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邪王独宠,毒后太妖娆 > 邪王独宠,毒后太妖娆全文免费阅读第11章第十一节世间哪有那么多不可能

邪王独宠,毒后太妖娆全文免费阅读第11章第十一节世间哪有那么多不可能

发表时间:2020/2/22 7:16:51来源:快阅热度:

《邪王独宠,毒后太妖娆》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额,是啊。真的好热。为什么我要穿那么多。”说着婧琦还稍微的拉了拉衣领动了一下,这样扇一下确实是舒服了很多。尝到过了舒服...

邪王独宠,毒后太妖娆

这日早晨,刚起床吃早饭就看到鼓秋等人在那打扫卫生,虽然每天都能看到她们打扫卫生,但今天打扫的似乎异常不一样,似乎更加认真仔细了,简直就是要把有些擦不到灰尘的地方给锯掉。看她们打扫的看的是目瞪口呆。

 

  “鼓秋,你们今天是怎么了?打扫的那么认真。”赫连婧琦拿着筷子咬在嘴里,一脸疑惑的看着她们,这太奇怪了。

 

  “哎呀,公主,听说今天有外国使节过来,所以要格外用心打扫呢。”鼓秋噔噔噔跑开,根本就停不下来。赫连婧琦皱了皱眉头,扯了扯嘴角在那嘀咕:“什么啊,外国使节来了也不用这样啊,难不成他每个宫都要走一遍不成?”

 

  “公主,来了客人自家保持清洁这是常有的礼节,不能丢。”雅兴看着自家主子这样她是可以理解的,都差不多自由惯了,现在却突然要受到拘束了,这是多么讨厌的事情。

 

  听到这最善解人意的人这么说简直是不能理解,这打扫的都要把房子给卸掉了,恨不得把木头擦成水晶的质感。

 

  赫连婧琦咬着筷子头一副忧愁的模样单手撑着下吧,她是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来一个使节大臣要兴师动众成这个样子。

 

  “公主,今天不要乱跑哦。”天葵手中拿着一个花瓶走过来对着她叮嘱了一句就再次走开了。赫连婧琦看着她走开也叹了一口气回答:“啊,好好好,我明白了。”

 

  看她们大扫也只有她一个人干坐着无聊,看看门口没人过来,看看没人过来也真是异常难受:“诶?宸哥哥今天不来了吗?”

 

  “哦,二皇子殿下啊。因为今天使节大臣要来,所以身为皇子的众位皇子们一大早都去了前殿准备迎接。”雅兴站在她边上回答她的问题。

 

  一听到这个回答赫连婧琦显然不是很开心,但是却也没办法:“唉,宸哥哥也被拉走做‘奴隶’了呢。”“嗯呵。”看着她一副无奈的样子真看不出来是个小孩子,这么小就这样多愁善感,真是和同龄人不一样,或许这和亡国有些关系呢。

 

  她也不再呆在房间里出了房门,站在门口前方的空地上,抬着头仰望着天空,脑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那样呆呆的站着,像个雕像一样动也不动的站着。

 

  虽然鼓秋她们几个在打扫卫生,但是赫连婧琦的一举一动她们都时刻关注着,又是这个表情,这个场景在几天之前她们见到过,那个时候她从赫连建永那边回来不久,起床的那第二天她也这样静静的站在这样一片空地上,抬着头也不知道她在思考些什么。

 

  几人站在门口看着她的身影,明明那么瘦小的身影却让人产生一种她的实际年龄并非这么点的错觉,真是让人感到很担忧的人啊。

 

  “诶,雅兴,公主她……没事吧。”站在最边上的天葵轻微的皱着眉头看着门外那个矮小的身影,明明刚来的时候是那么开朗的人,现在却变成了这样,也只有二皇子赫连煜宸的陪伴才回使她开心啊。

 

  “应该……不会有事的。”虽然同样很担心,但是她们现在所能够做的就是陪伴在她的身边,不论发生了什么事,她们都会做到始终如一。

 

  入夜,因为要迎接使节大臣所以皇宫内举办了一场宴会,宫中但凡有身份的人都出席参加了这场宴会。当然不想出席这场宴会的赫连婧琦也没办法的出席了这场宴会。

 

  在自己寝宫内正在换衣服的赫连婧琦此刻也正烦,穿好衣服上了妆容。

 

  本身是一张小巧的娃娃脸,脸有些圆圆的,却也能看出她原本带出的瓜子脸,水汪汪的眼睛宛如能滴出水,小巧的鼻子下面有张樱桃小嘴。挽起三千青丝,用红色的丝带绑好,简单又不失高雅。身穿红色的纱衣,肩上披着淡红色的轻纱。红色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朵朵百合花。头上斜簪一支精致又小巧的兰花簪。缀下细细的紫丝串珠流苏,未施一丝粉黛。

 

  一身红装的赫连婧琦犹如一个小娃娃,可爱极了。

 

  看着自己身上的服饰,赫连婧琦也摇头感慨这个使节大臣皇帝是有多重视,竟然让她都弄成这样,简直……太可怕了。穿的那么多衣服,这是要把热死啊,这种天气。她抬起自己的小手在脸边上扇了扇,还在一旁吐气。

 

  边上的人看她这么热的感觉就问:“公主怎么了?很热吗?”

