年人,断了一条胳膊,另外两边墙壁上分别倒着两个人,一个是男子,一个身子掩在篱笆旁边,只露出一条裤管和一只秀气的小脚,分明是个女子,在院子当中的青石地板上正放着一个古色古香的紫金色镜子。

郝帅哪里见过这样的血腥场景,只吓得魂飞魄散,扭头便要往外冲,可他身形刚动,忽然间脑海中隐隐约约传来一个呼喊的声音,眼前似乎像是出现了幻影似的,那面镜子悬浮在自己眼前,怎么也挥之不去,仿佛自己前生几世便与这镜子有缘似的。

郝帅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忽然一咬牙,神使鬼差的小心翼翼避开血迹,冲进了院子,抓起地上的镜子揣在怀里面,扭头冲了出去。

也不知道冲出去多久,直到自己觉得安全了,郝帅才在一个隐蔽的胡同角落停了下来,心里面扑腾乱跳,大口喘着气,他取出怀中的镜子看了一眼,却见这面镜子上面烙着精美的花纹,材质像是古铜色的,正面是椭圆形的圆镜,明鉴照人。

郝帅一边看着,一边小声嘟囔道:“这……好像是古董的样子,应该能卖点钱吧?”

郝帅家里面穷得很,自幼丧父,家中只有老妈带着他艰苦支撑,为了让他上高中,家里面现在还欠了一笔不小的费用。

因此郝帅看到这镜子,虽然心中隐隐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念头,可脑海中产生的第一个想法却是:卖了它,发一笔小财!

郝帅翻看着镜子,却见后面有一个手掌印,他下意识的把手往里面一按,登时这宝镜忽然间绽放出刺眼的光芒,骤然发烫,烫得郝帅觉得自己手掌似乎都要烧焦了似的,痛得他松开手哇哇大叫了起来,一边喊一边甩着手。

可他不管怎么甩,这镜子就像是粘进了他的手掌似的,一直粘在他手上,甩都甩不掉。

郝帅好容易等手上的镜子不烫了,自己滑落下来,掉在地上,他才捧着自己的手掌泪眼汪汪的看去,可这一看,却又见手掌依旧白皙如常,没有任何的烫伤,他不由得一愣,再向地上的铜镜看去,却见铜镜的镜面上缓缓出现几个古体字,虽然字体古老,像是篆书,但郝帅依稀也能辨认出来,分明便是八个字:乾坤如意,心想事成!

郝帅一边捂着手掌,一边照着手掌吹着凉气,没好气的怒道:“什么破镜子!搞什么东东呢!没事把你爷爷我的手掌烫坏了,你赔得起吗?”

这镜子自然是不会说话的,可郝帅很快目瞪口呆的发现这镜子上面忽然出现一缕白雾,这白雾在他跟前扭动着,排列成之前的八个古体篆书,依旧是:乾坤如意,心想事成这八个字。

郝帅揉了揉眼睛,吃吃的说道:“靠,被烫出幻觉来了?不会吧?幻觉,这都素幻觉,吓不倒帅哥我的!”

他像一个人走夜路似的,自己个自己壮胆的大声喊着,可面前的铜镜漂浮着的八个字依旧轻轻的舞动,宛如仙界神迹,依旧是那乾坤如意,心想事成这八个字。

郝帅哪里见过这样的事情,心中只觉得麻麻的,他忍不住嘶喊道:“心想事成个屁啊!有本事你变个妹子给我啊!”

他话音刚落,便听见旁边忽然间一阵气雾扭动,气雾中出现一个婀娜玲珑的身影,这身影还没现身便一声娇斥:“蠢材,就知道贪图美色,你就没有一点别的追求吗?”

郝帅顿时呆若木鸡,结结巴巴的说道:“我去,还真给啊?!”

宝镜奇侠

宝镜奇侠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11/4 16:03:39

打架也能捡到古董宝镜?啊,这宝镜能让自己心想事成。能给个妞儿不?我去,真给啊!喂,这妞年纪太小了一点吧?喂喂,有话说话,别动手动脚!能治好我看见美女就小生怕怕说话结巴的毛病不?真能治啊?喂,我只要治好就行啦,你把我变这么帅干嘛?妞少了纵然苦逼,可妞儿太多了,也很烦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