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不能久伴,何必深拥 > 不能久伴,何必深拥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2章在我身下那么贱

不能久伴,何必深拥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2章在我身下那么贱

发表时间:2020/5/24 7:50:25来源:有书阁热度:

《不能久伴,何必深拥》是一本剧情极佳的青春风格的小说,主要讲述:看这两个女人的情况,没说什么,退到一旁。...

不能久伴,何必深拥

回家的路上,梦云安静的趴在季青樱怀里,而她的脑海中一直回响着刘一哲的话,低头看看怀里的梦云。

她真的恨她吗?

到小区门口,季青樱扶着她上楼。

走到最后一个楼梯时,见宫忧靠在门口。

季青樱以为他早就回去了,搀扶着梦云走上去:“让开,我现在没空理你。”

宫忧鹰眸一眯。

看这两个女人的情况,没说什么,退到一旁。

开门进去,宫忧一把拦住即将关上的门:“因为担心你我在这里等了你一个多小时,就不让我进去喝杯茶?”

季青樱给了他一个冷眼,把钥匙丢在沙发上,扶着梦云往里走。

宫忧挑眉,把门关上。

次卧的门打开,季枫小小的身影站在门口,不满:“妈咪,你们怎么又回来这么晚?”见一个穿旗袍,一个穿护士服,小眉头一皱,眼光微凉,“妈咪,你和云阿姨在玩cosplay吗?”

季青樱放开梦云,走过去蹲下来捧着季枫的脸蛋:“对不起宝贝,你先乖乖回房睡觉好不好?”说完摸了摸他的头。

最近发生了好多事,都疏忽了儿子。季青樱开始怀疑自己真的是一个合格的妈妈吗?

季枫点点头,转身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门口的宫忧,然后才回房。

宫忧知道季青樱有个儿子,可刚刚看见季枫的一刹那,有点惊讶。

在季青樱扶着梦云进了主卧后,宫忧来到季枫门口,敲敲门。不一会,季枫便打开门来。

宫忧和善的蹲下来,仔仔细细的瞧了瞧季枫的脸蛋,微微一笑:“叔叔很喜欢你,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呀?”

季枫一副冰山脸,沉默了一会。

一个孩子,眼里却没有孩子般的童真,双眸闪烁着犀利的光芒,好似警惕着什么,让宫忧不觉有些诧异,轻轻一笑。

“小家伙,不要这么可怕的盯着我,我又不是坏人。”

季枫双眸立即睁大:“妈咪说过,不能跟陌生人说太多的话。叔叔,您是客人,等下妈咪会出来招待您的,我先去睡觉了。”说完直接关上房门,没有一丝的犹豫。

宫忧被拒在门外,不可置信的眨眨眼,无奈笑了一下。起身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看着。

心思全放在季枫身上。

季青樱安抚好梦云,出来时见宫忧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走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你怎么还在这里?”

宫忧放下手中杂志,几步走到她面前,抓住她的手腕:“上次刘一哲说你嫁给他之前就已经不是处了?”

手里的纸杯,水溢了出来洒在两人手上。

处,怎么男人都这么在意。

“是又怎样?和你有关系吗?”

宫忧更加凑近,导致季青樱的身子紧贴在饮水机上。

“婚前,你和谁在一起过?”手握紧拳头。

宫忧触碰到她内心中最不想回忆的那件事,用力甩开他手一把推开:“这是我的事。”刚说完,手腕再次被抓住,这一次,季青樱整个人靠在沙发上。

“你儿子,是谁的?”

宫忧的目光森寒且严峻。

被刘一哲和梦云的事情闹得季青樱脑子都迷糊了。

“当然是我前夫的。”

“你儿子看上去也要六岁了,你的祖宗十八代我都一清二楚,你跟刘一哲结婚的时候你儿子就已经一岁了,你跟我说是你前夫的?”

季青樱不解宫忧为何如此在意这个问题。

“宫忧,你不会连未婚怀孕这么正常的事情都不知道吧?”

宫忧皱眉,难道真的是他想多了?

嘴角勾起一丝邪笑,更加凑近,两人几乎快要贴上。

“对啊,你在我身下那么贱,未婚生子这种事也就你这种人不要脸的女人能做出来。季青樱,你我之间的游戏还没有结束,记住我之前说过的话。”

冷哼。

“宫忧,别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有时候话说的太满,容易打脸。”

眼眸浮现森寒的目光,宫忧狠狠的贴近她的身子。

“到时候看看是打你的脸,还是我的脸。”

季青樱觉得自己的腰快折了,脑中忽然浮现萧琴的话,猛地起身推开宫忧。

“滚远点。”

“啧。”宫忧不耐,再呆下去,怕是会发疯,阔步离开,期待接下来的游戏。

不能久伴,何必深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不能久伴】 或 【何必深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不能久伴,何必深拥

不能久伴,何必深拥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10/29 16:00:36

优质丈夫一朝变脸,每天与不同的女人当着她的面出轨,夺她股权,可以。害她儿子,跟他拼命。净身出户的她身无分文,无家可归,去酒吧宿醉,陌生男人捡了尸。“你应该酒吧里的少爷吧?这些钱就当是酬劳了。”宫忧看着床上的一叠钞票。他被当成了鸭?邪魅勾起唇角:“很好!我就喜欢驯服你这种女人。”他护她周全,温柔呵护,又饿狼扑虎。“老婆,儿子说你白嫩肤泽,年方十八,这都是我的功劳。”看着眼前让她爱恨交加的男人,她以为恨他入骨,其实早已爱他如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