 

  “额,是啊。真的好热。为什么我要穿那么多。”说着婧琦还稍微的拉了拉衣领动了一下,这样扇一下确实是舒服了很多。尝到过了舒服的滋味后,赫连婧琦扯了扯嘴角轻笑一声,加大了动作去拉扯衣服。

 

  一看到她的举动,鼓秋、天葵、雅兴三人看了一下子就要疯了,连忙拉住她的手让她不要乱动,不然待会再次整理起来会异常麻烦。

 

  她们来阻止她的动作,赫连婧琦觉得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尽管会不舒服,但是还是不要造成别人的困扰会比较好,而且宴会马上也要开始了,再整理会迟到这场宴会,这是要避免的事情,特别还是在外来宾面前这种问题要更加避免才是。

 

  “好了,赶紧出去吧,要来不及了啦。”说着这句话,身体上也开始有了动作,推着她的身子就往外走,本来她们不该有这种动作,但是她们主子又是一个好说话善良的公主,根本不会计较这些事情。

 

  被强制推到门外的赫连婧琦扭过头去看人:“哦哦哦,我知道了,不要这么着急的推我出来嘛。”既然被推到了门外,那自然就是要出门前往正殿参加宴会了。

 

  出了门一路经过各类花园,寝宫的门口,在这盛大的宴会上,路上难免会遇到一些人。不过,这个遇上人的几率还真是不少,可以说一路上就是被人叫喊着度过的,就算进了宴会场所的时候也免不了和人寒暄。尽管赫连婧琦都闭口不言,尽量少说话,但是从她身边经过的人都会和她说话,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明明平时她们都那么抗拒和她说话。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皇贵妃到。”人差不多到齐之时,门口传来这样一阵尖锐的叫喊声。

 

  一众人侧过身子面对着他们三人行礼,赫连婧琦见到此场景自然也是不例外的,虽然平时放荡惯了没有行礼的习惯,但像这种重大场合还是要行礼的。

 

  这赫连婧琦刚低下头行礼,就感觉身前一片阴影,她的心里也是一惊她应该没有做什么啊,想着就抬了一下头。这一抬头就看到了赫连建永站在自己的面前,看着一愣。她还没说什么就见他伸出了手将自己扶起,笑的和蔼可亲:“琦儿,不必行此大礼了。”

 

  他的这一番话说完,引来了边上众人的注视,这种视线让人感到很不舒服,赫连婧琦在皇帝的搀扶下站直了身子,她所感受到的目光是来自于众人的羡慕嫉妒恨,真是让人感到糟糕的目光。原来,他们和自己说话是因为这个啊,真是可悲。

 

  “来,跟着父皇来这边。”说着牵起她的手一起走到最高处的位置上坐下,就在赫连建永的的位置边上摆了一张椅子,这是距离他最近的位置,就连皇后都没有这种待遇,对其宠爱的程度简直让人羡慕,引人恨啊。

 

  最先坐下的自然是赫连建永先行入座的,他先对着赫连婧琦说了一句坐之后才下令让众人入座,一旁的两位女性看的真是恨得牙痒痒,多久了他都没有这样对待过她们啊,当然最恨的还属皇后了,看着她的眼神就像要剥了他的皮的样子。不过,在这场合下也不能表现出来的很明显。

 

  这明明不是他的亲生子嗣,却比亲生骨肉更加宠爱这是为何。

 

  她盯着赫连婧琦的同时,恰巧的她也转过了头对上了她的双眼,对着她笑了一下,准确的说是勾了一下唇角。被她这么看着一笑,皇后也是一愣,也收回了视线。

 

  见皇后收回了视线,赫连婧琦也面无表情淡淡的收回了视线,却在正视前方之时勾起了嘴角,这个笑容让人看的莫名其妙。

 

  “今日,是为这个外来的使节大臣接风洗尘,特设此宴会,众位卿家尽兴便可。”站在高台前端的一位公公扯着嗓子这么一叫,底下的皇室,妃嫔官员也开始应和了一声。

 

  皇位之上,赫连建永端坐在龙椅之上,使节大臣也为尽友好之意上前敬酒,作为一国君王自然也为尽地主之谊回敬。

 

  “想必这位就是传闻中的沫雅公主了吧。”使节大臣看向了皇帝身边身穿一袭红衣的女孩,看着似乎与下面的众皇嗣有些不同。据传闻,这个女孩并非皇帝的亲生骨肉,是亡国公主,但现在看来这个女孩似乎比亲生子嗣更要得宠。

 

  既然都有人说到了自己,那么不回应是一件不礼貌的事情,赫连婧琦离开了椅子站了起来,对着他微笑行了个友好礼:“正是小女。”

 

  “哈哈,果然沫雅公主日后必定是个美人啊。”使节大臣看了她一会后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赫连婧琦抬着头看着他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即也笑了一下,说了一句过奖了。

 

邪王独宠,毒后太妖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邪王独宠】 或 【毒后太妖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邪王独宠,毒后太妖娆

邪王独宠,毒后太妖娆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10/29 15:27:42

他是当朝二皇子,皇帝宠妃之子,生来的君王。 她是一个亡国公主,在亡她之国生活的如履薄冰,受尽欺凌。 “赫连婧琦在此立誓,亡国之仇父母之仇,他日我必当倾尽一切杀伐天下毁他江山,定要血债血偿。” 她们儿时相遇,他是这薄凉世界唯一给过她温暖的人。 九年后,她举兵谋反,他兵临城下,他是英雄,她是妖女。 她一身素衣,身处暗无天日的牢狱之中。 “做朕的皇后,国恨家仇我来替你报。” “若我不愿呢?” “我的后,这就由不得你。”